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十三章 震惊的众人
昨天注定一生是个不眠夜,大家都激动的睡不着觉,而我却回了我的房间一倒在chuang上就呼呼的睡了出来。211号房间的燕燕姐心里非常为现在的的生活倍感高兴,她望着很舒服的chuang,看见如此其配套齐备稀奇古怪的房间心里按耐不住喜悦之情。而其他众女也是不出所料,第2天的早上大家都起来晚了。我把小六子叫到身边当然再也不能像以前叫六子哥了,谁叫我现在是老板了呢。小六子询问道:“罗老板你有什么吩咐?”一脸崇拜的小小六子看着我,而我享受着这种感觉说道:“嗯,咱们新店开张,你呢?去那个gao一下宣传,去那个县城里面就说一个月之后,我们这里要开始我们的第1部戏园,这叫什么名字就叫化蝶好了。”。...

今天注定是个不眠夜,大家都兴奋的睡不着觉,而我却回到了我的房间一倒在chuang上就呼呼的睡了起来。201号房间的燕燕姐心里十分为现在的生活感到开心,她看着舒服的chuang,看到如此配套齐全稀奇古怪的房间心里按耐不住喜悦。而其他众女也是满怀欣喜的心想着自己房间,然后东串门西串门,惹得我这个房间睡觉的人都不好意思。

不出所料,第2天的早上大家都起来晚了。我把小六子叫到身边当然再也不能像以前叫六子哥了,谁叫我现在是老板了呢。小六子询问道:“罗老板你有什么吩咐?”一脸崇拜的小小六子看着我,而我享受着这种感觉说道:“嗯,咱们新店开张,你呢?去那个gao一下宣传,去那个县城里面就说一个月之后,我们这里要开始我们的第1部戏园,这叫什么名字就叫化蝶好了。”

小六子得令之后就屁颠屁颠去了自己房间,换了衣服之后就出门走了。众女看着小六子走的眼神,想到这日子是越来越好了。然后我对着众女说道:“大家就休息三天,在这个三天的时间里县城里买自己需要的东西,这三天就算是给大家放了一个假了,三天之后咱们就要开始排练化蝶的这个戏剧了,希望能够能赢一个好的开始,我们罗氏戏院的第一个节目。”然后我对着老板娘说道:“老板娘我能借你点钱行吗?你看大家出去采办东西没点钱不行吧?你借我点啊,大家买完买完之后我再给你那个还给你行不?毕竟咱们新店先刚开张嘛,对不对?”

众人听到后连连点头,看着我这个新老板的眼神都好了不少。老板娘架不住众人的劝说之后给出了自己春满楼卖房的钱。我拿着这些钱准备开始平分给剩下的员工,老板娘则拿出了一张纸记录了,今天借出了多少钱。

回到了东安县城里的小六子,找了一面锣敲了起来,锣声响彻着集市大街小巷并充斥着小六子的声音:“罗氏戏院开业了,一个月之后将会开始,我们小店的第一部戏化蝶,有意愿者赶紧来希望多多捧场啊,多多捧场。”小六子走了,不一会儿后面又来了一qun春满楼的姑娘和小厮,手里拿着钱去了市集里买东西,然后大包小包的又往城门口走去回去了。

三天过后,开始了第一天的培训上岗。众位人也到了练习房间集合,准备开始选梁山伯和祝英台的主角,本着想给大山哥和艳艳姐制造一个机会便提议让他们两个演,但是小六子却不满的说道:“大山哥,能演吗?他那么笨,我承认,他打架还行,但是演这个书生,我实在不敢恭维。”大山哥也低下了头,艳艳姐此时替大山哥不平的说道:“大山试都没试,你怎么知道他不行,难道尖zui猴腮的你就可以吗?”

六子当然不会去争这个主演,主要是想到老板这么文质彬彬的都没上,凭什么落在了大山的身上,要是大山也行,而自己觉得并不比大山差,所以自己肯定也行,然后把我推出来做挡箭牌的说道:“我觉得老板比我们在场的男的都合适,演这个FengLiu倜傥的读书人。”这马屁拍的我很是受用,然而作为懒人的我来说,是真不想干这种体力活的。然后便大发神威的说道:“我是老板,还是你们是老板,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大山演梁山伯,艳艳演祝英台,至于六子你就演书童四九了,其他人现在来应聘别的角色。”

六子听到后也不说话了,毕竟我一锤定音了。艳艳则高兴地叫了起来,真不知道是因为她自己当上了女主角,还是大山当上了男主角,还是两者皆有的高兴。最终在这个一个月的日子里,我为了自己的这个决定后悔,我是手把手教大家啊,尤其是大山的笨笨的状态老是记不住台词。让我后悔这个店的名字为什么要叫戏院,看来这出戏只要打响了罗氏戏院的民声后便还是给大家看电视剧和电影或者那些剪辑的视频吧,真是累死我了。

未来的时间里谁也不知道因为我的这个决定加快了我在这个空间的知名程度,突厥更是发兵五千军队来抓我这个人。

这可真是个煎熬的一个月啊,大家总算上正规以后,这边我们马上就要迎来了开张的第一天营业和第一场戏的开场。看着大家这个样子也就刚刚熟悉的而已,要是不出问题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明天就得开演了,所以我把艳艳姐叫了过来嘱咐了她几句让她随机应变,如果大山哥出了岔子,一定要把剧情带回来,实在不行就当成是和大山哥在谈恋爱。艳艳姐被我说得脸通红通红的然后蚊子般声音的答应了。日后的我想不到他们竟然会因为这部戏而在一起,可能就是我说的那句“当成是谈恋爱”吧。

