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行 前

良缘到 第五章 行 前

作者:沐水游 小说:良缘到 更新时间:2021-11-22 22:04:02
门是半开的,唐芦儿的心狂跳起来,此时暮色已降,屋内并未有灯光透出,从那半开的门往里看去,只有昏暗冷寂的一片。网兜里的鱼又蹦了几下,似不甘于命运的强悍,做着临死前的挣扎。推开门...

良缘到

推荐指数:10分

《良缘到》在线阅读

门是半开的,唐芦儿的心狂跳起来,此时暮色已降,屋内并未有灯光透出,从那半开的门往里看去,只有昏暗冷寂的一片。

网兜里的鱼又蹦了几下,似不甘于命运的强悍,做着临死前的挣扎。

推开门,屋里很静,空气里透着一股难言的冷,这六月的天里,她甚至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

急步穿过前屋,来到小院,看到后屋亮起的灯光,闻到厨房里飘出的饭香,再听到唐老太那屋里传出的几声微响,一切都跟往常无异。唐芦儿怔了怔,后终于长长松了口气,再自嘲一笑,真是……杞人忧天了,也不知自己在瞎担心个什么劲。

“奶奶,我回来了,今天葛叔叔给了条新鲜的大肥鱼呢!”唐芦儿一边大声道了一句,一边将鱼拿到厨房接着道,“奶奶,今天没买着药,那药店的伙计说这次的药进得晚了,得再等两天,到时我再过去一趟啊。”

“丫头,你过来一下。”唐芦儿声音刚落,唐老太的声音就飘了过来。

“好,我先把这鱼收拾收拾。”唐芦儿一时没发觉唐老太的声音比往日多了几分严肃,她将鱼拿到厨房后,再把身上的包和画筒往旁一搁,就要动手收拾那条活鱼。

“过来!”唐老太又喊了一声,唐芦儿刚拿起水瓢的手一顿,她这会终于听出几分异样来了,即放下水瓢,带着几分疑惑出了厨房。

简朴的房间里点着一盏油灯,唐老太坐在炕上,手里拿着一块成色中等的玉佩。唐芦儿一眼就认出那是她从张家那拿回来的定亲信物,其实那玉佩就是个地摊货,还是去年年底她跟唐老太去柳州时,碰上人家店里大甩卖,顺手买的。不过唐老太将这东西送到张家时,却理直气壮地说这是她祖上传下来的东西,还经过谁谁谁的手,意义非凡,把那张家奶奶唬得一愣一愣的。

奶奶这会拿这个出来……唐芦儿心里忽的就犯起嘀咕,难不成又看上哪家小子了?只是眼下这屋里的气氛明显与往常不一样,隐隐约约透着几分威压,且此刻的唐老太,面上的表情带着些许凝重,与早上那会判若两人。

之前在柳州茶铺那,唐芦儿之所以能在赵品良跟前浑不在意的装模作样,然后毫不犹豫地直接溜走,其实多是托了唐老太的福。赵品良的身上发出来的气压,跟唐老太比的话,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简直就是萤火与皓月之差。因此这几年下来,唐芦儿的抗压能力是日渐增长,一般人威胁不了。

待她走进后,唐老太才抬起眼,面容严肃地看着她道:“我是看走眼了,张家那臭小子,竟敢背着你偷腥,还有那张老太婆,杨家那不过是两间铺子,竟就让她晕了头,实在是可恶!丫头,你别委屈,这口气,奶奶定帮你出!”

唐芦儿一怔,遂悟过来,呀,怎这么快就知道了,啧,那张鸣也太不会办事了。

“奶奶您怎么又提这事,不都过去了嘛,再说那谈不上偷腥啦,人家男未婚女未嫁,两厢情悦的事,咱去瞎凑合什么。”唐芦儿说到这,瞧着唐老太的面色还不见缓,便又笑道,“奶奶你也太小瞧我了,说实在的,我还真没将这事看在眼里,哪谈得上什么委屈不委屈。”

“这事,你早已知道?”唐老太眼中忽的露出精光,屋里的气氛更压抑了,连那桌上的油灯似乎都跟着暗下三分。唐老太是个极其护短的人,自个丫头再怎么顽皮不听训,她可以打可以骂,不过却容不得别人对自家丫头有半点不好,更别说这等欺骗隐瞒之事了。而且这亲事还是她千挑万选之后定下的,自个丫头不喜欢,要反悔,她心里虽生气,但气气也就过了,可却怎么都料不到这背后竟是这样的缘由!

