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8章 敌踪初现
看完帖子的韩笑倍感胸腔涌上一股热血,尤其想长啸大吼。他幻想着,自己了是一名身穿铠甲的战士,双手握着巨剑扑向敌阵。手一抖,劈散了迎面而至而至的火球,又一翻,磕飞了斜刺来的箭,近了!近了!虽万人,吾亦往矣!在战士眼中,仅有敌人二字,哪管你是一人“你错了,你不该,选我当对手。”。...

看完帖子的韩笑感到胸腔涌起一股热血,特别想仰天怒吼。他幻想着,自己已经是一名身着铠甲的战士,双手握着巨剑冲向敌阵。手一抖,劈散了迎面而来的火球,又一翻,磕飞了斜刺来的箭,近了!近了!虽万人,吾亦往矣!在战士眼中,只有敌人二字,哪管你是一人还是万人!近了,更近了!近的已经可以看见兵士额角的汗!对不起了,杂鱼们,下次投胎,投到一个没有我存在的世界吧。技能发动!冲锋!身体化为一道流光,瞬间冲至卫兵眼前。除了被冲锋命中,眩晕状态的兵士,周围的人被冲锋波击倒在地。继续,最远距离的兵士,技能发动!追击!韩笑的战士挤开滚滚人潮,再次深入敌阵。不够,还是不够。不远处,敌军首领摆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儿,稳定军心,但焦虑的眼神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兵士很多,多的遮蔽了光。天堂在左,战士向右,世界终究会有光明,哪怕是在地狱!只要一人,一剑,劈开黑暗,足矣!顺劈斩!巨剑挥舞,划出一道弧线,冰冷的剑锋,浸染着热血。趁着周围兵士被击退的瞬间,韩笑欺身而上。断筋!挑飞!一刀两技能。第一个兵士被断筋,导致吃了顺劈斩的他,被击退的距离缩短。第二个兵士,吃了一记挑飞,身体不受控制的被击打的倒飞在空中。电光石火!韩笑踩着第一个兵士一跳,又在空中踩着第二兵士一蹬!人已经高高的跃起!英勇飞跃!白驹过隙间,韩笑已经冲出重围,跃在被精锐层层守护的首领身边。雷霆震击!战士唯一的法术攻击技能,伤害低的忽略不计,惟一的好处就是群攻,减速。咔!一身细小的雷鸣,却在首领的耳中如惊天霹雳!哪怕是他,身边拥有众多精锐护卫。

“你错了,你不该,选我当对手。”

韩笑,此刻还有闲暇说话,从话语中听不出一丝激动,似乎对于这样阵斩敌酋的举动,已经习惯了。语速虽慢,动作却更快。高举巨剑于头顶,看着周围围过来的精锐兵士,看着挣扎要远离韩笑的首领,一字一顿的发动了技能:剑刃风暴!由慢转快,似乎就是一眨眼的时间,韩笑开始了旋转,没跑多远的首领,围过来的精锐兵士,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全部慢慢的吸进了剑的漩涡。没有武器交击的叮当声,也没有兵士临死的哀嚎声,有的只是一个极速转动的血色陀螺。陀螺很美,美的染红了天边云。

曹操说:“吾有韩笑,何愁大业不成?!”

刘备说:“若为兄弟,喜不自胜。”

孙权说:“呜呼哀哉!天下英雄入曹孟德彀中矣!”

系统提示:你的角色正被攻击。

什么?提示声,将幻想中的韩笑拉回现实。来不及看一下,最喜欢的评论,就匆忙进入了游戏。

“这货怎么睡的这么沉呢?这样都叫不醒,你说说你,和牛哥相处这么久,啥啥没学会,这睡觉睡的沉,倒是学的透彻,要不,拖着仍水缸里?还是水缸搬过来?哪个轻一点呢?这货这么能吃,怕是和猪一样重......”

刚进入游戏,耳边就传来令人生厌的声音,用脚丫子想,也知道是侯静那个小子。看向再次杵向自己的木棍,韩笑站了起来。

“滚滚滚,有事没事?没事我还得睡会。”

“睡睡睡,除了吃就是睡,不怕一睡不起啊,你出去看看,有点不对劲。”

看着侯静脸上的忧虑,韩笑也认真起来。

“怎么了,你就说嘛,拿棍子杵我干嘛,就不会拿饼放我鼻下,让我闻闻?”

“你这是还惦记那半张饼呢?早让我吃了。你说说你,天生就是一吃货,不过也是,天天喝那么点粥,身子骨太脆了。我听见墙外面貌似有什么声音,你出去看看,我去找点吃的,不行的话,我去老爷那里偷点,总感觉这两天要出事。”

侯静认真的说着,韩笑也收起了以往打趣的心。

“三米高呢,我能顺下去,上来不好上啊。牛哥呢?”

牛哥的身高,一伸手估计就能把住木墙边缘。

“睡觉呢,不用想了,叫不醒的。我在木墙上套了一条绳子,到时候你拽着爬上来不就可以了,我去找点吃的,你自己小心点,别忘了,爬上来把绳子收了,丢三落四,没带脑子......”

