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四章 王凤的病情
一早上,江橙翻来覆去睡不很踏实。不明白是被六位数字的奖金剌激的,但是为傅郁时半隐讳的话撩到了。一直到凌晨3点,江橙才渐渐地睡安安稳稳了。正午时分的阳光横穿过米黄色棉麻质地的碎花窗帘阳光照射进去,放佛给室内镀了一层金色。江橙就是在这时候醒过来的。轻轻睁开眼睛眼睛,用修长的直到凌晨,江橙才渐渐睡安稳了。。...

一晚上,江橙翻来覆去睡不踏实。不知道是被六位数字的奖金刺激的,还是为傅郁时半隐晦的话撩到了。

直到凌晨,江橙才渐渐睡安稳了。

正午的阳光穿过米黄色棉麻质地的碎花窗帘照射进来,仿佛给室内镀了一层金色。

江橙便是在这时候醒来的。

微微睁开眼睛,用纤细的右手壁挡住阳光的照射。江橙有一瞬间的怔愣,恍惚有种不知今夕何夕的错觉。

床头柜上的黄色小鸭子图案闹钟显示已经12点钟,江橙伸了伸懒腰,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温暖的羽绒被。

进入洗手间,解决了生理问题,江橙简单洗漱完便走出房间。

洗衣框内还放着昨天放进去的脏衣服,有几件是出差时穿过,没来及清洗带回来的。

江橙从冰箱拿出纯奶和面包,将它们分别放进微波炉和烤箱中加热。

等待的时间里,江橙将脏衣服分好类,除了两件外套需要干洗,其他的她都扔进了洗衣机。

厨房传来两声“叮咚”,江橙的午餐做好了。她将要干洗的衣服装进带中,放在沙发上便进了厨房。

--

“苏医生。”

下午三点,江橙敲开了苏宇洋办公室的门。

办公室内站着一群实习医生,白压压的一片,齐刷刷的朝江橙看过来。

江橙着一身蓝色齐膝的羽绒服,浅色牛仔裤,脚上穿一双翻毛羊毛短靴,头发散落及肩,脸上未施粉黛,因刚从外面进来,鼻头被冻的微微发红。

此时的苏宇洋坐在办公桌后的黑色皮椅上,面前被一大群穿白大褂的实习医生围着,一时看不到门口的人。

只听,对方又说道:“不好意思,你们先忙,我一会儿再来。”

这个声音干脆利落,带着疏离感,苏宇洋一听便认了出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江橙,进来吧。”

苏宇洋跟实习医生简单交代几句,便让他们出去了。

办公室里瞬间宽敞了许多。

“坐,怎么今天来了?不是跟程子在S市?”苏宇洋用一次性纸杯给江橙倒了一杯水,走到沙发区,示意江橙坐下。

“昨天晚上刚回来。”

江橙接过水杯,没有喝,而是两手捂在上面暖着。

“听声音感冒好了。”苏宇洋随时都能表现出作为医生的敏感度。

江橙点了点头,低头小口抿了一口水。

“我来是想问问,长辈的病情怎么样?”

在苏宇洋面前,江橙一直称王凤为长辈。

听闻,苏宇洋站起身,从办公桌上一堆病例表中,找出了王凤的病例,拿给江橙。

“人是醒过来了,意识却时常模糊不清。……这是昨天给她做的检查,有些指标还是不稳定。”

苏宇洋说到这儿,抬头看了江橙一眼,见她表情平淡,继续说道:“她的癌细胞已经有扩散的迹象,且不考虑她的身体素质,现在就是马上给她动手术,也没有太大的把握,更何况她的身体条件太差,很可能还没手术就……”

后面的话,苏宇洋没说,江橙也知道他的意思。勉强扯出一丝笑脸,说道:“生老病死谁都左右不了,我相信苏医生你的医术,如果真的到那种程度,……还是让她少受点罪吧。”

江橙说这句话时,语气出奇的冷静,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悲喜,就好像对待一件物品,合适就要,不合适绝不强求一样。

