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脱 身

良缘到 第四章 脱 身

作者:沐水游 小说:良缘到 更新时间:2021-11-22 22:03:53
出雅趣画廊时,唐芦儿小心看了看左右,没看见那姓赵的男人后,她略微松了口气,完后赶快往药膳堂走去。街上行人车马熙来攘往,如幻似幻般地从眼前划过,她有些感叹地一笑,要啊梦,这也太真实的了!不多时就到了药膳堂,而已刚要掏银子,那药堂的伙计却及时告知她,不多时就到了药膳堂,只是刚要掏银子,那药堂的伙计却告知她,新药还没送来,估计得晚两天了。。...

良缘到

推荐指数:10分

《良缘到》在线阅读

出来风雅画廊时,唐芦儿小心看了看左右,没看到那姓赵的男人后,她稍稍松了口气,完后赶紧往药膳堂走去。街上行人车马如织,如梦似幻般地从眼前掠过,她有些感慨地一笑,要真是梦,这也太真实了!

不多时就到了药膳堂,只是刚要掏银子,那药堂的伙计却告知她,新药还没送来,估计得晚两天了。

唐芦儿顿时皱起眉头:“怎么会这样,我过来一次不容易,上次不是说好这个时候的吗。”

那伙计瞥了她一眼道:“这我们也没办法,你说的那些药材大都不容易找,不比别的寻常药,常年不缺。要说药材,我们这都算全的了,你要是去别家更找不着。”

“两天后指定能到?”

“你放心,别的能说大话,这医人救命的事岂能胡说!都是老顾客了,你两天后过来,我给你留着,耽误不了你。”

唐芦儿没法,多确认了几遍,又交了预付金,完后才无奈地出了药堂。只是去码头之前,她还是去别家药堂打听了一遍,果真都没有她需要的药材,有的最多也只一两种。看来真只能两天后再过来了,她叹了口气,才抬着脚步往码头那走去。至于搁在心里的那四样奇药,唐芦儿犹豫了几次,终是没开口打听,既然唐老太交代过了,那还是别鲁莽行事,万事小心为好。

快走到码头那时,日已上中天,刚刚在乔飞飞那没讨着茶喝,渴了这半天,嗓子真是快冒烟了。唐芦儿拿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便在路边找个家茶铺,要了碗凉茶,咕咚咕咚地喝了大半碗后,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小二哥,给我包两斤酥皮花生,我带走。”唐芦儿放下大茶碗,喊了一句,清脆的声音顿时引起一个从这茶铺前路过的人的注意。

赵品良一转头,顿时一眯眼,转身就往茶铺这走来。

渴一解,肚子又有些饿了,唐芦儿将剩下那个烙饼拿出来,却刚咬一口,忽然就看到个锦袍宝带的男子走到她跟前,她一抬眼,发现对方竟是那姓赵的阴霾男子。

唐芦儿嘴里含着半块饼,傻傻地看了此人一眼,回过神后下意识的就拿袖子擦了擦自个嘴上的油渍,再将嘴里的东西勉强咽下,却差点没噎着,于是又赶忙端起那半碗凉茶咕咚咕咚地灌下。赵品良本上来就要开口质问的,只是一瞧她这全无修养,整个惊慌笨拙的动作,顿时厌恶地皱了皱眉头,耐着心等她将茶喝完。

“公,公子也来喝茶?”唐芦儿灌下茶水后,又拿袖子擦了擦嘴,讪讪地道了一句。

赵品良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中阴霾不减:“你跟乔飞飞很熟?”

“乔老板?”唐芦儿怔了一怔,随即就一脸无辜的笑道,“乔老板人漂亮,心地又好,收画的时候从来不压价,过年给红包,过节给送礼,吃的管饱,喝的管够,大家都说乔老板是个好人……”

听她这答非所问,没完没了的,赵品良脸上的神色顿时阴了下去,即低喝一声:“住口,我问你跟她是不是很熟?”

