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11章 剪不断,理还乱
她当他是炮友么?居然一点也不在乎。意识到这一点,顾明远愈发愠怒,沉声地说:“你貌似算是很清楚。”“谬赞谬赞。”陆熙柔蹲下身来,再次穿着鞋子。忽然,床上的顾明远站站起身来意识到这一点,顾明远越发不悦,沉声说道:“你倒是算得清楚。”。...

她当他是炮友么?竟然毫不在意。

意识到这一点,顾明远越发不悦,沉声说道:“你倒是算得清楚。”

“过奖过奖。”陆熙柔蹲下身来,继续穿着鞋子。

突然,床上的顾明远站起身来,走到她身边,脚步站定。

看着只穿着薄薄四角裤的顾明远,陆熙柔的脸轰的一下又红的要命。

虽然两个人都已经有过那种关系了,但是都是黑灯瞎火的,看不见倒也无所谓。

可现在这青天白日的,他就这样站在自己眼前,陆熙柔觉得自己脑袋有些晕,大概是低血糖犯了,血气一阵阵的上涌。

花了不少时间,才勉强稳住晕眩,陆熙柔缓缓地站起身来,眼睛一直闪躲的望向别处。

心里碎碎念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顾明远的表情很是认真,他似乎想了很久,半晌才开口道:“陆熙柔……”

“叮铃铃——叮铃铃——”

这才叫了她一声名字,接下来的话就被一个电话给毫不客气的打断。

顾明远眸中闪过一抹厌烦,但那铃声响个不停。

无奈之下,只好去床头柜上拿起手机。

陆熙柔下意识的瞥了一眼,她的视力一向是不错的,正好瞧见那屏幕上显示着——苏月欣。

这个名字似乎有些熟悉,陆熙柔想了想,却想不起来。

不过,这大清早的,就有个女人打电话过来,想来跟顾明远的关系非同一般。

这些年,她虽然人在国外,但也听到不少顾明远的消息。

像他这样的人,身边从来不会缺少女人。

那些消息听多了,陆熙柔也渐渐地没了感觉,她以为自己是一点点的放下这个叫做顾明远的男人。

可这一刻,当看到这个陌生女人的来电,她的心还是有一阵扎疼感。

她,还在乎么?

扯了扯嘴角,安慰着自己,大概是因为才滚完床单,所以荷尔蒙作祟才会这样吧。

这时,她也不着急走了,就站在一旁,双手环胸,十足看好戏的模样。

顾明远看着来电显示,又抬眼看了一下眼前的陆熙柔。

铃声还在继续响着,实在是恼人的噪音。

顾明远直接按下拒接键,随即,一不做二不休的关了机,将手机直接抛到了一旁。

看着他这行云流水的一系列动作,陆熙柔心里萌发一些小小的开心来。不过面上的情绪始终隐匿的很好,甚至带着几分戏谑:“怎么?佳人来电,顾总忍心拒绝?”

“你很希望我接?”

“接不接电话是你的事情,跟我没半毛线关系。”陆熙柔撇了撇嘴,摊了摊手:“不过,瞧着你这私生活紊乱糜烂的状况,我倒是开心。”

“开心什么?”

“如果你非得跟我对簿公堂的话,对于陆鹿的抚养权,我还是多一些胜算的。毕竟像你这种滥情的人,法院也不是瞎眼的。”

陆熙柔说完这话,顾明远倒是轻笑出声。

他这一笑,让陆熙柔莫名其妙了。

“你在吃醋?”

