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1章 我需要钱!

至强护花狂人 第1章 我需要钱!

作者:松柏 小说:至强护花狂人 更新时间:2021-02-23
“什么?!你还想钱?”国邦酒店的二楼餐厅中,本来极其宁静的角落处,几道声音尖细的女人声音沉闷响了。砰!紧然后,是有人重重的拍了一巴掌桌子,转目望去,一个左右三十砰!。...

“什么?!你还想要钱?”

国邦酒店的二楼餐厅中,原本异常安静的角落处,一道尖细的女人声音突兀响起。

砰!

紧接着,就是有人重重的拍了一巴掌桌子,转目望去,一个大约四十岁出头的浓妆女人,正满脸愤怒的指着在她桌案对面坐着的青年,红艳的嘴唇撇的老高,厉声叫道:“我说赵东,你要点脸行吗?这些日子你少说也要拿走七八十万了,还想要五十万?没门!”

女人一双三角眼十分狰狞,眼珠子里更是布满了血丝,指着赵东,唾沫星子喷的满桌子都是。

周遭不少人都在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场闹剧,只不过,当众人听到那声‘赵东’之后,却全都是悻悻然的缩了缩脖颈,露出一脸调侃之意。

在这金川市,要说不认识赵东的人或许不少,但若说没听过他的名字,那还真心没有几个。

堂堂金鼎国际公司,柳家半年前入赘的上门女婿嘛,何人不知,何人不晓?

哪怕是时至今日,有人回忆起当初赵东入赘柳家时候,酒宴操办的盛状,依旧要忍不住咋舌。

就因为那场婚礼,全城所有人消费免单,尽由柳家结账!

也正是因为如此,赵东一时名声大噪。

“原来他就是赵东阿,这长得也不像是能当小白脸的样啊,啧啧,有钱人的品味还真是不一样。”

“嘘,小声点,别让人家听到就不好了……”

瞧着如今正端端正正坐在中年女人对面的青年,周围食客顿时忍不住开始低声议论起来。

面对众人的指点与中年女人不间断的口水攻势,赵东的脸色十分难看,一双手在桌子下面早已经攥成拳头状,浑身肌肉紧绷,但却迟迟没有发火。

“嘶!”

心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赵东的脸色微微缓和了些许,等到女人好不容易停歇的空荡,终于开口,道:“岳母,你应该明白,这些钱本来就是柳絮絮的,你现在只不过就是代为掌管一下罢了。”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赵东的瞳孔几乎眯成了一条缝隙。

柳絮絮,正是他的老婆,也是柳家这一代的独生女!

三个月前,因为一场极其古怪的车祸,金鼎国际的董事长,也就是赵东的岳父,柳金鼎意外身亡,而同行的柳絮絮,虽然没受到太严重的伤害,但却因目睹了父亲死亡,再加上碰撞到了头部,双方刺激下,陷入了重度昏迷当中,足足三个月,除了生命体征完整外,丝毫没有清醒过来的意思。

俗称,植物人!

正因为如此,金鼎国际柳家,家主丧生,独女昏迷,柳家的一切重权,就全权落在了赵东眼前的这个女人身上。

他的岳母,也是柳金鼎生前二婚的女人,孙兰芝。

三个月以来,赵东丢了自己原本的工作,全心全意照顾着昏迷中的柳絮絮。

奈何医药费昂贵,他自己的那点积蓄不消两天就已经挥霍殆尽,不得已,赵东只能找岳母孙兰芝要钱,用以维持柳絮絮现如今天价的医药费用。

起初,孙兰芝倒是还给过他几十万,满口疼爱亲生闺女一样叫赵东好生照顾柳絮絮。

可是近些日子来,这女人却是突然态度大变,不单单是钱不肯拿了,甚至张嘴闭口的就是恨不得希望柳絮絮快点死。

“呵……”

果然,一听到赵东这么说之后,孙兰芝的脸上立马就挂上了一抹厌恶,冷笑出声,道:“你怎么就知道那死丫头还能醒过来?我告诉你赵东,这柳家现在是老娘我当家做主,我说没钱给你,就是没钱!”

