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 安排

重生之病骄女帝 第3章 安排

作者:闲人闲事闲话 小说:重生之病骄女帝 更新时间:2021-11-25 17:08:02
公西月喝了大半杯楂术茶便让端一直这样了。她盼咐细辛道:“这几天让柳老嬷嬷一家来见我。”柳老嬷嬷是姜平乐母亲柳氏的陪嫁,和柳氏一同慢慢长大,深得柳氏的信任。柳氏去世时将柳老嬷嬷一家子给了姜平乐,替姜平乐日常打理陪嫁的店铺、庄子和田地。柳氏当年离开时姜家还而已江她吩咐细辛道:“这几天让柳嬷嬷一家来见我。”。...

公西月喝了大半杯楂术茶便让端下去了。

她吩咐细辛道:“这几天让柳嬷嬷一家来见我。”

柳嬷嬷是姜平乐母亲柳氏的陪嫁,和柳氏一起长大,深得柳氏的信任。

柳氏离世时将柳嬷嬷一家子给了姜平乐,替姜平乐打理陪嫁的店铺、庄子和田地。

柳氏当初离去时姜家还只是江南城的富户,儿子姜超凡已有16岁,正随着姜纪良在学做生意。

她想着儿子有姜家财产可继,而女儿年幼,以后还不知道是番什么光景,便将陪嫁的店铺、庄子、田地一分为二,儿女各一半,金银器皿、现银等则大部分给了女儿。

柳家原本也是江南豪富,柳氏陪嫁许多,这一半的陪嫁可不是小数目,因此姜平乐的饮食起居从小就精致奢靡。

像身上披的披风就有二十几件,贵重的紫貂、水貂、狐狸毛、驼绒等厚厚薄薄、各式各样的都有。

更不用说其他的衣衫首饰。

公西月打算过些日子就去找程元华,程元华远在白山山脉,这一去最少都得几个月,期间可能发生的事情都要安排妥当。

三天后

柳嬷嬷一家进了姜府,还带来了厚厚的一摞帐册。

公西月是在大堂接见的她们一家。

三七给柳嬷嬷一家奉了茶,便安静地站在一旁伺候。

柳嬷嬷将帐册交给三七,三七如常接过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因姜家之前是商贾之家,三七和细辛作为姜平乐的贴身婢女,从小就学习看帐算帐,算盘打得比一般的掌柜还要好。

柳嬷嬷看着公西月,欣慰地说道:“今天看到小姐的身体似是比之前又康健些了,你娘在天上也能安心了。”

公西月晗首道:“多谢嬷嬷挂怀。今天让你们过来是有件事情想告诉你们。”

柳嬷嬷坐直身子等公西月吩咐。

“我从小到大因身体不好大门都很少出,如今身体好了,天气也渐渐暖和起来,我便想着出一趟远门,到处去看看。”

柳嬷嬷听说是这件事,唬得连忙站了起来,摆手道:“小姐千万不可,你要是觉得闷,就去寺庙上上香、到街上逛逛,或者约几家小姐到家里来作客。”

因前些年战乱,人流到处迁徙,男女间的大防倒也没有那么严格,也没有女子不能出门的说法。

但江南一带因为没有遭受战乱,大家闺秀仍是谨守旧矩,很少出门,即使出去也就是柳嬷嬷刚才说的这些。

公西月微笑着看着柳嬷嬷,“嬷嬷不用担心,如今天下太平,我又不是一个人出去,会雇佣镖师同行,不会出事的。”

柳嬷嬷又劝了几句,见公西月态度坚决,只能让步。

“那就让奴婢的幺儿带两个人一起同行,奴婢幺儿如今虽然没有主事,但人还算机灵,这两年也跟着镖队跑了几次长途货运。”

公西月虽然前世时一个人在外面闯荡,但如今这具身体没有高强的武功,仅带着两个丫环在外面是不太方便,有男子跟着确实较好。

“那就多谢嬷嬷了,我走后,家里的事情就都拜托嬷嬷了。”

“小姐放心。只是,你和你外祖家说过此事吗?”

“等我走了你再告诉他们吧。”

柳嬷嬷只能答应。

柳嬷嬷说的外祖家就是柳家,姜平乐母亲柳氏的娘家。

姜纪良一家搬去中原城后,拜托柳家照看留在江南城的姜平乐。

公西月重生过来时见到的那个满头珠翠的妇人便是姜平乐的舅妈、柳氏的嫂子。

第二天,公西月带着三七、细辛去了振武镖局。

振武镖局是江南城最大、信誉最好的镖局,公西月是过来挑选镖师的。

公西月一共挑选了二十多个人,其中有两人的武功很是不错,比前世程元华的武功也差不了多少。

当然,身手这样好的镖师雇佣价格也不便宜。

公西月状似无意地问道:“你们身手这么好,为什么不去报效朝庭?”

宋镖师回答道:“我原本在军队里呆过,可是没人提携,危险的差事都由我领着,经常被派着打头阵、当炮灰,但军功却让其他人领了。

我也不忿过,还向上面告了状,结果被判成诬告,打了五十大板,命都差点送掉,因此有机会我就离开了军队。”

公西月心想:肯定不是在自己的军队,自己统率的军队纪律严明、公平公正,还设了军队监察使,断不会有冒领军功的存在。

不过等熟悉一点再问问他是在谁的麾下。

李镖师是个有点腼腆的人,他说道:“当初我娘子不允许我去,说打仗有生命危险,后来年纪大了也不想这么多了。我现在替人保镖也挺不错的,养活一家老小不是问题。”

公西月状似好奇地问李镖师:“你们出镖要不要准备些什么迷烟迷药的?以备不测?”

以前公西月出门在外时,毒药、迷药、信号弹类的东西都不离身。

李镖师腼腆地答道:“我们出门在外,会准备些救命的东西。”

许是见公西月是一个闺中小姐,李镖师说得很含糊。

见李镖师没有仔细说,公西月也不多问。

回府后她开了两张清单,一张是药物清单,让细辛去采购了来。另一张是些迷烟迷药毒药暗器等,用信封封好让细辛仍然去交给上次打探消息的隐阁。

这家隐阁是四年前突然冒出来的,以刺探消息为主,兼售一些迷烟迷药毒药暗器类的东西。

当初公西月派人查过它的底细,可是没有查出背后的主使人。当时事务烦身,见这家隐阁只是一家江湖门派,也没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便暂时摞开了手。

只是没想到,现在的自己反而要依靠它来打探消息了。

隐阁的据点在哪里公西月也不知道,只是前世时是通过一家“金玉”古玩店铺传递消息。

公西月之前想打听程元华的消息,便问细辛江南城是否有一家“金玉”古玩店,知道确实有一家“金玉”古玩店时,便让细辛拿了信去“金玉”古玩店问,说想要打听消息。

谁知“金玉”古玩店果真接了信,还查出了消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