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凡人修仙
飞仙那些事


  爷爷最喜欢的就是王友争,没办法,老王家小辈里就王友争一个男孩,老人观念还比较传统,喜欢男孩。

  晚上,一家四口坐在一起吃着饭,老妈不停地给王友争夹菜,老爸便问道:“小争啊,这不过年又不过节的,你们公司怎么突然放假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嗯嗯嗯,我把碗里的吃了就弄”王友争看了看一脸蛋疼的老爸乐道。

  王友争又答道:“嗯,工作还行,跟老板同事相处的还凑合。”

  说起这事,王友争确实有点蛋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身材虽然高大,却并不算健壮,看上去甚是瘦弱,浓浓的眉下一双有神的双眸,黑色短发,穿着一身黑挺的西装,眉宇间带三分英气,相貌并不算英俊,再加上皮肤黝黑,鼻上架一副黑框眼镜,却又很容易给人好感,一看就觉得老实憨厚。用毛巾擦了擦脸,露出苦笑,好好地工作说不干就不干了实在操蛋。

  昨天中午,胖子刚做完一笔肥单,高兴之余便请自己找个地方搓一顿好的,两人在公司门口拦下一辆车,上车后胖子就问:“今儿中午吃什么啊,爷我小挣一笔,带你小子吃点好的,是海鲜还是牛排?爷我都包了。”王友争无奈摇摇头对司机道:“去好人家吧。”出租车司机的师傅笑道:“好嘞。”胖子则在一旁笑骂道:“你也是忒没追求,搞了半天还去好人家吃,师傅啊,你知不知道金山这地界哪里有不错的饭店?”“嗯?”,那出租车司机闻言,忍不住卖弄他这个老魔都对这块区域的了解,一下打开话匣子,哪里的沪菜好吃,哪里的鲁菜又特别棒,刚过去的那家菜太难吃,前面哪家哪家物美价廉,总之开始滔滔不绝的开始侃,王友争忙问道:“这周围有没有什么不错的小区阿?”那司机就侃的更欢了,在王友争的引导下,很轻易的把他二大爷的侄儿子的姑姑准备在哪买房的事跟王友争说了,居然还留了电话。下车胖子就服道:“牛啊,这也行,你还真是天生干这行的。”王友争淡定的摆摆手:“小意思,还不定就能成。走,快去吃饭,我都饿的不行了。”

  在华夏魔都金山区的一栋老式公寓,窗外是看不清的宁静,王友争不经打了个哆嗦,虽然这个冬天还未枯雪萧瑟,但南方的冬天实在是湿冷的让人不寒而栗,那种凛冽的刺痛感,即使是盖了两床被子,也是让人难以忍受。睁开眼,望了一眼窗户,那扭曲的裂缝已经被寒风吹开了几个口子,破旧的窗帘如同鬼魅般飘荡,轻飘飘的像是在对自己招手。不过还好身边还睡着胖子,这让人倍感安心,肥肉与骨头的选择,想来并没有什么其他结果,即使是鬼也会放弃毒害我这干巴的小身板。抬头看了看胖子,感觉他就像睡在姥姥的怀抱里一样,丝毫感觉不到寒冷,甚至香甜的打着呼噜。这样呆滞了一会儿,又看向挂在对面墙上的钟已经是凌晨1点,唉,还是睡吧,明天早上还是得去上班。闭上眼,微微侧动身体,抱住胖子的胳膊无奈的睡了。

  他和胖子皆是宣府泾城人,家境都还算是普普通通过得去,两人上了同一所高中,还成了同桌,之后又上了同一所大学,可谓交情不浅。自从胖子和王友争两个好基友自那个三流大学毕业之后就结伴来到了华夏数一数二的大城市魔都打拼,就像绝大多数的普通大学生一样,两人是处处碰壁,差点就饿死街头。还好在胖子的一个表舅介绍下,两人被安排到一房地产公司做销售。虽说理想和现实的差距是那么巨大,工作又和专业完全不对口,可为了身上已然不多矣的钱包考虑,以及快要到期公寓房租,也只好先凑合干着。却没想两人干起这买房卖房的交易真是对了专业,两人首先就具备销售的基本能力能说会道,特别能侃。在把基本信息背熟后,配上一张老实憨厚的脸,每月的业绩是蹭蹭蹭的往上涨。可想到昨天的破事,王友争又是叹了口气。

