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城南集市是帝都最热闹的场面的所在,靖王从军营巡查回去,顺手指了一个“西域春”招牌道:“这家酒楼上新开的?”“像是是!”手下副将道。“去瞅瞅。”靖王坐在二楼雅间,望着一桌像模象样的西域烤羊腿、手抓饭、青稞酒、酥油茶,点点头道:“看出来挺像那么一回事的。”“去瞧瞧。”。...

城南集市是帝都最热闹的所在,靖王从军营巡视回来,随手指了一个“西域春”招牌道:“这家酒楼新开的?”

“好像是!”手下副将道。

“去瞧瞧。”

靖王坐在二楼雅间,看着一桌像模像样的西域烤羊腿、手抓饭、青稞酒、酥油茶,点头道:“看起来挺像那么回事的。”老板讨喜道:“咱们店的厨子游学西域,将西域的菜食学了个透,请贵人品尝。”

靖王拿起筷子去夹烤羊腿,雅间门外响起一个脆嫩的声音:“烤羊腿可不是这么吃的!”

“哦?”靖王循声望去,一个厨子粗布打扮,身材娇小,用面纱蒙着口鼻的年轻人向他躬身行礼道:“贵客,您若如此吃我店的招牌烤羊腿,怕是错失了真正的人间绝味!”

厨子进来,一把拔出盘中插在羊腿旁的匕首,还没来得及动作,靖王副将已将佩刀架在厨子白皙的脖颈上,“大胆!”

厨子握着匕首的粉嫩小手哆嗦着解释道:“烤,烤,烤,烤羊腿要用匕首切开……撒了料粉才好吃……”

靖王向手下副将示意,那人才把佩刀收了回去,却仍站在厨子一步远的地方,只要他有任何异动,随时可以要了他的命。

厨子握紧匕首,顺着羊腿肌肉纹理三两下分切开来,拿起碗中调料粉末撒在上面,拿起匕首利落的扎起一块鲜嫩多汁的羊腿肉底给靖王道:“就这样,用匕首扎着吃才最豪气、最正宗。”

靖王的心思却不在菜上,凝眉看着厨子露出的一双水汪汪亮晶晶的眼睛,心道:“什么样的男人会长这样的一双眼睛?”

伸手接过匕首,将羊腿肉送进口中,羊腿肉被烤的外焦里嫩,肉香混合了西域调料特有的香气在唇齿之间迸发开来,不禁赞叹道:“确实美味!赏!”

“哈哈哈哈!谢贵人赏!”店老板从刚才副将把佩刀架在厨子脖子上的时候就忘记呼吸,靖王的赞叹才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此时恨不能磕头跪拜!

厨子拿起酒壶给靖王倒酒道:“烤羊腿油腻上火,配这青稞酒既解腻又增香。”

靖王一口饮下,确实如他所讲,美味再次升华,堪称人间绝味。

店老板与厨子退出雅间。

靖王开口道:“汉英,你也坐下来尝尝。”

副将尧汉英闻言欠身坐下,拔出自己的随身匕首扎了一块羊腿肉送入口中,片刻道:“确与西域相同。”

靖王嘴角浮起一抹悲凉的笑意:“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味道都还记得这么清楚,只是当年的人却......”

汉英拿起酒壶给靖王和自己各斟一杯酒,两人默契对饮,谁也没再开口。

从酒楼出来,靖王低声道:“安排人盯着那个厨子。”

“是!”

“小姐,今天生意可真好啊!”

“那是,没看是谁的手艺!”

两人从饭店后门上了马车,麻溜的将衣服换下,转到文墨店里匆忙买了些纸笔便马不停蹄的回了家。

“赵御史府?”

“两个女子?”

靖王本来就大的眼睛越瞪越大,半晌道:“如今的女子竟如此不安于室?”

负责盯饭店厨师的亲兵手足无措,汉英道:“下去吧,注意保密。”

“是!”

“王爷!嘉贵妃娘娘请您明日进宫一趟。”门外亲兵报告。

“知道了。”靖王眉头拧成了结。

++

“儿臣给母妃请安!”靖王躬身行礼。

嘉贵妃是大梁朝皇后之外最尊贵的女人,虽已上了年纪但是保养得宜,那皮肤光洁透亮如少女一般!长眉入鬓之下一双丹凤眼含春带娇,勾人魂魄。

一袭暗红绣金华服勾勒出嘉贵妃曼妙身材,头上凤穿牡丹的紫金钗随着她的步调轻轻摇曳,对着宝贝儿子慈爱招手道:“琰儿,来,看母妃给你准备的点心全是你爱吃的,快过来尝尝。”

靖王走到近前坐下,拿起点心刚吃一口,嘉贵妃开口道:“琰儿,你过完年就17了,你父皇一直在催问你的婚事,母妃想问问你,可有心仪哪家闺秀吗?”

