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凡人修仙
修真逆袭传

修真逆袭传

作者:寂寞的雨夜 类别:凡人修仙 综合评分 100

这是一个两个人的修仙传说,出身贫寒卑贱的李木和末落贵族后的许言二人机缘巧合下相知相识。下回分解二人如何一路肝胆相照、相濡以沫、同舟共济,从身份低弱的修士成了传说中的不存在,始终向着修真界的巅峰迈向。是朋友一同走!!!眼前的这一幕构成了李木这一生有记忆以来的第一幕画面,也是第一次永远也难以忘记的刻苦铭心的记忆。。

第三章 离家 2020-11-21


女主是炉鼎逆袭的修真  女配逆袭修真完结小说  修真大佬带你逆袭 小说  修真女配之空间逆袭 小说  男主角成功逆袭的修真小说  

  此时那老者说话了:“孩子,……过…来。”其声音嘶哑甚是难听,听的李木在这中午炎热的天气下经由丝丝寒意。“过来……过来”老头继续喊道,李木本想扭头就走,但这老头的声音就像有了魔力一般,李木听完之后腿脚竟然在自己恐惧的目光中不受控制的向老头走去。“过来……过来……”随着靠近李木的头脑也越来越迷糊,感觉像是几天没睡觉一样非常的困

  这时,天上飞下来一位身穿青色道袍,须发黑白相间的老者,此老脸上有些皱纹看起来应有四五十岁的样子,其面容和善,乍一看还以为是个教书先生。老者盯着那鬼云门修士逃窜的方向面露沉吟之色,随即扭头看向李木。此时的李木仍然双眼无神的站在那里发呆。“这小娃娃竟然身具灵根,既然相遇了便是缘分,不如收他为我七星宗弟子,先看看资质如何。”老者想罢便伸手轻轻按向李木的天灵盖,“咦?”老者突然惊讶到:“竟是风和水双属性灵根。”随后又仔细感应了一下“呃,可惜灵根质量不算好,不过也不算太差,算是中等。看在风灵根的份上勉强收作老夫的徒弟把。”随即老者右手一挥,一道青光闪过化作七分顺着李木的七窍钻了进去。

  这一天是李木生日,和以往的生日一样,父亲饭后破例给了他两文零花钱。这差不多是李木每年以来较为开心的一天。但他并没有把这钱花掉,而是把它藏了起来。这是因为李木见娘亲常年穿着那件破旧的衣服已经不能再穿了,上面到处都是补丁,这也引得村民们经常嘲笑。李木决心等钱攒够了给娘亲买件漂亮的衣裳,让数年来很少笑过的娘亲高兴一下。带着这样的心情李木高高兴兴、一蹦一跳的向着村子的东边走去。那里有片树林,在树林一出不起眼的角落里有颗枯死的梧桐树。在最下面的树洞里便是李木藏钱的地方。年幼的李木对于钱有着强烈的渴望,以为他觉得只要有了大把大把的钱,就可以带着娘亲脱离这苦海,到那青山镇里买个大房子,让娘亲享清福,再也不来这令他厌恶,仇恨,有着不堪回首的往事的村子里。也不用见到那经常打骂母子两人的恶棍。

  哭了一会李木才想起旁边还有一老头,而且之前那个很吓人的老头也不见了,便觉得奇怪。于是带着哭腔问这老者道:“你……你是谁啊?”这老者见李木终于重视到自己,便立刻摆好架子,语气略带庄重严肃的说道:“老夫乃我齐国修真联盟七星山七星宗天权峰上天权宫天权真人座下首徒清虚子的徒弟筑基中期修士孙伯虎是也。怎样,听清楚了把。”孙伯虎眼神略带期望的看向李木。“没……没听懂,老爷爷您到底是谁啊?说了一大堆都是啥啊,您是隔壁村的吗?”李木弱弱的问道。“隔壁村你个头啊!你个小兔崽子,这么跟你说把,我就是你们传说中的仙人。怎么样,这次清楚了把。”孙伯虎气冲冲的说道。

