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凡人修仙
风轻影

风轻影

作者:星尘果果 类别:凡人修仙 综合评分 100

像风一样的柔情,轻若流星划空,穿梭无影不青史。 风轻影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剑本凡铁,因执拿之人心念而生善恶,故剑本无性。剑乃百兵之君,故以正义化身,斩奸除恶,所向披靡。剑饮血嘶鸣,诉千百亡魂,染指朱阳。剑起舞,飞花四起,止兵戈之伐。剑气荡河山,勒马一平川。剑冢埋归渊,泣血红颜泪。吾已弃剑,只因手中有剑,草木皆为兵。吾手中无剑,因心中有剑,吾已为剑。吾心无剑,因看破江湖,残剑孤影,不若归去,相忘于江湖,一壶浊酒度余生。。

第五章 往事如烟 2021-02-21


风轻影竹  风轻影绰  风轻影写的小说  风轻影小说  

  这时冰芒“八式”中的最厉害一招,以漂浮不定的游龙攻击,即使挡住七条,只要有一条擦身,必被灵气所伤,寒毒四溢。这是冰芒最厉害的一式,肖家祖训中有一条:“非遇强敌,八龙不出。”因为这个要损耗自身大部分灵力,外加此招阴狠,常人无法抵挡,故此术被禁用。遇到强敌,可困敌一时半刻,可趁机逃走。

  这时候,肖旭舞着“冰芒”直刺了过来,白发道人摇摇头:“果然你还是冥顽不灵,也可以让你见识一下神剑之威!”只见白发道人把剑柄向上立于面前,双指向上抚动,火焰变为白色光芒,向外扩散,成为一柄巨大的光剑向肖旭铺面而来,肖旭慌忙以“冰芒”抵挡,感觉到这股力量无法抗拒,一声巨响,他被震到一里开外,头脑一片空白,倒地不起,白鬃马也惊吓而走。剑光消失,森林中野兽也不敢再叫半声,森林又重回到黑夜的静寂。

  有光的地方就会有影子的存在,我们逃避不了自己的影子,因为它是我们黑暗的一面,故直至终死,人亡影散。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人性有太多的贪婪、痴迷、虚伪。我们永远抓不到影子,但它总是离我们那么近,人世繁华,浮光若影。梦终究会醒来,不变的只有自己的影子。风没有影子,因为它从不会停下脚步,它本无一物。风是自由的,它无拘无束,翱翔天地之间。素闻仙家御风而行,而行踪瞬息万变,来无影去无踪,故风不可及。鹏乘风扶摇直上九万里,故风之力无极。风无定而动,变化莫测,灵动而清扬。

  一世短暂,太多的错过,已经来不及去追及。光的明朗,风的清凉,火的温暖,水的甘甜,是世间最美好的事物。人生的四季,如自然的四个元素,交替变换。光华的岁月,灵息的洞察,燃烧的激情,柔软的内心,人有千相百孔,有时忘记了哪个才是真的自己。而岁月证明我们变成了自己讨厌的自己。

  剑本凡铁,因执拿之人心念而生善恶,故剑本无性。剑乃百兵之君,故以正义化身,斩奸除恶,所向披靡。剑饮血嘶鸣,诉千百亡魂,染指朱阳。剑起舞,飞花四起,止兵戈之伐。剑气荡河山,勒马一平川。剑冢埋归渊,泣血红颜泪。吾已弃剑,只因手中有剑,草木皆为兵。吾手中无剑,因心中有剑,吾已为剑。吾心无剑,因看破江湖,残剑孤影,不若归去,相忘于江湖,一壶浊酒度余生。

  水为生命之源,万物生长皆离不开水之滋润,水柔弱,与世无争。水载万物,不惧强刚。水谦逊,每逢低谷必流下,水博爱,滋养万物。上善若水,厚德载物。水亦可毁灭众生,吞噬一切。水之坚毅,滴水穿石。水之团结,聚细流而成江海。聚气而成水,水之无形。

  这时,白发道人不屑地说道:“肉眼凡胎,还不识神兵威力,此乃上古神剑--藏锋。利剑锋隐而不见,你可曾知?”

  这一世,庸庸碌碌为谁而生,而谁又可知,吾穷尽一生,追求的可是人生的真义,或许本就不存在是非对错,是心存执念罢了。纵知晓天命,通天地循环之道,然天命不可违,一切皆有定数,我们能做的是改变自己。

  机缘巧合并不是一种偶然,每个事情都有千万种原因,缘起则聚,缘灭则散,今天的相聚定是前世今生的缘分。而我们又有多少次的擦肩而过,即使这一世相见恨晚,也要留下仅有的缘分。有时候你准备好了,机会就是你的了。千古奇缘,不是经历了千百年的等待吗?即使无法考究,注定是谁的,终究逃不了的。不要相信什么是不可能的,也许下一刻奇迹就可能会发生。

  我们的故事就从这些元素开始,一起去追寻那些藏在刀光剑影的爱恨情仇,那些经过岁月积淀所留下的哀思,那些我们曾经引以为荣的一切,我们曾经认为的是非对错。而在岁月里,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逝去的时光,那些我们想见而不能见的人,我们失去一切的都回不来了。所以时间才是最厉害的杀手。

  他转过身去看见自己的猎物,已经是遍体鳞伤,疲软在地,似乎如一只垂死的羔羊。但他眼中有一种不屈的倔强,似乎并不畏惧死亡。这时候将军似乎对这个猎物有点兴趣,“年轻人,你可想做无名鬼?”

