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6章 固若金汤
系统提示:汉灵帝刘宏如蒙天下。系统提示:你获非常特殊状态:恩泽。嗯?这是怎么回事?随着牛哥的话音一落,系统连续响了两声。“唉,澈已过,又是一年啊。”恩泽:提升获属性点,技能,装备的机率。查询状态,听着猴子的自言自语,韩笑情不自禁的问着:系统提示:你获得特殊状态:恩泽。。...

系统提示:汉灵帝刘宏大赦天下。

系统提示:你获得特殊状态:恩泽。

嗯?这是怎么回事?随着牛哥的话音一落,系统接连响了两声。

“唉,子夜已过,又是一年啊。”

恩泽:提高获得属性点,技能,装备的机率。

查看状态,听着猴子的自言自语,韩笑情不自禁的问道:“今年是哪一年啊?”

“唉,你这人啊,怎么活的那么昏昏噩噩的呢?日子过的都不知道了?你说说你,能干啥啊?能干啥!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哦,想起来了,你还是能干一件事的,装死啊,咱也不管装像不像了,有一件是一件啊,你啊,赶紧找个犄角旮旯偷着乐去吧。嘿嘿,顺便,记清楚了啊,现在,是184年的第一个时辰。哼,懒得和你废话,牛哥,天色这么晚了,我去休息了。”

随口冒出一句的韩笑就知道大事不好,果然招来了猴子的一阵嘀嘀叨叨。184年,黄巾起义,果然啊。不对,他一N-PC怎么会知道184这个数字呢,这不是现代才发明的公元记法吗?想不通就不要去想,韩笑深一脚浅一脚的继续跟在牛哥后面。

只一转,豁然开朗,小路的尽头是一山谷。山谷很小,里面有一座大庄院,以及庄院周围几座民房,侯静的身影就跑向了其中一个。谷口很小,不到十米左右,已经有几根高约三米的树木被固定在了土里,形成了一小段简易围墙。

牛哥,也不说话。走到不远处的树林中,对着一颗看起来粗壮的树,就砍了起来。瞄了眼跟过来的韩笑,停下了动作,到另一旁的角落翻了翻,找到一把铁斧,扔了过来,随后又是继续砍了起来。

没想到啊,没想到,人生中第一把武器就这么到了手中,韩笑小心翼翼的抚摸着斧柄,就像在抚摸着美女的肌肤。

手斧

斧头,可用于伐木。

鉴定术出,属性显现,很是普通。韩笑拿着斧头也找了一棵树,对着根部就是一斧头。

斧头翻飞,头皮发凉。那是真发凉啊,就这么一下,斧头被磕的飞了出去,顺带着的是韩笑的额角几撮头发。太危险了!差一点自杀啊。再看牛哥那边,这么一小会儿,树已经吱呀吱呀的倒了,又是一阵铡刀翻飞,树最坚实的中下部分被分成了三段。算了吧,还是干点力所能及的事吧。韩笑走过去开始清理树木上的枝杈。

一夜无话,天色蒙蒙亮的时候,二人终于砍够了需要的木头,又将木头拖到了谷口。这时,侯静端了一锅粥走了过来,又掏出昨天私藏的几张面饼,三人吃了起来。

“唉,老爷也太扣了,大过年的,也不赏点好的吃食,你们说说,那些东西又带不走,他啊,宁愿扔掉,烧掉,都不会想着犒劳犒劳我们。”

“哦?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村子里其他人呢?”

侯静瞅了韩笑一眼,这回竟然没有以往的挖苦,淡淡的继续的讲着。

“二十天前,一伙暴民,趁夜而进,他们是见人就杀,见物就抢。村里的人,死的死,跑的跑。不过跑的又想到卖身契依旧在老爷手中,不得不又走了回来,老爷也是,将那几个跑得活活打死。本来嘛,人就少,这回是更少了。”

侯静将最后一口面饼咽下,看着牛哥将剩余的半块面饼递给韩笑,出手抢下,又塞进怀里。侯静还是原来那个侯静。

“也不知道怎么就走漏了消息,附近的暴民隔三差五的就来抢掠一番。十五日前,护院庄丁战死。十日前,最后几名佃户被杀。五日前,新晋庄丁全部战死,又有一丫鬟被掳走,幸亏当时牛哥突然出现,才解决了危机。如今,庄院内人心惶惶,老爷给了牛哥和我名分,遣使我二人去宜阳县求救。”

名分?什么名分?乡勇的称谓?应该是了。

“有个当官的侄子真好,米面成山,金银成堆。可就是太,太......唉,算了。宜阳缺乏兵丁,想必后日,才会有兵丁过来。届时,护送老爷去宜阳,也不知我等,能不能进去。”

侯静停了停,估计这小子,脑海里想着美事呢,进宜阳,安家,落户,取个小娘子,生一堆娃娃......

“算算时间,暴民劫掠就在这几日了,你我三人只要ting过去这一关,日后自有荣华富贵!宜阳城,真是美的狠啊!”

