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雁书

宗门团宠不好惹 第五章雁书

作者:笺月 小说:宗门团宠不好惹 更新时间:2021-11-24 00:54:18
斩天峰,耸立入云,仙雾邈邈,若也不是送落月来此,雁书也不能够随意来主峰,这里乃掌门洞府所在,且除了斩天仙宗的几个秘境和禁地。现在的不像了,落月得了这里的一处洞府,将来他便也可以借着找师妹玩耍嬉戏,来主峰转一转了,待他说与其他内门弟子听,但是要让他们好现在不一样了,落月得了这里的一处洞府,日后他便可以借着找师妹玩耍,来主峰转转了,待他说与其他内门弟子听,可是要让他们好生羡慕一回的。。...

偃月峰,高耸入云,仙雾邈邈,若不是送落月来此,雁书也不能随意来主峰,这里乃是掌门洞府所在,且还有偃月仙宗的几个秘境和禁地。

现在不一样了,落月得了这里的一处洞府,日后他便可以借着找师妹玩耍,来主峰转转了,待他说与其他内门弟子听,可是要让他们好生羡慕一回的。

殊不知日后,其他人最羡慕的是他竟然抢先一步和天生灵体混熟了。

带着阵旗,进入洞府倒是长驱直入,没费力气,洞府外有些荒废,之前一直空着,落月合计着日后可以种些灵花灵药什么的,毕竟出自小山村,见不得空地。

“咦!是沐星果,这白色的果子便是刚刚好成熟了,落月师妹运气可真好!”雁书惊奇的站在洞府门前的沐星树下,仰着头羡慕到。

沐星果?很珍贵吗?

似乎看出她的疑惑,雁书便好好给落月科普了一番沐星果的功效和价值。

听到这玩意儿价值上百上品灵石之时,落月暗暗下决心,自己最多吃一个尝尝鲜,剩下的都要拿去坊市换灵石。

“雁师兄,我们先进去收拾一下洞府,劳烦您陪着我家小姐在这沐星树下歇会儿。”红雪从储物袋中掏出一张石桌,几个石凳,虽不是什么宝贝,放在这树下倒也应景,落月欢欢喜喜的坐下,还指了指那沐星果,白云倒也机灵,立刻为她摘了几颗来。

“给我的?”雁书一愣,万万没想到,师妹这般大方,如此异宝就这么送人。

落月没管他,自顾自将一颗果子递给他,自己先迫不及待的啃起来。

毕竟是价值上百上品灵石,虽说这棵树上有几十颗,却也不至于见人就送,红雪和白云她就没给,其实若不是感谢雁书师兄对她百般照顾,她才舍不得,她这么穷,当然得抠门点,娘亲可告诉过她,修仙最是需要资源,没有资源终难成大道。

红雪和白云最是知本分,绝不是哪些不知分寸的小人,因此也没想过贪图她的果子。

洞府这种奢侈的东西,落月自然是第一次见,雁书他们三人虽是见过却也是别人的,红雪和白云见里面炼丹房,炼器房等一应俱全,惊叹不已,这里面有很多房间,她俩各挑了个小些的,兴奋的往里添置东西,小姐的房间,她们等着听吩咐布置。

“师兄,你也选个房间。”落月找到了纸笔,将心中所想写了出来。

雁书看了就像被撸毛的猫一般,露出了满足的笑容来,他这下可是赚大了,师妹太可爱了,可是想到师妹现在还什么都不懂,才会这样写,他不能欺负师妹无知。

于是唠叨师兄又上线了:“师妹,你有所不知,这洞府与洞府最大的差别便是灵气,你这是主峰的洞府,灵气是整个偃月仙宗最强的地方,这样的地方只有掌门首徒才配拥有。”

他说完才反应过来,连忙换写的。

落月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还是拿之前的话给他看,雁书急了,他又说了许多诸如不合规矩的话。

落月又落笔写了两个字“修炼”,见雁书不懂,又加了两个字“指教”。

雁书这才明白,原来师妹的意思,是让他陪练啊,这好说,既然师妹这么依赖自己,那自己就斗胆肩负起帮师妹修炼的重任,且师妹还不良于言,自己在这也能多照顾她些。

待他回风回峰取自己的东西时,可是羡慕死那群内门弟子了,一个个都暗恨自己没有照顾掌门首徒的机缘。

一切都安顿好了,红雪她们将洞府打扫的熠熠生光,各自回去休息了,只剩落月一个人对着这巨大的房间,已经不再是四处瞎看了。

她躺在榻上,回忆了自娘亲走了以后,自己这一路的艰辛,还有惨死在子逐手上的村长爷爷,现在终于拜入修仙宗门,他日定要手刃仇人,好在自家宗门的师长和师兄弟们都很是和善,她倒不担心自己的未来了。

