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7章 两个目的
翌日清晨,沈默早回到楼下。从六岁那一年就,有一样习惯,他始终也没丢了。那是晨悟。在苏家三年,就算他过得再苦,也始终如一的一直坚持。酒店后方,有一个非常大的公园。沈默找从六岁那年开始,有一样习惯,他一直没有丢掉。。...

翌日,沈默早早来到楼下。

从六岁那年开始,有一样习惯,他一直没有丢掉。

那就是晨悟。

在苏家三年,哪怕他过得再苦,也始终如一的坚持。

酒店后方,有一个巨大的公园。

沈默找了块干净的地方,缓缓闭上眼睛。

顿时间,四周的景物在他脑海里变得格外清晰,甚至比肉眼看到还要真切。

清晨的太初之气渐渐在他周遭汇聚,又在他体内四下游走。

呼!

足足一个小时过后,沈默呼出一口胸中浊气,豁然睁开眼。

他那双深邃的眸子里,仿佛有着电光萦绕,夺人心魄。

若是有高人在此参悟,一定会惊掉下巴。

因为沈默这种高深的修炼状态,是无数武道之人用尽一生也无法掌握的。

而沈默年纪轻轻,便已经收放自如。

早在十五年前,八岁的他,已经被誉为沈家百年不出世的绝顶武道天才,更是整个沈家迈入顶级世家的希望。

然而,天才往往命运多舛。

在他长到八岁那年,一个风雪交加的晚上,母亲将他哄睡之后离去,之后便传来失踪的消息。

半月后,他父亲安排完了后事,出去寻找,同样杳无音讯。

原以为只是一次短短的离别,谁知却从此成为了孤儿。

那一年,他的天赋渐渐消失,一夜之间,从沈家最耀眼的希望,成为了废人。

他被关在沈家别院,十年幽禁,锻炼出了远超常人的惊人毅力。

一直到四年前那场大火,他终于明白,这一切,都不过是个早已设计好的阴谋罢了。

摇了摇头,沈默整理了一下,目光遥望着北方,轻声呢喃。

“二叔,你大概做梦也想不到,我沈默活着走出了帝都,而且,已经拿回了属于我的天赋吧!”

“现在,我已经在期待我们重逢的那天了。”

“你夺走我的一切,我一定会亲手加倍的拿回来!”

沈默起身,身上的骨骼发出一阵爆豆般的脆响。

那块被他握在手中的青石块,在瞬间化作齑粉。

一挥手,随风飘散。

……

“公子,大小姐抵达苏城机场了。”

身后,兰万城快步走了过来。

沈默一拍脑门,急忙将手机开机,当看到那九十九加的未接来电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已经能想象到秦梦浅在苏城机场跳脚的场景了。

“那你还等我做什么,快去接她啊!”沈默回头没好气道。

兰万城哭丧着脸,无奈道: “公子,大小姐说,十分钟内看不到你出现,她就随便跟别人走了。”

沈默二话不说,一溜烟朝公园外跑去。

兰万城早已备好车,两人全速赶往苏城机场。

十分钟的车程,硬生生被兰万城缩短了三分之一。

两人下了车,逆着人流快步走进机场。

走了没几步,兰万城拉住沈默,冲着候机大厅方向努了努嘴。

候机大厅里,围了一群人。

人群中,一个模样娇俏的女孩,正在和几名油腻中年男打牌。

女孩一身浅蓝色背带裤,头戴一顶鸭舌帽,口中叼着一根棒棒糖,此刻她面前摆满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现金,钱包,手表,腰带……

“开!”

女孩猛地翻开扑克牌,欢呼雀跃道:“欧耶!又是我赢,快快快,把值钱的都给我交出来。”

其中一名油腻男哭丧着脸,哀求道:“小妹妹,值钱的都被你赢走了,不赌了行吗?”

另外几人也连忙附和。

“是啊,就剩下一条裤子了,姑娘,饶了我们吧!”

“姑奶奶,我们不调戏你了,给我们留条裤子吧。”

“……”

女孩眨了眨眼,妩媚道:“几位大哥,你们真的不想看我跳钢管舞了吗?只要赢我一次,我就可以满足你们呢!”

这话一出,几个油腻男面面相觑,神色间再度浮现出犹豫之色。

眼前的女孩,真如仙子下凡,完美的无可挑剔。

一颦一笑,都勾人心魄。

要是能一亲芳泽,就算让他们少活十年也愿意。

见他们犹豫,女孩抛了个媚眼,风情万种的笑道:“要是身上没有值钱的东西,什么房产证之类的也可以,我很容易满足的。”

“秦梦浅!”

沈默终于忍无可忍,黑着脸喊了一句。

兰万城则是同情的看着那几个油腻男,仿佛看到了从前的自己。

据他所知,秦梦浅自打认识扑克牌这种东西开始,从来没有赌输过一次。

当年他不信邪,足足输了公司百分之五的干股出去。

说起来,都是血泪史。

秦梦浅见到沈默,吓得花容失色,连忙收起媚态,将面前的手表钱包一股脑扫进怀里。

这才抬头,讪讪一笑,吞吞吐吐道:“你……你来这么快做什么。”

“我再不来,你就被抓走了,你知不知道,赌博是犯法的?”沈默没好气道。

秦梦浅吐了吐舌头,瞥了眼几个苦逼油腻男,不忿道:“谁让他们想占我便宜,人家就是教训他们一下嘛。”

沈默捂着额头,沉声道:“跟我走!”

“好滴吧!”秦梦浅低头对着手指,一脸委屈巴巴的模样。

沈默原本还想训斥她几句,看到这里,胸腔里的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一时间又好气又好笑。

当下,只能摆摆手无奈道:“行了,下不为例!”

“好的!”

秦梦浅立马挽起沈默胳膊,甜甜笑道:“几位大哥,你们听到了啊,我男朋友不让我和你们一起玩,你们要是不满意,就找他的麻烦吧。”

几名中年男对视一眼,下一秒,纷纷落荒而逃。

兰万城盯着几人背影,低声道:“公子,这几人调戏大小姐,要不要……”

“算了,几个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罢了。”沈默摆摆手。

三人走出去机场,一路回到酒店。

……

回到套房,沈默还没等坐下喝口水,秦梦浅踢掉两只鞋子,跳上了柔软的大床。

接着,又幽幽道:“我在国外辛辛苦苦给你打拼家业,你在这儿倒是安逸。”

沈默瞪了她一眼,这才想起问话。

“你来苏城做什么?”

“你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啊。”秦梦浅嘻嘻笑道。

沈默黑着脸,道:“我回来有两个目的,一个是老爷子的忌日,至于另外一个……”

说到这里,沈默眼中掠过一抹杀机,这才缓缓道:“这么多年,沈家为了追杀我,爪牙遍布天下,如今,也是时候为他们修剪一下了。”

赘婿之王

赘婿之王

作者:南桥故人 类别:职场精英 综合评分 100

近百年豪门,千百年世家。 二十年幽闭,沈家别院烈火焚天。烧完了残垣断壁,燃诉不完恩怨情仇。 倒插门五年,一夕被放逐。 阔别几载,苏城再掀风云汹涌。归时时丧家之犬,归来时时龙腾夜幕降临,细雨纷纷。。

第4章 是龙?是虫? 2021-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