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感谢穿越前辈保佑
“陛下何出此问?”顾风清的眼眸里闪现出一丝轻蔑,提着手立在一边。偏偏手里握着杀人时才能取下的宝剑,却还问他想怎样,啊荒唐的之极。她是神王无上的女皇又怎样,靠着下三滥的手段被强迫他入宫,还万般侮辱他,如此还痴心妄想可以得到他的感情,啊让他会觉得反胃。江泠明明手里握着杀人时才会取下的宝剑,却还问他想怎样,真是荒唐至极。。...

“陛下何出此问?”顾风清的眼眸里闪出一丝不屑,背着手立在一边。

明明手里握着杀人时才会取下的宝剑,却还问他想怎样,真是荒唐至极。

她是至尊无上的女皇又怎样,靠着下三滥的手段强迫他入宫,还百般羞辱他,如此还妄想得到他的感情,真是让他觉得恶心。

江泠现在已经知道他的怒意来自何事了,看他敢硬闯进来,应该是铁了心的要和她算账,眼下要保住小命,千万得顺着他、满足他的要求才是。

“那你大半夜的不睡觉找朕做什么?”江泠顺着问道。

顾风清的嘴角露出一丝嘲讽,指着江泠手中的剑说道:“怕是陛下早就想这么做了吧?”

得不到就毁掉,真符合她的性子。

江泠不是很理解,自己也是刚刚有的用剑护身的想法啊,但是看着顾风清凛冽的目光,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这家伙不会以为她想杀了他吧?开什么玩笑,她只想自保好嘛!

但是这些想法也只能存在她的肚子里。

江泠讪讪一笑,一边将剑送回去一边说道:“这都被你发现了,朕最近晚上吃的颇多,喜欢练剑消食。”

“陛下想杀便杀,何必胡编乱造。”顾风清并不相信。

江泠转身坐在椅子上,尽可能不抖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朕怎么会想杀你?快别乱猜了,已经很晚了,赶紧回去睡觉吧。”

“是,陛下是不想杀我——”顾风清的声音挑起。

江泠笑着连连点头,继续以喝茶来掩饰慌张,同时在心里吐槽,这怎么又开始阴阳怪气的了,真是不好伺候啊,这位大爷你可赶紧去睡觉吧。

“因为陛下更想让我出丑,用家人性命逼我在众目睽睽之下跳舞,这岂不是比杀了我更让你如意?”顾风清的声音冷得像三九寒天的飞雪。

不过这原主可真是够过分的,竟然用他家人的性命来逼迫,丧心病狂!

不过眼下怎么办?无解了吗?

僵持之下,顾风清一个箭步冲到架子前,将宝剑拔出。

江泠以为他恼羞成怒要动手杀她了,急忙扔了茶杯就要跑,可是转眼却看见他举着剑朝自己脖子砍去。

“不可以!”江泠冲上前去,在顾风清自刎前拦下了剑。

只是在剑甩开的时候,不小心划到了她右臂,宝剑锋利,血瞬间就从伤口涌了出来,染红了周围的布料。

“你……”顾风清错愕地看着她,“来——”

还没喊来人,江泠就捂住了他的嘴,这顾风清高她一头,加上条件反射用的右手,伤口又扯开了一点。

“嘶……”江泠倒吸冷气,眼泪也流出来了。

她最怕疼了,向来痛感强烈的她可受不了这一大条伤口。

外面的侍女并没有因为里面的声音而闯进来,因为女皇陛下向来喜欢教训不听话的,所以不必闯进去坏了兴致。

江泠捂住伤口半蹲下去,带着哭腔说:“喊人进来,你可就活不了了。”

今天发生的事情算是让顾风清彻底颠覆了一直以来的一些认知,明明可以借机严惩他的,却为他着想,明明从不落泪的,却在他面前哭的稀里哗啦。

就在下一秒,更令他错愕的事情发生了。

江泠抓住他,仰起头用一双泪眼看着他:“对不起,从前是朕错了,不应该那么对你,希、希望你能原谅朕,你有什么要求……朕都会尽量满足。”

