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十九章 双喜
看见顾十七娘拿回去几百文钱,曹氏吓了一跳,顾十七娘简单讲了事情的原委,曹氏听了半晌也没说话的。“十七娘,你这孩子….”许久,曹氏才叹了口气道,伸出手抚着顾十七娘的头欲言又止,心里也有些很奇怪,这孩子怎么脾气突然这样倔犟咄咄逼人出来?顾十七娘明白她“十八娘,你这孩子….”许久,曹氏才叹了口气道,伸手抚着顾十八娘的头欲言又止,心里也有些奇怪,这孩子怎么脾气突然这样倔强咄咄逼人起来?。...

看到顾十八娘拿回来几百文钱,曹氏吓了一跳,顾十八娘简单讲了事情的原委,曹氏听了半晌没有说话。

“十八娘,你这孩子….”许久,曹氏才叹了口气道,伸手抚着顾十八娘的头欲言又止,心里也有些奇怪,这孩子怎么脾气突然这样倔强咄咄逼人起来?

顾十八娘知道她的意思是自己该忍一忍,不应该一下子得罪死了周掌柜,为了这几百文钱断了以后的生计。

“娘,我今日忍下这口气,日后就得忍无数的气,周掌柜这种人,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小人,对这种小人,还就不能顺着他,我就是让他知道,我知道他心里的小九九,我也不怕他。”顾十八娘说道。

“十八娘,咱们…被人看不起是不可避免的,你总不能…”曹氏叹气苦笑一下。

顾十八娘紧紧抿住嘴,“看不起可以,但这不是他们能指着我们的脸当面辱骂的理由!”

她的手攥了攥,“娘,你别担心,不就是一个买卖不成,周掌柜做不成的买卖多了去了,对于生意人来说,这是常事,他不至于就此跟我就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最多,大家不再打交道而已,这对他没什么损失,对我呢,原本是有些算是,但现在也不算什么…..”

她笑着将彭一针的事讲了。

“这位彭一针我倒是知道..”曹氏说道,“你爹爹早几年受风总是胳膊疼,就是请了他….”

“爹爹找过他看病?”顾十八娘很惊讶,她可是一点印象也没有,不过没印象也是正常的,以前的她每日就是浑浑噩噩的过日子,就像个木头人,哪里有什么印象。

“不是他”曹氏笑了,“是他父亲,听你说的年纪,如今的彭一针已经由他接手了。”

原来这彭一针是个招牌,顾十八娘恍然,又有些想笑,她想也许彭一针家的药堂上挂的名字也就是彭一针三个字。

“这家人倒是和善。”曹氏稍稍放心。

顾十八娘也点点头,“那我上山去了,多采些药,好早日送过去。”

曹氏点点头,心疼的为女儿抿了抿垂下的发丝。

挖了半篓子远志,并一些防风,顾十八娘坐在山石上,微微皱着眉头,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背篓,心里有了一个模糊的念头。

她是不是将要以采药或者说卖药材为生?至少目前,他们没有别的谋生手段,顾海还要面临三次考试才能出头,而这三次考试将要持续多长时间,却是没人说得准,有人三年内一气呵成,也有人终其一生蹉跎半生,例如她的父亲。

单凭现在的粗糙技艺,她们的生活依旧没有保证,顾十八娘抿了抿嘴,她毕竟是半路认得药材,又很快丢下了,要真的依靠这个手艺求生,她需要学习,她现在认得药材不多,会炮制的则更少。

“找些书看就好了,最好的是沈家的那本书…..”她喃喃自语。

“妹妹,”顾海的声音在后想起来。

顾十八娘转过头,看着顾海大步跑过来,不知道是跑的急的缘故还是别的,脸红彤彤的。

“你要看什么书?”他接过她的话问道,脸上有些自责,自己妹妹喜欢看书,“家里的书卖了不少….”

顾十八娘摇摇头,现在他们不是有闲钱可以买书的人家,“我想起一本以前看过的药材书,没什么…哥哥,有什么喜事?”

她端详着顾海,看到他嘴角眉梢的喜气,这种掩藏不住的笑意已经很久没有在这少年脸上看到过,那世里自从父亲病故,这少年就背负了不和年龄的压力,再也没有同龄人有的生机活力,直到死去。

顾海闻言笑意在嘴边荡开,“今天,先生让我进明堂了。”

顾十八娘闻言大喜,“真的?”

大周朝的学堂,一般都设三等,分别是蒙启明三等,蒙是幼儿初学,启则是顾海这样学过一段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未参加过县试的学子,而明则是参加过县试的未中以及中了等待府试的学子们,当然其中也包含先生遴选出来的认为可以进一步接受自己学问的学子,学子们都以此为荣,更何况顾海将要面临县试,这个时候进明堂,实在是大喜之事。

“哥哥…”顾十八娘不由喜极而泣,紧紧握住了顾海的手。

顾海也忍不住眼圈发红,抚着妹妹的头,“只是,以后功课多了,帮妹妹采药的时间就少了….让妹妹和母亲受累了..”

“你说这什么话!”顾十八娘抹去眼泪,“哥哥辛苦读书,还不是为了娘和我。”

只有读书入仕才能过上好日子,让那些人不再瞧不起他们,让娘和妹妹过上族亲里那些夫人小姐们那样的日子,不,比顾家族亲那些人更好的日子。

顾海攥紧了拳头,对着妹妹坚定的点头一笑。

“走,这大喜事,快去告诉娘去。”顾十八娘抓起背篓,拉着顾海往山下跑。

路过学堂,还没到吃晚饭的点,一些寄宿的学子们走出学堂四散而行,或温书或说笑,在这些人中,一个年轻的学子单独伫立在一从碧竹下,显得格外不合群。

“那是蔡学兄。”顾海看到了,不由放慢了脚步。

上一次多亏他递话,才让顾海经过了先生的考验,顾十八娘也停了下来。

“我们去谢谢他。”她提议道。

对于这个蔡学兄,顾海也很敬仰,尤其是以后就跟他一同读书,心里有些欣喜。

于是兄妹二人整了整衣衫走近他。

“蔡学兄。”

蔡文正望着摇曳的竹叶不知道在想什么,很少有人这样主动来给他打招呼,有些意外的转过身,看到面前的兄妹二人。

“恩。”他淡淡的应了声。

“上次的事,多谢蔡学兄。”顾海说道,一面和顾十八娘施礼。

蔡文神色依旧,淡淡道:“举手之劳,不敢受谢。”

顾海再一次施礼,正要告辞,却见顾十八娘神色古怪的盯着蔡文的脸。

蔡文也察觉到这目光,面上微微有些不自在,但没有说话。

作为一个男子,他并不注重外貌,照镜子也不过是整理衣衫,从没注意过自己的相貌,但从身旁的侍女们以及偶尔遇到的闺阁小姐们躲躲闪闪窃窃私语的态度里,也知道自己长的应该称得上不错。

不过还真没那个姑娘这么直白的盯着自己看。

顾海心内有些诧异,自己的妹妹不是这样失礼的人,才要伸手悄悄拉一下她的衣角,就见顾十八娘忽的跨上前一步,站在蔡文身前。

重生之药香

重生之药香

作者:希行 类别:职场精英 综合评分 100

弃妇顾十七娘服毒自尽于那对新人面前了无生意的她却在十年前醒过来亲人还在,还未寄人篱下命运正走到转折点携着烈烈的仇恨复活的她能不能够将命运历史改写消息传来,两国人民皆欢呼庆贺,只有经历过战火的人,才知道和平是多么的珍贵。。

第六章 学堂 2021-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