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9章 重温旧梦
强上这个词一出,陆熙柔差点儿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不,也不是。你个大男人,切记一本正经的说出来这句话来好么!”陆熙柔讪讪的吐槽,觉得自己的脑袋上掉下三条黑线来。“我“不,不是。你个大男人,不要一本正经的说出这句话来好么!”陆熙柔讪讪的吐槽,感觉自己的脑袋上掉下三条黑线来。。...

强上这个词一出,陆熙柔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

“不,不是。你个大男人,不要一本正经的说出这句话来好么!”陆熙柔讪讪的吐槽,感觉自己的脑袋上掉下三条黑线来。

“我只是在称述一个事实而已。”顾明远看着陆熙柔那微微泛红的脸庞,露出一抹戏谑的笑容来:“现在知道害羞了?我看你当初倒是半点犹豫都没有啊。”

这个恶劣的男人,完全就是想要她无地自容!

陆熙柔心里那叫一个恨呐,可她有没有办法反驳。

“吃干抹净就算了,你还把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天下人皆知,然后拍拍屁股走人了?”

这话怎么感觉像是个怨妇口吻……

陆熙柔有些惭愧的地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小声的说:“这……不是怕你醒来之后,会发火么。”

她这小小的嘀咕声,是一个字不漏的全都落入了顾明远的耳朵里面。

“陆熙柔,你倒是有种!”他冷哼一声,目光灼灼,一脸严肃:“那么,我再问你一遍,陆鹿,是不是我的女儿?”

一想到陆鹿被那两个黑衣人强行夺走的事情,陆熙柔就来气。

她毫不畏惧的迎上顾明远的视线,坚定的回答:“不是!”

顾明远撑在墙上的手渐渐地握成了拳头,恼怒的盯着面前这个嘴硬的女人,却又没有办法。

这种挫败感,真的是把他给逼疯了。

瞧见他眼中那吃人的火气,陆熙柔像是不怕死一般,又火上浇油了一把。

她勾起嫩红的嘴唇,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来:“怎么?原来顾总你对自己那方面的能力那么自信,认为自己一次就能中奖?呵呵,陆鹿是我在国外男朋友的孩子,跟你没有半毛线的关系。”

一听这话,顾明远的黑眸蓦地闪过冷冽的光芒,像是鹰隼发现猎物一般,露出危险的气息来。

陆熙柔感受到这气场的变化,一时间有些慌了。

她刚才是故意气顾明远的,没想到真的把他给激怒了。

现在……情况好像不太妙啊!

怯怯的咽了咽口水,陆熙柔缩了缩肩膀,躲避着顾明远的视线。

可下一秒,下巴就被两根修长的手指给捏住,硬是抬了起来,被迫与那双黝黑如墨的眸子对视。

他的眼睛像是黑夜之中的大海,深不可测,蕴含着未知的致命危险。

陆熙柔感觉自己就要沉溺在这一片大海之中,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就在她愣神的片刻,顾铭之的手指轻轻地覆上她的红唇。

这动作,让陆熙柔的大脑彻底休克。

这……这是个什么情况?

顾明远缓缓地低头,两人之间的距离一点点的拉近,空气也一点点稀缺了起来。

他那张近在咫尺的俊颜,是那样的清晰。

上一次这样近距离的观察,还是六年前把他给睡了。

那长长的睫毛根根分明,灼热的鼻息落在她的脸庞上,像是小刷子一样痒痒的。

就在陆熙柔闭着眼睛,准备迎上这个吻的时候,顾明远却侧过了脸庞,唇凑到了她的耳畔:“你是在期待什么吗?”

一句话,就让陆熙柔的脸瞬间爆红,从脖子根红到了耳后根,红的滴血一般。

她恨恨的看着顾明远,心里憋着一股气,也不管不顾,直接伸手猛地朝着他胸前推去。

没想到陆熙柔会突然反抗,顾明远毫无防备,倒真被她给推到了一旁。

彼此隔着一段距离,陆熙柔觉得呼吸都通畅了许多。

她愤愤的盯着顾明远,语气不悦:“顾明远,你觉得这样好玩么?我知道你恨我,恨我六年前让你名誉扫地,恨我占你便宜,你大可光明正大的对付我,不必使这些卑劣手段。我不想跟你继续浪费时间了,把陆鹿还给我,我要回去了。”

顾明远也正了正神色,意味不明的盯着她:“陆鹿也是我的孩子,我为什么要还给你。”

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这样无赖,陆熙柔错愕片刻,捏着拳头:“我都跟你说了,陆鹿是我跟别的男人生的。跟你有毛线关系啊,顾总,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喜当爹?”

“我自然会有证据。”顾明远胸有成竹的说,并不打算放过陆熙柔:“三天之后,亲子鉴定结果就会出来。陆熙柔,我希望到时候你的脸不会被打肿。”

“……”

陆熙柔这才明白过来,刚才那两个黑衣人把陆鹿抢走是为什么了,感情是打算采集样品。

“现在,我觉得陆小姐你大可不必那样剑拔弩张,不如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谈。”他勾唇,冷哼道:“毕竟这六年的时间里,我可是着实惦记你。”

话里的夹枪带棍,陆熙柔怎么听不出来。

她沉默片刻,也渐渐地淡定了下来。

既然现在顾明远摆明不打算让她离开,她越是跳脚,反而显得像是个小丑一样。心底的那份自尊,不允许她表现的这样浮躁。

“谈,谈什么?”

顾明远走到沙发旁,端起桌子上的透明水杯,抿了一口,再次放下。

“谈陆鹿的抚养权。”

“什么?!”陆熙柔眉头紧紧拧起,随即冷笑出声:“做梦!”

说着,她再也不停留。

陆鹿,就是她的底线。

而顾明远现在一而再再而三的触及她的底线,甚至还大言不惭的想要将陆鹿从她身边抢走,就算豁出她这条命,也是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还心平气和的谈?谈个屁!

大概实在被气的厉害,陆熙柔一下子没注意脚下那地毯,八厘米的高跟鞋一下子歪了,整个人就朝着一边滑了一下。

她的心猛地吊起来,睁大了眼睛。

这可真的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人要是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

她朝着一边扑过去,身子直接撞到桌子,连同桌子上面的水一同撞翻。

站在桌子旁边的顾明远本想伸手去接,可突然觉得身下一凉。

等到陆熙柔勉强站稳,一只手揉着撞痛的腰,可还没来得及为自己小小默哀一下,眼睛就瞥见了下半身完全被泼湿了的顾明远。

只见他一脸阴沉,明显气氛的变得压抑起来。

陆熙柔一阵愧疚,下意识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给你擦擦——”

多年后陆熙柔回忆起这一幕的时候,一直想不明白,当时自己是哪根神经搭错了。

怎么会脑残到去给顾明远擦呢!

十里湖光敛心意

十里湖光敛心意

作者:落姐 类别:科幻体裁 综合评分 100

也没梦想的人跟咸鱼有什么差别。陆熙柔有个梦想,在她青春萌动的十七岁时,就立下誓言——这辈子肯定要嫁给顾明远!因为,在他定婚的当天,陆熙柔决定,把他睡了!陆熙柔有个梦想,在她情窦初开的十六岁时,就立下誓言——这辈子一定要嫁给顾明远!。

第6章 顾明远,别来无恙 2020-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