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一二章 韩放推开门差点惊掉下巴
心不在焉,战战兢兢地用完后一顿午餐,几人便在商贸大厦门口挥手告别。江橙看了几眼纸袋里的高档西装,轻轻地叹了口气。掏出手机给尹顺华发了微信,说有什么事上午不去医院了。迅速,尹顺华将电话打了回来,获知江橙遇上同学便放了心。电话一头,尹顺华所以调整后了晚上,状江橙看了一眼纸袋里的高档西装,轻轻叹了口气。拿出手机给尹顺华发了微信,说有事下午不去医院了。。...

心不在焉,战战兢兢地用完一顿午餐,几人便在商贸大厦门口道别。

江橙看了一眼纸袋里的高档西装,轻轻叹了口气。拿出手机给尹顺华发了微信,说有事下午不去医院了。

很快,尹顺华将电话打了过来,得知江橙遇到同学便放了心。

电话一头,尹顺华因为调整了一天,状态好了许多,说话也不再有气无力了。

“丫头,没事不用过来,有我在呢。再说你大奶在监护室,咱们也进不去,只能在这边等着。”

江橙本来打算找个护工,这样照顾起来比较方便,尹顺华也可以适当休息一下,但被他拒绝了。

江橙知道他是不想再给自己添麻烦了,也就没有再强求。

嘱托几句,让尹顺华记得休息,江橙便挂了电话。

马路对面是一家干洗店,江橙要了一个加急项目,把手中的西装外套送过去,便在一旁等着。

刷刷新闻,上上校网,时间倒也过得很快。

林城娱乐头条还是前几天的一条新闻。

【傅氏集团总裁傅郁时与苏家千金就餐见家长,疑似好事将近。】

这条新闻发出后点击量很快上千,还被其他的小网站纷纷转载,又掀起了一阵“傅苏”传说。

江橙浏览了一圈,又点进去看了一眼图片,觉得有些眼熟,仔细辨认一下,原来是她去见苏崇义那天晚上。

所谓的就餐见家长,也不过是猜想罢了。

江橙轻笑,不得不佩服地下摄影师拍照的“技巧”。两个距离三米的人愣是让他拍出了拥抱的即视感。

接过干洗好的外套包装袋,江橙心情莫名轻快了许多,穿过马路进了傅氏商贸大厦。

到达顶层傅郁时办公室,江橙被前台拦了下来。

上次来,江橙还没见到这个岗位,今天突然就冒了出来。

“不好意思,见傅总需要预约。”

前台助理专业礼貌,说完话,打量了江橙一眼。

面前站着的女孩肤白貌美,穿一身休闲羽绒短款上衣,一条深色宽口条纹裤,脚上是一双棕色圆头翻毛皮靴,手里拎着一个大包装袋,袋子印着楼下干洗店的logo。看着倒不像是干洗店的员工。

江橙本想直接将衣服交给前台就走,突然有想捉弄一下对方的想法。

“我是来给傅总送衣服的,这件衣服对傅总很重要,需要亲自交到他手上,麻烦你给问一下。”江橙一本正经说道。

前台助理犹豫了片刻,拿起座机拨通总裁办公室。

隐约听到对方低沉的回话,江橙没来由的一阵紧张。

放下电话,前台助理又看了江橙一眼,说道:“傅总让你进去,那边走。”

手势便指引了过去。

江橙微微一笑,抬脚向总裁办公室走去。

敲开门,江橙走进去,一眼便看到傅郁时坐在大办公桌后,正低头处理文件。

他的左手边垒着一沓文件,右手边拿着一只金色钢笔在文件上写写画画,头始终未抬。

办公室开着中央空调,但温度并不高。

傅郁时上身只穿一件烟灰色衬衣,袖口挽起,露出左手腕名贵的钢表。合身的衬衣因胳膊抬起,贴合在身上,将上身结实绷直的轮廓尽显出来。

许是没听到来人出声,傅郁时抬起头看过来,当看到来人是谁后,眼中有了一丝笑意。

“什么时候又去干洗店打工了?”

江橙低笑,绕过大班桌将西装拿出来递给傅郁时。

虽然开着暖风,但室内绝不适合只穿一件衬衣。

傅郁时伸过手来,却绕过江橙手里的西装抓住她的手腕,轻轻一带将面前的人整个拉了过来。

江橙惊呼一声,还未来及反应,便觉眼前一转便倒向了傅郁时。

瞬间,一股淡淡的烟草味混杂着好闻的洗衣液味道向江橙袭来,她还未来及感受自己的心跳声,便被一只大手拖住头部口勿了下来。

空腔中充斥着新鲜的烟草味,灼热的气息在中间回旋,江橙两腿发软,双臂不自觉地攀向对方的脖子。

过了不知多久,久到江橙从惊讶到紧张,从紧张到本能的抗拒,再到慢慢接受,并一步步配合着他。

“这是惩罚!”

