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九章 试探
十一娘换了衣裳出,大太太那边的珊瑚来了。琥珀正陪着说话的。看见了十一娘,珊瑚上前进了礼,笑道:“十一小姐,奴婢来求您给个恩典。”既来来求,都在心里寻思了一番的,有个四、五分把握好才会张口的。十一娘看她眉目带着笑,所求之事当然是件很很容易的,遂笑道既来求人,都在心里琢磨了一番的,有个四、五分把握才会开口的。。...

十一娘换了衣裳出来,大太太那边的珊瑚来了。琥珀正陪着说话。看见十一娘,珊瑚上前行了礼,笑道:“十一小姐,奴婢来求您给个恩典。”

既来求人,都在心里琢磨了一番的,有个四、五分把握才会开口的。

十一娘看她眉目带着笑,所求之事肯定是件很容易的,遂笑道:“珊瑚姐姐有什么事直管说!”

珊瑚就看了琥珀一眼,笑道:“您也知道,琥珀原管着大太太屋里的衣裳首饰,如今拔到您屋里了,她原来的差事就由我接了手。”说着,脸上露出几分赫色,“大太太匣子几件步摇,镶着金丝绒放着,小丫鬟们拿出来看了,不能还原了……想让琥珀过去看看。”

是她自己好奇,拿出来看了不能还原了吧!

十一娘嘴角含笑:“你与琥珀是一个屋的姊妹,与冬青也是相好的,有什么事,只管让她们去帮忙,不用这样客气。”

珊瑚听了面露喜色,高兴地给十一娘行了礼,拉着琥珀出了门。

外面,天清云净,儿臂粗细的黄杨树静静而立。

琥珀不由透一口气。

“这才来了不到一天,就开始长吁短叹起来!”珊瑚见了打趣,“怎么?想回大太太屋里了?”

琥珀笑而不答,只是亲热地挽了珊瑚的手臂:“多谢姐姐及时赶来。要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好?”

“有什么不好办的?”珊瑚笑道,“你本意不过是找个借口避开,让她们主仆能说几句体己话罢了。就是我不来,你再寻个其他借口也是一样。有什么不好办的?还非巴巴嘱咐我一定这个时候来把你叫出去!这是你的好意,让她们知道了又何妨!”

琥珀轻轻地叹一口气:“我毕竟是中间插进去的。不比冬青姐姐和滨菊姐姐,是在十一小姐病中尽心服侍过的。有些事,还多留些心的好!”

珊瑚不以为然,听了“噗嗤”一笑:“你呀,还真是忠心卫主。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你就是让得了一时,能让得了一世?妹妹是聪明人。那冬青比十一小姐大六岁,只怕是等不到小姐出嫁的时候了。就算是能等得,姚妈妈吃了暗亏,不找回这场子是不罢休的。如今大太太把你拔到十一小姐屋里,明面上,是你吃了亏,从人人眼红的正屋到了庶小姐的屋里。实际上,这可是大太太对你的恩典。”说着,已语带怅然,“不像我们,以后就这样了。不是赏给大爷、四爷,就是配个小厮。配个小厮还好说,要是赏给了大爷、四爷,奶奶们想着我们原是服侍过大太太的,心里又怎么会没有一点疙瘩。真正等到奶奶当家,我们年纪已逝,早就不知道被爷们丢到哪个角落里了……还是你这样好!只比十一小姐大三岁,以后跟过去了,凭你的相貌、才情,总有几年恩爱的日子。再生个一男半女的,后辈子也就有了个依靠……”

琥珀没有做声,望着黄杨树的目光却有些呆滞。

“也只有姐姐和我说几句心里话!”她握了珊瑚的手,指尖冰冷如霜,“正如姐姐所说,到时候,只怕我得陪着十一小姐去姑爷家了。虽说这是大太太的一片善心,可你看大姨娘生的三小姐。听说跟过去的四个,一个病死了,一个赏给姑爷牵马的小厮,另两个姑爷喝醉酒送了人……就是十一小姐,只怕也不知道自己要落在哪里,更何况是我们这样的人!姐姐,哪条路都不容易走!”

珊瑚嘴角微翕,欲言又止。

的确,哪条路都不好走!

她目光中闪过一丝无奈,不由搂了琥珀的肩膀安慰她:“好妹妹,大太太在我们这么多人里选中了你,你自是个有福的!”

语气却既苍白,又无力。

******

看着琥珀和珊瑚出了绿筠楼,十一娘招了身边的人说话。

“……既然大太太把她拔到我们屋里了,那就是我们屋里的人了。她初来乍道,不免有些生疏。大家要像亲姊妹似地相待才是。”

冬青、滨菊和秋菊、竺香、辛妈妈、唐妈妈都曲膝行礼恭敬地应“是”。

十一娘就笑着端了茶:“冬青和滨菊留下,我还有几句话要问!”

秋菊几个曲膝行礼退了下去。

十一娘就指了身边的小杌子:“坐下来说话吧!”

两人知道十一娘不是讲究虚礼的人,让坐下,就是诚心让你坐。不想让你坐着,就不会说这样的话。

冬青和滨菊就一左一右地坐在了小杌子上。

十一娘沉思半晌,这才低声道:“你们两人是我屋里主心骨,趁着琥珀不在,我有几件差事要你们去办!”说着,又语气一顿,“这几件事,暂时你们两人知道就行了!”

言下之意,是让她们别告诉其他人!

