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侯门娇 第二章

作者:一个女人 小说:侯门娇 更新时间:2021-11-23
一直到红袖听见一群人在喊“夫人”时,她才扭头看过去的:分身的母亲来了。将军夫人郑姜氏看见自己唯一的女儿红袖扭过了头来,但而已呆呆地的望着自己,犹如看一个很陌生人通常,心下更是说不出的滋味;而已俗礼都说昨日这个时辰是不能够见泪的,所她但是忍着着唤了一声儿:“袖将军夫人郑姜氏看到自己唯一的女儿红袖转过了头来,但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如同看一个陌生人一般,心下更是酸楚;只是俗礼都说今日这个时辰是不能见泪的,所她还是强忍着唤了一声儿:“袖儿——!”。...

侯门娇

推荐指数:10分

《侯门娇》在线阅读

直到红袖听到一群人在喊“夫人”时,她才转头看过去:本尊的母亲来了。

将军夫人郑姜氏看到自己唯一的女儿红袖转过了头来,但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如同看一个陌生人一般,心下更是酸楚;只是俗礼都说今日这个时辰是不能见泪的,所她还是强忍着唤了一声儿:“袖儿——!”

郑姜氏的声音柔柔的,平日里让人听着极为舒服,只是今天这一声含着几分酸楚,让人听到后心里也是酸酸的;可是红袖依然只是愣愣的看着郑姜氏:刚刚穿越过来的她,一下子还不太能接受一位“新妈妈”。

赵氏已经立到了一旁,看到红袖只是看着郑姜氏却不见礼、也不说话,以为她又在使小性子,急忙轻轻扯了扯红袖的衣衫:“姑娘,夫人来了。”

红袖本身不是一个十一岁的女童,眼下当然不是像本尊一样在撒泼任性;虽然已经有了决定,日后她就是十一岁的红袖了,可是让她猛然间接受一位母亲,还真不是一星半点儿的别扭;直到奶娘赵氏又催了她一遍,她才在心中对自己叹道:人在屋檐下啊;这个母亲,自己是认定了。

不认,成吗?

红袖虽然不想穿越到古代,也不想做一个十一岁的冲喜新娘,不过她更不想做一个穿过来不到两个小时,便被烧死的失败穿越者:不止是因为她怕被火活活烧死的可怖,还因为她不知道她死后会去哪里——回到二十一世纪的可能性极小,去地府?那可不是她的心愿;至少眼下她还活着,并且还是吃穿不愁的样子。

红袖在心底给自己做的心理建设差不多了,在赵氏不时扯她衣服的暗示下,偏腿下床想穿上鞋子给郑姜氏见礼;一旁的小丫头和赵氏看到红袖要自己穿鞋子吓了一跳,急急上前服侍红袖穿鞋。

赵氏和丫头一面给红袖穿鞋,一面在心中暗叹:今儿这小祖宗还是心情不畅啊,不说话使使性子也就罢了,可千万不要再做出什么惊人之举来。

赵氏和丫头们抢上前来,红袖才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一件事情,有些惴惴不安的坐下了:自己一个现代人,能扮一个古代女童扮得十足十嘛?虽然有了本尊的记忆,可是她的习惯依然在。

红袖悄悄的扫视了一下四周的人:看来以后自己要小心些了,要多多的“回忆”一下本尊的记忆才成。

红袖坐在床上看着赵氏两个人单腿跪在地上给自己穿鞋,她十分的不习惯;不过她强自按捺住了,不停的对自己说:自己还是个小娃娃,所以让人穿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虽然十一岁的年龄已经可以自理了。

红袖不想被郑府的人认为她们的姑娘变得行为怪异了,或是因为她与本尊的不同再生出什么疑心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她只得入乡随俗了。

郑姜氏看红袖只是呆坐着看婢仆们给她穿鞋,而且神色也与平日里不同,即不答应自己的呼唤,也不看自己一眼,只当她心里不痛快,倒也没有多想。

郑姜氏知道女儿是为了今天成亲的事情不痛快,可是她也没有办法啊;郑姜氏一想到女儿成亲心下便是一痛,更加柔声的唤了红袖一声:“袖儿——;”郑姜氏看着红袖,她多么想不顾一切的把孩子留下来,但是……。

红袖转过头来看向郑姜氏没有开口:她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红袖不做女童好久了,就算有了本尊的记忆,让她一下子装作一个女童撒娇或是使泼,她都做不出来;而且按着本尊的记忆,她是要先给郑姜氏见礼,然后再叙话的——现在她还在穿鞋子,不能见礼,所以有些不知道应该如何做。

如果红袖是成人,当然不会如此的不知所措了:她有的是法子应对眼下的情况,可是她的法子,不能由一个十一岁女童来用,那只会让人吃惊,也同本尊的言行不符。

郑姜氏唤了一声红袖后,看女儿还是不应声,忍不住说道:“袖儿,实在是、是做父母的对不起你,如果有办法也不会让你去冲……”

