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人畜无害的少年
拎着衣冠的江泠在御花园里小兜转一转,成功迷了路了。她坐在凉亭里,无语地趴在石桌上,自己这即使死不了,也活得好,脑子不绰绰有余,四肢不不发达,特么但是个路痴。本我以为花园并不大,岂会迷了路,结果还啊应了那句话——干啥啥不行啊,吃啥啥不剩。“啊,天要亡我!”她坐在凉亭里,无语地趴在石桌上,自己这即便死不了,也活得不好,脑子不够用,四肢不发达,特么还是个路痴。。...

拎着衣冠的江泠在御花园里兜兜转转,成功迷路了。

她坐在凉亭里,无语地趴在石桌上,自己这即便死不了,也活得不好,脑子不够用,四肢不发达,特么还是个路痴。

本以为花园不大,岂能迷路,结果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

“啊,天要亡我!”江泠带着哭腔大喊。

身边忽然有嗤笑声,江泠立刻中规中矩地坐好,回头一看,竟是顾风清,今日换了一袭花青色长衫,绣着雅致的竹叶花纹,手握一柄折扇,像极了谪仙。

真是冤家路窄。

她该说点什么?

爱妃来逛花园呀?

感觉有点欠揍。

“陛下不仅造型别致,声音也极其洪亮。”顾风清先开口说话了,可是眉眼间透出的都是嘲讽之意。

江泠自然听出来了他的挖苦,但是她不可以发火,便笑着来了一句:“谢谢爱妃夸奖。”

听了这话的顾风清一脸吃瘪。

江泠本以为顾风清会甩头就走,可是他竟然盯着她的胳膊问道:“怎么又出血了?”

本想着被他关心挺不容易的,可以把原委说明一下,然而下一秒顾风清又臭着脸道:“怕不是和哪个男子胡闹弄开的吧?”

江泠一撇嘴:“你觉得我要是和男子胡闹,现在还会在这里待着吗?”

确实,她可是蛮会在后宫众人面前夸张的,要是和人胡闹扯开了伤口,准得腻歪到人家怀里去。此时看着江泠因为痛而委屈的样子,顾风清不由得疑惑,现在怎么变了?

顾风清淡淡地问道:“这样下去伤口会发炎,陛下怎么没回宫找太医?”

江泠:“不急,不过这御花园怎么都没有侍从啥的进来?”

“陛下问得极好。”顾风清笑了,亏她能问出这种问题,“陛下莫不是忘了自己的规定?”

“嗯?”

“陛下进入御花园时,下人不得入内。”

这她还真不知道,又是原主安排的。

不过现在为了能出去,她只好顺着话说:“啊,对,是有这事,不过朕最近记性颇差,现在都能在御花园迷路了。”

“迷路?”顾风清觉得这简直是在说鬼话,没事就往御花园跑的她能迷路?!

肯定是在憋什么坏主意了,顾风清好奇了一整晚有关江泠性子的变化,现在正是一个试探的好机会。

“那不如我带陛下出去?”顾风清伸手要扶她。

“好啊。”江泠立刻起身,却灵巧地躲开了顾风清的手。

顾风清一挑眉,看了看被拒绝的手,轻笑着收了回去。

江泠走在高她一头的顾风清身边,有很强烈的压迫感,她总觉得自己随时就能被他像拎小鸡一样拎着走。

出了御花园,江泠急忙喊来了候着的侍从队伍。

“陛下。”见江泠要走,顾风清急忙喊住。

江泠:“怎么了?”

“我给你上药,来……”

“不了不了!”江泠立刻拒绝,她怎么会去他那里找死。

没等顾风清再开口,江泠已经开跑了,后面跟着没一起练过跑步走的侍从侍女,推推搡搡,场面极度混乱。

顾风清看着她跑走的身影,唇边泛起若有若无的笑意。

“主子,陛下怎么见到你还跑了?”顾风清的贴身侍从小粒跟上来奇怪地问道,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女皇这副模样。

而且也是第一次发现主子见到女皇时露出笑容。

顾风清一挑眉:“心虚了。”

江泠跑到寝殿的时候就后悔了,只见院子里跪了四五个男子,她转头就想跑,可是身后涌上来一堆来不及刹车的侍从侍女。

她还没来得及从人缝中挤走,就已经被眼尖嘴快的发现了。

“陛下!”