饶是苏宇洋这种见惯了生死的人,也被她的态度震惊到了。

“你能想开最好。”

“苏医生,先别告诉尹叔叔了,我怕他一时接受不了,我找机会慢慢跟他说。”江橙不忘嘱咐苏宇洋。

江橙对外按林城的叫法称呼尹顺华。

“嗯……”苏宇洋抬头正要说话,却在看到站在门口的人时呆住了。

江橙顺着苏宇洋的眼神看过去,也呆了。

只见尹顺华正站在办公室门口,脸色苍白,嘴唇抿紧,不自然的发青。

“幺爸!”

江橙走过去,轻轻唤了一声。

刚才她与苏宇洋的对话他已经听到了。

监护室走廊里。

江橙默默站在尹顺华的面前,听着这个活了将近半百的男人,低声的哭泣。

“丫头,我应该早点带她来,她也不会……”

尹顺华说着,面露痛苦,双手不断揪着自己的一头短发。

“我这辈子活得太失败了,在乎的亲人一个都保不住,我还有什么脸面活着。”

“幺爸!”江橙上前拉住尹顺华扇向自己的手,“没有谁一辈子都顺顺利利的,你还有我呢,虽然妈妈不在,但尹家养我的恩情永远都在,我会替我妈妈照顾好你们的。”

江橙说完,看向监护病房,又劝道:“大奶现在最需要有人照顾,您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即使大奶最后还是会走,那她还在的每一天,我们就好好照顾好她。”

--

从医院出来,江橙打车去了时业。

今天没去公司上班也没请假,刚刚在医院接到琳达电话,说程子祥发了好大的火,把自己关在办公室不出来,到了下班点,他们谁都不敢回家,生怕被老板迁怒。

“那我去有什么用?当炮灰?”江橙在电话里问道。

琳达转而近乎哀求道:“姑奶奶,什么时候程总跟你发过火,恐怕他连一句重话都没对你说过吧?算我们求求你了好吧,来一趟,来一趟吧!”

站在总裁办公室门口,江橙伸出去的手举起又放下,想着以什么理由进去。

正想着,银白色的玻璃门从里面打开了,接着程子祥一身正装从办公室出来,看到站在门口的江橙愣了一下,又看向她身后的助理秘书办公位,琳达和几个助理都还没走,见他出来都低头做事情。

“怎么啦?”程子祥疑惑地盯着江橙。

“嗯,我……我今天没来上班,也没请假。”

编出这个理由的江橙,被自己蠢得都想咬舌自尽算了。

本来要离开的程子祥,停下来,靠在门口,两只胳膊向前环抱,左手摸着下巴,将江橙从上往下,从下往上看了一遍,皱了皱眉,正在思考怎样回她的话。

“你这是来自投罗网了?”