是美,想得美,就你那老爷那么扣,哼,哼,能带你进宜阳就不错了。不过,老爷这人,对守护自己安危的牛哥不闻不问,又是什么情况,不是该送些武器装备,米粮饭食提高战力吗,就算再扣,不会扣到这种无视自己安危的地步吧,看不懂啊看不懂。

填饱了肚子,牛哥爬上了已经立好粗木上。韩笑在侯静的指挥下,拖着昨夜砍好树,配合着侯静立了起来。

“铛铛铛!”

铡刀又是一阵上下飞舞,看的韩笑是一阵目眩神迷,太厉害了,是不是以后考虑玩个近战职业呢,就算没有,也会有类似的吧。就那么几下,粗木就被砸进了地里。

就这样,一排木墙逐渐成型。

“不留门吗?”

韩笑疑惑的问道。

“留门?怎么,你脑袋想被夹啊,就我们三个,防御几十暴民,你还想留门?那用不用给你拿套丫鬟的服饰,你好站在门口喊欢迎光临啊,啊?!我看你这细皮嫩ròu,长相清秀的样,或许喊几句大爷,进来玩玩啊更为合适啊,怎么,穿不穿?”

侯静果然还是侯静,行为没变,口舌也没变。

这时,砸完最后一根粗木的牛哥跳了下来,走到一旁,靠着山壁眯起了眼。

“牛哥,牛哥?”

韩笑叫了两声,牛哥无动于衷。韩笑越来越好奇,玩家也需要睡觉吗?

“叫什么,让他好好休息吧。过来挖坑,这几根小的放坑里,顶住木墙,最后一战了,一定要万无一失。唉,跟你个傻子在一起,我得多动多些脑子。你瞅啥?脑子这东西,你羡慕不来的,这玩意是天生的。”

侯静的话,还是那样,让听的人火气直冒。不过韩笑这个富二代,有很多本领,最大的还是自动屏蔽,总是能让那些对自己有影响的话语,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毫不停留。

“不对,不对,嗯,这么给你说吧,牛哥和我是一种人,我们这种人是可以不睡觉的。你能理解吗?”

话没说完,就候静已经站了过来,脸已经快贴在自己脸上。嗯?什么情况,要gao基吗?自己虽然不歧视,但自己不是gay啊。咦?这侯静直起腰,和自己差不多高啊,哦,自己一米八,那比他高那么多的牛哥岂不两米多?哇,他眼睛里那个人真的是自己吗?自己原来那么帅......

“你,能不能一边干活一边讲话!还有,你师傅没教过你,不要随便拿别人的东西吗?”

韩笑讪笑了下,把斧头递了过去,人生中的第一把武器,就这么没了。

“向上一点,好,扶着啊,我砸两下。嗯,牛哥应该有病,嗜睡症,有时几天几夜不睡觉,有时走路的时候也能睡着。看来老天爷是公平的,给了他力量与个头,拿走了他控制睡眠的能力,是祸是福呢,谁知道呢。”

公平?公平个P!我们玩家,初始都是一模一样的,好不好?暂时还没遇见女玩家,不过想想也差不了多少。还嗜睡症,估计就是下线了,毕竟可以维持人体一个月所需能量的生物仓价格昂贵,不是几个人能买的起的。

“他不是叫一战成名吗,为啥你总叫他牛哥?你没对他用过鉴定术?”

“一战成名?哈哈哈哈!你真中二,谁会叫这种名字,笑死个人,他姓牛,双名顶天,没有字。也是,都是地里刨食的苦憨憨,哪有时间想那些呢。还有啊,你不要总是用鉴定术之类的法术在人身上,很招人烦的。牛哥,就见面时用过一次,是个流民。真怀疑,一个流民,怎么练的。老爷也看上了他这点吧,没有驱赶,还留了下来,让他守卫庄院。”

牛顶天,赵日天,这遇见的两个玩家,名字是一个比一个霸气。不过,听到侯静这席话,韩笑还是收获不小。第一:N-PC看不见玩家的名字。貌似乱七八糟的名字还不受待见,嘿嘿,太难了三字以后还是少挂在zui边吧。第二:N-PC最反感他人的术法往自己身上招呼,哪怕是没有伤害的。

“哦,对了,我说你个小暴民,你叫什么名字啊?”

“你不配知道,你个话痨!”

没想到这句话彻底激怒了侯静,只见他再次站到韩笑面前,恶狠狠的盯着韩笑。

“你说谁是话痨?!我的话比牛哥还少,是你一直叭叭叭叭叭叭叭叭个没完没了,像个苍蝇一般。不对,苍蝇叮在屎上还会停上那么一会,你呢?你是屎都挡不住你这张zui!叭叭叭叭,你给我说,到底谁才是话痨!”

“我是!我是!冷静!要冷静!”

不是韩笑怂,这脑瓜子边斧头飞舞,谁知道侯静会不会一激动,控制不住斧子,开了自己的瓢啊。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不错的开局,韩笑可不想就这么早早放弃。

“哼,算你有自知之明。你在这看着吧,我去找找还没有什么东西能做武器,唉,什么事都是我想,怎么这么累呢,养个娃娃都没这么累,哼,要是娃娃不听话,一巴掌下去,让他好好找找东西南北,你这,你这,气死我了。以德服人,我要以德服人!对对,以德服人......”

侯静的身影又消失在了农舍中,声音却还在空气中飘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