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凡人修仙
乾坤相

乾坤相

作者:逗逗的神 类别:凡人修仙 综合评分 100

这是个再次穿越男的故事,一个哀伤而励志故事的故事。 乾坤相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这个观点的提出,可以说成了所有人的关注点,但有一人却并不在乎这些,他叫段云。此刻的他可以说是没有灵魂的空壳。段云,十八岁,今年的高考没考上,而家里的矛盾也因为他的高考失利直接跳到了最高峰,最后段云的父母决定在下个月离婚,而段云的归属权却一直没有定下来,并不是父母都想继续养他,而是他们都不想养着他。没错,他成了弃儿,而这次,他再也无法忍受父母的争吵,便一个人落魄的来到了镇的后山上。。

第四章 剑魔风萧子 2021-02-20


整顿乾坤将相  乾坤相交生六卦  乾坤相激  乾坤相对  乾坤相交  乾坤相对水火不相射  乾坤相近的词语  乾坤相交生六子什么意思  乾坤相对的词  

  待鹤发老人走后,叫秀儿的小丫头便转过头好奇的看着段云道:“大哥哥,你居然不认识我爷爷,他在江湖上可有名了,大家都叫他回春手傲云中呢。”江湖?什么鬼。怎么感觉像是看古片呢。“小丫头,你说话能正常点吗?不会是被那老伯带傻了吧。”“你才是小丫头,你也不比我大多少,居然学爷爷叫我丫头,哼,你才是丫头。看爷爷回来我不告诉爷爷,说你说他坏话,哼。”秀儿生气的转过头。“小丫头还不服了?嘿嘿,哥哥今年十八岁了,你呢。”段云一下子来了兴趣道。“你十八?哈哈哈哈,大哥哥,你是在愚弄秀儿吗,明明只有八个春秋的样子,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还有这‘岁’是什么意思?是指年龄吗?”秀儿捧着肚子笑道“嗯?”“大哥哥,你不会真是十八载了吧,可是你怎么看都不像啊?”秀儿看着段云一脸的疑惑,有些不确定道。“秀儿,给我一面镜子。”段云急切道。“镜子,我们家没有啊,这只有世家里的人才有。”“那帮我盛一盆水来。”“好的。”

  这个观点的提出,可以说成了所有人的关注点,但有一人却并不在乎这些,他叫段云。此刻的他可以说是没有灵魂的空壳。段云,十八岁,今年的高考没考上,而家里的矛盾也因为他的高考失利直接跳到了最高峰,最后段云的父母决定在下个月离婚,而段云的归属权却一直没有定下来,并不是父母都想继续养他,而是他们都不想养着他。没错,他成了弃儿,而这次,他再也无法忍受父母的争吵,便一个人落魄的来到了镇的后山上。

  另一个世界。“看后山,是海市蜃楼。”“什么海市蜃楼,是另一个世界的影像罢了。”“就你懂。”“呵呵,还不服?那我来给你解释解释············”

  “小子,记得和阎王说是个叫黄力的人杀了你的,记住了,哈哈哈哈。”黄力狂笑道。说完便瞬间砍向段云。

  段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是感觉自己飘飘忽忽的,整个人迷迷糊糊的,身体似乎总是被人弄来弄去一般。终于有一天他不再迷迷糊糊的了,于是他便努力的想睁开眼睛,但试了很多次都失败了,可全身的难受使他并没有放弃睁开眼睛,终于在他的努力下睁开了眼睛。稻草铺成的屋顶,这是他睁眼看到的第一个事物。我还没死?这是哪?段云疑惑的想坐起身来观察一下四周,突然胸口的疼痛让他一下子倒吸了一口凉气,“嘶···”这是哪?段云只能转过头看着四周,只见四周是由土堆成的墙,一张木桌居中,上面似乎是刚吃完的饭菜,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谁家这么穷,还有这怎么看都像乡下的老房子啊。