李琰喝口茶将口中点心咽下道:“孩儿尚未建功,成家之事容后再谈吧!”

“容后再谈,每次问你,你都说容后再谈!你要容到什么时候?”嘉贵妃凤眼一瞪,她突然发飙的本事堪称一绝,连当今皇上都经常被杀的措手不及。

李琰伸出两根手指道:“请母妃再给我两年时间。”

“不行!”两根手指换来嘉贵妃毅然决然的否决,“太子他那点比你强?太子妃肚子都扛起来了,你还不着急。”

“太子妃扛肚子,我着急什么?我又不是接生婆?”嘉贵妃被噎的一愣。

靖王无所谓的喝了一口茶,不禁皱眉,什么茶?甜腻腻的!摆手叫来宫女轻声道:“换普洱!”

宫女领命出去,不多时端了杯普洱茶回来,靖王喝了一口这才将浓眉舒展开来。

嘉贵妃在宫中被皇上盛宠多年不是因为容貌还能是什么?

而靖王完美的遗传了嘉贵妃出色的五官,又因自小习武、四处征战,练的身材高挑健硕,原本有些娇媚的五官中注入了不凡的英伟之气,如此出色的男子哪有女子不倾心?

可本尊偏偏就是颗顽石,死活不点头啊!

王爷不急,王爷他娘急!

“你!那你让母妃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嘛!”嘉贵妃一看硬的不行就改换招式,一哭二闹三上吊对于靖王这个大孝子还是很好使的吧?说着眼圈一红,手指绕着丝帕往眼角轻点,一副泫然欲泣的可怜摸样。

“太子妃肚子里的一定是男孩吗?”靖王拿起一粒核桃酥扔进嘴里,没心没肺的来了这么一句。

这可说到了嘉贵妃心坎上,不禁娇笑了起来:“那倒是!怀是怀了,是男是女还说不定呢!”

靖王拿绢帕擦手起身:“母妃,儿臣还有军务,就先告退了。”说完转身就走,银灰色暗纹缎袍被他两条大长腿踢的衣角翻飞,嘉贵妃催婚的话还没出口,人就出了储秀宫的院门!

++

赵墨坐在窗边拿着一本书页泛黄的旧书细细研读着,豆蔻在她对面剥着刚炒熟的毛栗子道:“小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要去考状元呢!”

“民以食为天嘛!”赵墨翻过一页《滇南游记》,从盘子里捏了一颗栗子仁放进嘴里。

“三小姐,老爷回府了,请您到前厅一趟。”父亲身旁的小厮小六乐呵呵地过来禀报,三小姐最是随和,也是他最喜欢的主子。

赵墨道:“知道了。”向豆蔻递了个眼神,豆蔻不情不愿地端起小竹筐里香甜温热的毛栗子对着小六说:“小姐赏你。”

小六嘴角都咧到耳朵根了,连声道:“谢三小姐赏!每次来您这都能吃到好东西!”

赵墨浅笑起身,嘴角两颗梨涡似是装着蜜糖,一笑就甜丝丝的。

她不能像大姐、二姐那样一高兴就拿银子赏下人,来她这偏僻小院报信儿的下人也就只能混口吃的了。

“父亲安好!”赵墨站定揖了个福。

赵中廷将手中茶杯放下道:“墨儿,擎儿寄了书信回来,有一封是给你的。”说着从袖中拿出信封递给赵墨。

赵墨双手接过书信拿好并没有要打开的意思,赵中廷开口道:“听说最近你每日都去书斋,都读了些什么书?”

“回父亲,最近女儿在读《诗经》。”

“嗯,诗经甚好,那......”赵父还想说些什么,赵夫人带着两个女儿走了进来,赵婵揖福后像花蝴蝶一样扑到父亲身边撒娇道:“父亲,好生偏心,回府只叫三妹妹来单独叙话,是不想见婵儿了吗?”

赵父看了看赵婵和赵娟光鲜亮丽的新衣裙,又看了看赵墨从头到脚都灰扑扑的,心中暗自叹了口气,开口道:“墨儿,你先回去吧!”

赵墨恭顺退了出来。

前厅传出赵婵娇笑的声音,豆蔻气的跺脚:“老爷也如此偏心!”

赵墨双手握着信封道:“我原本也不在意这些,只要擎儿努力上进便足够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