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豪门世家
嫡嫁千金

嫡嫁千金

作者:千山茶客 类别:豪门世家 综合评分 100

薛家小姐,才貌双绝,十七嫁得顺心郎,恩爱有加合谐,三载相伴左右,郎君高中状元。夫荣妻不贵,他性贪爵禄,为做驸马,将她视为尚公主路上的绊脚石,藏尸灭嗣。娇纵公主站在她塌前讥笑:就是你容颜绝色,才学无双,终归而已个小吏的女儿,本宫碾死你——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的!被污声名,锥刺股服毒自尽,幼弟为讨公道却被强权谋害,老父得此噩耗一病不起松手人寰。洪孝五十三年,燕京第一美人薛芳菲香消玉殒,于落入水中的首辅千金姜梨身体中重焕新生!踹迈入高门大户,秘事腌臜层出不绝。各路魑魅魑魅,牛鬼蛇神,她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曾柔软细腻心肠,而如今厉如日头热辣辣的照射着燕京大地,街边小贩都躲到树荫下,这样炎热的天气,大户人家的少爷小姐都不耐烦出门苦晒,唯有做苦力的长工穷人,挑着在井水里浸泡的冰凉的米酒,不辞劳苦的穿梭于各大赌坊茶苑,指望渴累了的人花五个铜板买上一碗,便能多买一袋米,多熬两锅粥,多扛三日的活路。。

第四章 寺庙 2021-09-08


嫡嫁千金txt百度网盘  嫡嫁千金好看吗  嫡嫁千金全文免费阅读小说无弹窗  嫡嫁千金番外  嫡嫁千金txt  嫡嫁千金全文免费阅读  嫡嫁千金txt下载  嫡嫁千金txt百度云  嫡嫁千金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嫡嫁千金  

第七章 花妖 第八章 来人 第九章 私情 第十章 美人 第十一章 必归 第十二章 姜家 第十三章 来人 第十四章 回府 第十五章 交锋 第十六章 弟弟 第十七章 家人 第十八章 打听 第十九章 价值 第二十章 姐妹 第二十二章 故人 第二十三章 熟人 第二十四章 窥见 第二十五章 阿狸 第二十六章 沈家 第二十七章 璞玉 第二十八章 惊变 第二十九章 指认 第三十一章 假的 第三十二章 嫁祸 第三十三章 芸双 第三十四章 双雕 第三十五章 世子 第三十六章 相商 第三十七章 胜局 第三十八章 白雪 第三十九章 启蒙 第四十章 官学 第四十一章 说服 第四十二章 见字 第四十三章 决定 第四十四章 挑拨 第四十五章 进学 第四十六章 好人 第四十七章 柳絮 第四十八章 亲戚 第四十九章 真假 第五十章 仗势 第五十一章 告状 第五十二章 共情 第五十三章 上门 第五十四章 表哥 第五十五章 两讫 第五十六章 乐师 第五十七章 三赌 第五十八章 奉陪 第五十九章 看戏 第六十章 京华 第六十一章 校考 第六十二章 榜首 第六十三章 喜讯 第六十三章 双魁 第六十五章 三门 第六十六章 盛名 第六十七章 永宁 第六十八章 下场 第六十九章 仇人 第七十章 他来 第七十一章 上场 第七十二章 绝艳 第七十三章 爱美 第七十四章 御射 第七十五章 惊险 第七十六章 悔婚 第七十七章 宴帖 第七十八章 进宫 第七十九章 招摇 第八十章 故技 第八十一章 前程 第八十二章 引祸 第八十三章 遇美 第八十四章 混乱 第八十五章 争夫 第八十六章 怨恨 第八十七章 中秋 第八十八章 堂会 第八十九章 观戏 第九十章 舅舅 第九十一章 回乡 第九十二章 同行 第九十三章 叶家 第九十四章 花楼 第九十五章 琼枝 第九十六章 叶三 第九十七章 知府 第九十八章 闹事 第九十九章 化解 第一百章 外室 第一百零一章 花开 第一百零二章 戏毕

美妇人看了她一眼,道:“少吃些凉的,省的晚上你爹回来你又吃不下饭。”说罢对身边的婢子道:“如意,把果子酪端走,这壶茶凉了,换壶热的香茶来。”