江泠要哭出来了,一声声陛下简直如夺命弯刀,分分钟想要了她的命啊。

她无可奈何地转过身,强撑着笑脸:“哎。”

此时的她恨不得将原主吊起来,问问她后宫安排这么多人究竟是怎样想的。

不过不得不说,原主的眼光是真不错,个个长得标致。

等等?!

江泠这又看见熟人了,刚才那个少年怎么出现在这里了?!

而他旁边那几个,虽然长得可以,但是却透着一股阴险毒辣的气质,果然电视剧看多了是有点好处的,恶毒配角一搭眼就能瞧出来。

“陛下,这纤公子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宫中养猫!”一身紫衣的男子指着那个少年道。

哦,原来是叫纤公子。

江泠走到他们身前,发现那只胖胖现在被捆了起来,躺在纤公子身前,发出呜呜的声音,而纤公子则是额头磕地,一直没有抬头。

虽然刚才在御花园,江泠对他的态度很好,但是现在这几位都是受宠的,他很多次栽在他们手上了,所以争不争也没用。

江泠倒是好奇另外的事情,她发现自己遇到的都是位份低的,她记得当时看到原主的统计图上按位份写的是有二卿、三御夫、七世郎、二十一公子。

另外的几个见江泠没说话,急忙附和道:“是啊,简直是不把您放在眼里。”

“陛下,他的长相都让人惧怕,哪里有异色瞳孔的人,您当初就不该将他带进来,惹得后宫不太平。”

“是啊,陛下!”

听着这些话,江泠越来越生气,就因为眼睛颜色不同,就要被泼上这么多脏水?

而纤公子听着这些诋毁他的话,却一动不动,这些话他都听习惯了。

江泠猜得到,这几位尖酸刻薄的人之所以敢在她面前哭闹,应该也是原主向着他们吧?

之前她还担心这纤公子会害她,真是不该,也怪她太怕死了,现在从客观角度来看,纤公子只是一个孤立无援的命苦少年罢了。

江泠朝着一旁的侍女招招手,一个侍女立刻小跑上前。

江泠小声道:“朕被吵得头疼,这几位都是什么位份的,你按照刚才他们说话的顺序给朕简单说明一下。”

侍女乖巧地小声答道:“第一个开口的是兰御夫,后面的分别是青世郎、意世郎和夏世郎。”

嚯!

江泠震惊的同时挥挥手,让侍女退下。

这几个的位份竟然这么高,在后宫之中,可真是够顾风清和这纤公子受的了。

但是她也不能明目张胆地向着纤公子,毕竟不确定自己能够待多久,万一哪天再次天降异象,她穿越回去,或者顺利逃出宫了,他的生活只会变得更差,她总不能带着他一起走。

不能一起走……

但是可以先走一步!

江泠忽然有了主意。

但是现在还得装一下,她轻咳两声,拿腔作势地道:“好,让爱妃们受惊了,朕必然要好好惩罚他,你们先回去吧。”

他们几个听了江泠的话,立刻笑开了花,纷纷行礼:“多谢陛下,陛下圣明。”

更有甚者离开前还给她抛媚眼,江泠真觉得无福消受。

许是为了显眼争功,刚才的青世郎走到胖胖旁边的时候,顺势就要踢上一脚,可是纤公子察觉到了,他立刻冲上前将猫护住,手肘生生挨了一脚。

而此举动更是惹到了那青世郎,仗着女皇站在他这边,毫不顾忌地又踹了两脚。

江泠都觉得肉疼,但是现在心软会坏事,她一会儿给他揉揉吧。

等他们走了,江泠又屏退了侍从侍女,那些下人也差不多的嘴脸,以为她要亲自惩罚他,都有点幸灾乐祸的。

江泠不禁感叹这皇宫果然不是她能待的地方。

看着浑身颤抖的少年,江泠忍不住在心里又问候了两遍原主。

然后轻声温柔地唤道:“好了,别怕,他们都走了。”

纤公子哆嗦着抬起头,泪眼婆娑:“陛下……”

江泠伸出手:“起来吧。”

纤公子脸颊微红,一手轻轻搭上,另一手将猫抱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