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1章 再次相遇

一世沉醉负半生 第1章 再次相遇

作者:天烬幽凰 小说:一世沉醉负半生 更新时间:2021-05-03 07:05:43
经是午夜时分,外面虽然是一片沉寂,虽然5分45秒一条街依旧灯红酒绿,音乐砰砰直响的旗号节奏,让我整个人都有些迷朦。我想我现在的的表情所以算得上是轻浮,指尖撵着红酒杯笑着跟旁我想我现在的表情应该算得上是轻佻,指尖撵着红酒杯笑着跟旁边的人敬酒:“张先生,来,再喝一杯。”。...

经是午夜,外面虽然是一片沉寂,但是还剩一条街依旧灯红酒绿,音乐砰砰作响的打着节奏,让我整个人都有些迷蒙。

我想我现在的表情应该算得上是轻佻,指尖撵着红酒杯笑着跟旁边的人敬酒:“张先生,来,再喝一杯。”

我将酒水塞入他的手中,随后便飞快的收了回去。

音乐仍旧毫不客气的作响着,我笑的脸部有些僵硬,不由得伸出手揉了揉脸,这工作也真是难做。

“宝贝儿,你叫什么啊!今晚要不要跟我们出去吃一顿宵夜?”旁边的张老板挺着个大肚子忽然醉醺醺的搂住我的腰,把我吓了一跳。

我连忙躲开:“张老板,我今晚还有事儿,有机会咱们改天再约好不好。”

“哎~别这样嘛,要不你做我的干女儿?以后就陪我一个人,跟我生意上的伙伴们喝喝酒吃吃饭?”

他说着说着就将手挪到了我的大腿上,虽然这一年什么样的人我都见识过了,但是这一瞬间我还是忍不住皱紧了眉头。

可能是我厌恶的情绪太过于明显的落在他的身上,他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当场一巴掌朝我扇了下来。

左脸立刻就肿了,疼的我眼睛有点发昏,但是这还不算什么,这一年,什么事儿我没经历过呢?

那张老板怒气冲冲的看着我,借着醉意他对我指着鼻子就骂:“你这婊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不就是个卖的吗!装什么清高啊,他妈的!”

我有些木然的看着那老板的辱骂,而旁边一起上班的小姐妹走上前搂住他,试图抚慰他,那姓张的客人却仍旧不依不饶。

我垂下眼睛,只剩下了讥讽的笑。

“你傻呵呵的愣在那干嘛!还不快点道歉!”那小姐妹用高跟鞋跟怼了怼我,我才收起那副人见人厌的表情,爬了起来对着那老板点头哈腰。

“张老板,既然我让你不开心了,那我就先走了,让其他小姐妹来陪你。”

我转身就想离开,却不想那姓张的一把抓住我的头发,那种要被撕裂的痛感从我的头皮往下延伸,我被他再次拽到在地。

紧接着就是衣服撕裂的声音。

“操他妈的,你个小婊子跟了我还能没有你的好处,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他狰狞的瞪着我威胁道。

我忍不住浑身一抖,想要反抗,双手却被他同行的那一群人摁在了地上,我用尽全力挣脱着,甚至指甲都已经断裂,换来的只是他从我的身上弹起来,猛然再次朝着我扇了几个巴掌。

在这个充满着黑暗的伊甸园里,没人能帮我。

那双恶心的手撕裂我的衣服,从大腿处滑入,所经过的地方引起我的一阵反感,此时此刻,我真想死了算了。

可是我不能死,以晨还在医院,等着我救她的命!

忽然,我的嗓音娇媚:“张老板,不然你给我一百万,我今儿晚上,陪你?”

可是我并没有等到他的回答,那张老板像是见到了外星人一样瞪着前面三点钟的方向,我顺着他的视线一看,顿时浑身僵硬了起来。

我从未想过,再次见到他的时候,我会这么不堪。

许晟阳就那样经过我,他比一年前成熟了很多,眼神也很慵懒,他左拥右抱着两个小妹,衬衫凌乱的搭在他的身上,露出了精壮的胸膛。

他一直看着前方,直径绕了过去。

没有看我一眼……

他身边有了新欢,而我在别人身下自我作践!

“你他妈还真是贵!我告诉你,你被我看上了,就算是倒贴你也得给我睡!”张老板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见许晟阳等人已经离开,一把揪住我的头发,将我用力的往地上摔去,此时此刻,我竟失去了我最后的尊严。

后脑一痛,我眼前一黑,却忽然想哭,可是此时此刻,我又有什么哭的权利。

我现在这样的处境,当初许晟阳也有着一份功劳,所以我有什么资格等着他来救我?不过是徙倚罢了。

我捂着身上凌乱的衣服,眼中只剩决绝,我想要逃出去!却被那男人猛的一把拉扯在沙发上。

许晟阳,许晟阳,许晟阳!

我近乎绝望的看着门口,原来,我仍旧期颐着他如同年幼时那个少年,不管我惹了多少祸,都会出现保护我。

当我的最后一片衣物被剥下,我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声嘶力竭的悲鸣。

原来这就是彻底绝望的滋味儿。

眼泪滑到了我的嘴里,苦涩至极,如果就这样让我接受我必须接受的命运,那我认命,可是为什么非要在这个时候他会出现。

接下来,我会死么?我会痛么?

我紧紧的捂住身体,湿冷的空气传入我的鼻息,将我的心一寸寸冻成了冰。

可是我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那些人对我的动作,而一阵子酒瓶摔碎的声音,惊得我猛然睁开了眼。

许晟阳站在包厢的中间,他手上的红酒瓶只剩下了一半残骸,顶着那张老板的胸口,我看不清他的眼神。

“顾以昔,你以为,我会让你这么轻易死了么?”

他的声音很黯哑,缓慢的对着我说道,而我所在的这个地方,只能看到他湮没在黑暗中的身影。

不管轻不轻易,我的事,在他亲口说出退婚之后,已经与他无关。

我小心翼翼的捂着身体,一点点的将已经被那人弄的衣不蔽体的衣服整理好。

“都被这么多人看过了,穿或者不穿,有什么区别?”他将红酒瓶子摔到地上,发出一阵清脆的破裂声。

我紧紧咬着嘴唇,特别希望将我的事儿与他无关这几个字蹦出来。

可是他救了我。

如我所愿的救了我。

“我在这里工作,是需要穿着衣服的。”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整理好裙摆,捂住胸口前被撕裂的痕迹,打算离开这里。

走到他面前的时候 ,我明显感受到他的眼神暗了一暗。

已经一年了……他究竟为什么这么恨我!

“那刚刚是我看错了?还是说,你只有面对男人的时候,才脱。”他那带着淡淡讥讽的语气再次响起,捅入我的心脏。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