第七章 尹顺华 第八章 傅氏集团 第九章 江小姐赏脸吃个便饭 第十章 我叫程子祥,老傅发小 第十一章 我选中你,是看这里 第十二章 这孩子回来九年了 第十三章 她在该多好 第十四章 不急,看缘分吧 第十五章 手好点了吗 第十六章 风云人物 第十七章 怎么这么不小心 第十八章 江橙心里升起一阵酸涩 第十九章 头发变了,没认出来 第二十章 姐姐是叔叔的女朋友吗 第二十一章 流言 第二十二章 你手受伤了 第二十三章 谁都逃不了联姻的命运 第二十四章 被算计的傅先生 第二十五章 江橙的话被封堵在唇齿间 第二十六章 求人办事,投其所好 第二十七章 不会只是让我去看好戏吧 第二十八章 恭贺寿辰 第二十九章 苏宇恰回来了 第三十章 江家不止你表姐一个女孩 第三十一章 怀疑我们是失散多年的姐妹 第三十二章 喜欢下雪 第三十三章 信我一次 第三十四章 一起去爬山 第三十五章 黎黎发烧了 第三十六章 我们不属于一个阶层的人 第三十七章 苏崇义想见你 第三十八章 你跟郁时什么关系 第三十九章 感情的事从来就不是时间问题 第四十章 一块牛排向傅郁时飞过去 第四十一二章 韩放推开门差点惊掉下巴 第四十三章 那我只谢江橙了 第四十四章 越来越会顶嘴了 第四十五章 S市出差 第四十六章 傅郁时一脚踹了过去 第四十七章 宠溺地摸了摸她的丸子头 第四十八章 我是标准的中国胃 第四十九章 也没你小爪子那么凉 第五十章 感冒的江橙 第五十一章 吃中成药,不伤脑子 第五十二章 她很好,不麻烦 第五十三章 她抬头望天,他低头望她 第五十四章 王凤的病情 第五十五章 现成的热闹不看,我傻呀 第五十六章 宴请苏家人 第五十七章 突然有种想打人的冲动 第五十八章 你是苗苗 第五十九章 别提那个人渣,他不配 第六十章 哭什么 第六十一章 傅郁时将手机递了过来 第六十二章 衣柜右侧挂着一水的男士套装 第六十三章 你怎么进来的 第六十四章 确定要把命交到我手里吗 第六十五章 温泉山庄 第六十六章 你俩怎么住一个套间 第六十七章 这是江橙,我女朋友 第六十八章 用的是傅郁时的酒杯 第六十九章 第七十章 琥珀吊坠 第七十一章 苏二爷连自己的东西都不认识吗 第七十二章 他也不会喜欢你 第七十三章 有福同享 ,有难同当 第七十四章 高速路上的车祸 第七十五章 起码她还活着 第七十六章 一只大手已经摸上了她的头 第七十七章 这些年,我还是小看你了 第七十八章 我很喜欢,不想还你了怎么办 第七十九章 小姑娘在我这里没找到安全感 第八十章 江橙,我有事跟你说 第八十一章 江橙电话里问您好点了吗 第八十二章 忙到连电话都没时间打 第八十三章 这个男人走路是带风的 第八十四章 他们这些人不是你能应付的 第八十五章 它中文名叫恒爱,永恒的爱人 第八十六章 还以为你是我老板娘 第八十七章 谁出名谁丢脸 第八十八章 她可是您今晚的舞伴 第八十九章 你把女伴抛下,不好吧 第九十章 江小姐点的菜一定合胃口 第九十一章 江家无福,无法与傅家结亲 第九十二章 罗明启住院 第九十三章 小姑娘没你说的那么多心眼 第九十四章 罗明启病危 第九十五章 她说她需要你 第九十六章 对不起,我没有把她带回来 第九十七章 去把松松带回来 第九十八章 外婆又不听话 第九十九章 你再睡会儿,我等你 第一百章 他明确表示对橙橙有好感 第一百零一章 做我女朋友这件事我说了算
高冷傅先生宠妻成瘾

高冷傅先生宠妻成瘾

作者:纯纯十一 类别:其他美文 综合评分 100

【高冷范总裁V金融小才女@橙时夫妇在线撒糖】 江橙的生活里除了挣钱是怎样挣钱,除了她自己好像也没人能让她心里起一丝涟漪,淡漠和漠视是她的外表,的是她的保护伞。 一直到有一天,她意外发现自己不会产生了另一种情绪。 林城首富,傅氏家族舵手人傅郁时,称其貌比潘安,心思慎密、深不可测,手段狠辣、雷厉风行。是商界不可多得的奇才,商界人人闻风丧胆。 傅郁时感情生活成谜,外界有传其不近女色,又有传其倜傥成性。却从来没有见异性近身,一直到有一天一抹倩影随行。 傅太太曾说:傅先生是我生百年学府林大金融学院迎来了60年院庆。林大校长李华风亲临主持,并非是因为此次院庆意义重大,而是今日出席院庆的嘉宾足够重要。。

第三章 搬家 2022-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