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2章 醉酒
“阿柔,你说,男人是也不是都是一个样?二十年,二十年啊!可也不是两三年,我二十年的青春,都给他了,但是为什么但是比但是那个女人?偏偏是那个女人被抛弃了他,为什么他还得爱她?“言诺诺,你就是个傻子,当初怎么劝你,你也不听,现在倒诉起苦来了。”梁妤柔把手中的酒一口闷完,“井傅宸帅是帅,有钱是有钱,但是你言诺诺也差不到哪去,你何必这样作践自己。”。...

“阿柔,你说,男人是不是都是一个样?十年,十年啊!可不是一两年,我十年的青春,都给他了,可是为什么还是比不过那个女人?明明是那个女人抛弃了他,为什么他还要爱她?”言诺诺撑着脸,面色潮红,显然已经有些醉了。

“言诺诺,你就是个傻子,当初怎么劝你,你也不听,现在倒诉起苦来了。”梁妤柔把手中的酒一口闷完,“井傅宸帅是帅,有钱是有钱,但是你言诺诺也差不到哪去,你何必这样作践自己。”

言诺诺忽然笑了起来:“阿柔,当初你跟何麒不也这么回事吗。”

“别跟我提那个人!”梁妤柔接过调酒师倒满的酒杯,闷了一口,“臭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真傻。”

两人一杯接着一杯,不到一个小时就都双双倒下去了。

调酒师跟两个人也算相识了,见她们两个都醉倒了,就拿出言诺诺的手机,拨通了备注是辰辰的手机号。言诺诺来时告诉他,要是她醉倒了,就打这个手机号,要是没人接,就让她醉在这里,不要管她。

在公司留宿的井傅宸揉了揉疼痛的太阳穴,放下手里的企划准备睡觉时,手机突然响起。

“总裁,需要回避吗?”助理陈姗瞄了瞄手机屏幕,只有一个言字,想必是他绝口不提的那位妻子了。

井傅宸皱皱眉头,不耐烦地挂掉了电话。

“总裁,是您的夫人吗?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她不会还在等您回去吧?”陈姗试探地问。

“谁允许你叫她夫人了?我的事,不用你管。很晚了,回去吧。”井傅宸突然一阵窝火,烦躁地把手机扔到一边。

陈姗心里暗自欢喜,虽然她不知道井傅宸为什么不爱那个女人,却要娶了她,但是她知道井傅宸根本不把那个所谓的妻子放在心上。

“总裁,我可以留下来陪您的。”陈姗脱掉外套,白色的衬衫透出黑色的内衣,领子解了两颗扣子,超短包臀的西裙下,一双穿着黑色丝袜的细腿令人遐想。

陈姗大着胆子把手搭在井傅宸胸前,井傅宸结实的胸肌让她更加心跳加速。

“摸够了?”井傅宸冷冷地开口,“你是想不要这份工作了?”

“总裁?啊!”

井傅宸一个起身,没有任何防备的陈姗狠狠地摔在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总裁,我……我喝了点酒,抱歉。”陈姗拿起衣服,慌乱地逃走了。

井傅宸打开窗帘,外面璀璨的城市仿佛被他踩在脚下。G市是没有夜晚的城市,不管夜多浓,依旧霓虹灯闪,热闹繁华。

电话被挂断了,再打过去已经是关机,调酒师无奈地看着这两个女人,手机的通讯录除了父母以及辰辰以外,就只有阿柔跟梓漠了。阿柔肯定就是她旁边的这个女人,所以他拨打了梓漠的电话。

“诺诺,怎么会这个点打电话来?”电话里的男声显然是被吵醒的,声音慵懒却温柔动听,连调酒师都差点听醉了。

“诺诺?怎么不说话?发生什么事了?”男声突然有些急促。

调酒师反应过来,把她们的情况说了一遍。

“你给姓井的打过电话了吗?”

“我给备注叫辰辰的打过电话,但被挂掉了,再打一遍关机,所以才找你的。”

“嗯,好的,知道了,我马上过去,谢谢你。”苏梓漠挂掉电话,生气地抓抓头发,快速穿好衣服出门。

挂掉了?

关机?

苏梓漠真的要气炸了,他恨不得揪着那个姓井的狠狠扇几巴掌,放着自己的妻子醉在酒吧不闻不问,还挂电话还关机!他真的不把诺诺当回事!但这也是他意料之内的事情,井傅宸是什么样的人,他太了解了。

来到酒吧,苏梓漠看见完好无损的言诺诺时,他狂躁的心终于安稳了一下,随即又心疼起来。言诺诺那么瘦弱,软趴趴地睡在吧台上,她梦里还念着井傅宸会来接她吧?

“您是梓漠?”

“是,谢谢您。”

“不客气。”调酒师被这个男人惊艳到了,即便是乱糟糟的头发也无法挡住他俊逸的脸颊。

苏梓漠抱起言诺诺,把她轻轻放进车里,言诺诺感觉到动静,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一张近在咫尺的俊逸脸庞映入她的眼帘,但是她看得不太真切。

“傅宸……井傅宸……”言诺诺喃喃地说,“你亲自来接我啦……”

苏梓漠看着这副模样的言诺诺,心痛得快要窒息,但他还是安抚着言诺诺:“乖,睡吧。”

言诺诺闭上眼睛,晕睡过去。

她睡得并不踏实,梦里,井傅宸面无表情地签署了离婚协议,扔在她面前让她签字,而俞潼就在井傅宸的身边挽着他的手,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

“阿宸,我不要离婚……我不要离婚……”言诺诺伸出手,想抓住井傅宸的衣袖,可井傅宸却抱着俞潼走得越来越远。

“井傅宸!”言诺诺猛然坐起,发觉是个梦后,才松了口气。

“诺诺,别惦记他了,吃饭吧,你看你睡到中午了。”

“梓漠?”

“怎么,看到是我,很失望?”

言诺诺没有说话,她的脑袋有些疼。

苏梓漠把心酸强压下去,故作笑脸:“你再失望也没用,先吃饭吧。”

坐在餐桌前,言诺诺并没有什么胃口,她随便扒了几口饭,才猛然惊醒:“阿柔呢?”

“不知道呢。”

“啊?你没看见她吗?那时候她在我旁边啊!”言诺诺连忙放下筷子,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骗你啦傻瓜,她已经被我送回家了,放心。”苏梓漠摸摸她的脑袋,柔和地说,“洗个澡?”

这时,言诺诺也觉得浑身不舒服,很想泡个热水澡放松一下,刚想答应,突然想到这样做不妥,毕竟她已经是井傅宸的人了,在另一个男人家留宿就算了,还洗澡?被井傅宸知道,他该怎么想?

“我……回去再洗吧。”

“我会吃了你?”苏梓漠挑眉,自己凌晨四点被吵醒,还那么担心她,回来后把自己的大床都给她睡,自己却没有睡意了,难得一次去买菜亲自下厨,她却这么不给面子,现在她还担心他会吃了她。

“咳,这个人情先记着,下次还。”言诺诺赔笑道。

“行。”苏梓漠满眼宠溺,“我会向你讨要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