两人看见十一娘眉宇间露出几分肃然,俱神色一正,异口同声地道:“十一小姐放心。我们不会乱说的。”

十一娘点了点头,又沉思了片刻,这才道:“滨菊,你和五小姐屋里的紫苑关系不错。这几天就多到她屋里走走。看看五小姐这段时间都在干什么?有什么人去她屋里拜访过她?她又到哪家去窜了门?越详细越好!”

滨菊忙点头应“是”。

“你让秋菊帮着打听一下大姨娘和二姨娘当年的事……她是家生子,身边总有人知道这些事。”

既然是让她去吩咐,那就是连秋菊也要瞒着,不让她知道是十一娘要打听两位姨娘的情况。

滨菊立刻应了“是”。

十一娘的目光就落在了冬青的身上:“我准备给琥珀办个接风宴。把许妈妈、吴孝全家的,姚妈妈,还有大太太屋里的丫鬟、绿筠楼的丫鬟和娇园的丫鬟都接过来热闹热闹。这件事,就由你来承办。”

“也请几位妈妈?”冬青愕然,“这几位都是大太太身边得力的,只怕是……”

意思是:只怕她们份量不够,请不动!

“来不来是她们的事,请不请是我们的事。”十一娘对她的迟疑不以为意,“你听我的吩咐去请人就是。”

也是,不请就失了礼数……横竖不会来,走个过场也好。

冬青点了点头。

十一娘又道:“大太太屋里的,我去请;三位妈妈那里,你亲自去请;至于娇园和绿筠楼,送个帖子去就成了!”

还是小姐考虑的周到。派了自己去,就是几位妈妈不来,也不至于太伤了颜面。

冬青应了一声“是”。

“宴请的时间就定在酉正。宴请的地方,就在大家宴请时常用的暖阁。到时候,你多和大太太屋里的几位姊妹说说闲话。问问大太太屋里这段时间都有些什么事。比如说,大老爷和大爷都给大太太送信来。大太太接到大老爷的信是个什么态度,接到大爷送来的信时又是个什么态度……”

听到这里,冬青才恍然大悟。

冬天的日子短,酉正天色已暗,各房的主子也用了晚饭,丫鬟媳妇子不用当差了。把宴请的时候定在这个时间,想来的,自然会来,不想来的,就会找借口不来——谁想来,谁不想来,也就一目了然。

再说这请客的人。自己是丫鬟,却被派去请三位得势的妈妈,娇园住着五小姐、绿筠楼住着十小姐和十二小姐,这都是罗府正经的主子,却只是派送个帖子去——小姐根本就没准备请三妈妈和三位小姐。

到时候,天寒地冻的,宴席上又只有她们这群大大小小的丫鬟,几杯酒下肚,大家松驰下来,该说的,不该说的,只怕都会说出来,何况她再“多和大太太屋里的几位姊妹说说闲话”……

这样的拐弯抹角,不过是为了知道大太太那边有什么异常罢了。

她又想到琥珀的突然到来……看样子,事情只怕不是仅仅拔个人来那么简单了。再想到琥珀的样貌,年纪……

冬青心里就有了几份烦燥。

她向十一娘保证:“奴婢一定把这件事打听清楚。”

听冬青那斩钉截铁的语气,十一娘知道冬青误会了。

她纵然想打听消息,但更怕打草惊蛇。

“这件事,能行则行,不能行,也不要勉强。”十一娘尽量让神态显得轻松,“让别人知道了,那就不好了。”

冬青这三年在十一娘身边,怎么不知道她处境艰难。

“小姐放心,不会有人知道的。”

十一娘知道冬青一向慎重,又见该做的事都已吩咐下去了,能不能成,就是天意了,紧绷的心也略略放松了些。笑道:“既然明天给琥珀接风,拿十两银子给厨房,让她们帮着置办一桌。”

冬青应了“是”。

滨菊笑道:“小姐糊涂了。冬青姐姐已交了钥匙,难道让她自己贴钱不成。就算冬青姐愿意,囊中羞涩,也拿不出来啊!”

十一娘倒忘了这事,不由呵呵笑起来。

******

晚上,等琥珀回来,十一娘把宴请的事跟她说了:“……也是想借着这机会让你和其她房里的姊妹们正式见个面。”

短暂的惊愕过后,她很快笑着向十一娘道谢,眼底却有无法掩饰的不安。

十一娘看得分明。

眉头就几不可见地蹙了蹙。

*

*

*

(我这段时间的身体不太好,本不想这么早开新文的,可真的休息,又觉得少了一些什么。

那就继续写吧!

O(∩_∩)O哈哈~……

真遇到了不能跨越的困难再说。

有点阿Q精神的说。

看了评论区,知道很多新朋老友来捧场,虽然没有一一回答,心里还是十分感谢大家的关爱。多说无益,只有写出好的文给大家才是王道。

(*^__^*)嘻嘻……我去写文哦!

7月参加PK,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庶女攻略(《锦心似玉》原著)

庶女攻略(《锦心似玉》原著)

作者:吱吱 类别:豪门世家 综合评分 100

《锦心似玉》原著,钟汉良、谭松韵超强阵容执导。鸟啼远山开,林霏独徘回。清雾闻折柳,凭眺望君来。锦缎珠翠之间,她而已一个地位卑贱的庶女……总而言之,是一部庶女奋斗拼搏史!十娘身边的丫鬟碧桃和红桃,一个低头望着自己脚下的青石砖,一个侧脸望着台阶旁那株光秃秃的玉兰树,都装没有看见。。

人物表(不断更新中) 2021-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