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虚拟游戏
医手遮天

医手遮天

作者:慕璎珞 类别:虚拟游戏 综合评分 100

卑贱莫比攀,谁赛慕容三,慕家上下常广泛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慕芷璃,天玄大陆慕家嫡系三小姐,身世煊赫,却因丑颜和毫无用处而闻名于世。虽为嫡系,地位却连下人也倒不如,若也不是因为她的废物体质与丑恶的容颜时时刻刻再次提醒着慕家除了这样一个耻辱,怕是也没人会记得我她的不存在。慕芷璃,21世纪医学世家最惊艳四座绝伦的天才,医术卓绝,一手银针可医天下疾病,埋藏不漏是她的准则,扮猪吃老虎是她的爱好。当命运的齿轮就上滚动,当王者归来时的阀门难以全部关闭,一切都已成了了定数。卑贱的慕芷璃,一身武学天赋却因病毒而被压制,傲人的容颜沦落丑颜。冷然的慕芷璃,无人治她,雪纷攘而落,压弯了红梅,让人看不清前路。空气中弥漫着赤豆、核桃仁、桂圆红枣混合在一起的香甜气,今日是腊八节。。

第六章 公子有病我没药 2021-11-22
第七章 大布坊里大掌柜 第八章 我瞧娘子多富贵 第九章 被忽略了的过去 第十章 富贵人呀打花板 第十一章 莫非他不是人 第十二章 瞧那朵小白花 第十三章 愿者上钩 第十四章 齐国公家水深 第十五章 自带肉香 第十六章 祠堂教女(加更) 第十七章 振臂一呼打鸡血 第十八章 谢三囡卖布 第十九章 吓得打嗝 第二十章 离开我儿子 第二十一章 我是个好人 第二十二章 斗法 第二十三章 太假 第二十六章 迫在眉睫 第二十七章 登门致歉 第二十八章 第一桶金(二更) 第二十九章 外祖登门 第三十章 有喜 第三十一章 阴魂不散 第三十二章 讨债罢了 第三十三章 熙宁二年 第三十四章 噩梦重现 第三十五章 不枉重生 第三十六章 英雄救丑 第三十七章 裴少都 第三十九章 身世试探 第三十八章 一文钱 第四十章 父亲升迁 第四十一章 保林师门 第四十六章 柴府宴会 第四十八章 千层套路(补一) 第四十七章 又来了 第四十九章 我不会水(补二) 第五十章 老丈有问题 第五十一章 大伯娘的愤怒 第五十二章 迷茫 第五十三章 二姐不见了 第五十四章 无耻之徒 第五十五章 谢景衣的回应 第五十六章 宋光熙的心意 第五十七章 拿回金锁(求首订求月票) 第五十八章 老李家的报应 第五十九章 笑看你倒霉 第六十章 抵死不认 第六十一章 是我们的(求月票) 第六十二章 翟氏怒了 第六十三章 久仰久仰 第六十四章 二姐威武 第六十五章 夜探粮仓 第六十六章 厚颜无耻 第六十七章 何时上路 第六十八章 太可恶了 第六十九章 错过 第七十章 一晃三月 第七十一章 方嬷嬷 第七十二章 轮到我了 第七十三章 再见柴祐琛 第七十四章 你说我写 第七十五章 送衣 第七十六章 泥鳅 第七十七章 笑容渐渐消失 第七十八章 独 第七十九章 嬷嬷求放过 第八十章 准备进京 第八十一章 明日下聘 第八十二章 京城来人 第八十三章 女中诸葛 请假条 第八十四章 有备而来 第八十五章 嬷嬷!上 第八十六章 小小惩治 第八十七章 送貂 第八十八章 柳艳娘 第八十九章 准信 第九十章 离开 第九十一章 倒背如流 第九十二章 敌袭 第九十三章 作精 第九十四章 进侯府 第九十五章 先下手 第九十六章 翟氏应对 第九十七章 夹菜 第九十八章 初遇裴少都 第九十九章 外人内人 第七章 大布坊里大掌柜 第八章 我瞧娘子多富贵 第九章 被忽略了的过去 第十章 富贵人呀打花板 第十一章 莫非他不是人 第十二章 瞧那朵小白花 第十三章 愿者上钩 第十四章 齐国公家水深 第十五章 自带肉香 第十六章 祠堂教女(加更) 第十七章 振臂一呼打鸡血 第十八章 谢三囡卖布

大陈,熙宁元年冬,临安城。

谢景衣趁着他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之前,赶忙问道,“敢问柴公子,永平侯身体可康健?”

