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凡人修仙
清朝经济适用男

清朝经济适用男

作者:邹邹 类别:凡人修仙 综合评分 100

《在清朝经济适用于男》目前已上市后!新书正式出版共分两册:上册:《大清凌厉人妻》下册:《在清朝经济适用于男》新婚、已婚、对婚姻很好奇的男

尚香十月新书隆重登场 2021-11-18
第五章 江宁破庙里的粟娘 第六章 江宁小院的粟娘(上) 河道总督 漕运总督 漕帮 第六章 江宁小院的粟娘(下)大修 第七章 皇家御船上的粟娘(上) 第七章 皇家御船上的粟娘(中) 第七章 皇家御船上的粟娘(下) 第八章 江宁手帕巷的粟娘(七夕加更) 第九章 江宁织造府的粟娘(上) 第九章 江宁织造府的粟娘(中)500更 第九章 江宁织造府的粟娘(下) 第十章 慈宁宫里的粟娘 第十一章 畅春园里的粟娘(上)小修 第十一章 畅春园里的粟娘(下)小修 第十二章 大草原上的粟娘(一) 第十二章 大草原上的粟娘(二)小修 第十二章 大草原上的粟娘(三) 第十二章 大草原上的粟娘(四) 第十三章 高邮小村的陈演(上) 关于女主不知道九龙与雍正的解释 第十三章 高邮小村的陈演(下)PK加更 第十四章 远在清河的陈演(PK求票) 第十五章 王家村的王宋氏 (求粉红票) 第十六章 高邮小村的齐强(求粉红票) 第十七章 高邮城的四阿哥(上)小修 第十七章 高邮城的四阿哥(下)小修 第十八章 回家过年的陈演(上)加更 第十七章 回家过年的陈演(中) 第十七章 回家过年的陈演(下) 第十八章 高邮小村的齐家兄妹(上)加更 第十八章 高邮小村的齐家兄妹(下) 第十九章 知州衙门的刘师爷(求粉红票) 第二十章 瓜洲茶园的刘延贵 (加更) 第二十一章 常州漕帮的罗世清 第二十二章 京城茶庄里的秦道然(一) 第二十二章 京城茶庄的秦道然(二)小修 第二十二章 京城茶庄的秦道然(三)小修 第二十二章 京城茶庄的秦道然(四)小修 第二十三章 九皇子府的双虹(上) 第二十三章 九皇子府的双虹(下)小修 经济适用男的含义和第一卷的写作意图 第二十四章 洗三宴上的兄弟们(一) 第二十四章 洗三宴上的兄弟们(二) 第二十四章 洗三宴上的兄弟们(三) 第二十四章 洗三宴上的兄弟们(四) 第二十五章 京城小院的齐粟娘 第二十六章 乾清宫的穆德士 第二十七章 德州行宫的刘三儿(上)小修 第二十七章 德州行宫的刘三儿(中) 第二十七章 德州行宫的刘三儿(下)小修 第二十八章 德州行宫的陈演(上)小修 第二十八章 德州行宫的陈演(下) 第一章 清河县衙的小夫妻(上) 第一章 清河县衙的小夫妻(中) 第一章 清河县衙的小夫妻(下) 第二章 清河漕帮的李老四 第三章 清河县的豆腐西施(一) 第三章 清河县的豆腐西施(二) 第三章 清河县的豆腐西施(三) 第三章 清河县的豆腐西施(四) 第三章 清河县的豆腐西施(五) 第三章 清河县的豆腐西施(六)1800 第四章 清河漕帮的连震云(一)小修 第四章 清河漕帮的连震云(二)小修 第四章 清河漕帮的连震云(三) 第四章 清河漕帮的连震云(四)小修 第五章 清河许家的莲香 小修 第六章 典史府里的连震云(上)小修 第六章 典史府里的连震云(下)小修 历代漕运 官途不明,早留退路——danel 猜猜将会如何虐---非豫 第七章 清河县的县大老爷(二)小修 包装很好的『清穿』文--- four‘o 第七章 清河县的县大老爷(三) 第八章 清河县的卖鸡王婆 加更 第九章 清河县的温家老七 第十章 独自在家的齐粟娘(一)小修 康熙南巡治河(第一、二次) 康熙第三至第六次南巡治河(即本文背景) 第十章 独自在家的齐粟娘(二) 第十章 独自在家的齐粟娘(三)加更 第十章 独自在家的齐粟娘(四)小修 第十章 独自在家的齐粟娘(五) 第十章 独自在家的齐粟娘(六) 第十章 独自在家的齐粟娘(七)小修 第十一章 回到清河的陈演(上) 那那新作 《皇后之路》 老庄韩墨 《逍遥游》 老庄韩墨 《逍遥游》 宁馨儿 《食-色》 第十二章 回到清河的连震云 尚香十月新书隆重登场

