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19章 秦紫摇的隐疾
叶飞回过头,苏文清拉上睡衣,一脸被吓着的样子,叶飞宽慰她:“丫头,别怕,只但是是一只猫而已。”苏文清怕拍胸脯:“吓哭我了,我还我以为有小偷呢。”……第二天一大早叶飞又苏文清怕拍胸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有小偷呢。”。...

叶飞回过头,苏文清拉上睡裙,一脸被吓着的样子,叶飞安慰她:“丫头,别怕,只不过是一只猫而已。”

苏文清怕拍胸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有小偷呢。”

……

隔天一早叶飞又照例给苏文清带了早饭,两人结伴而行,路上走得很近,似乎是经过昨晚的接触,无形中他们的关系又进了一步。

叶飞对这种改变很是欣喜。

一回到教室,他有意无意的朝着帝洛看去。

帝洛倒是若无其事的样子,还顺便抛了几个笑脸过来。

等到下课期间,苏文清和几个女同学去了厕所,她靠了过来,对着叶飞说道:“叶飞同学,看你和苏同学的关系好像不一般呀。”

她自以为在昨晚的灯光下,又套着一件黑色的卫衣,叶飞一个普通的学生,不可能认得出她来。

叶飞也装起傻来:“还好,比一般同学更要好,叫我叶飞就好了,我可以直接叫你帝洛吧?”

“当然可以了。”

“不知帝同学现在住哪里呢,出于什么原因回来中国?毕竟东南大学虽然是重点大学,但一向都招收国内学生,况且,美国的大学比东南大学也是好得多吧?”

帝洛狡黠一笑:“这个嘛,是私人原因啦,有机会我会告诉你的,我倒是对叶飞你更感兴趣呢,找个时间来聊聊。”

说着她塞了一张准备好的纸条过来,上面是一个地址,距离苏文清她住的小区有一段距离,算是不错的地段了。

叶飞点点头,没有拒绝,把纸条塞进口袋,心下知道她肯定不安好心,所谓的加进关心无非就是为了接近自己和爷爷。

昨晚的事暂时也追究不了,自己和苏文清的关系暴露了要更加小心。

这段小插曲就这样过去了,中午苏文清有事回家吃饭了,叶飞来到食堂,就看到秦紫摇,一和她目光接触,自己体内的清凉气息还是不可避免从丹田中涌出。

叶飞当下心头生出一计,见秦紫摇要走,只是扒拉了几口饭就从后门溜了出去。

反正自从拿了曹子建的钱后,他已经不用像以前一样一顿饭都要把盘子吃得干干净净了。

揣摩了一下时间,叶飞猛然跑向食堂前门。

时间算得刚刚好,他一下就撞上一具温润的躯体,使秦紫摇惊呼一声。

趁着这个机会,叶飞故意掐指在秦紫摇的手腕上点了一下,秦紫摇还没反应过来,他却身体一颤,看到体内的清凉气息似乎与什么对上了劲,反冲到了丹田。

等叶飞把那种难受的感觉压下来,发觉秦紫摇冷冰冰的眼神朝自己射了过来。

周围的人都是围了过来,有几个认识叶飞的人更是发出嘲笑般的口哨声。

“哟,懒蛤蟆撞上天鹅了。”

一群人大笑起来,秦紫摇的女伴则是指责起叶飞没长眼睛粗人一个。

叶飞在心里冷笑,再过不久,你们所有的人都该恭恭敬敬地对待我了。

秦紫摇被搀扶着站起身来,瞪了叶飞一眼,转身走了。

叶飞摸着刚才秦紫摇接触的手,一股淡淡的雅香传来,陷入了沉思。

这时体内的清凉气息第一次遇到如此严重的反弹,原因应该就是秦紫摇身上的红蓝经脉之外的灰色经脉作祟,自己开头还以为,只要治疗所有的人,清凉气息都会顺利的增强。

不过,这让叶飞对秦紫摇更有兴趣了,每治疗一个病人,他对于自己前世的医术记忆更加丰富,医术也更加精湛。而且,困难就是要去挑战的。

冰山校花秦紫摇的信息,叶飞在一群大学男生之间听也听够了,他趁着上课期间写了一张纸条,在秦紫摇体育课的时候塞到了她的抽屉里。

那张纸条里面写着,秦紫摇身体内有先天性的心脏疾病,和一般的心脏疾病不同,似乎是一种少见的可以治疗的顽疾,如果秦紫摇想要彻底痊愈,就在放学后在门口等待。

秦紫摇的病叶飞只猜测了大概,刚才短短的点穴把脉时间他还无法算准秦紫摇到底有什么问题。

不过策略成功了。

叶飞哄走苏文清后,在校门口找到了秦紫摇。

秦紫摇如同一朵在雪地盛开的花般,洁白如玉,她的那几个女伴都不见了,孤身站在那里。

叶飞走了上去,秦紫摇这种女神级别的女生,凭自己以前那么屌丝的样子,开口和她讲话都难。

“是你?”秦紫摇怒目而视。

叶飞忙打着哈哈:“中午那时候实在是无心冲撞,我向你道个歉。”

“你怎么会知道的?”秦紫摇仍旧冷着脸,丢了一句话过来。

叶飞心想这秦女神真是像一座冰山,见着人都这么凶巴巴。

“你有心病。”叶飞指了指自己的胸脯,“是真的心病,但是我可以治。”

秦紫摇皱了皱眉头:“我自己的事不用你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叶飞摇摇头:“你不用知道原因,你只需了解,我可以替你治疗就可以了,这是我的电话。”

秦紫摇闷不做声,看了叶飞的这第二张纸条,甩着头发离开了。

吃了晚饭,叶飞在庭院里散步,过了一会,电话响了起来。

叶飞看着陌生的号码笑了起来,没有谁在知道自己的病能治疗后还不着急。

但一接电话,里面传出的却是个低沉的男人声音。

“喂?”叶飞疑惑地接了起来。

“你好,是叶同学吗?我是秦紫摇的父亲,今天她把事情跟你讲了,不知你所说是否属实?”