  坐在去远去魔都的火车上,看着窗外大清早赶来送自己的父母,寒风中二老已是两鬓斑白,看的王友争鼻头一酸,流下泪来。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啊。

  一边催促着胖子,一边收拾东西,虽然也几件衣服,可随便捡捡也还是收拾了一大箱子。一切收拾妥当后,便和胖子一起出门,在公寓外“洒泪”分别后就归心似箭直奔火车站而去,一路奔波不提,下午便回到泾城。对于在外漂泊的游子来说,家永远是个牵挂,是亲情也是自己的根。傍晚的太阳光不强不烈,不暖不热,夹着几许小风,凉爽而通透。走在县城的马路上,一时间感慨万千,这条回家的路是那么的熟悉。欢快拖着箱子热情的跟左邻右舍打着招呼,迫不及待的敲开了自家大门,进门便看到父母早在家里等待多时,“爸,妈,我回来了。”老妈一笑,“回来就好,坐了一天的车,累了吧,快坐下。”老爸也点了点头,“嗯。回来了就好,进去看看你爷爷,听说你今天,都念叨了一天了。”王友争的奶奶很早就去世了,不过爷爷身体还硬朗得很,应句“唉。”,忙起身进了里面的小屋,门虚掩着,老头耳朵不是很好,没听见王友争回来的动静。把门推开,老爷子正坐在椅子上看电视,一回头看见王友争回来了高兴坏了,忙把他拉住坐下,王友争便把回家从超市买的一些营养保健品递给老爷子,又问道“爷爷,最近身体怎么样啊?”爷爷笑道:“好的很呢,就是想你,你怎么好几个月都不回来啊?”

  “哦,是这样,我刚完成了公司一个大项目,老板就放了我三天假,我又把年假消了几天,凑了一个星期,就回来了。”

  一路东去的火车上,王友争擦了擦眼睛,想想爷爷和爸妈,想想自己几个兄弟之间已经好久没有联络,再想到工作还没着落,只觉得心好累。刚闭上眼准备睡上一觉,却又没料到火车也出事了,“轰”的一声响,只觉得晴天里打了一个霹雳,自己飞起来了!飞到一半感觉头嗡的一下好像撞到了什么,接着就失去了知觉,迷迷糊糊中听到

  “平时要注意一点,工作态度要端正,不要。”

  “哦,我工作太忙,刚上班没几个月,不容易请假,这几天得了空不就回来了吗。”

  胖子一笑:“真不干了啊,好!不干就不干了呗,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你这话还是自己去说吧。”

  擦!你不早说,这下自作聪明算作了蜡了。这老狐狸刚在汇报时还表示要调查清楚后严肃处理,一定清理害群之马,绝对会给自己一个交代。果然到了晚上开例会时,这总经理不但没有批评唐一鸣,反而一直强调有事请可以向直属上司汇报处理,没必要越级乱向上司汇报工作,容易影响公司运作。这下算是让唐一鸣这孙子得了倚了,散了会就一直冷嘲热讽:敢举报我?不知道总经理是我叔啊,亲叔知道吗?并表示绝对有100种,不10000种方法让自己待不下去云云,也是日了狗!

  “因为老子也不想干了啊,早就受不了唐扒皮那个****的了。”胖子如是说“这下正好,我们俩一起辞职,好不好?”

  “恩,是这样啊,那就好。你现在工作怎么样啊,跟同事老板相处的好不好啊?”老爸继续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