小崔听得李全儿的话,松了口气,摸了摸齐粟娘的头。骡车上的挤坐的十来个孩子哭了起来,“小崔哥,俺们……俺们会被卖到哪里去……”

亮更钟响。

小崔自不会提防她,每日里带着她说些闲话,吃饭耍玩。这般过了几日,齐粟娘便也知晓他原识得几个字,父兄皆是沧州镖局趟子手,他也随父兄在河上跑过几回漕镖,比众孩童醒事明理。那些孩童多是河边人家,对漕河沿岸热埠大镇知晓一二,时时沿途指点。托他们的福,齐粟娘也慢慢知晓了康熙三十七年的世情,面上的说话行事也脱去了前世的痕迹。

刮进车厢里的寒风越发大了,破车门被吹得吱吱作响。“我在家里,这时节已经起来了。”小崔哥十四五岁的模样,比现在的齐理大了不少。他摸索着抱住了齐理,让她靠在怀中取暖,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可好些了?昨儿晚上你癫症发作醒来后,又折腾了半宿,又是叫又是哭,我还以为你癫症又要发作了。好在人牙子和大伙儿都在外头,只有我凑巧在屋里。粟娘,这毛病不能让大伙儿知道,更不能让人牙子知道,否则你进不了大宅门做奴仆,不知会被卖到什么腌脏地方去。可记得了?”

不过是一句话的功夫,马蹄声轰然渐近,后头的人已是策马赶上了最后一辆骡车,竟有百骑之多,不一会儿就把三辆骡车团团围住,赶下了官道,停在了道边稀疏的白杨林里。

焦七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仍是如他出门时一样,默默站在一角发呆的齐粟娘,招手道:“粟娘,你过来。”

齐粟娘一惊,“扬马苏戏?”小崔摸了摸她的头,没有出声。齐粟娘看他脸色,隐约知晓“扬马苏戏”所指为何,她所知不多的诗词除了“床前明月光”,“鹅鹅鹅”之类外倒还有“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便有些忧心,再想想李全儿夸焦七的话,自我安慰了一番。

大年初一的拂晓寒风从骡车车厢的裂缝中刮了进来。齐理呆呆坐在破木厢里,她昨天傍晚醒来时,从一个二十多岁已经工作两年的桥梁水坝工程监理员变成了一个十岁的小女孩,而且,还是被父母卖给了人牙子的有癫症的小女孩。

八爷似是点了点头,道:“我这就回去了,李全儿,余下的事你料理了罢。”说罢,马蹄声起,近百骑快马从树林边疾驰上官道,在轰然声中向北而去。

齐粟娘原本就水性好,又想着附身的女童是永定河边人家,断无不识水性之理,便仗着虽有隐疾却甚是结实的身体,抗过了初春河水的寒冰,不多会便游上了岸。

空气中飘浮着浓浓的血腥味,车厢上的破木门吱呀一声被扯了开来。齐粟娘连吞了两口吐沫,强忍着恐惧,被小崔紧紧牵着,从车厢上走了下去。孩子们被十几个没挎刀的随从驱赶着,跪在白杨林中积雪未消的冻地上。十步外,人牙子和帮闲的尸体被白杨树的阴影掩盖着,黑红黑红一片。

李全儿目送八爷向京城而归,待得蹄声远去,再也见不到影儿,方转过身来扫了一圈地上的三十来个男女孩童,击了击掌,笑道:“小的们,替这些娃儿们寻条活路罢,也是主子打赏我们辛苦了一夜。”

蓦然间,官道上响起急促的马蹄声,似是有不少马匹从后面赶上了来。小崔与齐粟娘同时一怔,便听得赶车的帮闲惶怕的叫声,“当家的,怕是昨儿晚上的事发了,咱们把那宝贝还回去——”