话说到后来,郑姜氏有了哭音,却又想起今日不能见泪的习俗来,硬生生的止住了声音,偏过头去想把那眼中的泪水再强忍回去。

只是这一次哪里能忍得回去?郑姜氏对女儿的不舍、痛惜都要化成一汪泪水流出来时,一旁的平安媳妇看到,急忙上前勉强笑道:“这屋里喜气重,看把夫人的眼弄迷了?奴婢来给夫人吹吹吧。”一面说着话,一面取了郑姜氏手中的帕子为她试了泪。

红袖已经穿好了鞋,原本想给郑姜氏见礼的,听到郑姜氏的半句话,心下一突:不是吧,她十一岁做冲喜的新娘还不行,居然还是被强娶的!

红袖刚刚没有想到这一点,是因为本尊的记忆中,父亲是位将军:将军的女儿怎么可能会被强娶?!所以红袖什么都想过、担心过了,却就是没有想到十一岁的新娘,有可能是被强娶的!

红袖心中哀鸣:怀德将军倒底是多大的官儿啊,为什么连自己的嫡女也保不住?不是说古人虽然重男轻女,可是对嫡子女都是很看重的嘛?

只是,倒底什么样的人家能强娶将军的女儿?红袖不知道,但她知道一点:那强娶的人家,一定强过将军府不是一点半点儿;而她又是冲喜的新娘,那她“婚后”的日子——!

水深火热这个词,在红袖看来,就是为她日后的生活量身打造的。

老天爷,你行行好,再让我穿回去吧!红袖在心中大喊起来:我再也不埋怨上司克扣了我的加班费,我情愿天天免费加班还不行嘛?

郑姜氏拭过了泪,转头看到红袖呆呆的立在脚踏上,眼圈又是一红:那么活泼好动的一个女儿,居然被自己做父母的逼成了现如今这么一副傻呆呆的样儿!自己这一对父母,真是无颜面对女儿啊。

如此一想,郑姜氏的眼泪又要落下来。

赵氏看红袖穿好了鞋却还是只管立着,依然是不言不动,急忙又扯了扯红袖的衣服,眼中满含着哀求:求她上前同郑姜氏见礼说话,不要再任性了。

赵氏知道日后红袖再想见父母,就不是这么容易了:这当儿应该好好的同母亲说说话才对;可是,这话赵氏却不忍心说出来,而且凭自家姑娘的脾气,她又怎么敢说出来?

平安媳妇也急忙笑着打岔:“夫人,你到了姑娘的房里怎么只管站着呢?您站着不要紧,看把姑娘拘束的,您还是坐下吧,姑娘也能随意些。”然后回头又道:“来人,给夫人奉茶啊,你们平日里就是这么伺候姑娘的?怪不得姑娘日日不舒心。”

经平安媳妇这么一劝一喊,郑姜氏收起了不少的伤心,而红袖也把心思放到眼前的事情上。

红袖扫了一眼周围的人,心里再一次确定这是在古代,所以郑姜氏是她的母亲;红裳只能按记忆中的样子向郑姜氏屈膝行礼,并道了一声:“夫人,万福金安。”虽然话说得有些拗口,不过好在字少说了出来,旁人也没有听出什么来。

就是听出来了,也认为她们自家的姑娘今儿心气不顺,发脾气嘛,同样的话说得不一样的味儿,很正常。

红袖说完后暗暗吁了一口气:还好,可以不用称呼母亲,不然她还真难说能喊出口来。

按着本尊红袖的记忆,在这个时代,对母亲直称母亲也可以,但是称夫人却是正理——尤其成年以后,更是要以夫人或是老夫人称呼母亲才成,“母亲”只能是私下里说话时才能称呼的。

万恶的旧社会,居然穿越后让她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下跪!虽然只是半跪,可是也不是红袖现在的心理能接受的。

好在郑姜氏心疼女儿如此小就要嫁人,没有让红袖跪多久,一把拉起了她来:“免礼,我的儿!”顺势便把红袖抱到了怀中,抱得紧紧的,好似只要如此抱着,便不会再失去她的女儿一样。

郑姜氏是真得不舍得把女儿这么小就嫁出去,可是她却没有办法:此事,也是她同意的;但是今天她看到女儿后,真是心如刀割一般。

但凡有法子,郑姜氏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如果有什么委屈、苦痛,是她可以代红袖的,她也毫不犹豫的去做,只是今日的亲事,她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红袖一直彷徨的心在感觉到郑姜氏对女儿的极端不舍与疼爱后,安定了不少:至少,她不是被无良的父母卖女求荣;至少,她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位爱女儿的母亲。

好一会儿,郑姜氏才在平安媳妇和赵氏的劝说下松开了红袖,她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红袖,看到红袖身上的喜服,她的眼睛又红了,终究不忍的别过了脸去:“袖儿,是父母无能连累了你,居然要拿你代父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