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1章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女人
顾时欢拽着床单,从酒店三楼爬到二楼时,还在满脑子骂着江诗宁。今天晚上她俩原本是替代孤儿院院长,来见其开发商,直接请求他占时切记拆了孤儿院。谁知,那其开发商见色起意,对她怀着今晚她俩本来是代替孤儿院院长,来见开发商,请求他暂时不要拆掉孤儿院。。...

顾时欢拽着床单,从酒店三楼爬到二楼时,还在满脑子咒骂江诗宁。

今晚她俩本来是代替孤儿院院长,来见开发商,请求他暂时不要拆掉孤儿院。

谁知,那开发商见色起意,对她怀有坏心思,于是就收买了江诗宁,在她酒里下药,还将她绑到房里。

她匆忙之下,只能想到这种方式逃跑。

此时,她还能隐约听到三楼房内传来怒吼声,“人呢?你不是说给我带到这儿了?”

“是啊,可……怎么就不见了呢?”

江诗宁有些慌乱地应。

开发商暴怒,“既然她跑了,那就由你来代替她!”

“不……”

江诗宁尖叫一声,后续再说什么,顾时欢已经听不到了。

她顺利抵达二楼,打算从这边出去。

结果,刚打开阳台的门,一条强而有力的手臂,便猛地将她拽了进去。

“啊——”

顾时欢吓得惊呼一声,刚要开口喊,结果嘴唇便被人堵住。

一道充满压迫感的气息,强烈侵袭而来。

男人如同黑暗中的野兽,扑上来,狂野啃咬。

顾时欢力道全被锁死,所有反抗,全部被吞噬。

男人肆无忌惮地攫取、掠夺,毫无余地!

顾时欢强忍着疼痛,在风雨飘摇中浮沉,得不到喘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一切总算结束,她人也累晕过去。

在意识流失之际,她隐约听到耳边一句若有似无的低喃,“你帮了我,我会对你负责!”

……

第二天,顾时欢醒来,吓坏了,匆匆忙忙穿着衣服便跑。

与此同时,楼上。

江诗宁拖着满身痛意醒来,脸上怨毒无比!

“顾时欢!!!”

她咬牙切齿地喊这三个字!

昨夜这一切,本该是顾时欢承受的!

那个老男人,简直是个变态,各种折腾她。

她差点以为自己会被弄死!

江诗宁把这一切怪罪到顾时欢身上,同时心里也有些疑惑,那女人昨晚明明被关在这,为什么会不见了?

她一定得搞清楚才行!

想到这,江诗宁拖着残破的身躯,四处翻找。

最后终于在阳台看到那条床单!

她怒火滔天,当即转身跑到二楼,打算找顾时欢算账。

不过,进去时,却没见到顾时欢,反而瞧见一个男人!

那男人还在睡梦中,五官却好看得惊为天人!

他头发有些凌乱,上身光着,带着说不上来的性感和野性。

如若远山的眉峰,即便睡着,都带着一股迫人意味。

高挺的鼻梁,配上菲薄的嘴唇,简直画笔难描的精致!

江诗宁一下就愣住了!

因为她认出眼前这人,竟是北城最具权势,身家上千亿、无数名媛千金趋之若鹜的豪门第一贵公子厉非爵!

“天呐!我居然不小心闯入这冷面阎王的房内。”

江诗宁很快回过神,接着是害怕。

当即转身要离开!

可这时,床上的男人,突然醒来。

“站住!”

他语气冰冷地开口,随后,徐徐从床上坐起来,一双黑眸,极具侵略性地朝她射来。

江诗宁呼吸都滞住了,下意识要开口,“对不起,厉少,我……”

只是走错房间!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一下打断,“昨夜,是你帮了我?”

江诗宁满脸懵。

帮他?

她明显没有,可不知为何,却没说出口。

厉非爵见江诗宁没说话,以为是默认,再加上她脖子处,正好显露出部分暧昧的青紫痕迹,于是,便自然而然道:“我昨夜说过,要对你负责,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女人!”

江诗宁被突如其来的好事给砸晕了!

紧接着是难言的狂喜!

从今往后,这北城,还有谁身份比她尊贵?

……

顾时欢从酒店离开后,便直接回到孤儿院。

她本来想去找江诗宁算账,可衣服昨晚被撕烂了,无奈只能先回来换。

谁想到,却看到孤儿院被开发商铲平的模样。

她大惊失色,急忙冲过去阻止,“你们干什么?这院里还有院长和其他孩子呢!你们想害死他们不成?”

铲车司机在车上恶声恶气道:“你不要命了吗?这里面哪里还有什么孩子?他们都走了……看到那边没,那边是最后一批了!快让开!”

顾时欢闻声一愣,顺着他指的方向,果然瞧见院长云姨和几个小朋友的身影。

她当下也顾不上孤儿院,急忙跑过去问,“云姨,这到底怎么回事?”

“是欢儿啊!”

云姨看到顾时欢,勉强扬起一抹和蔼的微笑,可笑却不达眼底,反而泛着一丝苦涩,“咱们的孤儿院没了,开发商半夜就勒令要求我们搬出来。”

顾时欢闻言,心里万分不是滋味。

都怪她!

若昨夜她能从了那老男人,或许,孩子们和云姨,就不用连夜被赶出来。

“对不起,云姨,都怪我不好。”

顾时欢歉疚地对云姨说道。

云姨笑着摸摸她的脑袋,道:“傻丫头,这怎么能怪你?本来咱们就得搬走了,就是早晚的问题罢了。好在,别的福利院愿意收留我们这边的孩子,以后,你这些弟弟妹妹,也有了归宿。而我,也还能跟他们在一起。只是……”

她顿了顿,看向顾时欢,“以后恐怕你就没地方去了。”

顾时欢打小在孤儿院长大。

她喜欢这里,觉得这儿就是她的家,所以长大后,也没脱离出去,一边上学一边打工,还把多余的钱拿给云姨补贴孤儿院花费。

于她来说,云姨就和亲生母亲无异。

可现在,家没了,‘亲人’也都散了!

顾时欢一时有些恍惚,眼眶也泛红了起来。

云姨看她这样,眼底也有不舍,可还是狠了狠心,“欢儿,你出国留学吧!你们学校愿意免费保送你去进修,这是个好机会,你不应该放弃。而且……云姨以后再也没能力收留你了,你也该长大独立了!”

“云姨……”

顾时欢眼泪一下从眼眶内涌了出来。

她有太多不舍!

她哽咽着伸手抱住云姨,“您要好好保重身体,不能太过劳累,等我回来。”

“好。”

云姨泪流满面的点头。

两人依依不舍地抱了一会儿,才放开彼此。

随后,云姨给了顾时欢新孤儿院的地址,就带着孩子们离开了。

顾时欢在原地感伤地站了许久,才回到学校。

一周后,她出国了!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