“师妹!你可安置了?”大概是怕落月听不见,雁书特意使了法术,做了个纸鹤传信,落月看完信便自动消散,其实她早就听到了脚步声,想来雁书就在门外,便起身去开门。

“嘿嘿,师妹就是聪慧,这都能猜到自己在外面。”

落月歪着头看他,仿佛问他所为何事,这么晚还来找她。

雁书递了一个玉简,教落月以玉简抵额,玉简记录的内容便自动进入她的脑海。

她觉得有些晕眩,一下子接受这么多信息。

雁书将偃月仙宗弟子入门功法和些修士基本法诀统统传给她了,还写了很多修炼心得,以及很多修仙捷径。

落月对着他甜甜一笑,让雁书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勺,他只是想回报师妹给他的好处。

“你先试试能不能引气入体,一般弟子引气入体最慢的一年,天才弟子三晚便可,师妹妖孽之姿,定然……”雁书心中有一万头草泥马路过,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他话还没说完,师妹就当着他的面引气入体了,只是稍稍运转经脉,都没坐下打坐。

他丧气的想,师妹大概是老天爷派来提醒他的,原来三天就引气入体的也只是普通弟子,他原本还想让师妹崇拜他的。

“我先回去了,师妹你好好练。”雁书垂着头耷拉着肩膀,游魂似的回了自己房间,暗暗决定自己要更努力修炼,否则将来被新入门的师妹吊打修为可怎么是好,他这个师兄颜面何存?

落月对着他的背影坏笑,她其实早就知道炼气法诀,引气入体对她来说并不陌生,当初她也是一瞬间便成功了,可是再往下便不能寸进,她至今连炼气一层都不是。

娘亲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不对,她只说将来自己回了青云门,让师祖指点,必然可以修炼的,娘亲当年只有炼气十层修为,毕竟不是高阶修士。

三日后,其他人都从萍水镇赶回了宗门,一起带回来的还有那些八卦谣言。

“又聋又哑?天生灵体?”雁书听到这些传言,激动的要死,这说的不就是落月师妹吗?他原本以为师妹只是天资过人,没想到竟这样逆天,他还比什么,直接躺平任笑吧!

“也不知有什么可高兴的,不过是个残废。”一道酸味十足的女声响起,所有人瞬间看向她,素知有些不自在的抬高下巴,不服气的说道:“我们偃月仙宗天才无数,谁稀罕一个聋哑小童,谁知道她能不能修炼?”

素知只是个外门弟子,她就是单纯的嫉妒,却没想到恰好被宠师妹狂魔雁书给撞见了。

“好大的胆子,敢编排掌门首徒的是非,自去刑堂领罚,寒冰潭思过一月。”打她雁书都嫌脏了手,他一发话,其他人都只觉大快人心,这个素知,平日里总是背后编排人,人缘自是极差。

素知没想到被内门掌事弟子听到了,面上从红到白,心中暗骂道:“呸!狗腿子,与那哑巴臭乞丐一丘之貉。”

“还不去?怎么师妹对这罚有异议?”雁书身着内门弟子服,头发以一根木簪半束,仔细看那木簪乃是金刚木,上品防御法器,此刻微挑嘴角,不怒自威。

“素知不敢,掌事师兄息怒。”素知虽有不服,也不敢真的和雁书硬碰硬。

拜师大典如期举行,整个偃月仙宗都布置的喜气洋洋,宗门上下都觉得与有荣焉,赢了其他三大宗门,此次宗门大招,偃月仙宗出了大风头,这天生灵体便引得宗门所有人好奇。

一大早红雪和白云便忙着打扮落月,她才堪堪八岁稚龄,便已经出落的面如皎月,将来定是仙姿绰约。

“你们快些,宗主和众长老已经到大殿了。”雁书实在不懂女孩子打扮怎的这般费时间,红雪忙把最后一个发饰给她戴上,落月对镜一照,差点都没认出自己,这还是那个孤霞村的小村姑吗?

雁书见她们终于好了,忙先去大殿打点,生怕有准备不周的地方,耽误今日大典。

红雪和白云一人一边扶着落月,乘着一阶仙兽追云鹤,飞往大殿。

落月见路上遇到不少乘仙兽或者御剑的弟子,感觉十分新奇,各个都仙气飘飘。

外门弟子的法衣是月白色蓝边的衫裙,内门弟子则是月白色黄边的衫裙,落月先前领了一套内门弟子服,但今日却并未穿上,雁书说她是掌门首徒,大典上宗主自会赐她法衣。

几乎一眼就看出了谁是今日主角,其他弟子皆是统一的弟子服,红雪她们这样的杂役弟子都身着月白色灰边的衫裙,唯有落月穿了一袭鹅黄色广袖衫裙。

有许多先前见过天生灵体小乞丐的弟子,此刻惊的眼珠子都掉了,其他弟子只是惊叹掌门首徒竟这般年幼,还生的这般貌美。

修仙界大多容颜姣好,即使是丑的经灵气滋养,也丑不到哪去了,可是落月的美却已经是足以倾一城的绝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