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丙等下

魔道极尊 第五章 丙等下

作者:第101次战斗 小说:魔道极尊 更新时间:2021-02-23 07:59:30
要撞上他胸口,魔化陡生,仿若被一股无形的力道牵引,那白胡子老头竟笔直坠下,擦着殷老魔的胸口落在地上。砰!一声巨响,整个大殿一阵剧烈地晃动,镬里的水又飞溅不少。白胡子老头捂着屁股从地上跳起,对着雷姓大汉气哼哼地骂道:“臭雷子,你把“非也,非也,是老皮在闹,可不是我老雷。”大汉声若惊雷,将光头摇得好似拨浪鼓一样,伸手提起坐在肩头的猴儿老头,抖手向着十几步开外的殷老魔丢去,“老大,接住!”。...

魔道极尊

推荐指数:10分

《魔道极尊》在线阅读

  “雷师弟,皮师弟,别闹了!赶紧收了法术,过来议事吧!”殷老魔没好气地冲他俩道。

  “非也,非也,是老皮在闹,可不是我老雷。”大汉声若惊雷,将光头摇得好似拨浪鼓一样,伸手提起坐在肩头的猴儿老头,抖手向着十几步开外的殷老魔丢去,“老大,接住!”

  嗖——

  劲风急响,那须发皆白的猴儿老头竟化作一道白光,急急砸向殷老魔的胸口。

  就听殷老魔重重一哼:“胡闹!”并不伸手抵挡。

  眼见白胡子老头的脑袋就要撞上他胸口,异变陡生,好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道牵引,那白胡子老头竟笔直坠落,擦着殷老魔的胸口落到地上。

  砰!

  一声巨响,整个大殿一阵剧烈晃动,镬里的水又溅出不少。

  白胡子老头捂着屁股从地上跳起,对着雷姓大汉气哼哼地骂道:“臭雷子,你把我当石头丢出去?太坏了!以后再也不跟你一起玩了!”气得两撇白胡子一撅一撅的,又掉头瞪着殷老魔,怒道:“殷老大,你也不接住我,就眼看我屁股在地上摔成八瓣儿?”

  殷老魔沉着脸,对他拱了拱手:“皮师弟,你使出这新研制的重力术,再被雷师弟用重手丢掷过来,我若贸然伸手接,只怕我一双手腕都要折断。”

  白胡子老头转怒为喜,点头笑道:“这样说来,倒也有理。”

  “喂!还有我呢?这一手‘斗转星移’也很不错吧?”雷门主大踏步走过去,用手搔着光头,笑嘻嘻地望着殷老魔。

  “很不错,雷师弟也很厉害。”殷老魔翻了翻白眼,言不由衷地道,看来他对于这两位活宝师弟也是头疼得很。

  石动这才明白,原来两人坠落的巨力,竟然都来自那瘦小如猴儿的皮师弟,不禁惊奇不已,对那形成小山般重量的巨力术遐想起来。

  暗想若是练成这神奇的巨力术,以后去泗水城吃霸王餐就不怕了,只要稳坐饭馆里,任他多少大汉上来推搡,也自岿然不动。

  紧接着,念头一转,又对那雷姓大汉的“斗转星移”投掷手法羡慕起来,要是学会了,跟伙伴们玩石弹子就再也不会输了,想让石弹子往哪儿滚就往哪儿滚。

  石动心痒难搔,一双骨碌碌灵动的小眼,在大殿中央的五名修士身上转来转去,眼神中流露出极大的兴趣。

  忽然他想到了,别看这后出场的雷姓大汉和皮姓老头神通惊人,可那殷老魔只怕更加厉害,就看他是这伙人的头头,还主持了这什么血祭大典,就说明他一定不同凡响。

  还有那只凭娇笑就让人气血翻涌,恨不得拜倒在她脚下的花姓女子;那一出场就对殷老魔冷色相对的中年修士司徒锦。

  “只怕……只怕他们的神通都大得让人难以想象吧?”石动兴奋得浑身发颤,小脸儿通红。

  先前还对这魔煞门将自己捉来,血腥嗜杀颇为害怕,此时明白这不过是选弟子的一种特殊方式,内心也就不再抵触。毕竟,那些死去的人再也不能活转,而对他一个凡人小孩来说,当务之急是活下去,其次是学一身本事回家,否则便在泗水城做一辈子茶馆小厮,又有甚么意思,就连妈妈和妹妹也要跟着受一辈子苦。

  在石动小小年纪看来,出人头地修道成仙,才是他心底最想要的。

  “这……这魔煞门搞不好比凌霄宗还要厉害许多!接下来,也许会有莫大的机缘让我遇上,也说不定。唉……回家的念头只能暂且收起,先想法子活下来,学一身本事再说吧……”

  在场的少年跟石动有同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眼看经历了重重生死考验,接下来就面临被五位老怪挑选的环节了,到底会不会被他们选中,事关生死!

  众少年小脸都涨得通红,目光紧紧落在五位门主身上。

  就听为首的殷老魔说道:“各位门主,按照事先约定,这一次挑选弟子的次序,依照各门虏获少年的资质优劣和数量多寡。你们都没有异议吧?”