傅郁时放开江橙,眼带笑意看着前满面红光的女孩,因刚才的亲口勿嘴唇微微红肿,头发稍显凌乱。

江橙站起身,稳了稳情绪,不由嘟起小嘴,埋怨到:“又不是我把你衣服弄脏的。”

“那你的意思是让我去惩罚你同学?”傅郁时笑问道。

江橙脑海里浮现王珊珊惊吓到发白的脸,如果被傅郁时“惩罚”会是什么样。不由“噗嗤”笑出了声。

傅郁时盯了她一眼,知道她心里没想好事。

“再想下去,我不保证还会有其他的惩罚。”

听闻江橙努力收敛了笑脸,向后退了一步,远离傅郁时。

“到那边坐着等我会儿。”

傅郁时抬了抬下巴,示意江橙去会客沙发区。

傅郁时调整片刻,将手头上的文件处理完,便走过去,坐在江橙旁边的单人沙发上。

“喝茶?”

傅郁时拿出茶具问道。

“嗯。”

不得不承认傅郁时是个泡茶高手,喝过几次他泡的茶,江橙倒像产生了依赖,自己在家也偶尔泡茶喝,但远远没有傅郁时泡出来的味道。

“今天没去时业?”

傅郁时熟练的烧水、烫杯子、冲茶,将第二遍茶叶倒在纯白釉茶盏内,端了一杯放到江橙面前。

“上午去学校图书馆借了几本书,下午本来要去办点事。”……结果事情没办成,自己找上门被“欺负”了。

后半句江橙没敢说出口。

茶香四溢,江橙端起茶盏轻轻吸了吸鼻子,让茶香的雾气在口鼻处环绕一会儿,再慢慢品着。

傅郁时眼带笑意看着她,今天的江橙穿一件粉白色羽绒外套,更趁的脸色娇嫩细滑。

“经常和同学一起吃饭?”傅郁时又递过一杯茶,将上一杯空了的收走。

江橙摇头:“就是碰巧遇到了。”

江橙性格偏冷淡,同学一起三年,一起吃饭的次数不超过五次,而且每次都是无法拒绝才过去的。

随便聊着,傅郁时电话响起,便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接电话。

电话应该是国外来的,江橙听到傅郁时用流利的英语回复对方。

一通电话持续时间很长,中间傅郁时吸完一支烟,从最初站在落地窗前听着,到后来直接改成了视频会议。

江橙喝完茶,百无聊赖,想起自己正在准备的论文课题,便从背包掏出从学校借阅的几本书看了起来。

她一面翻阅,一面拿出笔记本做记录。

一本书翻完,傅郁时的视频会还没有结束。

江橙刚站起身,傅郁时便看了过来,刚才他在开会,但也不耽误他观察对方的一举一动。

“怎么了?”傅郁时问了一句。

视频会议说话的声音停了下来,傅郁时看了一下屏幕,说了一声“Go on”,又抬头用眼神询问。

“我想回去了,要上网查点资料。”江橙将茶几上的书收进背包。

“到这儿来,用这个查吧,一会儿开完会我有事跟你说。”

傅郁时站起身,将笔电拿起放到另一张办公桌上,将自己的位置让了出来。

傅郁时办公桌上有一台大屏幕的台式电脑,里面的信息库是全球性的,跟普通上网能查得到的资料要多得多。

江橙也没过多犹豫,便走了过去,将背包放到黑色檀香木大班桌上,一屁股坐进了真皮座椅上,还就地转了一圈,享受了一把当老板的待遇。

傅郁时眼睛始终盯着她,眼里溢满笑意。

从景山回来后,两人之间不再像以前陌生客套了。

韩放推门进来,差点被眼前的一幕惊掉下巴。

他家老总坐在他平时的助理办公桌前,与国外方开着会。而宽敞大气的打办公桌被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霸占着。

高档锃亮的办公桌上铺满了书籍和笔记本,江橙正半跪在老板特别定制的皮椅上,整个上身趴在桌子上做着记录。

见到韩放进来,江橙抬起头打了招呼重新又低下头专心做起笔记。

程子祥有一次说过,江橙是个做起事来特别投入的人,有时都能到忘我的地步。

韩放很快收敛情绪,走到傅郁时身边低声交代着。

“老爷子那边已经松口了,收回傅鹏手里的所有股权,将他下放到西北分公司,两年内不准回国。您看江氏那边……”

说着话韩放不忘朝江橙这边看了一眼。

关掉视频通话,傅郁时想了片刻,说道:“等着,看江峰下一步怎么做,如果一意孤行,让人提点一下,还是不行……那就放手!”