第二天开业了来了很多人,虽然我们东安县的人不多,但还是陆陆续续的都来了,都来看我们东安县自己的戏院。

今天是个不平凡的一天,因为今天是王天宇带着自己的媳妇和女儿来到了东安县游玩,本来是要去问可乐是否还在经营,但是被问到的人则是摇了摇头说道:“以前卖可乐的春满楼,已经没了,所以也没再销售了,不过春满楼的原班人马,现在已经搬到了城外,因为今天是戏院的第一天开业,等了很久的可乐想必会再度出现吧。”王天宇听到后十分的感谢,并让仆人给了这个老者十文铜钱,便回到了自己的马车并通知马夫前去罗氏戏院。

而此时又来了一帮人去问路,你没看错就是李靖,为何李靖现在才到东安县了,因为长安路途遥远,外加到一个地方便得帮忙让新任的官员走马上任,让百姓知道朝廷还没忘记他们。本来在忙完丰州城的最后一班之后,就便去巡视一下边境,然后准备离开。新任的官员为了感谢李靖为他们保驾护航,便执意要请李靖喝酒,便去了酒楼。

之后就听到哪里哪里的酒好喝,而且比御赐的不知道好多少倍,虽然说话的人也没喝过御赐的酒,所以酒瞎咧咧。但是李靖可是喝过御赐酒的,所以带着几分好奇问了问此酒在哪里,然后被告知在东安县,反正想到自己本来就是要去巡视边境的,顺便去东安县也不为过。

然后就发生了那一幕,一个老者前后被两拨人问罗氏戏院。因为东安县比较小,也不是很多人愿意花这个钱去看戏院的,不过李谦和那帮公子哥就不一定了。李谦的姐姐也对这个罗氏戏院好奇便也去了。

在开始正是开门的时候,我让老板娘充当了收钱的,一个人头十文钱才能进去,老板娘本想反对,但是迫于我的淫威还是屈服了。哼,让你对我作威作福,看你当大姐大习惯了的你,今天也让你知道劳动人民的心酸。然后趾高气扬的走了,因为这个戏剧,我打算只演一次,因为我怕再多演一次,不知道要出什么篓子。

然后整个戏院差几个座位就算满了,毕竟没钱的也不会来,该来的外地的都来了,然后准备开戏了。结果如我所料,这货果然出篓子了,但是还好让艳艳姐搬回了场子,但是下面的观众却不买账,一个个说:“花了这么多钱,就让我们看这个,要不是冲着可乐来的,大家谁会看这种表演,丰州城里的比这个好看一百倍。”看着这个起哄的不就是当初和李谦一起来买可乐的一个公子哥吗。

眼看着他把观众的情绪给带了起来,众人瞬间沸腾了。本来以为还有什么好看的戏剧的王天宇和李靖的两拨人也决定不瞎参合,看着没有可乐的售卖后也准备离去。

我赶紧准备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B站收藏的(攻心计,美人天下qun像,攻心计主题曲,关菊英)的视频拿出来,准备当成大唐的第一个视频播放。然后让一qun演员下了台,自己则上了台,开了麦之后,便对大家说道:“不好意思,其实今天并不是让大家看戏的,今天只是个首映礼而已,为了就是让大家接受我们的这种国外的视频,也就是你们认为的戏剧,接下来便要开始,播放了,请大家观看。”

然后我下了台开始用一种幕后的声音说道:“现在播放的是天朝历史上的美人qun像视频,请大家观看。”台下的众人纷纷耳语道:“天朝,是什么国家,离大唐远不远,为何从来没听过。”回到了播放房间后,我便cha上了USB,然后开始把大厅里的音响打开了,然后开始播放。

这台上突然的白色大帆布出现了影像,众人纷纷下了一跳,然后工作人员解释和安慰之后大家才慢慢的坐了下来,还有听着不知道哪里冒出的音乐后,皆被这场景深深地震撼,还有里面的美人让人让人神往。

李靖看见这个视频的时候也被震的一愣一愣的,这个里面的东西如果是真的,那这个王国也太富了吧,虽然未见识到这个店的主人,但是看了这个之后,想到原以为大唐的敌人突厥现如今已经只有防御的份,而这个国家的宫殿不知道得浪费多少民脂民膏。

而王天宇则想到,还好出门了一趟,不然连这么大的势力都不知道,这个店的背后的背景原来是一个国家呀。

“天哪,这里面的东西,这场景,这美人天下,真是无敌啊。”

“不行,不行,我要死了,这里面的美人太多了,太美了。”

而身为罗氏戏院里的员工也被这个视频,震的说不出话来,还以为自己的罗老板只是罗成的一个亲戚而已,想不到背后竟然是这么大的一个王国。

李靖再三想了想后还是找人探探底细,这不明不白的出现这么大的国家,大唐连一点消息都没有,要是朋友还好,要是敌人恐怕也就只有举全国之力来抗衡了。于是问道旁边的小厮小六子说道:“这位小哥,不知道这家店的主人是哪里人氏。”旁边的其他人听到李靖的问话后也侧着耳朵想要一听究竟。

小六子因为被这个视频给震惊的不像话,感觉到自己的后台硬了很多,看着众人请求的眼神说道:“我们老板是罗成的远房亲戚,是已故罗成的侄子。”“罗成的侄子”这年龄也不像啊,可是这辈分的事谁又能说得准呢,竟然说罗家的人,那就是跟叔宝家应该能够扯上一点关系吧,看来自己还得在这里然后在八百里加急的把这边的事告知太子殿下,这件事可大可小,可大就是这个大唐突然冒出来的天朝这个国家的实力,可小就是这件事整个大唐也所知甚小,而且还不知道是敌是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