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章 哭什么
江橙不喜欢雪,特别是大雪。穿起厚厚的羽绒服,雪地靴,江橙踩在厚厚的雪上,听着脚下咯吱咯吱的声响。一排排的脚印留下的不多久就又被新的雪片全部覆盖,没办法看见小小的两块痕迹,就像马蹄印像。市区这半年禁炮,除了国贸大厦几个大型商场提交申请了电子烟花,其他地方穿上厚厚的羽绒服,雪地靴,江橙踩在厚厚的雪上,听着脚下咯吱咯吱的声响。。...

江橙喜欢雪,尤其是大雪。

穿上厚厚的羽绒服,雪地靴,江橙踩在厚厚的雪上,听着脚下咯吱咯吱的声响。

一排排的脚印留下不多久就又被新的雪片覆盖,只能看到小小的一块痕迹,就像马蹄印一样。

市区这两年禁炮,除了国贸大厦几个大型商场申请了电子烟花,其他地方都是静悄悄的。

吃过晚饭,耐不住寂寞的几个人,三三两两从家里走出来,欣赏雪景,提前踏踏明年的初雪。

江橙慢慢踱步到小区门口。

大门口两侧已经堆起了两个大雪人。

“爸爸妈妈,我们再堆一个吧,一个是爸爸,一个是妈妈,另外一个是我,等妈妈生了小弟弟,我们明年再堆一个。哈哈哈”银铃般的笑声响起,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站在爸爸妈妈身边撒着娇。

江橙寻声望去,见是一家三口,穿着厚厚的棉衣在堆雪人。

刚刚欢声笑语的小女孩,穿着一件黄色羽绒服,戴着毛茸茸竖着兔子耳朵的帽子,和粉色卡通图案的口罩,只留两只眼睛滴溜溜转着,站在雪人旁边时不时跳几下,像冬天里的一只蝴蝶在雪中飞舞。

可能感觉到有人注视,孩子的妈妈也朝江橙看了过来,见是个穿着白色长款羽绒服的漂亮小姑娘,便笑着道了句“新年好!”

“新年好!”江橙微笑回应。

一家三口很快堆好了雪人,拍了照便离开了。

“十一点多了,我们到商贸大厦看电子烟花去,听说那边要连续放上半个小时呢!”有几个路人匆匆走过,议论着,不忘招呼着其他人同行。

江橙蹲下身,摘掉手套,用小手一个一个搓着雪球,再把雪球摆好,垒到一起。

很多年前,也是大雪夜,她当时跟刚才的小女孩一般大小,也有一个人,陪着她,赤着冻得通红的手给她搓着雪球,再将圆圆的雪球垒在一起,做成各种动物的形状。

同样还是一个大雪夜,有个人掰开她紧紧攥着她的手,毫不留情地离她而去。

熟悉的声音,一遍一遍在她耳边响起。

“苗苗,过年的新衣服要省着穿,不要粘到脏东西,要不然就不漂亮了。”

“苗苗长大了,明年开始咱们只扎一个小辫子好不好?”

……

“苗苗!妈妈走了别找妈妈,好好在那边生活。忘了妈妈!”

……

江橙双手冻得通红,却一刻不停地团着雪球。

一双黑色皮鞋出现在她面前,江橙一阵恍惚,抬起头来。

路灯发出的光芒被一个高大的身体挡了一半,另一半余光里,出现了一张俊逸的脸庞,一双深邃的眼睛像漩涡,又像深渊,一直盯着她,像要将她整个人卷进去。

“哭什么?”

傅郁时拉起蹲在地上的人,深沉的黑眸紧盯着她冻得发红的小脸,大拇指在她眼角轻轻摸索着。

江橙手背随意在脸上抹了一把,嘴角上扬,扬起好看的笑脸,眼睛里却充满晶莹,薄唇轻启。

“高兴的!在新年最后一刻能见到大老板,明年我一定能财源滚滚!”