韩放听说心里一颤,手心有了汗意,他倒希望事情能够圆满。

江橙做完记录,抬起头,发现有一片阴影罩了过来,她回头看到傅郁时一手扶在办公椅上,一手扶着黑色办公桌,微向前倾身,像是在看书上的记录。

“开完会了?”

江橙从惊讶中回过神来,眼睛瞄向傅郁时左手腕的钢表,已经快五点了。

到下班点了。

“嗯。”

傅郁时伸手摸了摸江橙扎起的马尾辫,发梢柔软顺滑。

“晚上和老程有个局,一起!”

江橙正将办公桌上的书和笔记本放入背包内,听到傅郁时的话,思考片刻。

“我能拒绝吗?”

傅郁时将两只手插入裤兜,半靠在办公桌上看着江橙收拾东西,听到她问,笑了笑说道:“你想拒绝你的直属领导给你安排的工作?”

江橙将背包的扣带扣上,抬起头,假装气愤道:“我怎么感觉进时业像进了狼窝!你们都是名副其实的资本家大老板!”

傅郁时哈哈笑了两声,右手食指在她脑门上敲了一下,说道:“你见哪个资本家大老板被刚入职的小员工挤到助理位上办公的。”

江橙回头看了一眼,傅郁时刚才坐的位置,又看了一眼自己现在的位置,突然感觉自己像被呵护的幼崽。

“那谢谢大老板了!”

江橙眼中灵光闪过。

傅郁时伸手轻轻抚摸江橙的脑门,刚才被敲的地方已经开始泛红。江橙皮肤白皙,显得特别明显。

江橙略带羞涩地低头,避开傅郁时的触碰。

滑腻的皮肤触感从指尖溜走,傅郁时下意识地搓了搓手指。

黑色迈巴赫缓缓停在了一家私房菜馆。

江橙下车抬头看向门梁上牌匾,白底黑字草书写着俩大字“石苑”。

名字倒不像是一家私房菜馆,而像是一间茶室。

走到门口,有一位中年白胖的男人笑盈盈地迎了出来。

江橙想起来,这里是她第一次与傅郁时吃饭的地方,只是上次这里门口光秃秃的,并没有名字。显然这段时间这里进行了整装,如果不是这里的经理没换,江橙还真认不出来了。

“傅总,这位小姐,里面请!”

江橙习惯性走在傅郁时身后,边走边四下观望。

先前的十字路面已经被平整的大理石面替代,不再硌脚,院里的小桥流水景致被保留下来,装扮的更加精致了。

他们还是走到了上次的标间,漆红色的大门被应声打开。

江橙随后走进去,包间沙发上已经坐着一个人,正在悠闲地喝着茶。见到他们进来,倒也并不惊讶,抬手看了看时间,抱怨一声。

“就不能早到几分钟,每次都是我等你!”

这人便是程子祥。

江橙又想起第一次见程子祥的样子,那件花衬衫她至今还印象深刻,真不是一般的存在。

今天的程子祥上衣是一件白色套头毛衫,一条黑色西装裤,黑色哑光皮鞋,头发不再是平时油光锃亮的大背头,而是吹得利索的短发。

“情绪不对呀,谁惹你了。”

傅郁时坐在对面单人沙发上,端起茶杯递给江橙,自己又拿起另外一杯。

程子祥抬头看了江橙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我说怎么一天没见我这助理,原来被你拐跑了,你们这些人做什么事就不能大声招呼呀!”

