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精英
大爱晚成

大爱晚成

作者:浅晓萱 类别:职场精英 综合评分 100

结婚了两年,黎晓曼与霍云烯的婚姻名存实亡,霍云烯更是为了让她沐浴净身出户而设计陷害。在无助之际,是龙司昊救了她。自此,龙司昊助她复婚,为她虐渣,让她走上人生巅峰……一个平时她只有在电视和报纸上才能经常见到的男人——霍云烯,身姿俊朗,面容英俊,一身塞露蒂的白色西服衬的他更加俊逸三分,此时他正坐在她对面,叫她怎么不惊讶,她现在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看见了一个跨宇宙外星人。。

第5章 好热,我要抱抱 2020-10-16


他双眸瞥了眼霍云烯怀里的女人,不耐烦的说道:“怎么现在才来?把她交给我就行了,今天是夏琳的生日,她还在等你,别让她等久了。”

她的话里透着一丝跃雀,也有一丝伤感,眼眸氤氲起了一层薄雾,是高兴去却也觉得无比心酸。

霍云烯眯起眼眸睨着面带笑容的她,有一瞬的晃神,眸光带着一丝惊讶的睨着她,声音低沉,少了平日里的冰冷,“为什么说谢谢?”

霍云烯俊眉微蹙,握着高脚杯的白皙大手一紧,有片刻的犹豫,随即说道:“放心,有我。”

男人说完,将醉的不省人事的黎晓曼和她的包包接过,轻蔑的瞥了她一眼,转身进入房间,如同扔垃圾一般,将她没有一丝怜惜的扔到了大床上。

这时,正好响起了敲门声,他得逞的勾起唇角,走到房门前,伸手打开房门。

她仿佛有N久没听他这样叫过她了。

霍云烯见状,有一瞬间,想冲进去将黎晓曼带走,但一想到夏琳,那个为了他可以不要性命,甚至还为他打过孩子的女人,他还是止步了。

黎晓曼白皙的脸蛋因为酒精的缘故,酡红诱人,更加的耀人视线,她浅浅一笑,“我只是很意外你竟然还记得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三个表情猥琐,双眼冒精光的粗狂男人站在房门口,看着雷洋猥琐的一笑,“雷少。”

大床上的黎晓曼扭动着纤细妙曼的身子,如玉的小手撕扯着身上的衣服。

雷洋轻蔑的睨着床上的黎晓曼,“那个女人就交给你们了,别着急,一定要一个一个上,这可是霍氏集团总裁霍云烯的老婆,他可是亲自交代了的,让你们一定要伺候好他老婆,你们好好享受,对了,最好是激烈些,别把她折腾死了就行。”

她眉宇紧拧,难受的睁开了双眸,却看见三个笑的极为猥琐的男人趴在她的身上,对着她上下其手。

雷洋一走,三个猥琐男人连房间门都没还来得及关,便猥琐的笑着走向床前。

黎晓曼见霍云烯又为她倒满酒,已经喝的有些头晕眼花的她,眯起眼眸睨着他,“云烯,你知道我从不喝酒,再喝我就醉了。”

霍云烯见她又走神,白皙的大手端起高脚杯,轻轻碰了下她手中的杯子,低唤一句,“曼曼……”

男人长的倒还俊逸,但流里流气,纯粹一个穿西装打领带,扣着正经人士帽子的升级版地痞流氓。

“放心,有我”,这短短的四个字,却令黎晓曼心头一阵泛酸,有种想哭的冲动,她默默守候了一年的丈夫,真的开始回心转意了吗?

霍云烯俊眉轻蹙,眸中复杂的情绪复杂,随即绅士的再为她倒满了酒,“再干。”

黎晓曼的披肩被扯掉,连衣裙的带子被扯了下来,滑到了肩头下,白皙如玉的肌肤透着粉色,更添几分诱惑。

  • watch
    冒精光&“雷少 发表了帖子
    2020-10-26 10:38:05

    三个表情猥琐,双眼冒精光的粗狂男人站在房门口,看着雷洋猥琐的一笑,“雷少。”

  • watch
    完,将&像头藏 发表了帖子
    2020-10-27 07:05:40

    雷洋说完,将针孔摄像头藏好,看了下手腕上一款名贵的劳力士腕表。

  • watch
    却看见&男人趴 发表了帖子
    2020-10-25 03:32:09

    她眉宇紧拧,难受的睁开了双眸,却看见三个笑的极为猥琐的男人趴在她的身上,对着她上下其手。

  • watch
    雷洋说&琳,你 发表了帖子
    2020-10-27 04:42:20

    雷洋说完,唇角勾出得逞的笑意,走出了酒店房间,夏琳,你很快就可以嫁给云烯了,希望你能幸福,今晚过后,那个贱人再也没资格待在霍家。

  • watch
    到豪华&一件浅 发表了帖子
    2020-10-26 03:21:35

    因为是到豪华酒店用餐,今天的她里身穿着一件白色碎花吊带连衣裙,外面一件浅蓝色披肩,此时经过她这一扯,圆滑白皙的香肩露了出来,白皙的玉颈,匀称修长的双腿,充满了诱惑力。

  • watch
    想到夏&他还是 发表了帖子
    2020-10-26 07:08:47

    霍云烯见状,有一瞬间,想冲进去将黎晓曼带走,但一想到夏琳,那个为了他可以不要性命,甚至还为他打过孩子的女人,他还是止步了。

  • watch
    便将房&会,才 发表了帖子
    2020-10-25 05:55:39

    随即他便将房门关上,霍云烯睨了眼紧闭的房门,轻蹙了下眉,顿了会,才转身离开了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