  李木神志不清的向前走着,丝毫不知道死亡正在向他逼近,那老头缓缓的伸出右手,抓向李木的脖颈,其五指上光芒一闪,竟突然的长出五根又长又锋利的指甲,就要刺向李木的脖子。眼看李木就要命丧其手。“孼贼,尔干!”忽然远处传来一声大喝,随即一道黄芒闪过,竟将那老头伸向李木是手臂被齐刷刷的切断,那老头反应也不慢,随即另一只手一拍地面“嘭,嘭”的几声,整条手臂爆裂开来,身体便向天上迅速飞去,眨眼间就不见了踪迹。

  “仙……仙……仙人!”李木听到这已是震惊的说话都有些结巴了,但随即转念一想,便又怀疑这老者所说的真假。这是因为李木从小以来在村子里饱受欺凌,村里的孩子经常拿也谎话逗他、骗他玩。渐渐的使得李木不再相信他人所说之话,但村里的那些孩子有时说的又是真的,李木不相信之下也吃过亏。弄得李木现在不再相信他人对他人所说之话都要考虑再三。而且刚才李木处于昏迷状态,并未看到这孙伯虎施展法术,所以难免就怀疑起来。这孙伯虎见到李木面露怀疑之色的打量着他,不禁有些不敢相信,平常且不说那些平头老百姓就算是那些当官的大人们,皇亲国戚,乃至凡间帝王。见了他们这些修士那一个不是恭恭敬敬、点头哈腰、溜须拍马的,恨不得这些所谓的仙人们立刻赐他们个长生不老的仙丹,或是收他们为徒以成仙得道。可眼下竟然被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屁孩怀疑他身份的真假,尤其是李木皮肤黝黑穿着破烂明显乡下人的样子,气的他是七窍生烟,恨不得立刻拽着李木痛揍一顿,但又碍于身份无从下手,更是因为这李木身具五行灵根之外的风灵根,他已经打算收李木为徒,要是把人家打怕了不跟你走岂不坏事了,虽说强行带走李木很是随意,但这不是孙伯虎想要的结果。

  李木看着孙伯虎忽然想起刚才在他仿佛睡着之前也有一个受伤的老头,别问道:“老爷爷,刚才……”“还叫老爷爷啊,你们平常是怎么叫我们这些所谓的仙人的。”孙伯虎忽然打断李木的话说道,“上……上仙。”李木有些生涩的说,“哎,这就对了嘛,想说啥,说吧。”“上仙刚才在这里有个老爷爷您见到了吗?”李木这次略带恭敬的说道。这孙伯虎心想你这小屁孩管的倒还挺多,问那赵国鬼云门的细作干什么,本想说那鬼云门的家伙跑了,但一想日后收他为徒知晓了修真界的常识。知道他师尊筑基中期的修为竟然让那筑基初期的细作跑掉了,岂不丢人。别随意说道:“那废物被老夫杀了,然后化为灰烬了,厉害吧。喂!小子,你跑什么?”孙伯虎感到莫名其妙。

  村里的孩子都不愿和李木一起玩,就算是是一起玩也是以欺负他取笑他为乐。年幼的李木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逐渐长大,到了今天刚好十岁。对于父亲,李木从小时候的畏惧、害怕,到现在则是深深的仇恨,他恨父亲对母亲这些年的打骂,恨父亲对自己异常严厉的管教和吝啬。对于村里的人李木也是没有半点好感,这些年来他和母亲饱受村民的歧视、嘲笑、讥讽,甚至就没有人为他们感到可怜,众人皆是以一种看笑话的心态来看待这一切。李木尽管对于这些村民异常的怨恨,但与人见面却是经常笑脸相迎,这是娘亲教他的,说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在怎么样人家也不好意思下手打你。但理想与现实却是相差甚远,李木在外边受尽了委屈,却从不跟娘亲说过,他不想再看到娘亲那失望甚至绝望的表情,数年来依然保持着这个习惯。但谁又知道在那笑脸背后的心里所想的是什么。