齐国公府是何等孤傲,岂会为她一个下人作证?就算齐国公府开口,那也只能够证明王婆子是永平侯府的下人。

王婆子如遭雷击,僵硬在了原地。

雪还在纷纷扬扬的下着,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

这府上主家姓谢,乃是临安城下富阳县知县谢保林。

说起这柴祐琛,在汴京那也是响当当的另一奇葩人物。

许是因为她的笑声太大,柴祐琛抬眼看了过来,嘴巴动了动。

他说着,看了一眼像是石像一般的王婆子。这人他是认识的,的确是永平侯府的下人,但是公子都说了不认识,他还能打公子的脸不成。

柴祐琛低下了头,看了看眼前比他矮了快两个头的胖妇人,复又抬起了头,“哪里来的倭瓜挡道?不认识。”

雪纷攘而落,压弯了红梅,让人看不清前路。空气中弥漫着赤豆、核桃仁、桂圆红枣混合在一起的香甜气,今日是腊八节。

她站在那里,看着远去的王婆子,轻蔑的笑了笑。

这等荣耀,柴祐琛理应成为京城贵婿,抢手得紧!

然后不认账了!

谢景衣想着,看着门口,顿时一愣。

这还是她头一次认真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位小娘子。

重生一世,她连一个眼神都不想给那一家子贱人!

没有道理,按着人头,叫人认亲吧?

“不信,不信你问你阿爷阿奶,他们肯定知晓,你阿爹不是亲生的!”

  • watch
    猫阿狗&人都放 发表了帖子
    2021-11-28 05:46:13

    “这关键时刻,自然有那阿猫阿狗的下流人,想要我们出错儿!一个个的,都擦亮眼睛,闭紧嘴巴,别再什么人都放进来了。可知?”

  • watch
    九个县&的王知 发表了帖子
    2021-11-28 01:56:42

    “今儿这事,莫要告诉我阿爹阿娘了。如今是什么时候,你们也都清楚,徐通判眼瞅着要离开临安了,三年一大考评。临安九个县,只有钱塘的许知县,新登的王知县,还有我阿爹够了年限。”

  • watch
    子,应&后来高 发表了帖子
    2021-11-29 01:48:18

    谢景衣笑了笑,“你是家生子,应当听说过吧,当年我阿爷病重,家中一贫如洗,阿爹将脖子上的玉佩给当了,虽然后来高中之后,伯父又替他赎了回来。但到底流落在外,不知经了多少人手。”

  • watch
    把自己&的当金 发表了帖子
    2021-11-29 05:49:55

    谢家家丁气呼呼的关了门,骂骂嗓嗓了好几句,哪里来的蠢婆子,竟然到他们府上来咒永平侯,这要是被人知晓了,还不笑掉大牙,说他们府上芝麻还把自己的当金瓜,想攀高枝儿想疯了。

  • watch
    汗渍渍&有见过 发表了帖子
    2021-11-27 12:37:48

    谢景衣想着,手心里汗渍渍的,她都有多少年没有见过爹娘了,她怕自己个忍不住会落下泪来。

  • watch
    的小羊&羔儿, 发表了帖子
    2021-11-29 06:37:12

    谢景衣耳听眼观,心中颇为满意,他们府上规矩不重,下人们拿到京城去,那是不够看的。可好就好在,一个个单纯得像是刚出生的小羊羔儿,指哪儿打哪儿,听话又忠心。

  • watch
    的名头&,就两 发表了帖子
    2021-11-28 07:28:19

    他们一听到永平侯府的名头,就两股战战的将人请到花厅里奉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