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离别

青竹飞仙 第二章 离别

作者:万俟安梦 小说:青竹飞仙 更新时间:2021-11-24 09:28:35
翌日清晨,天刚天刚,因为夜深的细雨弥散在村中的白雾终于等到缓缓地退散,空气中还夹杂着浓厚的泥土草木的清新自然芬芳。按着前天中午双方约定好的时辰,青竹与大拿父子在两家前相汇处的路口碰了面。“小竹子,你怎么了?”在走去村长爷爷家的路上,大拿挠了地挠望着身边闷闷按着昨天傍晚约定好的时辰,青竹与大牛父子在两家前交汇处的路口碰了面。。...

青竹飞仙

推荐指数:10分

《青竹飞仙》在线阅读

翌日,天刚蒙蒙亮,因为夜半的细雨弥漫在村中的白雾终于缓缓退散,空气中还混杂着浓郁的泥土草木的清新芬芳。

按着昨天傍晚约定好的时辰,青竹与大牛父子在两家前交汇处的路口碰了面。

“小竹子,你怎么了?”

在走去村长爷爷家的路上,大牛挠了挠头看着身边闷闷不乐明显不对劲儿的小伙伴,猜测道,“是舍不得阮姨吗?”

听着这话,青竹紧紧抓住包袱的手猛然松开并不由停下了脚步。

昨夜送走大牛哥他们父子后,娘亲各种反常的行为以及看着自己复杂的神情不断浮现在脑海中。

心下突兀地一阵钝痛,清亮的眼眸中迅速荡起圈圈莫名涟漪,隐晦难辨。

“柱子叔大牛哥,你先去石爷爷家,我会尽快赶去的!”

“哎,哎小竹子,小竹子你怎么了!干什么去啊?!”

……

气都没喘匀的青竹,胸口还在剧烈地起伏,望着原本该近在咫尺此刻却消失无影的自家竹屋,神魂具震。

带着肉窝窝的手抬起,不出意外地被阻隔,原本透明的禁制因为她的碰触瞬间亮起,几般闪烁本该到来的攻击却未至反倒再次消弭。

固然她的神识是金丹期可依旧找不到这座阵法的半点痕迹,更遑论破绽,可想而知布下它的人修为高出了她太多。

要想破除这样的禁止,除了专修阵法的大能,或是修为反超布阵的人亦可选择暴力破除,就只剩下了——赌!

将食指放入嘴中狠狠咬破,青竹没有犹豫地将挤出来的血抹向身前。

透明的结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龟裂出块可供一人通过的空隙。

“果真…”是娘亲布下的禁制。

咬了咬下嘴唇,青竹轻吐出浊气迈开小短腿走了进去。

竹屋内静悄悄的,只有放在桌上的几样东西,娘亲阮音已经没有了踪迹。

“青儿:

原谅娘的不告而别,所有的所有都只是为了保护我们最珍爱的宝贝。

桌上的两样东西是爹娘的定情信物,镯子内有娘留给你的解释,等到我儿能打开的那天就能明白这一切因果缘由。

若灵根测试青儿资质尚可就选择千星宗,若无,便回来双峰村做一平凡人也未尝不可,无论如何爹娘只希望你能平安喜乐无忧的长大。”

因为用力握紧,指甲在手心留下一排月儿。

青竹紧闭双眼许久,再次睁开内里少有的脆弱伤感正缓缓消散。

先将信笺仔细收好,才将视线转向桌面上,那是一支只有她巴掌大小的玉箫以及似木非木不知明材质的镯子。

转过身她弱小的背挺得笔直:总有一天,她会打开上面的禁制弄清楚这种种。

……

双峰村村头。

石柱不厌其烦对着自家儿子叨叨完,转头看向回转后就闷不做声率先坐上马车的小丫头。

从怀里掏出一方玉质的小牌子走向马车的车窗外,“小竹,这是你娘昨晚交给我的东西,让我今日离别时再转交给你。”

“谢谢柱子叔。”伸手接过,青竹努力扯开嘴角礼貌地微笑道。

“客气啥。”忍不住摸摸她毛茸茸的小脑袋,石柱似想起了什么接着说道,“别挂记你娘,等你再次回来的时候她准就在家等着咱们小竹了呢。”

他是真的不明白,阮家妹子为什么非得赶着这时候回娘家,还选择不告而别,娃娃即将远行本就心底难受…哎!

“大牛啊,你可要好好照顾你小竹妹妹啊!”

“哎,知道了。我滴老爹您都说了百八十遍了!”

“咋你小子还敢嫌弃你老子我来了?”

摸了摸胡须,石田伟望着互相呛起来的父子俩笑骂道,“行了,时候不早了,该出发了。”

“那,石叔俩孩子就劳您老多费心。”

“得了,回吧。”

石柱闻言退开了几步,对着他们挥了挥手。

远去的马车,扬起的尘土,七尺男儿也终究因为这场不知时日的别离哽住了喉红了眼眶。

“臭小子,可得给你老子好好的啊!”

……

一连个把月过去,在马车日夜兼程的赶路下,青竹一行人总算平安顺遂地到达了原州襄安府城。

在辞别了村长爷爷,大牛的府城夜游的美梦破碎下,由官府整合的大队伍正式出发前往皇城。

原州十六城,拥有仙缘的孩童不过寥寥十几个,可相比较往年却还是多出来了一倍有余,这怎么不叫随行北上的新任知州激动兴奋莫名。

按律分发给各村的那些好处虽然瞧着着实肉痛不已,可想到京都属于自己的那份厚赏那点蝇头小利似乎又算不了什么。

“大人!”

被打断思绪的何崇并没有露出不虞,只沉声问道,“什么事?”

“前方有人挡住了去路,只说是来自皇城,还请大人亲临。”

“哦?走,去看看。”

……

“咦,小竹子你看,队伍怎么停下来不走了?”

每辆马车坐了五个孩童,除了青竹两人还有另外三人。

听见大牛的话,大家都忍不住好奇的纷纷聚到车窗边,撩开帘子探出头往外打量。

“还真的不走了呀?”说话的是马车内唯二的小女孩,单看她一身打扮不难瞧出是位出身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

“那还有个穿着道袍的人!他会不会就是我爹口中的仙人啊?”

这下,连青竹都不由被勾起了好奇心,来到这儿的六年,只感觉到此方灵气稀薄到不可思议外,除了她那不知深浅的娘亲还当真没见过别的修真者出现。

顺着小姑娘的手,青竹眯起狭长的双眼朝远处望去——

筑基初期,周身灵气虚浮。

这人,明显是嗑丹药增长的修为啊!

“快,孩子们下马车了!”

“来来来,都下马车了啊!”

来不及探究更多,压下心底不断升起的怪异感,青竹随着大家在官差的催促中下了马车。

“这位是来自皇城的大供奉陆仙师,此次是特意带你们前去叩仙门的。孩子们,今年的你们真是来了场大造化啊!”

咧着嘴笑得满面红光的何崇向着围拢的小家伙们介绍道。

对着孩子们频频打量自己的好奇目光陆仙师笑而不语,长袖轻甩,一片金叶状的法器凭空自现,弹指之间遥遥直上幻化成了一艘巨大的船只。

“哇!”“啊啊啊~”

“天啊,好大的船,它竟然可以飞在天上!!”

“太厉害了,真的是仙人手段呀!”

孩子们天真烂漫的话语让陆仙师脸上的笑意加深,“何大人,那我便带着他们先走了。”

“是是是,您请,您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