看来牛哥用的是头盔,最低级的那种。只有最低级的,才不能绑定手机,这样玩家就不会及时收到游戏的提示。唉,忘记要电话号了,不对,要了也没用,自从自己仍掉手机后,已经好久没有碰那东西了。

韩笑先是上了木质城墙,向外看了一眼,什么也没有,看来得出谷口看看,备点武器以防万一。

下了城墙,搜寻一番,整个山谷里,能称作“武器”的都在眼前。镰刀,算了吧,这怎么砍人啊,听说这东西只会伤害自己,农民伯伯真是厉害。木叉,嗯,这可是好东西,可以当作矛来使用,可这矛拥有四个矛尖,能捅进去吗?锄头,只能选这个了,就当是伪装,遇见敌人装良民,再找机会,锄他个桃花朵朵开。

深一脚,浅一脚的出了山谷,极目四望,一无所获,正准备返回时,就听见了刻意压低声音的呼喊。

“喂,就喊你呢!东张西望的,瞅啥呢?就你,不会是傻子吧,就你,拿锄头的那个!”

韩笑找了半天,才发现右边极其隐蔽的山凹处露出一脑袋,赶紧跑了过去。

“你是?”

“什么我是,唉,我问你,后面的弟兄到了吗?”

“啥弟兄啊,我不知道啊,我就一良民,路过这里,找找吃的。”

隐蔽的山坳即挡住了韩笑的视线,也挡住了这人的视线,估计他也没看见韩笑是从山谷内走出来的。

“装啥啊,就你一小暴民,装啥良民。唉,你不认识我?嗯,看来你真是路过的,你叫啥名啊?”

这是一名NPC。为什么这么肯定,因为只有NPC鉴定术成功几率大,而且能看出所有未转职玩家的职业,却看不出玩家的名字。

“哦,小的姓韩,单名一个笑字,字,字,字无忧。”

从这人口气来看,是个知名人物,韩笑刻意放下姿态的说道。

“呦,还有字,那你别走了,跟着我吧,晚上带你吃顿好的,怎么样?”

完,彻底玩完,本来胡乱编的,谁知道这字在这里貌似是很稀有的东西。

“那个,算了,这位好汉,我还着急赶路,这要耽搁了,天黑前就到不了县城了。”

“哦?先生这是要去县城?我可告诫先生,以先生这暴民的身份,只要靠近县城,就会被兵士乱刀砍死啊。”

完,真真完了,看这汉子对自己的称呼,这是把自己当作有学识的人了。

“先生,你听我说几句,当今这当官的,根本不把咱们当个人。是吧,天不管,地不管,人不管,咱们不能活活饿死冻死是吧,咱们走投无路了,连死都不怕了还会怕啥呢?谁不想好好活着,对不对,来这世间走一遭,泥土里打滚了半辈子,死之前见见世面总是不会错的,先生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什么歪理,果然是正经八本的暴民,不过,究根结底,还是官僚地主阶级压迫的过了界啊,这些农民,哪怕是有一丝活下去的希望,都不会造反吧,如今在有心人嘴里那么一蛊惑,就如借了风势的火,终究会有燎原的一天。

“对,对。好汉说的对,可是,我......”

“有什么可是的,我怕看先生真是一良民,世道艰,坚硬?艰苦?世道不怎么好,都致使先生这般任务,都成为了暴民,不如先生随我一起,吃香的,喝辣的,你说怎么样?”

“哦,忘了说了,我叫张大壮。还有两个亲兄弟,张二壮,李老三一起拉起了旗子,只要先生你来,地位同我相同,怎么样?”

张大壮,张二壮,李老三?这是亲兄弟?韩笑是满头雾水。不过,看眼前情况是走不了,那既来之,则安之,多套些信息,也好做些准备。

“张大哥如此看得起在下,那无忧便留下来,希望能助张大哥一臂之力。”

进入角色,既然张大壮认为自己是文化人,咱就装装。

“好,好啊!既然这样,先生你看,这是最近传开的歌谣,你看看大致什么意思,我想想啊,对了,是这样的:小民发如韭,剪复生。头如鸡,割复鸣。吏不必可畏,民不必可轻。这是什么意思呢?”

来了,NPC智商真高,哪怕是不学无术的暴民。考验来的真快。

“用白话来讲,就是说头发像韭菜,剪了还是会长的,脑袋就像鸡头,砍了依然会叫。官吏不是要敬畏的,人民不是能轻视的。这民谣就是给当官说的,告诉他们,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这民谣,一定和张角脱离不了关系,朗朗上口,通俗易懂,看来历史中张角三兄弟不像是莽夫,身边定有高人相助,只是可惜,写历史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成功人士。

“哦,这个意思啊,我还以为是说我们人多,砍头都不怕的意思呢。还有水啊,舟的,确实可怕,我不会游泳啊。嘿嘿,先生果然大才,有先生在我身边当军师,万事不愁啊!对了,先生可曾进入山谷?”

初登军师宝座的韩笑打一激灵,这是一棒子加一甜枣啊,如果连暴民都这智力,以后在诸葛周瑜司马懿等人面前怎么混呢。

“哦,我只是路过,并没看见什么山谷。”

“来来,跟我一起看看。山谷住一富户,抢了之后,够我等半年用度,可惜,前几次进入,护卫庄丁众多,我们折了很多兄弟,如今我等聚集上百弟兄,就等入夜时分,抢了他丫的。”

上百!韩笑听到这个数,心脏都停了半拍。

“可今日我一看,竟有城墙,军师你看,就那座,该怎么破啊。”

怎么办,上百啊,一定打不过,趁机跑?不行,侯静不说,牛哥自己可不能抛弃,要是被杀转生了,再次相见几率寥寥无几。

“哦,好说,木质城墙,用火攻之。”

心烦意乱的韩笑无意识答道,话一出口,就觉不妙。这怎么还教敌人如何攻打自己呢。又见张大壮只身在前,想都没想,照着后脑勺,一锄头挥出。

哼,叫你知道什么叫桃花别样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