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豪门世家
辣椒的旅行

辣椒的旅行

作者:花择明 类别:豪门世家 综合评分 100

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就像火锅的味道一样,花椒和辣椒,双重疼痛的刺激,大汗淋漓后,给你留下的反而是美好的回味。。

宴会 2021-11-24


旅行青蛙怎么获得辣椒  旅行青蛙辣椒  辣椒靠什么旅行  辣椒的旅行 游记  辣椒的旅行 卡通  

  这么优秀的条件,为什么会在这么年轻的年纪就回到这个小地方来,马成然当然不能理解,因为他没有机会理解。从小到大都普普通通的他,考了一个很普通的民办学校,学了一个很难用上的外语专业,毕业之后没有对口的工作机会,只能去日料店一边打工一边做学徒,一做就是八年。

马成然回到家乡第一眼就看到了这个牌子,旁边密密麻麻写的开通宽带、话费充值等业务,好像全村的5G生活都需要她来把关。

  在这种小地方,平淡才是主旋律,能在平凡的一天里有一段奇妙的偶遇,本就是特别快乐的事情了。

  可是杜潮声也没有选择吗?他可是天之骄子,未来的栋梁,他又遇到了什么呢?

“成然,好久不见。”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马成然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有风的夏季,微风吹拂着阿静的发丝,汗水顺着鬓角划过,转身看向自己的阿静明媚的笑着,眼睛里充满了光。

  刘甜甜在他的脑海里一直停留在十多岁的模样,小小的个子,细瘦的肩膀,还有那永远都扎得不是很对称双马尾,但最让他记忆犹新的是她那双大眼睛里漆黑的眸子,好像一刻也不停的闪着光。

  “不麻烦,不麻烦,一会来接你的人,你也认识。”阿静说。

  马成然去镇上上中学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她了,听说她没有再继续上学,而是早早的就去外地打工了。

马成然说,如果有人觉得火锅之味,就是辣椒和花椒的味道,那你一定不懂火锅的美好,牛油提供醇香,香辛料催化出芬芳物质,冰糖和盐带来味觉体验,最后加上花椒与辣椒带来的感官刺激,调和之味,才是火锅之味。

  “辣椒?”阿静疑惑着说。

“好久不见。”

  或许人只有在尝试过之后才知道到底适不适合自己,一段路走到中转站才知道下一段路该往哪走?

“我这次回来是想买一点辣椒带回去,我在那边开了家小店卖麻辣烫。”马成然似乎有点难以启齿,从他不停摩挲着的双手可以看出来。

  “杜潮声?那个白白瘦瘦的学霸?”马成然有点惊诧,想不到他们两个最终竟然走到了一起,不过想想也是在这片小地方,没有过多的物欲干扰,也没有一群人在贩售焦虑,男才女貌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他很喜欢愤怒的葡萄里描写田野的文字,就好像感同身受一样。

马成然站在门口踟躇着,从外面远远就能看见店里背景墙上亮着的灯,以及一排干净的玻璃柜台,后面就坐着阿静。

  “可是这里早已经不种辣椒了啊,改种葡萄了,我们家那位现在就埋着头一心鼓捣着种葡萄。”阿静说。

故乡并不是偏僻荒凉的,马成然的故乡也是,镇上是现代化的工厂,儿时里,那些铁灰色的林立在村庄里的机器宛若怪兽,吞吐着黄白色的烟雾,夹杂着轰隆轰隆的叫声,还有着高耸的热力冷却塔,像庞然巨物一样俯视着渺小的我们。而一旁田野里却种着玉米和辣椒。

  前几年农研所改良了一种适合在这里栽种的耐寒耐旱的品质,葡萄个头很大、乌黑发亮,而且糖分特别高,很受市场上的欢迎,所以村上决定紧跟风向成立葡萄产业种植基地,种植这个新品种,而玉米和辣椒则再也不种了。索性前几年市场反响很好,葡萄产业园的规模也逐年扩大,杜潮声就是产业园种植和管理的负责人。

  • watch
    天下着&层厚厚 发表了帖子
    2021-11-24 08:04:12

    天下着白雨,缓行的大巴车窗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雾气,马成然侧身倚在窗边,心早已飘向了故乡,只有雨后才散发出来的迷人的味道,是那片土壤特有的味道。

  • watch
    可有的&观,在 发表了帖子
    2021-11-25 01:33:52

    可有的人却能在这洪流之下作壁上观,在城市化的道路上逆流回乡,阿静就是这样的人。

  • watch
    里描写&田野的 发表了帖子
    2021-11-24 05:31:11

    他很喜欢愤怒的葡萄里描写田野的文字,就好像感同身受一样。

  • watch
    墙上亮&就坐着 发表了帖子
    2021-11-26 03:30:46

    马成然站在门口踟躇着,从外面远远就能看见店里背景墙上亮着的灯,以及一排干净的玻璃柜台,后面就坐着阿静。

  • watch

    &对。 发表了帖子

    2021-11-24 01:59:21

    马成然拒绝自己在无谓的想象下去,他迈开步子走到店里,一进门就和阿静四目相对。

  • watch
    只是前&小门面 发表了帖子
    2021-11-25 01:40:50

    她和大多数同村的青年一样考上了大学,一上了大学,马成然就和她失去了联系,只是前年才听母亲说她回去开了家小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