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言情
退婚后,我在京城风生水起

退婚后,我在京城风生水起

作者:一纸清甜 类别:浪漫言情 综合评分 100

【美飒机智如我女主 嘴毒腹黑男主 狠狠的打脸虐渣渣】宋思凝作梦也想不到,再次穿越的事会瘫到自己头上,还莫名的感觉背上了“荡妇”的名声。遭陷害、被泼脏,父亲不疼,夫君不爱,悔婚虐渣成了她的头等大事!给她使手段的通通百倍所欠!悔婚后,她的小日子正式重新开启。开酒楼、掌兵权、收获多百姓爱戴、钱财万贯,顺便把腹黑王爷色诱拿回来!她按着自己的太阳穴,只觉得头痛欲裂,眼前更是一片模糊,好半天才看清眼前的一切。。

第六章 让我试一试 2022-07-24


退婚后我在京城风生水起  

这么多年来,他对自己这个女儿的印象便是沉默懦弱,畏畏缩缩,很不讨喜,而现在照管家的话来看,倒是有了几分当年战死在沙场的宋大将军的影子。

宋思凝就算是再如何的懦弱无能,也是丞相府的大小姐!

宋微容瞪大眼睛,狼狈不堪的躺在雪地里,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像是被摔碎了,痛得她一时间连惨叫都忘了。

七皇子这个时候登门,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你,你疯了……”

那门房当时就被沉了塘,但丑闻已经被传得人尽皆知,原主为了自证清白,在三寒天跪在雪地里跪了整整一夜,丞相府的数百下人都在看笑话。

宋思凝懒得理会宋微容的讽刺,她撑着雪地想要站起身。

宋微容狠狠瞪向一旁的宋思凝,心一横,大声道:“像她这样的人,若是继续留在宋家,不知道日后还会闹出多大的丑闻,不如将她赶出家门!”

宋思凝绝美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嘲讽的笑意,“俗话说得好,长姐如母,更何况我还是府上的大小姐,如今,一个妾室生的庶女都想爬到我头上,我若是不给她点教训,让外人看了,指不定要在背地里说我们丞相府如何的没大没小呢。”

这大小姐,今天是中了邪不成?!

丞相府的三小姐宋微容,生母早逝,是被妾室抚养长大,从小就和原主不对付,原主性格又温软懦弱,没少被欺辱。

“呸,丞相府的嫡女原来也这般不要脸,这还没嫁进去呢,她就不甘寂寞,竟然爬上了门房的床,真是丢尽了咱们丞相府的脸!”

萧木霖一身织金锦袍,面上如同覆了一层寒霜,大步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漫不经心拍打裙摆上凝结冰水的宋思凝。

宋思凝活动了一下手腕,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宋微容,“教训我?你也配?我堂堂丞相府嫡女,名正言顺的大小姐,就凭你一个庶出,也敢爬到我头上?”

不等她骂完,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落了下来。

“思凝姐姐,就算是微容做错了事,你也该禀明父亲,请父亲决断,怎么可以依仗自己嫡女的身份,就这般欺辱同胞姐妹呢?”

若是原主真的懂得如何仗势欺人,也不会被设计陷害到这种地步了。

不等他说完,门口的下人便匆匆来报:“大人!七,七皇子殿下来了!”

宋思凝用力揉了揉自己被冻得发木的腿,刚想站起来,耳边就响起一道娇媚的女声。

周围的下人爆发出一阵惊呼,有丫鬟急忙想要上前将宋微容扶起来,却被宋思凝一个不带任何温度的眼神吓得不敢上前。

  • watch
    起眉,&,这原 发表了帖子
    2022-07-30 12:10:31

    宋思凝脑海中的记忆也就到了这里,她皱起眉,活到这个份上,这原主也真是够窝囊的。

  • watch
    整一夜&百下人 发表了帖子
    2022-07-30 05:42:50

    那门房当时就被沉了塘,但丑闻已经被传得人尽皆知,原主为了自证清白,在三寒天跪在雪地里跪了整整一夜,丞相府的数百下人都在看笑话。

  • watch
    浇了下&绪瞬间 发表了帖子
    2022-07-29 02:34:42

    一盆冷水兜头浇了下来,伴着纷扬而落的大雪,寒意刺骨,令宋思凝昏昏沉沉的思绪瞬间一清。

  • watch
    凝,你&得不耐 发表了帖子
    2022-07-29 04:04:16

    “宋思凝,你失心疯了是不是!”宋微容恼羞成怒破口大骂,“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 watch
    自己的&让陷害 发表了帖子
    2022-07-29 02:08:34

    被人陷害了,不去找出陷害自己的人沉冤昭雪,反倒为了一个什么用都没有的清名赔上了自己的性命,这样,岂不是让陷害她的人称心如意吗?

  • watch
    涂的被&,再醒 发表了帖子
    2022-07-28 05:06:06

    然而,就在大婚之日的前夕,原主稀里糊涂的被人迷晕,再醒来时身边多了个赤身裸体的男人,不等她反应过来,就被人破门而入,被指认门房通奸,百口莫辩。

  • watch
    姐,就&爬到我 发表了帖子
    2022-07-28 10:32:08

    宋思凝活动了一下手腕,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宋微容,“教训我?你也配?我堂堂丞相府嫡女,名正言顺的大小姐,就凭你一个庶出,也敢爬到我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