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五大门主

魔道极尊 第四章 五大门主

作者:第101次战斗 小说:魔道极尊 更新时间:2021-02-23 07:59:29
又惊又喜,敢分心,赶快闭目六字气,深怕这种感觉突然没了。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倍感咽喉和尾椎骨越发热,并隐隐有再次往眉心蹿的趋势,但是周围热水中的小虫子却越发少,并也没足够多的力量再往上走了。他悄悄地把眼睛张开嘴巴一线,就见那些青袍修士们满他也不知道这样有没有效果,但是死马当作活马医,那些资质比自己好的少年咽喉上都出现了圆形印记,那自己也要争取弄出一个来。。...

魔道极尊

推荐指数:10分

《魔道极尊》在线阅读

  石动闭上双眼,默默感受从毛孔中钻入的小虫子,用意念引导它们从心口往咽喉走。

  他也不知道这样有没有效果,但是死马当作活马医,那些资质比自己好的少年咽喉上都出现了圆形印记,那自己也要争取弄出一个来。

  也许是心理作用,也许是真得有效,石动感觉从毛孔中钻入了更多的小虫子,把心口、胸腹和小腹拱得热烘烘的。

  突然,两条热线一蹿,他感到咽喉和尾椎骨也开始发热发胀起来,小虫子们又蹿到了那里去了。

  石动又惊又喜,不敢分神,赶紧凝神导引,生怕这种感觉突然没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感到咽喉和尾椎骨越来越热,并隐隐有继续往眉心蹿的趋势,可是周围热水中的小虫子却越来越少,并没有足够的力量再往上走了。

  他悄悄把眼睛张开一线,就见那些青袍修士们满场游走,不停地把少年捞起仔细检查,有时摇摇头,把人又丢回去;有时则面带微笑地点头,把人放进新的大镬中。

  石动特别地瞄了一眼身旁那个资质好的少年,不禁吓了一跳,就见他眉心和头顶也出现了两个浑圆清晰的红色印记,而且全身还浮现了一些浅浅的粉色花纹,瞧着挺瘆人的。

  定睛一瞅,其实那些粉色花纹都是一条条的血管,不知何故竟然都暴胀起来。

  “这……这是要把人都变成魔头吗?”石动暗暗咂舌。

  就见白进和同行的女青袍客一起走过来,白进把那少年从镬中捞了出来,对着女青袍客低声笑道:“师妹你看,这小家伙资质真不错,我看起码是甲等中的资质了。”

  女青袍客瞄了一眼,叹息道:“资质再好,要是不能选进师父门下,也是白饶。”

  白进笑嘻嘻地道:“不管怎样,这小子也是咱们选来的,到时宗门贡献值可以大大地记上一笔了。”将那少年又小心地放进第三口大镬中。

  “咦?师哥你看,这小家伙竟然……竟然流血了……”女青袍客声音发颤,伸手一提。

  石动感到自己被提了起来,他赶紧低头望去,果然看到清澈如水的大镬中,不知何时漂浮起一丝丝的血丝。

  白进瞄了一眼,微微一怔后,脸上显出不屑地神情:“哦,我当什么呢?他这种情形算是比较少见,他的脉轮受到某种干扰,无法正常开启,但是由于执念很强,硬生生地把药力吸纳进来冲击脉轮,导致脉轮受损,于是流出血来。哼!这样不顾一切地蛮干,就算脉轮都打开了,可是受了损,将来修炼却是会大受影响的。这样的废物,你还是把他给丢回去吧!”

  女青袍客恍然大悟,扭过头瞧了石动一眼,就要把他给放回去。

  忽然她身子一滞,因为注视到一双灼热的眼睛,就那么死死地盯着自己,仿佛在苦苦地哀求:“仙姑大人,救命!救命!”

  这双眼睛自然是来自石动的,他明白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一旦被放回原来的大镬中,由于水中的药力都被吸干,自己是无论如何没有足够的药力,再去冲击剩下两个圆形印记的。

  女青袍客犹豫了片刻,终于轻叹一声,点了点头,把石动放进了新的一口大镬中。

  石动大喜,赶紧冲她眨眨眼睛,表示谢意。谁知她看都不看,掉头就走了。

  石动愣了一下,明白了她的意思,这种举手之劳只能帮一次,最后自己能不能活下来,还是要靠自己。

  不过对于这位少言寡语的女修,石动印象一直很不错,当初目睹杀戮时,她发出的一声叹息,深深地印在石动的心里。心想将来要是能进入宗门,这位仙姑倒是要好好感谢一番才是,也不枉她救了自己一命。

  进入了新的镬水中,石动继续凝神冲击,很快就感到源源不断地小虫子钻入体内,依次把眉心和头顶的圆形印记也都打开了。

  这时候,他浑身上下一共七处圆形印记,分别是——头顶、眉心、咽喉、心口、胸腹、小腹、尾椎。

  七处连成一线,忽然全身一缩一涨,四肢百骸都变得热烘烘的,那些小虫子开始到处游走,一种舒爽的感觉让石动不禁呻吟起来,就觉体内开始充盈起一股力量来,并且还在持续增长。

  他大喜过望,暗道:“看来我终于冲过了考验,现在开始增长力气了!那么接下来,是不是就要等着被什么人来挑选了?”

  悄悄四下张望,就见大部分青袍修士已经停下游走,也不再把少年捞出大镬。

  大殿中的雾气渐渐散尽,似乎到了仪式末尾。

  再等片刻,高台上的凶戾老者终于高举双手喊道:“血祭结束,下面开始选拔魔煞门第三十二代弟子!”

  青袍修士们齐声大喊:“血祭结束,淘汰者喂食镇山凶鬼!”