“啊?啊!”唐芦儿似被他这一喝吓住了,一时讷讷地坐在那,小脸蛋上尽是惊惧之色,瞧着让人不觉有几分可怜。原本赵品良进这茶铺时,就已经引起里头客人的侧目,眼下再看他一个大男人却特意进来欺负个小姑娘,故周围茶客的眼里都多了几分不屑,同时也有几分是抱着看热闹的心。

赵品良自是注意到那些目光,因为初到此地,且这柳州不比别的地方,他不想惹事引人注意,所以才没有一见面就为难唐芦儿。若是在京,都不用他亲自过来,自有人将这小丫头给他拉过去。

“姑娘,您的酥皮花生到了,一共三钱两分银子,您拿好咧。”正好这时小二拿着唐芦儿要的花生走出来,他瞧着赵品良后,马上笑道,“公子是来喝茶的,你坐,我给您擦擦。”

“滚!”赵品良嘴里扔出一个字,那小二怔了怔,这柳州城,有钱的人遍地都是,尊贵的人也不少,所以凡出来做生意的多少都练了些眼光,故被人这么一喝,他还是点头哈腰地笑了笑,转头接了唐芦儿的银子,就甩着毛巾转身招呼别的茶客去了。

“小二哥。”店小二刚转身,唐芦儿马上喊住他,有些不好意思地问了一句,“我茶水喝多了,那个,你店里方不方便……”

因唐老太喜欢吃这家的酥皮花生,所以每次上来柳州,唐芦儿都在这茶铺落一落脚,一来二去,她也跟这茶铺的店小二熟了起来。故眼下唐芦儿这么一说,那店小二便笑道:“去吧去吧,那婆子刚刚才刷干净。”

唐芦儿笑着道了谢,将那包酥皮花生放在桌上,然后就起身往店铺后面走去,赵品良马上伸手拦住她:“去哪?”

“小姑娘解个手,不好意思说罢了。”店小二忙给解围,赵品良一怔,看了看那包放在桌上的花生,终于让唐芦儿过去了。

从茶铺的后门溜出来后,唐芦儿舒了口气,忙往码头那跑去。

一看那姓赵的就知道不好惹,只是这次就这么溜走,若下次再遇到,估计就没这么简单了。唐芦儿轻轻一叹,那乔飞飞也不是个简单的,奶奶以前就特意交代过,不能得罪那女人。

两害相权取其轻,所以赵公子,您老慢慢等吧,姐姐今天霉运太重,先回家了。

当唐芦儿踏上陈家船时,赵品良久等不见那小姑娘出来,这才回过味自己被个小丫头摆了一道。同时也悟过来唐芦儿刚刚那牛头不对马嘴的答话,以及惊慌无措的神色,全是装的。

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赵品良咬着牙,将那店小二抓过来问了几句,然后阴着脸,出了茶铺,心里却记下了唐芦儿这三个字。

……

回到星棋岛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了,下了船,往海面上望去,只见夕阳之下,金光闪闪,碎光点点,一直延伸到天边。码头上陆续有渔船归来,黝黑的汉子站在船头吆喝着洪亮的嗓子,张张笑脸如太阳般灿烂,个个胸膛如大海般宽广。

海风温柔地吹,带着白日里的余温,带着熟悉的腥咸……

“唐丫头,来,这条鱼拿去给你奶奶补身子。”一个渔夫从船上跳下,随即从自家鱼篓里抓出一条活蹦乱跳的大肥鱼,装在网兜里,手一伸就递给唐芦儿。

“谢谢葛叔叔,赶明儿我给您送壶好酒去。”唐芦儿也不客气,笑呵呵地就接了那条鱼,葛家离她家近,平日里你送我一条鱼,我回你一壶酒,都是常有的事。

唐芦儿拎着那条大肥鱼,有些急切的往回走,也不知她离开这一天,奶奶有没有再次晕倒。虽说走之前已托付了邻居家的大娘多注意着些,还有唐老太的病也从不会连续发作,但她心里还是放心不下。

从铁具铺那经过时,她习惯性地往里看了一眼,发现里头就一个小学徒看着铺子,孟三却不见影。奇怪,往常这个时候他都在里面打铁的,不会又跑哪勾搭女人去了吧。

唐芦儿摇了摇头,继续往家赶,只是刚走到那胡同口的时候,忽然看到迎面走来一个陌生人。她怔了怔,不动声色地打量了那人一眼,只见对方四十多年纪,四方脸,鹰勾鼻,身上穿着墨蓝色的长袍,腰上系着一块圆形墨玉,那人身上透着一股渗人的气息,就好像从另一个世界走出来的一般,与这里格格不入!

两人擦身而过时,那中年人瞥了唐芦儿一眼,唐芦儿顿觉心头一惊,忙低下头,走了过去。

直到那男人出了胡同,唐芦儿才发现自己手心竟出了汗。

什么人?来这做什么?唐芦儿站在那沉吟一会,随即心头猛的一惊,赶紧迈开脚步往家跑,奶奶,奶奶不会出什么事吧!

.

推荐票这玩意对新书很重要呀,乃们路过滴就给张吧,⊙﹏⊙b汗,求得好困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