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2章 为了钱,连命都不要了
走出医院的时候,苏意轻微微低垂着眼帘,长长的睫毛轻轻地颤抖着,许久,才好似下定决心一般,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到观海度假村。”观海度假村位于市郊海滨,是市内乃至全省最大的娱乐...

走出医院的时候,苏意轻微微低垂着眼帘,长长的睫毛轻轻地颤抖着,许久,才好似下定决心一般,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到观海度假村。”

观海度假村位于市郊海滨,是市内乃至全省最大的娱乐场所,地方虽偏僻,却令得周围省市的豪门贵客都趋之若鹜,苏意轻也曾经在这里搞到过不少有价值的东西。

她盯了这一则新闻很久,只是那人来头实在太大,她不敢轻易动手。现在,是不得不动了。

苏意轻顺利抵达观海度假村,她穿了服务员的制服,以客房服务的名义进入那间客房,果然看到自己的目标,二人毫无掩饰打情骂俏,这一切被藏在手推车下层的微型摄像机尽数收录。

“你是什么人!”本可以非常顺利离开,却不知为何对方会忽然察觉,猛地喊住了苏意轻。

就那么一瞬,几名保镖模样的男子便追过来四下围堵,

苏意轻暗叫不好,飞快地从自己平时混熟地应急通道里跑了出来,然后手脚利落地从后花园里翻墙出去。

然而依旧是走投无路。

苏意轻用手抹了一下脸上的雨珠,就在这个时候,眼尖的她忽地看到一辆黑色迈巴赫S600正平稳地从对面驶了过来。

顾不得这么多了,看到车子,她便如见到救星一般,撒腿就向着那边跑去。

吱呀一声,车子来了一个急刹,堪堪停在了苏意轻跟前。

她几乎看也不看,飞快地打开了副驾驶的门,麻溜地钻了进去。

“拜托!送我去市内!”苏意轻声音急切,又带了三分的哀求,“我会给车费的。”

说话间,她从口袋中摸出仅有的三百元钱送到司机的面前,满眼恳求地看向他,却在瞬间变了脸色。

身侧的男人,眉目冷峻,气质清贵,正好整以暇地侧过眸目,淡淡地睨着她。

这不就是早上刚被她敲了一笔的欧司寒吗?

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啊!

车内的气氛在一瞬间凝住,苏意轻的手还保持着将钱递向欧司寒的姿势。

“苏小姐,居然也会有今天?”欧司寒幽暗的眸中闪过一丝嗤笑,声音冷淡。

大丈夫能屈能伸,这性命攸关的时刻,她也不可能逞什么骨气的。

苏意轻紧紧巴着门把手,可怜兮兮地看着欧司寒,声音有些微的颤意:“欧总,你大人有大量——”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欧司寒已经一语不发地发动了车子。

汽车冲入雨幕之中,苏意轻回转头,看到那几名男子跟着向前跑了几步,就被甩掉,很是懊恼地交谈,有人拿出手机,大抵是向那个金主汇报。

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忽地想到口袋中的微型摄像机,连忙拿出来检查,找到那段千辛万苦录下的视频,点下播放键,一切正常,苏意轻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视频中暧昧的气氛已经传了出来,尽管声音很小,但在安静的汽车内已经足够听得清清楚楚。

苏意轻慌忙关闭,觉得自己的脸一层一层红起来。

欧司寒依旧没有讲话,仿佛车子里只有他自己在开车一般。

苏意轻更是不知如何开口,于是,又是尴尬的静寂。

幸好,远远地已经能看到市区闪烁的霓虹,路上的车子也多了起来。

苏意轻张望着车外来往的出租车,在大脑里几番措辞,终于开口:“在路边停下就好,谢谢你,欧总。”

欧司寒却并没有停车,直接驶入市区,方声音平淡问:“你家在哪里?”

苏意轻微微愣一下,才摇头:“不麻烦欧总,我自己坐出租车回去就好。”

“晚了,你已经麻烦到我了。”

苏意轻这才想起,欧司寒是要去度假村酒店,若不是自己上了他的车,大抵此时已经跟某位美女在共度良宵了。

念及此,苏意轻的嘴唇嗫嚅了一下,轻轻道:“对不起。”

欧司寒微微偏过头向她看一眼,脸上依旧没有什么情绪与表情,心中却几分讶异她此刻的拘谨与之前的伶牙俐齿全然不同。

“雅安公寓。”苏意轻心知欧司寒不会停车,再多与他纠结并无意义,索性讲出租住小区的名字。

然后,车内又静了下来。直到车子停在楼下,苏意轻道了声谢推开车门之际,欧司寒的冰冷冷的声音才再次传过来:“把摄像机给我。”

苏意轻怔了一下,她的手还保持着推车门的动作,回转头看向欧司寒,嘴角微微一挑:“欧总,这可是我的私人财物。”

欧司寒的面色依旧冷冷的,唯独眉梢轻轻地挑了一下,并不看苏意轻,只淡然地说道:“你以为,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是多困难的事情?为了钱,连命都不要?”

苏意轻的笑容不自觉地僵了一下。

她心中有着许多念头,脸上却是一直带着笑:“欧总这算是威胁?只要这份视频在我的手上,只怕是没有人能让我消失吧?”

欧司寒的双眼微微地眯着,冷笑:“苏小姐未免太自信了一些,若你现在上的车子不是我的,只怕眼下你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苏意轻的身体颤了一下,轻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

就在被那些人追赶的事情,她心中不是没有这种念头,几乎以为自己死定了。

见她不讲话,欧司寒的右手伸到她眼前:“给我。”

“欧总,我——”

“给我。”

依旧是这两个字,依旧是淡漠的声音,可从中却是透出不容人拒绝的意味。

他并不看她,可是目光之中带着的寒意,足以让苏意轻打一个冷战,她用手摸摸口袋里的摄像机,脸上分明是不舍的神情。

最终,还是拿出来,放在欧司寒的手上。

然后,推开车门,赌气一样跳了下去,狠狠地甩上车门。

“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欧司寒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他不会再来找你麻烦。”

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要走摄像机,不是为了在那高官那里邀功,反而是为了帮助自己?苏意轻愣在原地,足足站了一分钟,直到感觉细密的雨点又把自己的衣服打湿,她才急急忙忙地掉头跑进了楼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