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九章 补课
“田老师,趁着前天时间还早,我给你补补习吧。”李可灼看了看天色,才下午八点左右,便便朝田水英地说。“这,也可以吗?”田水英问。“毕竟也可以啊,嘛我前天没什么事。”李可灼地说。“那就谢谢您李老师了。”田水英急忙非常感谢。前天,但是李可灼只给她补了三“这,可以吗?”田水英问。。...

“田老师,趁着今天时间还早,我给你补补课吧。”李可灼看了看天色,才上午八点左右,于是便朝田水英说道。

“这,可以吗?”田水英问。

“当然可以啊,反正我今天没什么事。”李可灼说道。

“那就谢谢李老师了。”田水英连忙感谢。

昨天,虽然李可灼只给她补了三个小时不到的课,但是这三个小时,她自己感觉收获非常多。

很多她以前无法理解的东西,在经过李可灼深入浅出的讲解后,她才发现原来这么简单。

现在李可灼提出要帮她补课,她是求之不得。

“我搬个桌子凳子,咱们去那边树荫下吧。”田水英指了指外面朝李可灼建议说。

“嗯。”李可灼点头答应。

他不可能在女孩子的宿舍里面帮她补课,这要是被别人看到了容易误会。

他李可灼虽然不在乎,但是人家田水英老师还是要面子的。

在这个年代,男女之妨还挺严,谈个恋爱都要偷偷摸摸的,就算是夫妻,很多人在公共场合连手都不敢牵。

要是像二十一世纪的小年轻当街亲嘴,那肯定会被无数人骂不要脸,严重的还可能会被抓去教育。

如果男女双方不认识,好家伙,那就是流氓罪,男方要被抓去坐牢。

“李老师,田老师,你们这是?”

很快,周末没有回家的黄明生老师就看到了在树荫下的李可灼和田水英两人。

“黄老师,我今年参加高考,李老师不是大学生嘛!我就让李老师帮我补补课。”田水英朝黄老师说道。

“哦,补课啊,那你们忙吧,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们了。”黄明生朝两人说了句,就离开了。

这天,李可灼给田水英一直补课补到了下午三点左右。

之所以给田水英补这么久的课,主要还是他想报答一下这个善良的姑娘。

25块钱,这几乎是她大半年的补助了,她能够没有任何犹豫的拿给自己,说明她对自己的信任。

所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他现在没有其他什么能够报答的,只能多给她补补课了。

“妈,这25块钱你拿着,王三婶儿来要钱的时候你还给她吧!”回到家里后,李可灼把钱递给母亲胡艳玲。

“好!”

胡艳玲也没有客气,她只是颇有深意的看了李可灼一眼,眼神中充满了复杂。

“李可染,出来,我给你补课。”

李可灼也没忘记给妹妹李可染补课,回到家里后,他第一时间就是把李可染叫了出来,准备趁着天色还有两三个小时才黑给她补点课。

“哥,你行不行啊?”

李可染有些不情愿的拿着课本来到了院子里。

胡艳玲正在做完饭,都快吃晚饭了,她的心思自然没在学习上。

此时的院子里,李可灼已经摆好了桌椅。

他朝李可染说道:“坐这里,行不行你自己体验一下就知道了。”

“哦!”

李可染乖乖做好,接下来,李可灼就开始给李可染补课。

“哥,你教的比我们老师好多了。”

仅仅过了半个小时不到,李可染就惊讶的朝李可灼夸赞了一句。

她发现,以前很多不怎么明白的题,只要哥哥李可灼给她深入浅出的讲一遍,她就能够完全理解,甚至还能够举一反三。

她发现哥哥李可灼非常厉害,就一个化学公式,他能够现场出很多题,而且每一道题的角度都非常刁钻。

通过讲解这些题型,这让她学习起这些她以前觉得非常难的化学公式时,都感觉变得非常简单了。

这也让她对这些化学公式的掌握变得非常的深刻,至少如果在考试的时候,有关于这些化学公式的出题,她是能够轻松回答出来的。

“哥,我明天就去学校请假,妹妹我以后能不能考上大学过上幸福生活就靠你了。”晚上的时候,李可染十分高兴的朝李可灼说道。

仅仅只是两个多小时的补课,她就已经确定以后要让哥哥帮忙补课了,因为哥哥教的实在是太好了,她以前从来没有感觉到学习竟然是这样的简单,简直一学就会。

她以前觉得难如登天的化学课,在哥哥教她后,她感觉比她最擅长的历史课文还要简单。

她觉得,她们学校的老师,所有人加起来都没有哥哥一个人教的好。

“哥,我也想让你帮我补课。”这时候弟弟李可乐突然朝李可灼说道。

听到李可乐的话,李可灼想了想说道:“你姐再过一个多月就要高考了,我先帮她补课,你还有一年多才参加高考呢,等你姐考完了之后我再帮你补课。”

听到李可灼的话,李可乐点点头。“那好吧!”

第二天星期天,一大早吃过饭后,胡艳玲就带着李可染和李可乐去了隔壁镇上。

李可染要去请假,肯定是要胡艳玲这个大人去和学校老师沟通的。

至于李可乐,则是去学校正常上课。

下午,帮李可染请假后,胡艳玲又带着她回到了家里。

“李可染,走了,跟我去乡里。”

李可染刚从隔壁镇上才回来。还没有歇一会,李可灼就准备出发去学校了。

“哥,我的亲哥,我走了一天的路,我太累了,你让我歇会。”李可染瘫在床上朝李可灼摆手。

去隔壁镇上要翻山越岭的走两三个小时,一来一回就是五六个小时。

五六个小时的路走下来,她实在是太累了,根本不想动。

“行吧,那我先去学校了,你休息好了再来学校找我。”李可灼朝李可染说。

“哦,对了,来的时候别忘了带课本和学习用品。”临走的时候,他还朝李可染叮嘱了一句。

下午三点左右,李可灼就出发了,他带上了自己和妹妹李可染能够吃上一个星期的粮食。

这个年代,不管是学生还是老师,去学校都是自带干粮。

好在学校请了做饭的师傅帮忙蒸饭,不需要学生和老师自己蒸饭,这给全校师生省去了很多时间。

回到学校后,李可灼见天色还有两三个小时才黑,便找到人田水英,帮她补了两个小时的课。

李可染是第二天来到学校的,和她一起来的还有母亲胡艳玲,她带上了自己的所有课本和学习用品,胡艳玲则是给她带上了昨天从镇中学宿舍给她拿回来的被子。

李可染的事情,李可灼已经和校长说好了,她睡觉的地方就安排在了学校的女学生宿舍。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她就要和在学校寄宿的女学生一起睡。

每天,李可灼都会抽出他轮休时间,以及晚上时间帮妹妹李可染补课。

为了晚上帮李可染补课,李可灼买了很多煤油,这是点煤油灯用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