江橙声音前所未有的柔美,清亮中夹杂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在冬日漫天飞舞的雪地里像一首优美的旋律在不停地荡漾。

下一刻,她便被裹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身后,商贸大厦的烟火升起,将大半个夜空衬托的如画般美丽。

随着锁芯的转动,暗红色的防盗门应声而开,江橙进屋,弯腰从鞋柜里侧拿出一双一次性布拖递了过去。

“将就一下吧。”

傅郁时接过来,在玄关处换上。

刚才在外玩雪,江橙的衣服上落了雪,进屋后温度高,雪化了灌进脖子和袖子里,凉冰冰的激得她直打冷颤。

“去把衣服换了,别着凉。”傅郁时嘱咐道。

江橙也没矫情,一头扎进了卧室。

室内暖气很足,傅郁时进屋就将大衣和西装外套脱了下来,搭在客厅沙发的椅背上。

房间不大,但装修很走心,一看便是江橙的风格,偏冷的色调又透着女孩子特有的精致。

傅郁时在客厅转了一圈,停在了餐桌旁。

餐桌上摆着满满一桌子菜,几乎都没动过,餐桌两侧却分别摆着两副碗筷,两个高脚杯,其中一杯里面的红酒还没动过。

傅郁时皱了皱眉,朝卧室方向看了一眼,想起收到的两条信息。

“傅总,我在商场碰到江小姐,她在这边买年货,好像不回江家过年。”

“老傅,我中午见到江家丫头坐在医院电梯里哭呢!”

收到两条信息,傅郁时便撂下一行人,直接申请个人航线飞了回来。

从机场开车过来,连家也没回,衣服也没来及换,傅郁时便直奔国贸街这边。刚下车,便看到一抹白色的身影几乎与白雪融为一体,在大雪纷飞的天气里,蹲在路边搓着一个个的雪球。

傅郁时的心里突然像被撕开了一道口子,尤其当他看到那张冻到发红的小脸,泪眼莹莹冲着自己笑,他的心便一发不可收拾。

江橙换了一身白色套头卫衣,一条灰色休闲运动裤,从卧室出来,一眼便看到坐在餐桌旁椅子上的傅郁时。

他穿着白色衬衣,上身结实的轮廓被包裹在里面,坐在江橙原先的位置上,右手拿起已经空了的高脚杯端详着。

看到江橙站在卧室门口朝他看过来,傅郁时朝江橙招了招手。

“吃饭了吗?”江橙走近,问了一句。

傅郁时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小手,手心皮肤红彤彤的颜色还没有褪去,但手温已经正常了。

“你也还没吃?”傅郁时问道,看了看一桌未动的菜。

也?

就是说傅郁时到现在还没吃饭。

“我去给你下碗面吧?”

江橙说完转身朝厨房走去,却在下一秒被拉住了胳膊。

“不用,这些就行。”傅郁时眼睛扫向餐桌,语带调侃:“难得尝尝你的手艺!”

江橙愣了一会,冲傅郁时狡黠一笑,语带娇嗔,眼睛里如有万千星光。

“那我去热热,大老板可不能嫌弃!”

傅郁时也被逗乐了,握着江橙的手紧了紧,然后放开,说道:“去吧。”