  血染夕阳,横尸遍野。天虹贯日,暗夜惊觉。大地在血的沉寂中回想那一刻惊天动地的杀戮,万千生命在片刻之间化作亡魂。疲惫的士兵正在清理战场,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北风开始嘶鸣。突然一个声音高喊着:敌将跑了!~几乎已经被风声给吞没了,等士兵们看着前方,一个黑色身影已经迅速逃跑,一转眼已经消失在森林。这时候,一声战马嘶鸣,将军已携枪经疾驰而去,瞬间消失在森林中,只看见尘土飞扬的痕迹。

  话未落音,风向由天往下袭来,无数的剑光向地下袭来,宛若流星之雨,众人慌忙后退,剑光落地不散,光辉照人,形成一个巨大的光阵,入此光阵恐难以保全躯体。随后一束巨大的剑光如流光火焰,缓缓下落,地上光阵剑光慢慢融入那束大剑光中,犹如众星拱月,落地后巨大的灵力冲击,四周的土石崩裂,地上形成一个巨大的坑洞。

  这时候,天上一人御风而降,一身白色道袍,一头白幕一样的头发,却有一副年轻的面容,这就是传说中的鹤发童颜。待他落定,剑光已经隐去,变为他身后的白色仙剑。

  这时候,游龙已经分不同的方向向白发道人袭来,眼见就要直钻他体内。只见白发道人不慌不忙,口中符咒经文颂出,双指按住剑柄中心的宝珠,宝珠立即闪现出红色的火光,从剑柄腾出一条红色的火焰,化为剑身,赤炎发出噼啪的响声,似乎裂开的火球,照亮了他整个身体,八条游龙似乎如空气一般,浴火之龙便消散殆尽。肖旭大惊失色,“你这是何等妖法?”

  真爱究竟真的存在吗?或者说爱需要用什么形式存在呢?爱本无心,心中存爱,大爱天下,是一种兼济天下的豁达。或许你在我心里,这便是最近的距离,我只要珍藏你好,至于其他的并不重要。爱其实并不是双方的,它存在于任何形式的点点滴滴。只是我遇见你,一定是很开心。

  夜幕日渐浓黑,森林中响起野狼的嘶吼,月色朦胧中,死一般的沉寂。枪尖透着寒芒,似乎要贯穿咽喉。看来他难免一死,死神终究还是伸出了魔爪。将军似乎对他的猎物似乎不急于捕杀,而是上下打量着自己的战利品。他留意到战俘腰间有一把剑柄,并不似被利器折断,但它完全没有剑身,只是一把连与剑身的接缝都看不见的剑柄,将军把剑柄甩了出去,鄙夷地看了一下他。冷笑道:使用如此废铁,也想战胜我,简直是螳臂当车。他的寒芒突然有了杀意,顿时,整个枪身透出白色的寒光,令人不战而栗。他眼中突然闪出一丝惊讶:你使得的是“冰芒寒枪”?将军仰天一笑道:小子,不错,你还认得它,也不算死的冤枉,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点。

  这时候,那寒光更加咄咄逼人,宛如一条白色的游龙,飞速向他冲了过来,他即将被万千的冰屑穿破,寒气已经让他如万蚁啃噬,一股强劲的寒风冲击着他,他已经不能呼吸。这一世就这么过去了吗?他忽然有种不甘的绝望。

  “一派胡言。”这时候,肖旭怒道:“论灵力你可能略胜一筹,敢与我只兵刃相见否?”

  突然,一个暗夜中的震耳欲裂的声音突然笑了起来,“你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却知道你。冰芒第十七代传人--肖旭,擅长游极冰龙之术,配冰芒之寒极之灵,可冰封万里。”此人未露面,却内里修为极为深厚,连刚才的冰雕也震碎了。众人只得捂住耳朵,这时,草木动摇,劲风强袭。将军大喝道:“你何以知晓我名号,明人不做暗事,何不以真面目示人?”

  • watch

    &错,是 发表了帖子

    2021-02-24 07:35:23

      这一世,庸庸碌碌为谁而生,而谁又可知,吾穷尽一生,追求的可是人生的真义,或许本就不存在是非对错,是心存执念罢了。纵知晓天命,通天地循环之道,然天命不可违,一切皆有定数,我们能做的是改变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