叶飞自信满满回答道:“当然了。”

“那能劳烦你今晚抽个时间帮我家小女看看?你住哪儿呢?”秦紫摇的父亲完全和他不一样,声音里透出的感觉,都让人意识到是个温和有礼的人。

不过叶飞也察觉出了他那种不容人拒绝的语气,看了看家里挂着的那块破牌子,叹了口气道:“还是我过去吧,你们是在?“

“福缘小区。“

叶飞挂了电话,心想还真是巧,竟然和林紫祺住同一个小区。

到了富缘小区,外面竟然站了一个人在等候他,原来是秦紫摇家的保姆。

秦紫摇果然是个大富人家啊。

叶飞感叹着,有保姆带路,保安拦都没拦。

秦紫摇家的别墅比林紫祺大多了,毕竟是全家人都住的地方,保姆推开那扇厚重的铜黄色大门,叶飞跟着踏了进去。

檀木色的饰面板挂满了房子四周,顶上还吊着水晶大吊灯,一个身材消瘦,长得却很俊俏的男人坐在一把轮椅上,灰色的西装穿在他身上太合适不过了。

“你好,叶同学,先替我家小女谢谢你。”

这是秦紫摇的父亲,这脸看着才三十岁吧。

叶飞有点惊讶,看着他的双腿无力的放在轮椅上,不由觉得可惜,赶忙回话:“秦叔您好,叫我叶飞就可以了。”

秦叔点点头,上下打量叶飞一番,虽然眼前这男生衣着朴素,却也收拾得很干净,给人挺舒服的感觉。

接着,秦叔让保姆去带叫秦紫摇,自己从轮椅上颤颤巍巍站了起来,叶飞快走几步上去扶着他

“秦叔,您这腿?”

“唉,出了一场车祸,烙下了病根。”秦叔顿了一下,“我不担心自己,就是担心我女儿。虽然你很年轻,我们也是第一次见面,但只要能让小女身体恢复,我会重重谢你的。”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叶飞不禁想到了自己不知在何处的双亲。

想着叶飞双眼凝聚,清凉气息涌到双眼,红蓝双间的经脉在秦叔的腿上似乎都褪去了颜色,变得接近灰色。

真是奇怪的一家人,叶飞想着,但是秦家毕竟和他没什么瓜葛,他可以治病,但大多都是内伤引起的,治疗这种肢体损伤,恐怕还是有点难。

秦紫摇已经在楼梯上等候了,尽管在家里,她还是穿着庄重的黑色长裙,显得端庄美丽。

见秦叔上去,秦紫摇忙扶着他,口里抱怨了几句秦叔,眼睛却不朝叶飞这看。

面对自己的父亲,她表现出温柔来,面对叶飞一片冷冰冰。

叶飞叹口气,这秦女神真是一片冰山一片火焰啊。

“咳!”叶飞故意咳嗽了一声,引起两人的注意,“秦叔,秦同学的病我还是需要详细诊断一下,我家传的是中医医术,不知你们可否介意?

秦叔恍然大悟一般:“原来你学的也是中医?“

叶飞反问:“秦叔以前也有请过中医来给秦同学看过病?“

“不,”秦叔摆手,“我的父亲,小女的爷爷,就是个中医,以前给小女治过,但没治好,现在他去世了。”

“节哀,节哀。”叶飞点了点头。

“我知道中医的诊断方法,你就和他去书房里看看吧。”秦叔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跟秦紫摇说着话,这是在他家里,叶飞看起来是个老实人,他不担心叶飞做什么出格的事。

进了书房,叶飞再三跟秦紫摇解释了身体接触是不可避免的,秦紫摇默认后,叶飞抓起了她的手,秦紫摇的皮肤好得像新生婴儿。

叶飞仔细注视着她身上的灰色经脉。

那灰色经脉大多缠绕在秦紫摇的胸口,看起来像一种打了死结的绳索。

“你是否经常出现胸闷喘气的征兆?还有心口会感到一种挤压感?”

秦紫摇点点头。

叶飞把手拿开,注视着她:“秦叔没说,但以我的判断,你先天就有早期的心肌病,治好过一段时间后有出现类似的症状,甚至现在还有加重的隐患,我说的没错吧。”

圣灵天医

圣灵天医

作者:凡土 类别:架空历史 综合评分 100

叶飞靠着前生所完全掌握的医术,成功能治愈了许多不治之症,成了各国上层人士竞相结交到的对象,更是变化了人类繁衍生息的进程!教室里的安静被这响动打破了,叶飞右手捂着仍旧隐隐作痛的脑门,在他前面的桌面上,一本半指厚的书就是刚刚的罪魁祸首。。

第3章 2020-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