  “黄······黄护法,他······他沉入地下了,他·····他难道是鬼?”一个人害怕道,其他人也紧张的看着黄力。“应该·····是吧,妈的,真是倒霉,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太诡异了。”黄力全身一阵的寒毛,二话没说便立刻拍马便走。待黄力一行人走后,一个仆人装扮的人从树林里走了出来,匆忙的来到小孩身旁,试了试小孩的鼻腔然后一脸欣慰道:“还好,还有救。”于是便背起小孩朝着茂密的树林走去。

  “少爷,快跑!他们追上来了!”“?”段云还没从悲伤中回过神来,就听到背后传来大吼声。当他转过身时,他呆住了,只见他的背后不在是他所熟悉的城镇,而是一条宽敞的泥路,路的两边长满了树木。泥路上,一群穿着古装的人骑着马在追着六个同样穿着古装骑着马的人,而六人中似乎还有个小孩。

  在段云观察四周的时候,突然门口走进一个小女孩。蓬松长发,一圆圆的脸蛋上干净整洁,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小小的嘴似乎生着气般嘟着,身穿着破旧的古装。古装?是在拍戏的时候救了我?可不对啊,为什么没把我送到医院救治?还有为什么我只有胸口疼?段云疑惑的盯着小女孩。小女孩走进屋里,先是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然后不情愿的转过头看向床这边,当看到段云盯着自己时,先是吓一跳,然后突然高兴的对着门外大喊道:“爷爷,爷爷,他醒了,他终于醒了。”喊完便兴奋的来到床边,“大哥哥,你差点就没救了,知道吗?幸好我爷爷医术高明,把你从鬼门关给救了回来。”“你爷爷?”“是的,正是老夫,公子,有礼了。”门口旁一位头发有些蓬松的鹤发老人朝这边作揖道。“额,多谢这位老伯救我。”段云感觉怪怪的。这称呼怎么这么怪?“嗯?公子难道不认得老朽?”鹤发老人奇怪道。“?难道我们在哪里见过,可我怎么没印象?”段云奇怪的想要再次坐起来,毕竟这样一直躺着和老人家讲话实在不礼貌。“公子有伤在身,就此躺着吧,记不得老朽没关系,公子且安心在此养伤。秀儿,好生照顾公子,爷爷先出趟门,马上回来,记住,谁敲门都不要开门,知道吗?”鹤发老人郑重道。“知道了,爷爷,慢点回来。”小女孩调皮的吐了吐舌头。“你这丫头,那,公子,老朽有些事就先出去了,有事找这丫头就行了。”“嗯,我知道了,谢谢你,老伯。”

  宇宙浩瀚而又神秘,不论多么高科技的生物都对它的了解少之又少。而在一颗蓝色的星球上,这里的生物——人类发现了宇宙的一个重大秘密——平行世界的存在。当人类第一次看到海市蜃楼时,都认为这是古代时的影像折射引起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又有人开始怀疑这并不是什么古代的影像,而是和我们同在的另一个世界,只是世界与世界的重叠部分发生了屏障“淡化”,所以我们看到的海市蜃楼里的景象就是那个世界的景象。这一观点提出,世界各地都众说纷纭,有人赞同也有人并不赞同,认为这是无稽之谈。

  “为什么!为什么!啊!”段云再也忍不住的大哭了起来,“为什么都不要我,就因为没有给你们撑面子吗?小时候,我多想和其他朋友玩,你们却甩我一巴掌让我去读书,我便乖乖去读了。初中,我偷偷买个漫画书,你们就打我,说我是个没出息的东西。东西,东西,我就是个东西吗?读书读书,就只知道让我读书,你们知道我真正想要做什么吗?我真正喜欢什么吗?”“哈哈哈哈哈,我真傻,你们怎么会想知道,你们只会在亲戚朋友面前炫耀你们教的孩子有多会读书罢了,你们只是会在乎自己的脸面罢了,哈哈哈哈,我只是个炫耀的工具罢了,工具罢了。哈哈哈,工具,呜呜呜呜。我不是工具!我不是工具,呜呜呜呜,现在工具没用了,你们就这么把我丢了?不想要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其实我根本就是骗你们的,骗你们的,哈哈哈哈哈。”“清华,呵呵,你们知道一定会高兴到天上去吧,哈哈哈哈,可惜啊,哈哈哈,你们很后悔吧,哈哈哈哈哈~~~呜呜呜呜~~~”