说罢,她像是驱赶苍蝇一样冲赵东挥了挥手,甩手递给身旁一个路过的服务生一张金卡,讥讽说道:“买单,麻烦叫保安把这里不相干的人请出去。”

“好的,孙女士。”服务生立马点头,媚笑回应。

……

又一次被保安人员从国邦酒店赶出来后,赵东脸色铁青的站在路边,此时的他,自心底生出了一股无力感。

孙兰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十几年蛰伏在柳家,时至今日,她的狐狸尾巴也终于漏出来了。

她,想看到柳絮絮病死!

只有那样,今后的柳家才会全权掌握在她孙兰芝的手里,那巨额的财富,才会无人觊觎!

“啧啧啧,怎么?昔日的小白脸赵东,现在终于尝到被人打肿脸的滋味了?”

就在这时,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在赵东身后响起,男人穿着一身名牌西装,头上的发丝整理的十分光顺,如今正坐在敞开门的林肯车里,手上盘玩着一串昂贵佛珠,满脸调侃的望着赵东。

见赵东看向自己,孙彪嘴角顿时勾起了一丝冷笑,兀自从车上走下来后,低声冷笑道:“这半年你不是挺牛逼的吗?怎么着现在几十万都拿不出来了?”

说话间,孙彪兀自从口袋里抽出了一张银行卡,笑眯眯的丢在地上,指着赵东说道:“跪下去,捡起来,这里的钱就全都是你的了。”

“滚!”

瞳孔猛地收缩两下,赵东想也不想,一脚将银行卡踢飞了出去,同时骤然上前两步,单手抓住了孙彪的领口,肩膀用力,将之整个人都提到了半空,表情狰狞,低喝道:“别以为老子不知道这次的事是你叫人做的!絮絮要是出事,老子让你们整个孙家都永无安宁!”

“你……”

莫名的,几滴冷汗顺着孙彪额角滑落,但眼看着亲姐孙兰芝就在楼上的窗口张望,孙彪似乎是心头安定了不少,反手打开了赵东的手,晃了两下脖颈,眼神躲闪的辩解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没功夫陪你玩,好狗别挡道!”

说罢,他直接撞开了眼前的赵东,面挂笑意的向着国邦酒店楼上跑去。

在他身后,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快步跟上。

“人渣!”

站在原地,望着孙彪的背影和楼上孙兰芝一闪而逝的身影,赵东忍不住低声咒骂起来。

没错,其实打从最开始,赵东就已经猜到了关于岳父出车祸这件事的内幕。

只可惜,他没证据!

或者说整个金川市,也没人敢提供任何证据!

柳家势大,现如今柳金鼎去世,柳絮絮却又深陷昏迷当中,整个柳家就已经被孙兰芝掌握在了手心之内,凭柳家的关系网和她们姐弟俩的手段,任何证据都可以在片刻内,烟消云散!

若说之前赵东对这姐弟俩还只是猜疑的话,近日来的一切,足以表明,岳父的车祸与孙兰芝绝对脱离不了任何干系!

“最好,别让我查出来。”

舔了舔略有干涩的唇角,赵东低声自语说了一句,旋即转身拦停了一辆出租车,准备动身赶往医院。

柳絮絮的医药费已经用光了,但无论如何,赵东也要想尽办法治好自己的女人!

哪怕……

倾其所有!

坐在出租车内,赵东表情严肃的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望着电话簿上的那个名字,久久晃神。

多少年了,连他也记不清,自己到底有多少年没和那些人联系过了。

但现在,今时不同往日,饶是这个电话拨通过去,他的试炼任务会失败,他赵东也不得不打!

嘟嘟嘟……

“喂,赵叔……”

听筒内的忙音响了两声,不等那边的人开口说话,赵东率先出声,道:“我需要钱,很多钱。”

“恩?”

电话那边,一个略有苍老的声音明显愣了一下,随之就是讶然惊叫:“少爷你疯了吗?!还有一个月,最后一个月,家族的试炼任务就结束了阿!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之前十年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啊!你到底在干什么!”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