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三章 婚约
彭一针见她答得痛痛快快,点了点点头,地说:“很值得,很很值得,这药材泡制说小了影响的是药效,说大了关系的是生死,我们做大夫的诊对了病开对了方,冶病功效的高低但是取决于于药的好坏…..”说着话,他叹了口气,“前两年一个大夫冶病治死了人,被官府抓了治了个“巴豆霜..”彭一针带着几分愤愤道,“问题就出在巴豆霜上,那药里用巴豆霜,小娘子可知道巴豆专入肠、胃,辛热大毒?”。...

彭一针见她答得痛快,点了点头,说道:“值得,很值得,这药材炮制说小了影响的是药效,说大了关系的就是生死,我们做大夫的诊对了病开对了方,治病功效的高低还是取决于药的好坏…..”

说着话,他叹了口气,“前几年一个大夫治病治死了人,被官府抓了治了个草菅人命的庸医之罪,打断了一条腿,老大夫连口的冤屈,活活气死了,其子不甘心,围着这一病症这一药方研究了三年,终于发现一切根由是在药上…..”

“如何?”顾十八娘忙问道。

“巴豆霜..”彭一针带着几分愤愤道,“问题就出在巴豆霜上,那药里用巴豆霜,小娘子可知道巴豆专入肠、胃,辛热大毒?”

顾十八娘点了点头,这个基本的常识她还是知道的,接过话头道:“所以才要去壳研碎压榨去油。”

彭一针赞许的点点头,“不错正是如此”,旋即又叹了口气,“这些道理那些炮制药材的人也该知道,偏偏就有那些人漫不经心,那老大夫给人用的巴豆霜,就是没有去尽油的,制的霜不仅发挥不了功效,反而导致那患者一命呜呼…….”

说罢他长长吐了口气,似乎替那老大夫吐尽心中的冤屈。

顾十八娘默然点了点头,曹氏也叹了口气。

“小娘子,我瞧你颇有造诣,不如寻个名师…”彭一针正容说道,话没说完就见曹氏面色微僵,猛地想起这顾家虽然落魄了,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诗礼官宦人家,而这位顾小娘子是真真正正的千金小姐。

让一个官宦小姐去拜师学炮制药材,这可跟人家自己采药谋生的性质完全不同了,一旦拜师那就是入了他们手艺人的行当,从此就成了匠人。

你让一个士家小姐去当低贱的工匠,这不是羞辱人家嘛。

彭一针忙道歉,曹氏一笑不再多留告辞而去。

“十八娘?”看着她神情沉沉,曹氏不由关切的问道,“可是累了?”

顾十八娘回过神,摇了摇头,“没事,没事,我想事情…”

“哦?想什么?”曹氏笑道。

想那董老爷,想那神奇又至关重要的药材炮制,想那会让人人争相购买的良药……

技艺,原来如此神奇。

“娘,我想我会的太少了….”顾十八娘抿嘴说道。

“不少了,”曹氏笑道,随后迟疑一下,“怎么,你该不会真的想要学这个吧?”

顾十八娘没有说话,她动心了,真的动心了,学会那个技艺,还怕挣不到钱吗?

“十八娘,你是要嫁人的….”曹氏正容说道。

嫁人这个词穿进顾十八娘的耳内,她不由打个激灵,她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

“娘,”她伸手抓住曹氏的胳膊,“我是不是有门亲事?”

她记得当初跟沈家是有婚约的,现在认真想起来,二叔公一家在母亲和哥哥死后主动提出收养她只怕就是因为这个。

沈家在建康虽然算不上多么豪贵,但架不住人家跟京城里的抚远公是一家,有那么大一个靠山,在建康当地神佛都要敬他们三分,更何况,那个时候抚远公已经放出话要过继子嗣了。

沈三老爷家有两个儿子,自然有很大的机会,谁也说不准他沈三老爷家会不会一步登天。

她记得二叔公一家待自己算不上好,但面子上也过得去,等过了十五岁生日,二叔婶去了趟沈家,回来后对她的态度那是大变,骂她一家子骗人,白吃自己家的饭云云,从下人的言论里她听到自己那个婚约是假的,正当她惶惶不安不知所措之时,沈家的人来了,她还是嫁入了沈家……

那这婚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到底是真还是假?

曹氏见女儿毫不避讳的问出这句话,面上有些惊讶也有些迟疑。

“娘?”顾十八娘心里迫切的要知道,摇了摇她的胳膊。

“有…”曹氏犹豫的答道,见顾十八娘面上瞬时苍白,不由吓了一跳,“十八娘?你没事吧?”

忙扶她在路边的石头上坐下。

“是不是….建康沈家?”顾十八娘深吸了几口气看着曹氏问道。

曹氏有些惊异,这件事,就是她跟丈夫之间也不过谈起过两三回,没想到女儿竟然也知道。

“你爹告诉你的?”她问道。

顾十八娘胡乱的点点头,只记着问道:“娘,是不是真得?”

她的手紧紧攥着曹氏的胳膊,面色复杂,间杂这惶急哀伤以及…恨意。

这孩子怎么了?按理说小女儿家的听到自己的终身大事,都要害羞的,看她的样子可不像是害羞啊….

曹氏坐在她身旁,抚着她的脊背希望让她放松一些。

“是真的,当年你爹跟沈三老爷是同窗,说起来有些好笑…”曹氏柔声说道,这话又让她想起丈夫在的日子,面上不由悲喜交加。

顾父这一支在顾十八娘爷爷那一辈就离开了建康,顾十八娘的爷爷曾经做过仙人县的县令,但后来仕途几经辗转也没什么大前途,就早早的弃官归田了,带着一家老小就定居在仙人县。

十岁之前顾父是生长在建康老家,十岁之后被爹接到仙人县,长到十六岁,又回到建康进族学读书考试。

“沈三老爷是抚远公庶弟的第三个儿子,名叫沈昌悟….他比你爹爹年长几岁,赶考时结识了…..”曹氏轻声细语的说道,握着顾十八娘的手,试图让这只小手放松一些。

顾父年轻时资质一般,而这位沈三老爷也是如此,要不然也不会成为家里最不受待见的一房,原本两人也没什么交情,但在一次考试后二人毫无意外的都落榜了,恰好到酒楼吃闷酒遇上,同是天涯沦落人,二人越说越投机,颇有相见恨晚的架势,就此成了至交好友,第二次考试二人再一次落榜后,喝的大醉的二人指点江山疏解胸怀后,竟然定下了儿女姻缘。

“那时沈三老爷已经有了长子,而我才嫁给你父亲……”曹氏嘴角含笑,似乎又想到那新婚燕尔的年少时光。

“沈安林….”顾十八娘喃喃道。

“沈安林?哦,对,那孩子就是这个名字…你爹只说过一次,我都记不得了….”曹氏笑道,“那孩子比你大…嗯..大几岁呢?”

她微微侧头想。

“五岁。”顾十八娘缓缓说道,她的手从曹氏胳膊上收回来,紧紧交叉握在一起。

重生之药香

重生之药香

作者:希行 类别:职场精英 综合评分 100

弃妇顾十七娘服毒自尽于那对新人面前了无生意的她却在十年前醒过来亲人还在,还未寄人篱下命运正走到转折点携着烈烈的仇恨复活的她能不能够将命运历史改写消息传来,两国人民皆欢呼庆贺,只有经历过战火的人,才知道和平是多么的珍贵。。

第六章 学堂 2021-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