  奇怪,这小孩怎么这么眼熟,等等,这不就是小时候的我吗!在段云吃惊的同时,那群人终于在离段云不远处追上来那六人。“杀。”为首的鹰眼大汉命令道。“是。”于是一群人便冲向六人“大胆,你们敢弑主?”六人中一中年大汉愤怒道。“弑主?呵呵,我奉的就是教主的命令前来杀他的。”鹰眼大汉提刀说道。“怎么可能,大哥绝不会这么做的,这可是他的亲骨肉啊。”那大汉不敢相信道。鹰眼大汉也不啰嗦趁那大汉不注意一刀便砍向他的颈部,只见一瞬间,一颗人头飞起,鲜血洒满一地。“哼,杀。”鹰眼大汉收起大刀命令道。“杀啊。”“大人,你们卑鄙,兄弟们杀啊,为大人报仇。”其他四人除了那小孩都红着眼杀向马群,但由于一方人较多,四人也没撑多久便倒在地上。鹰眼大汉冷眼的看着发生的一切,然后下马缓缓的走向小孩。发生了这么多,小孩却出奇的冷静,他冷冷的看着鹰眼大汉。鹰眼大汉来到小孩面前,单膝跪下道:“老奴拜见少爷。”“哼。”小孩无视的哼了一声。鹰眼大汉并没有生气,继续说道:“老奴奉段教主之命前来取少爷的命。”“要取便取,我段云绝不皱一下眉头。”小孩一脸正气道。“多谢少爷过去救我一家之命。”鹰眼大汉诚恳道。“所以呢?”小孩一脸愤怒道。鹰眼大汉并没有回答小孩的话,而是站起身转身朝自己的马走去。小孩一脸迷茫。“陈教使,你想背叛本教吗?”一马上,一个尖嘴猴腮的青年似笑非笑看向鹰眼大汉。“哼,我做事,还由不得你来教。”鹰眼大汉厌恶的看着那青年,然后直径走到马旁取下一只弓箭。那尖嘴猴腮的青年顿时青筋暴起:“好好好,你等着,我这就去禀报教主,说你放走了段云这小子。”然而还没等他说完,只见鹰眼大汉搭起弓箭突然射向那小孩。只见那箭瞬间刺穿了小孩的心脏。“你!哼,你有种。”鹰眼大汉看也不看的骑上马便走了。“黄护法,您消消气,不要和那个杀自己救命恩人的人生气,不划算,如果你还没消消气,哝,那边还有个,咱去宰了他消消气。”黄护法旁,一个小人模样的人怂恿道。“呵呵,正好,老子正烦着呢,就拿他消消气。”

  “啊!”段云此刻吓的向身后退了一步,然而他比没有踩在土地上的的感觉,而是身后空空如也。对啊,我是站在悬崖旁的。看着悬崖边缘离自己越来越远,段云反而一下子平静了下来。就要死了吗?这样也好,不用再难受了,呵呵。再见了,这个世界,我········终于解脱了。

  这,这是什么,不行,快离开这儿,为什么,为什么我动不了了。段云看着这发生的一切,大脑早已麻木空白,尽管他意识到要必须离开,但不管他怎么挪身子就是动不了,因为他的脚早已僵硬在那里,汗水早已浸湿衣服,眼看着这些杀人不眨眼的人一步一步的靠近,段云的心跳声在耳边越发的清晰,而且越来越快。“黄护法,你看这小子穿的真是奇怪,打扮也很怪。”“是有些怪,不过,要怪只能怪你看到不该看到东西,小子,来,让我试试这刀锋不锋利,哈哈哈哈哈。”黄护法大笑道。“看这小子是被吓傻了吧,居然一动不动的。哈哈哈。”其他人也大笑道。笑完,黄护法便一刀砍向段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