分明是个问句,他的口吻却是笃定的。

这种笃定,让陆熙柔很不爽,像是被抓住了把柄的小贼一样,有些慌张。

“怎么可能。”她挥了挥手,不打算多说。面色淡定的对顾明远说:“陆鹿呢?一个晚上见不到我,她肯定很不好。”

瞧出她眸中的那份坚决,大有如果再不交出孩子,她就会当场拼命的既视感。

顾明远的目光飘向窗外,瞧见那隐隐的微光,半晌,才慢悠悠的说:“跟我来。”

虽然心里老大不乐意,但现在只能忍气吞声跟在他身后。

陆熙柔扶着有些酸疼的腰,怨念值简直满满。

走出这房间,沿着长长的走廊一直走到尽头,有一扇门半掩着。门口左右站着那两个黑衣人,像是门神一样,直挺挺的站着。

不过他们的脸上涂着五颜六色的颜料,黑色西装上也是……

陆熙柔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嘴唇,看来这些都是陆鹿那小家伙的杰作。呵,她就说嘛,她陆熙柔的女儿怎么会是那样好欺负的。

见到顾明远,那两个石头人一样的黑衣保镖才有了反应,毕恭毕敬的望着面前的顾明远,深深地鞠了个躬:“顾总。”

“嗯。”顾明远轻轻颔首:“小小姐呢?”

“这会估计还在睡觉。”

顾明远没有说话,瞥了一眼陆熙柔,陆熙柔立即会意,

抬手,轻轻地推开门,却被眼前的场景给惊到了。

眼前的一切,像是个粉红的梦幻世界。

粉色的墙壁,浅蓝色的天花板上描绘着七色的彩虹,悬挂的灯是星星的形状。居中是一张粉红色的公主床,一旁的桌子上摆满了全套的芭比娃娃,沙发上堆着不少毛绒玩具。

这……是怎么回事?恩

压住心里的诧异,陆熙柔缓缓地踩在柔软的地毯上。

走向那公主床边,隔着那曼妙的轻纱,瞧见陆鹿那安详的睡颜。

陆鹿手中紧紧地抱着一个熊娃娃,睡着的模样也像是个瓷娃娃一样,恬静可爱。

瞧见她睡得安稳的模样,陆熙柔心里的那块石头也轻轻地放下。

不过,这个少女心满满的房间,出现在顾明远的别墅里面,可真是诡异。尤其是外面的装修风格那样复古庄严,这么个粉红粉红的房间,可真是格格不入。

正在思索的时候,大概是听动静,陆鹿长长的睫毛微微的动了动,随即,便缓缓地睁开眼睛,露出一双带着迷茫雾蒙蒙的大眼睛。

她抬手,轻轻的揉了揉眼睛,看到陆熙柔时,声音软软的说:“妈咪,早上好。”

看着陆鹿这软萌的模样,陆熙柔的心都要化了,也温和了嗓音,俯身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宝贝,早上好啊。不过,你得赶紧起床了,咱们要回家。一个晚上没回去,你外公外婆肯定很担心了。”

陆鹿眨巴眨巴了一下大眼睛,很快明白过来,懂事的坐起身来:“嗯,妈咪,我们回家!”

当看到一旁还站着顾明远的时候,陆鹿就摆出一副不开心的模样来:“坏人!你个坏人!我不喜欢你!”

这样直言不讳的表达出喜恶,大概也只有孩子能够做到吧。

顾明远板着一张脸,眸中晦暗不明。

陆熙柔拍了拍陆鹿的脑袋:“好了,赶紧穿好鞋子。”

“可是……妈咪,你的脖子上,为什么会有伤口啊。哎呀,红这么多!肯定好痛吧!”陆鹿一脸担忧,伸着胖乎乎的小手指着陆熙柔脖子上的那些草莓,天真无邪的问道。

听到这话,陆熙柔顿时就石化了。

真是尴尬……

这要怎么跟小孩子解释这种少儿不宜的事情。

十里湖光敛心意

十里湖光敛心意

作者:落姐 类别:科幻体裁 综合评分 100

也没梦想的人跟咸鱼有什么差别。陆熙柔有个梦想,在她青春萌动的十七岁时,就立下誓言——这辈子肯定要嫁给顾明远!因为,在他定婚的当天,陆熙柔决定,把他睡了!陆熙柔有个梦想,在她情窦初开的十六岁时,就立下誓言——这辈子一定要嫁给顾明远!。

第6章 顾明远,别来无恙 2020-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