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冥婚缠身by樱桃小子

冥婚缠身 冥婚缠身by樱桃小子

作者:樱桃小子 小说:冥婚缠身 更新时间:2021-02-23 08:46:01
樱桃小子原创小说《阴婚麻烦缠身》讲诉了容止唐绾容止之间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更多阴婚麻烦缠身樱桃小子小说深度阅读,文章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容止唐绾容止小说精彩的节选:我往前驾驶车座一看,里面还坐着一对浑身是血,身体严重变型被扭曲的母女,她们露着粘满鲜血的牙齿对我笑,还挥着一只骨头全碎,软的跟纸片似得手跟我打打招呼:“嘻嘻……下车呀!...

冥婚缠身

推荐指数:10分

《冥婚缠身》在线阅读

樱桃小子原创小说《冥婚缠身》讲述了容止唐绾容止之间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冥婚缠身樱桃小子小说阅读,文章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容止唐绾容止小说精彩节选:我往后驾驶座一看,里面还坐着一对浑身是血,身体严重变形扭曲的母女,她们露出沾满鲜血的牙齿对我笑,还挥着一只骨头全碎,软的跟纸片似得手跟我打招呼:“嘻嘻……上车呀!

我往后驾驶座一看,里面还坐着一对浑身是血,身体严重变形扭曲的母女,她们露出沾满鲜血的牙齿对我笑,还挥着一只骨头全碎,软的跟纸片似得手跟我打招呼:“嘻嘻……上车呀!”

“啊!”

我吓得拔腿就跑,那司机狰狞着面孔发动油门直接朝我追来,我两只脚哪里能跑过四个轮子的车啊!

三米、两米、一米……

眼看着它就要从我身上碾压过去,突然,后面的车子像被人定住似得动弹不得,而车里原本兴奋的三只鬼脸上变得惊恐无比。

我心中讶异万分,此时一缕阴冷的寒风吹过,只见前面不知去向的容止身着黑色长袍,头发上绑着红色缎带出现了,你还别说,这男人不发春的时候,那浑身透出的的气息还真让人觉得有一种王者风范。

“小小的鬼魅连我的人也敢动,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容止阴冷的话刚说完,他就抬起宽大的袖子朝出租车一挥,瞬间车子里的鬼开始扭曲起来,几声惨叫后连同车子一起化作一团黑烟消失了。

看着那一车的鬼灰飞烟灭,我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可吓死我了,还以为活不过今天了!

“我才离开一会儿你就给我闯祸,唐绾,你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容止双手环胸,眼眸打量着我道。

“谁不省心了,自从遇到你后,我这就天天的遇到鬼,你简直就是我的克星!”说完这话,我就转身离开,可走了没两步,在看到满大街都是红色的灯笼时又没骨气的折了回去,声音不悦道:“喂,赶紧带我回人道!”

“想要回人道?”容止听着我的胡,薄凉的嘴角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坏笑,说这话时突然整个身体飘到了我面前,冰冷的手指轻轻挑起我的下巴,让我被迫与他对视:“你要是把我伺候舒坦了,我就带你回人道!”

“……”

我被他这话气的差点儿肺都炸了,一把就将他捏着我下巴的手拍开了,愤怒的骂道:“无耻,流氓!你要不高兴带我回去,那我自己找出路!”

当我转身要离开时,男人突然抓住了我的胳膊,紧接着略微冰凉的嘴唇吻了上来,有些口齿不清道:“既然你不愿意伺候我,那换我伺候你也一样!”

我被他这无耻的话气的又羞又恼,又见周围好多的鬼都用一副异样的眼神看着我们,这该死的男鬼精虫上脑也不分场合吗?

这跟现场直播又有什么区别!

“丫头,别挣扎了,没用的!”容止见我极为不配合,有些生气的朝我屁股拍了一下,我气的张嘴就咬了下他的**。

“嘶~”男鬼离开我的嘴唇,伸手摸了摸自己的**,有些愤怒道:“唐绾,你属狗的是不是?”

听着他生气的话,我无辜的耸了耸肩膀道:“不是说鬼是没有痛觉的嘛,我就试试看咯!”

容止被我这毫无忏悔之意的话气的不轻,一把抓着我的手就将我整个人带入了他的怀中,冰凉的手指捏着我的下巴,透着戏谑道:“唐绾,你成功把我惹毛了!”

“……”

我心中还在疑惑把他惹毛的代价是什么,突然带有惩罚性的吻如狂风暴雨般落下来。

“色鬼,你放开我!”我挣扎着叫起来:“这满大街都是鬼,你不害臊我还觉得丢脸呢!”

“既然你不喜欢,那我让他们消失就是!”容止打了个响指,原本满大街的鬼此刻竟然只剩下我们俩人,空荡荡的红色街头更加的诡异了。

“现在就剩下我们俩人了,你可以放开了吧?”容止一边说,一边用手扒拉我的衣服,再后来我就去了知觉,昏迷前耳边传来容止邪魅的声音:“唐绾,其实你很喜欢我这样对你,是不是?”

等我再次醒来时,就看到姥姥站在我的床边,气呼呼的冲我骂道:“死丫头,我在店里都快忙死了,你倒好竟然跑回家来睡大觉,信不信大学的学费我不给你交了!”

见姥姥破口大骂,我的脸上露出迷惘的神色,又看了一下周围,的的确确是我自己的房间,可前面我明明入了鬼道,还跟容止做了羞羞的事情……

“唐绾,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姥姥皱着眉头喊我:“你最近怎么回事,老跟丢了魂似得?”

“我没事,姥姥!”为了不让姥姥担心,我就没有把容止的事情告诉她,只是掀开被子下了床,然后稍稍整理了下衣服就跟姥姥去了店里面。

“唐老夫人在吗?”我正扎着花圈,一辆很豪华的保时捷轿车停在了我们店门口,从里头下来一个男人,四十多岁的样子,脸色很难看,一进门就找我姥姥。

等我把姥姥叫出来后,这男人立马就朝我姥姥激动的跪了下去,嘴里一直喊着都是他的错,当初他不该不听我姥姥的话,坏了下葬的规矩,现在那鬼来寻仇了。

“王先生,不是我不愿意帮你,而是我老婆子没这本事帮你!”姥姥听完他的话后叹了口气:“当初送你女儿离开时,我跟你说了,她是含冤而死,得守灵七天,可你偏生不听,如今出了事,我也没办法,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不行啊,唐老夫人,我已经请了好几个师傅看过了,他们都没办法震住,我真的是走投无路,这才厚着脸皮找您的!”

男人说完就朝着姥姥磕了好几个响头:“只要您能帮我把事情解决了,多少钱我都愿意出,往后我跟我媳妇就把您当亲娘一样孝顺!”

这男人哭的眼泪、鼻涕一直流,我有些不忍心,就上前劝道:“姥姥,我瞧着他挺可怜的,不然您就帮着去看看吧?”

姥姥听着我的话,稍稍思索了一会儿后才松口道:“那就去看看吧!”

“哎,谢谢唐老夫人!”男人从地上站起来,擦着眼泪激动道。

等姥姥把自己平日里用的法器装进一个黄布袋子里头,还破天荒的把我也带去了,坐在男人的豪车里,我们就这样朝着目的地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