一顿迟来的年夜饭,二人津津有味地从年后吃到了年前。傅郁时心情前所未有的好起来,跟江橙碰杯,一人喝了小半瓶红酒。

第七章 尹顺华 第八章 傅氏集团 第九章 江小姐赏脸吃个便饭 第十章 我叫程子祥,老傅发小 第十一章 我选中你,是看这里 第十二章 这孩子回来九年了 第十三章 她在该多好 第十四章 不急,看缘分吧 第十五章 手好点了吗 第十六章 风云人物 第十七章 怎么这么不小心 第十八章 江橙心里升起一阵酸涩 第十九章 头发变了,没认出来 第二十章 姐姐是叔叔的女朋友吗 第二十一章 流言 第二十二章 你手受伤了 第二十三章 谁都逃不了联姻的命运 第二十四章 被算计的傅先生 第二十五章 江橙的话被封堵在唇齿间 第二十六章 求人办事,投其所好 第二十七章 不会只是让我去看好戏吧 第二十八章 恭贺寿辰 第二十九章 苏宇恰回来了 第三十章 江家不止你表姐一个女孩 第三十一章 怀疑我们是失散多年的姐妹 第三十二章 喜欢下雪 第三十三章 信我一次 第三十四章 一起去爬山 第三十五章 黎黎发烧了 第三十六章 我们不属于一个阶层的人 第三十七章 苏崇义想见你 第三十八章 你跟郁时什么关系 第三十九章 感情的事从来就不是时间问题 第四十章 一块牛排向傅郁时飞过去 第四十一二章 韩放推开门差点惊掉下巴 第四十三章 那我只谢江橙了 第四十四章 越来越会顶嘴了 第四十五章 S市出差 第四十六章 傅郁时一脚踹了过去 第四十七章 宠溺地摸了摸她的丸子头 第四十八章 我是标准的中国胃 第四十九章 也没你小爪子那么凉 第五十章 感冒的江橙 第五十一章 吃中成药,不伤脑子 第五十二章 她很好,不麻烦 第五十三章 她抬头望天,他低头望她 第五十四章 王凤的病情 第五十五章 现成的热闹不看,我傻呀 第五十六章 宴请苏家人 第五十七章 突然有种想打人的冲动 第五十八章 你是苗苗 第五十九章 别提那个人渣,他不配 第六十章 哭什么 第六十一章 傅郁时将手机递了过来 第六十二章 衣柜右侧挂着一水的男士套装 第六十三章 你怎么进来的 第六十四章 确定要把命交到我手里吗 第六十五章 温泉山庄 第六十六章 你俩怎么住一个套间 第六十七章 这是江橙,我女朋友 第六十八章 用的是傅郁时的酒杯 第六十九章 第七十章 琥珀吊坠 第七十一章 苏二爷连自己的东西都不认识吗 第七十二章 他也不会喜欢你 第七十三章 有福同享 ,有难同当 第七十四章 高速路上的车祸 第七十五章 起码她还活着 第七十六章 一只大手已经摸上了她的头 第七十七章 这些年,我还是小看你了 第七十八章 我很喜欢,不想还你了怎么办 第七十九章 小姑娘在我这里没找到安全感 第八十章 江橙,我有事跟你说 第八十一章 江橙电话里问您好点了吗 第八十二章 忙到连电话都没时间打 第八十三章 这个男人走路是带风的 第八十四章 他们这些人不是你能应付的 第八十五章 它中文名叫恒爱,永恒的爱人 第八十六章 还以为你是我老板娘 第八十七章 谁出名谁丢脸 第八十八章 她可是您今晚的舞伴 第八十九章 你把女伴抛下,不好吧 第九十章 江小姐点的菜一定合胃口 第九十一章 江家无福,无法与傅家结亲 第九十二章 罗明启住院 第九十三章 小姑娘没你说的那么多心眼 第九十四章 罗明启病危 第九十五章 她说她需要你 第九十六章 对不起,我没有把她带回来 第九十七章 去把松松带回来 第九十八章 外婆又不听话 第九十九章 你再睡会儿,我等你 第一百章 他明确表示对橙橙有好感 第一百零一章 做我女朋友这件事我说了算
高冷傅先生宠妻成瘾

高冷傅先生宠妻成瘾

作者:纯纯十一 类别:其他美文 综合评分 100

【高冷范总裁V金融小才女@橙时夫妇在线撒糖】 江橙的生活里除了挣钱是怎样挣钱,除了她自己好像也没人能让她心里起一丝涟漪,淡漠和漠视是她的外表,的是她的保护伞。 一直到有一天,她意外发现自己不会产生了另一种情绪。 林城首富,傅氏家族舵手人傅郁时,称其貌比潘安,心思慎密、深不可测,手段狠辣、雷厉风行。是商界不可多得的奇才,商界人人闻风丧胆。 傅郁时感情生活成谜,外界有传其不近女色,又有传其倜傥成性。却从来没有见异性近身,一直到有一天一抹倩影随行。 傅太太曾说:傅先生是我生百年学府林大金融学院迎来了60年院庆。林大校长李华风亲临主持,并非是因为此次院庆意义重大,而是今日出席院庆的嘉宾足够重要。。

第三章 搬家 2022-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