  眼前的这一幕构成了李木这一生有记忆以来的第一幕画面,也是第一次永远也难以忘记的刻苦铭心的记忆。

  随着李木的走进,那老头面露不善的微笑。他本是齐国的邻国赵国鬼云门的外事长老,此次奉命来齐国打探消息,其修为乃是筑基初期。不料却被齐国七星宗的一位筑基中期的修士发现了行踪,一番斗法之后,本就修为不如人再加上那七星宗的修士法宝比他要高出一筹,所以很快便落了下风,更是在最后关头一不留神之下被那飞剑一下插中腹部,丹田受了重创,生命岌岌可危。便一狠心之下拿出了师门所赐的一个结丹级的困敌符篆,将那七星宗的修士暂时困住,便立刻遁走。结果到了这伤痛发作掉了下来。不过现在这老头心里甚是高兴,一切都因为眼前的这个小孩儿,若是这小孩儿是个凡人那他也不会这么高兴,但在李木来的那一刻他发现这孩子丹田之处有微光浮现,乃是一个身具灵根之人。对于此刻的他来说这孩子,尤其是这孩子乃是童子,又身具灵根。其血肉精华乃是他缓解伤患,恢复部分法力的最佳补品。

  此时正值七八月份,午后阳光暴烈,村民们都在家中避暑,一路上基本没什么人。突然,只听“嗖”的一声,天上一朵黑云闪过,“轰!”的一下坠落在树林里。看其方位貌似正巧在李木藏钱的那颗枯树那里。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李木一跳,这道不算什么,但看到那黑云所落的方向后,李木便心里“咯噔”一下,不由分说的便向那里飞快的跑去,那可是他要给娘亲买新衣服的钱啊。此时的李木并不知道今天发生的事会成为他今后人生的转折点,他从此走上一条曲折漫长的,充满传奇色彩的修仙之路……

  “草尼玛,跟你说过多少回了炒菜少放点盐,**的想咸死我啊!”父亲说完之后又是三拳两脚打到母亲身上。“叫你不听我话,活的不耐烦了我看!!”父亲又是一巴掌扇过去,母亲顺势向墙上倒去,手一不小心按到了墙上突起的一颗钉子上,右手上沾满了鲜血。母亲充满委屈和恐惧的啜泣声和父亲暴跳如雷的骂声不断传来。

  李木虽然离这青山镇不远,但因为父亲好吃懒做。对其母子异常吝啬的原因还从未去过。这成为了年幼的李木的一个不小的梦想。

  打骂声和哭声不断的传出引得街坊邻居又纷纷的议论开来。“你听,李家老二又在那打老婆了,这人真是不知好歹,我看人家张兰花可不错一个媳妇,咋成天说打就打啊。”一位老妇一边搅着锅里的汤一边絮絮叨到。“你管人家弄啥!,顾好自己就中了,真是老了成天话真多,别管人家那求闲事。看好锅,别糊了。”旁边一老头呵斥到,“你成天话也不少。”老妇偷偷嘀咕道。外边的一块石头上,“我说这李老二成天能弄点啥,就会打老婆,在外边也没见他真厉害。”“他懒得连地里活都不干,都是人家兰花自己还得带着两三岁的孩子去地里干活,回来还得给他做饭吃。有时候地里忙回来晚了点,又是一顿挨打。”“我说,他那亲戚长辈都不管!?”坐在石头上的一个中年大汉惊讶道,旁边的瘦高中年人继续说道:“谁管他家,那李老二一点出息也没有,成天好吃懒做,他爹早就不管他了。那兄弟姐妹也没人想理他,看不起他这号人,连过年走亲戚也都没人来他家。”中年汉子又感叹了两声便告辞了高瘦中年人回家吃饭了。

