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16章 我是冰宜的未婚夫!
“你笑什么呢?”沈冰宜的声音突然间会出现,把唐跃吓上篮一抖,急忙以及控制住心神,这才没一针刺进不该刺的地方。“想起一就你那么非常讨厌我,现在的能主动让我为你冶病,不完全自主就笑“想到一开始你那么讨厌我,现在能主动让我为你治病,不自主就笑了。”唐跃强作笑容道。。...

“你笑什么呢?”

沈冰宜的声音忽然出现,把唐跃吓得手一抖,连忙控制住心神,这才没一针刺进不该刺的地方。

“想到一开始你那么讨厌我,现在能主动让我为你治病,不自主就笑了。”唐跃强作笑容道。

“专心针灸,别胡思乱想!”看似沈冰宜并没有察觉到什么。

呼,好险。

唐跃暗自松了一口气,而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手里的银针上,既然视觉上不再有阻碍,接下来的治疗也非常的顺利,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唐跃便结束了施针。

“这些银针是在颤吗?”沈冰宜略微惊愕地问道。

“这是用内气驾驭银针的效果,能够发挥出四象神针最大的功效。”唐跃笑道,话音刚落,沈冰宜就感觉到,刺在胸前的银针似乎震颤地更加明显,每一次的震颤,都带起一阵刺激的热流,让她舒服地也跟着颤了起来。

“效果逐渐起来了。”随着沈冰宜逐渐浓重起来的呼吸声,唐跃不紧不慢地说道,“你介意我为你做一次推拿吗,那样有助于排汗,产生的效果更好。”

“好。”这时候的沈冰宜已经忘记了抗拒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唐跃轻松一笑,自然的把手放在沈冰宜的肋下,慢慢的按揉起来。

唐跃双手越来越热,与银针产生的热流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令沈冰宜在身子微颤的同时,竟忍不住轻哼了出来。

不像那一夜,她还在刻意地屏住声音,这次她的表现要坦然许多。

等到唐跃双手停下的时候,沈冰宜早已香汗淋漓,面色微红,筋疲力尽地躺在床上。

黑纱之下,唐跃的双目一动不动地定格在这具身子之上,许久挪移不开。

那干瘪下去的胸口,开始有了微微的反弹,速度愈发加快,不出一分钟,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起来。

终于肯恢复原样了!

唐跃嘴角划过一丝笑容,在那左右两座山峰终于齐头并肩的时候,快速地撤针,让这稍有瑕疵的身体彻底的成为完美。

“咦!”沈冰宜几乎快要睡着,忽然感觉到说不出的舒爽,忙得睁开眼睛,顿时吃了一惊。

自己的胸口高耸挺拔,哪里还有曾经大小胸的难看样子。

这一切,竟好像是做梦一样。

望着婀娜多姿的自己,沈冰宜的眼眶竟渐渐湿润了,不再像霸气的御姐,反倒是个柔弱的小姑娘。

或许这才是她内心里真正的自己吧。

唐跃一本正经地拍拍肩膀:“如果你想要借个肩膀靠的话,随时等着你。”

“没想到,我还有好的一天。”沈冰宜深深地点头,却忽略了一旁等待拥抱的唐跃。

“早说过,我会治好你的。”唐跃道,“这下可以答应做我的女朋友了吧。”

“你的意思是,可以取消婚约,只做你的女朋友就好了么?”

透过黑纱,唐跃清晰地看见沈冰宜的嘴角划过了一丝狡黠的笑容。

靠!

从来都是小爷我耍人,今天却被这妞给耍了!

“嘿嘿,想得美。”唐跃邪气地一笑,这时候却传来咚咚的敲门声,米雪的声音透门而入,“姐,有客人来了!”

“小雪的声音有些生硬,看来这个客人是不速之客啊。”

“我先洗个澡,这就来。”沈冰宜迟疑了一下,说道,“唐跃,你先帮我出去招待一下吧。”

“没问题。”

唐跃快步走到了房门前,一下子打开了房门。

门外却是弓着腰趴在门上侧耳倾听的米雪,唐跃猛地打开门,把她着实吓了一跳,支支吾吾地说道:“唐跃,好巧啊,你也在这。”

“嗯,你姐内衣带子系不上,我帮她系一下。”唐跃随便找了个理由说道。

米雪一脸惊诧地望着他。

随即,屋内传来沈冰宜愤怒的声音:“唐跃,你是不想活了吗!”

唐跃和米雪灰溜溜地对视一眼,连忙落荒而逃。

来到客厅之后,唐跃意外地发现,米雪口中所谓的客人,竟然是个美女。

瞬间,唐跃的眼睛就亮了,忙不迭地凑了过去:“你好,一看你的美貌,我就知道你是冰宜的朋友。”

“哈哈,你这个佣人倒是嘴巴挺甜,冰宜呢,我刚下飞机,就迫不及待来看看她呢。”女人都喜欢听人夸,这位美女也不例外,立即笑的花枝招展,胸前的雪白翻腾起一阵阵浪花。

“你误会了,我是冰宜的未婚夫。”唐跃淡然笑道。

“什么?”美女夸张地尖叫一声,却在玩味地打量唐跃一阵之后,十分装逼地笑道,“你跟冰宜倒是挺配的。”

“谢谢,我也这么认为。”

唐跃当然听得出这女人的语气带有重重的讽刺,但他也懒得解释什么,就只是安静的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米雪坐在他的旁边,小声的嘀咕道:“她就是当初狠狠伤害了我姐的女人,叫做林琪,她这次过来,肯定没好事!”

唐跃笑而不语。

若放在平时,她或许会站出来为沈冰宜出头,不过这一次,他准备做个看客。

医道神龙

医道神龙

作者:肉丸 类别:都市情感 综合评分 100

你有心脏病是吧?扎打针就好!你有高血压是吧?开副药就好!你哪不很舒服?抑郁症?贪心不足?这好办,让我打一顿就好!左手救孩子神技,左手打人神功。看(卧龙山的乡野小子怎这燥人的宁静,突然被一辆路虎打破,粗犷的越野长驱直入,直遇见一排平房方才停下,秦伯下了车,张望几眼,发现房檐下正打瞌睡的少年,这才吐了口气:“藏得这么深,让我好找……怎么是个孩子?”。

第3章 又一个未婚妻! 2021-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