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2章 幻想就是用来打破的
我低喘着气,当男人张嘴咬上了我胸-前的柔-软时,我的身体不受以及控制的紧绷出来,但心底却隐约的冲斥着一种莫名的感觉的期待。也没再次提醒,男人掐着我的腰就冲了进去,劲力之大,撞没有提醒,男人掐着我的腰就冲了进来,力道之大,撞得我浑身一颤。。...

我低喘着气,当男人张口咬上了我胸-前的柔-软时,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紧绷起来,但心底却隐约的充斥着一种莫名的期待。

没有提醒,男人掐着我的腰就冲了进来,力道之大,撞得我浑身一颤。

他没有立刻挺-动,而是低着头深深地看了我一会儿。

再然后,我的意识断断续续,隐约的感觉自己被人抱了起来。

“第一次?”这三个字成了我彻底丧失意识前最后听到的声音。

一整个晚上,我都感觉自己仿佛成了漂浮在大海上的一叶扁舟,汹涌的海浪一波又一波的袭击着我,也不知道究竟造作了多久,这波涛汹涌的海面才趋近平静。

再此睁开眼的时候,我脑壳疼得要命,刚动了一下,就感觉自己全身的骨架都好像快散了一样。

尤其是腿根处,更是火辣辣的胀疼。

这一系列的信息无疑不是告诉我,昨晚我被人干了,而且折腾的还特别的厉害。

抱着一丝幻想,我告诉自己可能是做梦,但事实证明,幻想就是用来打破的。

艰难的掀开胸前盖着的被子,俯首看了过去,全身裸着不算,那刺眼的吻痕遍布了我的全身,打眼看过去还有些惊悚。

我眼中怀疑昨晚那男人是属狗!

男人???对了,那个男人呢?

我撑着酸软的胳膊裹着被子坐了下来,环顾四周,整个房间静悄悄的只剩下我一个。

所以,我昨晚真的和别的男人做了,而且还是个连姓名都不知道的男人。

呵呵,真特么比喷了一公升狗血还要搞笑。

身体传来清晰的酸痛,以及下-身不断涌现的胀痛感,这些让我都触不及防,忽然间我感觉难受极了,眼睛渐渐变得酸涩不已。

光着身子站在蓬头下,任由着温热的水花打在我的身上,眼里倏的再也忍受不住地顺着水花流了下来。

我终于再也忍不住了,一边揉搓着自己的身体,一边放声大哭。

这算什么?这到底算什么?

我付出了三年的感情,如今成了一个笑话,守了三年的清白,到现在却被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男人给夺走了。

老天还真是爱开玩笑,前一秒我还想着把自己最宝贵的第一次在自己生日那天献给我最深爱的男人。

可不过一眨眼的功夫,所以的一切都变了,我深爱的男人和我信任的闺蜜背着我不知道在一起好了多长时间。

我自始至终就像个傻子一样被他们两个玩弄着,现在的我近乎一无所有,男票没了,闺蜜没了,就连清白也没了。

这么狗血的事为什么都特么发生在我身上,我这个月难道是水逆吗?

也不知道在浴室里待了多久,反正我出来的时候,身上的皮肤都已经起皱了。

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套回了身上,好在昨晚那男人没把我衣服也给撕烂,不然我连酒店的房门都出不去了。

拖着疲倦的身子下了楼,办理好退房手续后,我转身向着酒店的大门口走去。

只是还没等我走出去几步,就听见旁边传来了一句,“哟,这不是我们公司的大红人苏菲吗?”

闻言,我不由的停下脚步,扭过脑袋向着说话人看了过去。

面前的人我也认识,我在公司的死对头周岚,同时也是我的大学同学,我记得那时候她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反正就是各种看我不顺眼。

现在工作了,没想到竟然还应聘到了同一家公司,以至于大学时候结下的怨,延伸到了工作上。

在公司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彼此间都没什么好脸色,这个时候更不必说了。

“真是没想到啊,向来洁身自好,以玉女号称的苏菲小姐,也会来酒店。”周岚眯着眼睛,透过眼里的细隙露出毫不掩饰的鄙夷,凉凉地打量了我一番后,最终将目光落定在我脖子上,讥讽的提了提唇后,满眼嘲弄的道:“看不出来,原来玉女就是这样的,我看以后应该改口叫你‘欲’女才对,哈哈...”