齐粟娘仍是日日站在舱外远眺,见得除了码头繁华,沿岸七八里可见村落处处。虽是欢喜,却不禁暗暗摇头。分明是河床淤积,河水高于河岸,方能远眺,水害只怕也不小。只是她所学只与桥梁水坝监理相关,与河道整治全无关系,况且现在哪有心思管这些,便也丢开。

众人更是马屁如潮,不需李全儿多说,几个太监将地上的尸体拖到了白杨树林深处掩埋,其余的人将孩童们赶上了三辆破旧大骡车。

那随从陪笑道:“也是小格格生得贵气,……方才赏下这宝贝,主子,初一里头还有赐宴,时辰不早了,您看……”

她不敢喝泥水,不敢吃路边尚青的无名果实,只仗着怀中五个半窝头和清晨树叶上的露水,忍着手脚的冻裂伤痛,一连走了十七天。她带着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走过了四个无人的村子,终于在干粮告尽的第二天,爬上了一处小青丘,看见了五里外一弯小溪和两缕寥落的炊烟……

齐粟娘满心惊异,马上的人个个穿着油光水滑的皮袄子,戴着皮帽子,显是出身不凡,有七八十人还挎着腰刀,皮袄子下的箭袖青袍看着分明是官服。

众人纷纷奉承,都赞李全儿在北京城脸面大,耳目广。李全儿不过听了几句,反是板了脸道:“我是知道你们的,昨儿带着小格格逛灯会的那几个奴才都被杖毙,连我也被福晋训得没脸,再不下心办事,我也护不了你们。”太监们个个陪着笑脸,李全儿不再多说,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孩童们,对起先说话的小太监道:“这事儿自不能叫人知道,便是主子爷没闲理这事,揭开了却是饶不了的。你且去城东把焦七唤过来,也省了我们的事。”

侍立在两边的十来个随从齐齐尖声大笑,声音俱是阴柔,有那得脸的要拍李全儿的马屁,趋前踢了一脚死人,腆脸笑道:“不知死活的东西,狗手伸到小格格脖子上,以为连夜出城就能逃得出咱们李公公的眼睛?”齐粟娘听得“公公”两字,恍然大悟,原来都是改装的太监。小崔的手越发抓得紧了,齐粟娘随着他将头贴在了地上。

  • watch
    上的人&箭袖青 发表了帖子
    2021-12-03 04:34:06

    齐粟娘满心惊异,马上的人个个穿着油光水滑的皮袄子,戴着皮帽子,显是出身不凡,有七八十人还挎着腰刀,皮袄子下的箭袖青袍看着分明是官服。

  • watch
    ,疑惑&一个接 发表了帖子
    2021-12-01 05:08:29

    车厢摇晃得快要散架了似的,小崔搂紧了齐粟娘,皱了皱眉头,疑惑自语道,“怎的这般着急?”车厢里的孩子们终于被晃得再睡不成,一个接一个坐了起来。

  • watch
    有不少&与齐粟 发表了帖子
    2021-12-01 06:00:57

    蓦然间,官道上响起急促的马蹄声,似是有不少马匹从后面赶上了来。小崔与齐粟娘同时一怔,便听得赶车的帮闲惶怕的叫声,“当家的,怕是昨儿晚上的事发了,咱们把那宝贝还回去——”

  • watch
    八爷似&我这就 发表了帖子
    2021-12-02 04:26:46

    八爷似是点了点头,道:“我这就回去了,李全儿,余下的事你料理了罢。”说罢,马蹄声起,近百骑快马从树林边疾驰上官道,在轰然声中向北而去。

  • watch
    一句话&渐近, 发表了帖子
    2021-12-03 08:41:15

    不过是一句话的功夫,马蹄声轰然渐近,后头的人已是策马赶上了最后一辆骡车,竟有百骑之多,不一会儿就把三辆骡车团团围住,赶下了官道,停在了道边稀疏的白杨林里。

  • watch
    水擦干&耍,只 发表了帖子
    2021-12-01 11:24:52

    齐理一惊,连忙用袖子把脸上的泪水擦干净,含糊道:“有……有一些想,小崔哥,你不睡了?”昨天傍晚她醒来时,孩子们都在外头院子里玩耍,只有这个男孩在照料癫症发作的“粟娘”,别的孩童都叫他小崔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