“呃……是亲事定下后,那杨家姑娘跟我暗示了一下,我又仔细观察了几天,才知道的。”被唐老太的目光逼得无所遁形,唐芦儿只好说了实话。只是说完后,见唐老太的脸色愈加阴沉了,她便小心翼翼的哄道:“唉呀,奶奶咱不值得为这事生气啦,再说我也不稀罕那小子,成全他们得了。”

唐老太眯着眼看了唐芦儿许久,忽然就桀桀笑了起来,笑得唐芦儿心里一阵发毛,也不知老太太心里在打什么主意呢。好一会,唐老太才慢慢收了笑,只是随即面上却露出几分怅然,眼里还现出几分追忆之色,然后自言自语地道了一句:“算了,我就当给你积点阴德,且绕过他们这一次。”

极其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但那话里隐含的意思,以及从中透出来的气魄却让人不由心惊。唐芦儿怔怔地看着唐老太,这个抚养了自己三年的老太太,其身上似乎藏了无数秘密……她忽的就想起刚刚在胡同口那看到的那个中年男人。唐芦儿心里迟疑了一下,正要开口,只是唐老太却先她一步道:“本想给你找个踏实人家,让你好好过日子的,哪想事不遂人意。”

“咱这不也是在好好过日子嘛。”唐芦儿照常一笑,心里却隐隐生出几分担忧来,直觉唐老太接下来应该是要说什么重要事了。

果真,她话才落,唐老太就横了她一眼道:“你啊,别老这么没心没肺的,有我在的时候任你怎么胡闹都行,我走了,你好好收敛着些,别乱惹事。”

“走?奶奶你要去哪?”这般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唐芦儿一怔。

唐老太一摆手:“这事你别管,总归你好好待着等我回来就行,我这一走最多也就半年,快的话两个月就够了。”

唐芦儿想了想,眼睛顿时一亮:“奶奶难道是出去找那几味药,可是打听到消息了?”

唐老太横了她一眼,只是瞧着唐芦儿亮晶晶的那双眼,心里不由生出几分悔意,这丫头并不笨,当年才跟她提了那么一两句,后没过多久就让她慢慢猜出许些事来。当时就不该跟她多嘴,这事知道了,只有坏没有好的。

“行了,你别问那么多,我出去这段时间你记得把嘴巴闭紧了,这事甭管是谁,一个字都不许提。特别是那个孟三,那小子虽说对你没什么坏心,但我瞧着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给我记住了。”唐老太一脸认真地叮嘱道,唐芦儿乖乖点头,只是又有些不解:“奶奶怎么总看孟三哥不顺眼,我瞧着他挺敬重您老人家的啊。”

“废话那么多,我说什么你记下就是。”唐老太喝了她一句,完后又道,“至于你的亲事,是那姓张的有眼无珠,亏那张老太婆还是个会算计的,哼,有座金山在眼前都看不到。丫头你放心,以后我给你挑个比张家那小子好上百倍千倍的,我让她把肠子都悔青了去!”

“好好好,我的后半生就都压到奶奶您身上了。”唐芦儿嘿嘿笑着附和着唐老太的话,只是此时她心里放不下的还是唐老太此行之事。于是吃晚饭时,她彻底发扬了锲而不舍的精神,强力牛皮糖的功力,几番磨叨之下,唐老太终于透露,她此行去的是南方。听说那里有位极爱花之人,其府里就有血藤花,不管这消息是真是假,她都得亲自去一趟,要真有,就讨些回来。

那传说已经绝迹的东西,从人家府里讨些回来?有这么容易的事?

唐芦儿看了唐老太一眼,心里知晓唐老太没说实情。而刨去这点,她主要还是担心唐老太的身体,都这么大年纪了,能折腾那么远的路吗,因此就提议自己也陪着去,却话还没说完就被唐老太给狠拍了一掌。

“这是我算了多少年的事了,你少给我添乱。还有,你可别以为我不在了,你就能放开手去画那些不入眼的东西,回来我知道了,非扒了你的皮!”

“知道了知道了,我不是早就不画那些美人图了嘛。”唐芦儿龇牙咧嘴地揉了揉自己的肩膀,神那,唐老太的大力金刚掌真不是盖的。

吃完晚饭后,唐老太最后去酒窖那看一眼,把路上需要准备的都准备一番。唐芦儿收拾好碗筷,将吃剩的饭菜骨头什么的都盛到一个大瓷碗里,然后拿到胡同口那,倒进放在那一个专门收猪食的木桶里。

眼下天已暗,附近几处人家屋里透出来的灯光很淡,不过今晚月亮不错,清辉如水,一眼望去,只见那青石板铺就的路面,如似渡了一层水银。

唐芦儿站在胡同口那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明月,心里一叹,唐老太明儿一早就走,她再不放心也拦不住,更不能拦,那是救命的药,好容易才看到的一线希望……

.

求推荐票~求收藏~~(*^__^*)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