  纷纷伸手从大镬中抓出少年,丢给那些赤膊大汉,轮到的少年都被吓晕了,被大汉们抓着脖颈,好像提着小鸡仔一样鱼贯走出大殿。

  不多会儿,就听外面响起此起彼伏的惨叫,混杂着哈哈的鬼笑:“好吃!好吃!还要!还要!”

  大殿里幸存的少年吓得脸色苍白,瑟瑟发抖,不过也无人哭闹反抗。事已至此,他们都看明白了,这魔煞门如此凶残嗜血,无非是为了选拔合格的弟子而已,至于那些不合格的弟子,自然也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

  这就是魔道,一切遵循优胜劣汰!

  石动一颗心像打鼓一样乱跳,那砰砰的力量鼓得血液直冲耳膜,发出轰轰的声响,如此紧张都是被刚刚的情形给吓的。

  原来方才他都被白进给提起来了,可是看到身上已经出现七个圆环,他轻咦一声,又把石动给放了回去。

  那一刻,石动简直就以为自己死定了,谁知竟又逃过一劫,不由得大呼侥幸。

  接下来,他目睹又有两拨少年被清理出去,到最后只剩下了不到二百名少年,青袍修士们这才停了下来。

  石动狂跳的心渐渐平复,心知这一关算闯过了,接下来不知还会有怎样的劫难等着自己。

  他悄悄向高台上的老者望去,就见此人满意地点点头,抬头冲着大殿上方喝道:“四大门主,显身吧!”

  “哈哈哈,殷老魔,你可神气得紧啊!这么高喊一声,我们就得列队出来,实在是好威风啊!”忽听一人哈哈大笑,半空中光芒一闪,一位身穿黑袍的中年修士浮现出来。

  此人面如冠玉,两道剑眉斜入鬓角,神采奕奕;双手背负身后,好似闲庭信步般凌空走下;身上黑袍边角都镶着银丝,摆动之际闪闪发亮,甚是华美。

  石动只瞧了他一眼,就对其大有好感,心想这才是仙人呢!又瞧了瞧站在高台上的老者,他身上的黑袍却是镶着金丝,琢磨两人到底谁的身份更高贵一些。

  老者眉毛一皱,旁边蹿出他的弟子,怒声对那中年修士喝道:“司徒锦,枉你是朝天峰的门主,怎的见到掌门还不行礼?”

  被称为司徒锦的中年修士眉毛一挑,刚要发作,忽然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响起,自空中又落下一名身穿大红袍的女子,随即一阵异香扑鼻,瞧她黛眉杏目,雪腮贝齿,竟然是个姿容出众的美人儿。可惜一双涂着红色胭脂的眼角斜斜吊起,娇媚中自有一股凶戾之相,让人不敢多视。

  她对称为殷老魔的老者福了一福,娇滴滴地说了一声:“掌门师兄,小妹这厢有礼了。”又转头对司徒锦甜甜一笑,“呦,司徒师兄,瞧在小妹的面上,今天就别跟掌门师兄争了,好不好?”

  只是听着她甜腻腻的声音,石动就觉心潮澎湃,那股异香嗅入鼻中,更令一颗心儿怦怦乱跳,几乎就要蹦出来。骇得他急忙堵住耳朵,闭上眼睛,甚至屏住呼吸。

  周遭那些少年比他还要不堪,好几个面红耳赤,发出粗重的鼻息,忍不住就要跳出大镬,扑向那大红袍女子。

  “哈哈哈……别吓着这些娃娃了!”殷老魔猛然发出金铁交鸣般的粗粝笑声,震得石动浑身一颤,那股血气翻涌的感觉被压了下去,于是悄悄睁开眼睛。

  周遭的少年们都松了一口气,重新坐回镬中。

  殷老魔拱手还了一礼,对大红袍女子笑道:“花师妹,有礼了,你的九转魅香功一出,师兄这把老骨头可着实抵受不住啊!”

  花师妹捂嘴咯咯娇笑:“呦,掌门师兄可真会说笑话,谁不知你这把老骨头可是胜似钢铸铁打,应该是小妹抵受不住才是呢!”

  殷老魔哈哈大笑,被她一番插科打诨,气氛和缓了些。

  司徒锦哼了一声,对着殷老魔拱了拱手,算是行礼。

  殷老魔也沉着脸拱手回礼,又对着大殿上空喊道:“两位门主赶紧下来吧!今天是选拔新弟子的日子。你俩到底甚么打算,不想参加了吗?”

  “哈哈哈……”头顶忽发一阵大笑,便如响了几声霹雳,震得人心胆俱颤。

  一人自大殿上空急坠落下,砸得地面都晃了两晃,上千口盛满水的大镬齐齐溅出水来。

  “怎有人如此之重?”石动急忙向此人望去,结果一看到他的样子,便吓得张开了嘴巴。

  只见他昂藏九尺开外,乃是一名虎眼怒目的大汉,上身赤裸,下身只着一条牛犊短裤,光头赤脚,打扮和那些手执尖刀的大汉没甚区别,但身形却足足大了好几圈。

  若说那些大汉对于石动而言,是狮虎般的存在;此人简直就是一头蛮象,须得五六个石动叠起来才有他高,七八个石动捆起来,才及得上他的腰粗。

  他浑身隆起古铜色的腱子肉,泛着亮晶晶的光泽,随着身形晃动,便如一只只肥硕的土拨鼠在蹿来蹿去,好似蕴含无穷的精力一般;凶悍的目光左右环顾,直如一道道冷电射出。

  此人如此强悍壮硕,令石动心惊不已,可是一看到他的肩头,却忍不住好笑。

  他肩头上,竟坐着一个宛若猴子般的小老头儿,满脸皱纹,雪白的长须长发,其身量大小只及得上光头大汉的一只巴掌般大,正自摇头晃脑,念念有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