面对周岚的调侃,我半点不放在心上,况且我现在也没那个精神和她纠缠,不过这不代表我是个任人搓圆捏扁的软蛋。

眯着眼睛朝着周岚挽着的男人看去,瞄了两眼后,我嘲弄地道:“我嘛第一次来,自然比不过你熟门熟路。”

“你这话什么意思?”周岚拧着眉头,犀利的瞪视着我,要不是顾忌到身边的男人,估计早就大耳光子招呼过来了。

我饶是不屑的撘耸着脑袋向着她看了过去,冷哼着道:“这次带过来的男人不错,比上次那个小胡子,还有上上次的娘炮要好多了。”

走之前我还听到身后传来了周岚和身边男人吵闹的声音,不屑的提了提唇后,头也不回的就走出了酒店。

一路上,我都是恍恍惚惚的,脑袋也一胀一胀的,失魂落魄地游荡在人来人往的街上,恰逢周日,路上随处可见的都是手挽手成双结对的情侣。

看着他们恩爱的模样,感到羡慕的同时,也感觉到很难过。

我和白光一直走到现在,多少人都称我们为金童玉女,我们曾经被多少人称羡过,所有认识我们的人都觉得我们能够走到最后。

而我也天真的以为我们真的可以执手步入婚姻的殿堂,可是现在看来所有的美好都不过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回想起他和罗晓在酒店里说的那些话,以及那些辣眼睛的画面,我就觉得遍体生寒,如果是想要分手可以跟我说,究竟为什么要这样把我蒙在鼓里,像个傻子一样被耍的团团转?

乘车回了家后,我浑浑噩噩的在包里掏钥匙开门,可是,当我刚准备把钥匙插进锁孔时,陡然发现门竟然是虚掩着的。

我心头一震,难道遭贼了?

提着小心脏蹑手蹑脚的推门走了进去,前脚刚一进去,紧接着腰肢就被人握住了,没等我反应过来,一阵粗乱的呼吸声就朝着我扑了过来。

“亲爱的,昨晚去哪?”白光呼吸急促的抱着我,粗重的呼吸中夹杂着浓郁的酒气,看样子是喝了不少酒。

我稍稍的偏过头,伸手隔在了他的胸膛,语气森冷地道:“你喝醉了?”

白光闻言粗嘎的笑了一声,随即更加的凑近我,满是酒味的嘴巴对着我的脸呵气问道:“醉了吗?要不你闻闻?”

正当我犹豫着要不要跟他说分手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顺着我的大腿根慢慢地游走,最后抵在了我最隐-秘的部位。

“小菲,今天就给我...好不好?”

话罢,白光完全没有给我反应的机会,俯首吻了我,他用一只手固定我的脑袋,不然我乱动,另一只手在我裙摆下面继续探-入。

“不...不要...”我拼了命地推拒他,可却撼动不了他分毫,他的呼吸渐渐上移,最后落在我的耳后,“小菲,我想你,一直都想...”

下一刻,不等我拒绝,白光俯首深切的望了我一眼,很突然的撕开了我胸前的衣襟,紧接着,他带着酒气的吻如暴雨般落在我胸前的皮肤上。

“不要...白光你停下...”我的声音已经开始忍不住发抖,全身也抖得不像样子。

但他把我紧紧地抵在墙壁和他的怀抱之间,让我根本挣扎不得,男女之间的区别,在这一刻尤为明显,我的力气在白光的面前如同蚍蜉撼树一般,软弱无力,虽然羞耻却也只能被他得逞。

他不断的啃-咬着我的脖颈,宽大的手掌狠狠地将要揉进他的怀里,像是要把我彻底变成他的一部分,炽热的温度从他那里传来,几乎将我灼伤。

无计可施之际,我用力的咬了他的舌头,毫无章法,几乎是用尽了蛮力,很快彼此的口中就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白光受痛愣怔地看着我,我趁机一把推开他,拢起胸前的衣襟连忙后退几步,满眼警惕地盯着他,生怕他再度袭来。

“为什么?小菲你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们已经在一起三年了,你说我们除了牵手,你连我吻你都是半推半就,我们是男女朋友,做这种事不是很正常的吗?而且我一直在想你,你知道吗?”

是啊,三年了,我们在一起三年了,我以为未来我们会有无数个三年一起度过,我甚至觉得任何人都可能背叛我,唯独他不会。

可是目睹了酒店的那一切后,别说接吻,就连他碰我一下,我都觉得十分恶心。

“今天你先回去吧,改天我们再谈。”我偏过身体,不再去看他。

直到耳边传来“啪嗒”的关门声,我才最终松了口气,没敢迟疑连忙将门反锁,顺着门板我无力地跌坐在地板上,反抱住自己只觉得遍体生寒。

...

在家躺尸一天后,整体的精神好多了,第二天一早,我照常去了公司。

都说情场失意,商场必然得意,但到了我这儿却成了人一不顺喝杯凉水都塞牙。

刚已进入办公区,就看到了同事们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不知道在讨论着什么,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十分严肃的表情,好像如临大敌一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