屋子里的夫人是当今首辅姜元柏的继室夫人,季淑然。那少女便是首辅千金,季淑然的亲生女儿,姜家三小姐姜幼瑶。

薛芳菲努力从塌上坐起来,床边摆着的一碗药已经凉了,只散发出苦涩的香气。她探过半个身子,将药碗里的药倒入案前的一盆海棠里,海棠已经枯萎了,只剩下伶仃的枝干。

粉衣丫鬟不以为然:“怎么会?老爷已经三个月都没来夫人院子里了。”说着又压低了声音,“那事情闹得那样大,咱们老爷算是有情有义,若是换了别人……”她又撇了撇嘴,“要我说,就当自己了结,好歹也全了名声,这样赖活着,还不是拖累了别人。”

沈玉容没中状元之前,只是一个穷秀才。沈玉容家住燕京,外祖母曹老夫人生活在襄阳。四年前,曹老夫人病逝,沈玉容及母回襄阳奔丧,和薛芳菲得以认识。

薛芳菲意识到了什么,高声道:“你要做什么?”

仆妇扑将过来,雪白的绸子勒住她的脖颈,那绸子顺滑如美人肌肤,是松江赵氏每年送进宫的贡品,一匹价值千金。薛芳菲挣扎之际,想着便是杀人放火的凶器,竟也是这般珍贵。

永宁公主笑了笑,她一笑,发簪上一颗拇指大的南海珠便跟着晃了晃,莹润的光泽几乎要晃花了人眼。

难道……她被人救了?是沈玉容?还是其他?

“小蹄子,背后议论主子,”年长些的婆子警告道:“当心主子扒你的皮。”

可就算知道了,似乎也没什么变化。

她成了姜梨。

薛芳菲忍不住冷笑。

沈郎,她喊得如此亲密,薛芳菲喉头一甜,险些抑制不住,片刻后,她才淡道:“我正在等,等他亲口告诉我。”

“不可能?”永宁公主笑道:“你不妨出去问问丫鬟,看看是不是可能!”

永宁公主!眼前突然飞快闪过一些画面,薛芳菲想起来了,分明是永宁公主来挑衅,她被永宁公主的下人勒死,难道她没死么?怎么可能?永宁公主这样斩草除根的人,不可能留下她的性命。

“我是谁?”薛芳菲再一次问。

山路虽崎岖,山上松石深秀,茂林修竹,景色倒是很好。尤其是住持通明大师更是远近闻名。据说在松鹤寺祷告也十分灵验,因此许多人不惜跋山涉水来到鹤林寺,只为上一炷香。

五月,暮春刚过,天气便急不可待的炙热起来。

崭新的宅子,御赐的牌匾,庭院中穿梭的下人来往匆匆,只是外头炎炎夏日,宅子里却冷嗖嗖的。许是屋里搬了消暑的冰块,然而越是往院子里靠墙的一边走,就越是发冷。

  • watch
    主笑道&丫鬟, 发表了帖子
    2021-09-08 07:18:40

    “不可能?”永宁公主笑道:“你不妨出去问问丫鬟,看看是不是可能!”

  • watch
    气。她&案前的 发表了帖子
    2021-09-08 08:25:16

    薛芳菲努力从塌上坐起来,床边摆着的一碗药已经凉了,只散发出苦涩的香气。她探过半个身子,将药碗里的药倒入案前的一盆海棠里,海棠已经枯萎了,只剩下伶仃的枝干。

  • watch
    ,策马&芳菲也 发表了帖子
    2021-09-08 12:28:16

    去年开春,沈玉容高中状元,策马游街,皇帝亲赐府邸牌匾,不久后被点任中书舍郎。九月,薛芳菲也怀了身孕,适逢沈母诞辰,双喜临门,沈家宴请宾客,邀请燕京贵人。

  • watch
    花泥泛&枯萎的 发表了帖子
    2021-09-08 11:29:50

    那一盆海棠,在她挣扎之际被碰倒,摔在地上落了个粉碎,花盆之中花泥泛着苦涩香气,枯萎的枝干跌落出来,描摹的彩绘残缺不堪。

  • watch
    们锦衣&想象的 发表了帖子
    2021-09-06 01:17:58

    南海一颗珠,良田顷万亩。皇亲国戚永远用着最好的东西,他们锦衣玉食,不食人间疾苦,拥有旁人终其一生都不敢想象的一切,却还要觊觎别人的东西,甚至去偷,去抢。

  • watch
    绝望陡&贱! 发表了帖子
    2021-09-08 10:20:06

    薛芳菲绝望陡生,她不肯放弃,苟延残喘,抓住生机指望翻身,她没有自绝生路,却拼不过强权欺压,拼不过高低贵贱!

  • watch
    “你好&道:“ 发表了帖子
    2021-09-08 06:35:29

    “你好像一点儿也不惊讶。”永宁公主奇道:“莫非沈郎已经告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