  其余四人没有提出异议,于是接下来五人分站高台四周,目射神光地四下扫动。

  石动当即感到身上汗毛簌簌而动,似乎被五人目光给看了个通透,心知对方一定在审视点验众少年的资质情况,不禁暗暗紧张。

  过了片刻,殷老魔哈哈大笑道:“胜负已定,依次是——掌门一脉、云雾峰门主、问道峰门主、赤炼峰门主和朝天峰门主。”

  在场修士欢声雷动,四大门主中司徒锦显得很懊恼,其余三人则神情如常。看来,只有司徒锦对逊于殷老魔而有些耿耿于怀,其他人对这样的结果则早有预料。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殷老魔伸手一招,石动就感觉身旁大镬哗啦一声水响,一名少年凌空飞了过去,把他吓了一跳。

  定睛一看,正是方才被白进啧啧称道的少年。

  “此子是甲等上的资质,又是血煞体,正适合练本座的血煞魔功。哈哈哈……司徒师弟,你觉得如何?”殷老魔得意地看了司徒锦一眼,一抖手把少年抛给身旁弟子,有人给他披上衣衫,领了下去。

  石动又是吃惊,又是羡慕,目送那少年离去,心道:“嗯,没想到他的资质竟然这么好,还拜入了掌门一脉,真是好运气呀!不知……我会被哪位门主选中呢?”

  怔忡之际,就听司徒锦冷哼一声,伸手一招,一名少年飞到他身旁。

  “他是甲等下的资质,心轮强大,正适合走力道修炼,调教好了,比你那娃娃也不遑多让!哼!”司徒锦冷声说道,顺手把吓得哆嗦的少年丢给了身后修士,自有弟子上来给他披上衣衫,领了下去。

  接下来,其余三位门主也交替挑选,经历了三轮之后,所选弟子就降为了乙等;又选十余轮,所选弟子降为丙等。

  这时候已经选走了近四成,剩下的都是丙等中以下了。

  至此,五位门主开始表现得意兴阑珊,看来对于甲等和乙等弟子兴趣颇大,但是对于乙等以下就没有多大兴趣了。

  就见五人你选一个,我选一个,剩下少年变得越来越少,而石动居然还没有等来自己的机会,不由得暗暗心焦。

  最让他不安的是,不知是不是在黑水里泡得太久了,身上七个圆形印记都在隐隐作痛,看上去甚至有焦黑的颜色,并伴随阵阵烧灼感,好像随时都会燃烧起来,情形越来越不妙了。

  他越来越沮丧,觉得自己拼命求生,结果却是白高兴了一场,这下子谁都不会选自己了。

  眼见最后只剩下三十多名少年,殷老魔一摆手,说道:“剩下的都是丙等下,我对这样的资质没什么兴致,统统让给你们吧!”

  说到这里,他还特意看了一眼司徒锦,笑道:“司徒师弟,我想你对这样的弟子,恐怕还是颇有兴趣的吧?”

  这明显就是在讥讽司徒锦,意思是说他看不上的弟子,对方会看上。

  司徒锦冷哼一声,把手一招,立刻有七名少年唰唰飞到身旁,冷然道:“没错,我就喜欢这样的劣等弟子,调教好了方显得我的本事。”

  把手一拱,“各位门主,本座先行一步了!”,带着自己的弟子和挑选出来的少年先行离去,把那殷老魔一阵错愕地晾在当地。

  娇媚的花门主声音甜腻地跟了一句:“司徒师兄,你慢走哈!有空多去我那里串门儿。”

  石动此刻是又惊又喜,他完全没想到自己竟会被这司徒锦选中,而他临行前丢下的那句话“我就喜欢这样的劣等弟子,调教好了方显得我的本事”,更让石动佩服得五体投地,激动地暗想:“这才是仙人气概呢!我……我竟被他给选走了,从此后……他……他就是我师父了……”

  死里逃生的狂喜让他迷迷糊糊的,隐约感到大家在司徒锦的带领下,上了一朵硕大的黑云,一番腾云驾雾之后,就落到了一座高高的山峰上,众少年都被带了下来。

  随即眼前一暗,被引领来到一座深深的洞府中,不知走出多远,眼前赫然一亮,竟来到一处宽广的大厅。

  这大厅四周墙壁泛着温润的光亮,居中摆放着一把太师椅,地面上铺着整齐的方砖,踩在脚下就觉一阵冰凉。

  石动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猛然清醒过来,赶紧低垂着脑袋站好,静待师父训话。

  一起过来的三十多名少年也都鸦雀无声,个个表情恭谨,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那些面无表情的青袍修士则伫立在身后。

  众少年这一路上历经死亡和杀戮,已经从心底接受了魔道残酷的生存法则,深知一不留神就会把小命送掉,哪敢表现出丝毫不敬。

  司徒锦坐到太师椅上,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用威严的目光注视着眼前这些少年。

  一息,

  两息,

  三息……

  石动就觉这目光似有千斤之力,重重地压在自己的心灵上,很快就汗出如浆,浑身发抖,他只能咬紧牙关硬撑着,哼都不敢哼一声。

  这明显是一种考验,大家都不敢乱动,硬生生支撑了半盏茶时分,重力陡然消失,众少年这才松了一口气。

  “哼!”

  司徒锦突然重重哼了一声,吓得几名少年跌坐在地。

  石动两腿一软,差点也跟着摔倒,他赶紧用牙一咬舌头,趁着剧痛猛一挺腰站住了。

  “如此无用,鞭笞惩戒!”随着司徒锦一声令下,那几名少年立刻被青袍修士按在地上,脱下裤子噼噼啪啪抽了一顿,星星点点的鲜血溅了周围少年一身。

  打完之后,提上裤子,那几名少年又被逼着站好,这下众少年神情愈发恭谨了,可是一个个腿脚却在暗暗发抖。

  石动就觉屁股一阵发麻,心说:“屁股啊屁股,你可算逃过一劫了。”眼看这位师父绝不是善茬,暗暗提醒自己小心应对,千万别触怒了他。

  (新书召唤收藏和推荐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