“程总,我跟人事请过假了,给您发信息您也同意的。而且……”江橙忙解释道。

“别理他!”傅郁时打断江橙的话,光屁股一起从小长大的,谁都清楚对方。

第七章 尹顺华 第八章 傅氏集团 第九章 江小姐赏脸吃个便饭 第十章 我叫程子祥,老傅发小 第十一章 我选中你,是看这里 第十二章 这孩子回来九年了 第十三章 她在该多好 第十四章 不急,看缘分吧 第十五章 手好点了吗 第十六章 风云人物 第十七章 怎么这么不小心 第十八章 江橙心里升起一阵酸涩 第十九章 头发变了,没认出来 第二十章 姐姐是叔叔的女朋友吗 第二十一章 流言 第二十二章 你手受伤了 第二十三章 谁都逃不了联姻的命运 第二十四章 被算计的傅先生 第二十五章 江橙的话被封堵在唇齿间 第二十六章 求人办事,投其所好 第二十七章 不会只是让我去看好戏吧 第二十八章 恭贺寿辰 第二十九章 苏宇恰回来了 第三十章 江家不止你表姐一个女孩 第三十一章 怀疑我们是失散多年的姐妹 第三十二章 喜欢下雪 第三十三章 信我一次 第三十四章 一起去爬山 第三十五章 黎黎发烧了 第三十六章 我们不属于一个阶层的人 第三十七章 苏崇义想见你 第三十八章 你跟郁时什么关系 第三十九章 感情的事从来就不是时间问题 第四十章 一块牛排向傅郁时飞过去 第四十一二章 韩放推开门差点惊掉下巴 第四十三章 那我只谢江橙了 第四十四章 越来越会顶嘴了 第四十五章 S市出差 第四十六章 傅郁时一脚踹了过去 第四十七章 宠溺地摸了摸她的丸子头 第四十八章 我是标准的中国胃 第四十九章 也没你小爪子那么凉 第五十章 感冒的江橙 第五十一章 吃中成药,不伤脑子 第五十二章 她很好,不麻烦 第五十三章 她抬头望天,他低头望她 第五十四章 王凤的病情 第五十五章 现成的热闹不看,我傻呀 第五十六章 宴请苏家人 第五十七章 突然有种想打人的冲动 第五十八章 你是苗苗 第五十九章 别提那个人渣,他不配 第六十章 哭什么 第六十一章 傅郁时将手机递了过来 第六十二章 衣柜右侧挂着一水的男士套装 第六十三章 你怎么进来的 第六十四章 确定要把命交到我手里吗 第六十五章 温泉山庄 第六十六章 你俩怎么住一个套间 第六十七章 这是江橙,我女朋友 第六十八章 用的是傅郁时的酒杯 第六十九章 第七十章 琥珀吊坠 第七十一章 苏二爷连自己的东西都不认识吗 第七十二章 他也不会喜欢你 第七十三章 有福同享 ,有难同当 第七十四章 高速路上的车祸 第七十五章 起码她还活着 第七十六章 一只大手已经摸上了她的头 第七十七章 这些年,我还是小看你了 第七十八章 我很喜欢,不想还你了怎么办 第七十九章 小姑娘在我这里没找到安全感 第八十章 江橙,我有事跟你说 第八十一章 江橙电话里问您好点了吗 第八十二章 忙到连电话都没时间打 第八十三章 这个男人走路是带风的 第八十四章 他们这些人不是你能应付的 第八十五章 它中文名叫恒爱,永恒的爱人 第八十六章 还以为你是我老板娘 第八十七章 谁出名谁丢脸 第八十八章 她可是您今晚的舞伴 第八十九章 你把女伴抛下,不好吧 第九十章 江小姐点的菜一定合胃口 第九十一章 江家无福,无法与傅家结亲 第九十二章 罗明启住院 第九十三章 小姑娘没你说的那么多心眼 第九十四章 罗明启病危 第九十五章 她说她需要你 第九十六章 对不起,我没有把她带回来 第九十七章 去把松松带回来 第九十八章 外婆又不听话 第九十九章 你再睡会儿,我等你 第一百章 他明确表示对橙橙有好感 第一百零一章 做我女朋友这件事我说了算
高冷傅先生宠妻成瘾

高冷傅先生宠妻成瘾

作者:纯纯十一 类别:其他美文 综合评分 100

【高冷范总裁V金融小才女@橙时夫妇在线撒糖】 江橙的生活里除了挣钱是怎样挣钱,除了她自己好像也没人能让她心里起一丝涟漪,淡漠和漠视是她的外表,的是她的保护伞。 一直到有一天,她意外发现自己不会产生了另一种情绪。 林城首富,傅氏家族舵手人傅郁时,称其貌比潘安,心思慎密、深不可测,手段狠辣、雷厉风行。是商界不可多得的奇才,商界人人闻风丧胆。 傅郁时感情生活成谜,外界有传其不近女色,又有传其倜傥成性。却从来没有见异性近身,一直到有一天一抹倩影随行。 傅太太曾说:傅先生是我生百年学府林大金融学院迎来了60年院庆。林大校长李华风亲临主持,并非是因为此次院庆意义重大,而是今日出席院庆的嘉宾足够重要。。

第三章 搬家 2022-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