像这种积怨颇深的,只能用真情实感去打动了,成败在此一举,江泠也是真痛,要不是这伤,她还真得演砸了不可。

而顾风清压根没想到一直高高在上的女皇会向他道歉,即便是后宫最受宠的,也不会被自傲的她道歉。

但她的花样素来很多,所以也不可全信,万一又是什么圈套呢,他淡淡地回应道:“陛下快收回吧,我受不起。”

成了,没有那么严肃了。

江泠虚弱地笑了一下,松开他站起身来,“朕说的话句句属实,若是不信,今后你便仔细看看。”

顾风清也直起腰,眼神却总是忍不住看向江泠的伤口。

“至于你的家人,放心吧,朕不会再为难他们,也不会再以此要挟你。”现在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顾风清也不会起杀心了吧。

她很快就会离开皇宫的,所以这些许诺也算得上间接作数了,但也保不准会突然穿走将原主换回来,那会不会不太好……可是现在她的小命都难保呢,其他的还是等之后再……

伤口一抽,打断了她的思路。

江泠急忙转身朝着书案那边走去,她早些翻箱倒柜的时候好像看到药箱了。

这刀伤也太疼了吧,江泠直咧嘴,冲着伤处呼了两口气。

没听见开门的动静,江泠转头看过去,发现他还站在原地,有些急躁地问道:“你怎么还不走啊?”

这人的杀气虽然没了,但是还在屋里就让她觉得有危险,她只希望这位公子赶紧离开。

顾风清方才有猜想江泠服软道歉是想挽回他的心,因为她很喜欢他,一直看得到得不到一定让她费尽了心思,可现在他的态度明显缓和了,她却总是撵他走,难道是欲擒故纵的把戏?

他倒是要看看她想玩出什么花样,便一步步朝江泠走去。

“哎?你干嘛?!”江泠放下刚取出的药箱就要跑。

结果被三步并两步的顾风清一把抓住。

江泠怕自己叫出声,捂着嘴问他:“你还想干嘛?!”

顾风清拎着药箱,抓着江泠来到床边。

江泠被拽懵了,没有看见顾风清抓她的同时还拿了药箱,挣扎虽然会扯得伤口疼,但是她绝不可能等死!

顾风清忽然用力将她按住,伸手解她的衣服。

江泠吓坏了,这又是做什么?这顾风清疯了吗?!

挣扎间江泠看到了药箱,立马就安静了下来,原来是要给她换药的?她还不领情地挣扎半天,顿时不好意思地看向顾风清。

但是顾风清面无表情,似乎并没有在意这件事。

见江泠不挣扎了,顾风清也松开了用力禁锢住她的手。

江泠将受伤那条胳膊的衣袖脱下,笑着道:“你要帮我上药倒是说一声,可吓死我了。”

顾风清听了江泠的话有些不解,向来都是她无法无天,还有害怕的?而且居然会怕他?

“陛下今天时时语出惊人。”顾风清一边动手一边说道。

药洒在伤口上的时候实在是太疼了,江泠咬紧牙关,却控制不住泪流满面。

这么疼?顾风清觉得她有点夸张,平日里不是会舞刀弄枪吗,那受伤都是在所难免的,刚才一通挣扎,现在又哭成这个样子,怕不是在做给他看?

顾风清缠上布条的时候故意勒紧了一点。

“妈呀!”江泠疼得喊了出来。

“陛下忍忍。”顾风清一脸正经地说道。

但是江泠又不傻,怎么感觉不出来他是故意的。

无奈此刻才刚将他哄好一点,江泠什么火都发不出,只好咬紧嘴唇,这微服私访必须提上日程,否则命不久矣!

看着江泠忍痛的模样,顾风清也心软了,将布条松松,轻轻系好。

“陛下好好休息吧。”顾风清留下一句话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听到了关门声,江泠提在嗓子眼的心终于落回了原位,她激动得双手合十。

感谢穿越前辈保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