  李木气喘吁吁的跑到树林里那枯树所在的地方,只见那里方圆四五丈之内一片狼藉,残枝断木到处都是,且此处黑乎乎的一片仿若烧焦的样子,空气中充满了一股子难闻的怪味。李木对于这些并没有留意,而是直接向那棵枯树跑去。突然他停下脚步,只见在一堆倒塌的树木堆里躺着一个面容干枯的老头,这老头全身上下破败不堪,双目浑浊,头发散乱,口鼻处更有黑乎乎的血迹流出,更令人可怕的是其腹部插着一把好像是剑的东西,一大半已经深入老头的腹部,只留下个剑柄在外,老头的一只手紧紧地抓着。李木看到如此骇人的一幕震惊的站在那里发呆,眼前的一切早已超出了他的想象。

  “小娃子,别一脸怀疑老夫的样子,罢了罢了。老夫就随意露两手让你瞧瞧。”“是传说中的仙术吗?”李木面带期待的问道,孙伯虎见到李木这个表情略显得意的说道:“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仙术,但以你们凡人的理解来看应该就是了。好了,废话不多说,你且看好!”只见孙伯虎立刻目光凌厉的盯着一棵大树,左手飞快的掐了几个印决,右手向前一指,口中喝到:“火起!”一道火红的色的光从其指尖窜出,飞快的扑到大树上,这需要两人合抱的大树立刻剧烈的燃烧了起来。在李木震惊的目光中数息之间就化为灰烬。“怎么样,厉害吧,这次没什么怀疑的了吧。”孙伯虎非常得意的说道。“厉……厉害,不过……那个……”李木仍然望着那树木烧毁的地方说道,他忽然想起来这树林的树木是村里张大伯家的,不知道张大伯见到树木毁成这样回事什么表情,他要是知道了原因会不会想这个“仙人”要求赔偿呢?这边李木正在胡思乱想。那边孙伯虎说道:“不过什么啊,我说怎么样,看到了吧,老夫可是你们口中所说的仙人?”

  渐渐的李木长大了点已有六七岁,他身材与其同龄孩子相比略显瘦小,许是常年随母亲去地里的原因皮肤较黑。样子很是普通。眼睛不大,但经常流露出惧怕的目光,使人一看就觉得很好欺负的样子。俗话说得好: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李老二的好打老婆儿子的事情,逐渐的是人尽皆知,村里的小孩子也有不少知道的。李老二开始对李木还算不错,毕竟就这么个儿子,但随着李木逐渐长大,便成天呵斥他干这活那活,稍有不慎也是和其母亲一样又打又骂。村里的小孩子和李木一见面就问到他:“李木,你爹今天又打你了吧”大人们有时见了他也面带嘲讽的说道:“李木,你爹今个又打你娘了吧,我大老远都听见了。”李木好似天生就懂得这是很丢人的事情,开始时还口气较硬的说没有,但渐渐的到后来口气便支支吾吾的。常常引得村民们哈哈大笑。李木家的事情基本上都是村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中午时分,村里人都生火做饭,远处看去村子炊烟袅袅家家户户一片祥和。当然,李木的家除外。村子名叫清河村,名字很是普通,就整个齐国而言估计就有很多名字相同的。离村越五里左右便是这方圆数十里唯一的镇子——青山镇。这青山镇属齐国青州兰城,因地处两条河流的交汇处水路较发达,所以略显繁荣。

  • watch
    懒做。&从未去 发表了帖子
    2020-11-23 08:07:24

      李木虽然离这青山镇不远,但因为父亲好吃懒做。对其母子异常吝啬的原因还从未去过。这成为了年幼的李木的一个不小的梦想。

  • watch
    成了李&永远也 发表了帖子
    2020-11-25 06:15:44

      眼前的这一幕构成了李木这一生有记忆以来的第一幕画面,也是第一次永远也难以忘记的刻苦铭心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