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暗室之中

游戏之生死修真 第五章 暗室之中

作者:暗之寂戮 小说:游戏之生死修真 更新时间:2020-11-22 15:21:24
时候,突然觉得自己的腰带一紧,然后一股加大力度传来,借着这股力量晨光比上次恐怕的速度略快一些的步入了卷帘门内。  “啊!”这一次晨光只喊了半声就强制性自己闭上了嘴,晨光的后背但是被狗类凶兽的爪子给刮到了一下,后果是晨光的后背上少了四两肉。  不晚了,在翻滚前的一瞬间,晨光已经看到了飞扑而来的这只狗类妖兽,而以这只妖兽的速度来看,它会在晨光的翻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击中晨光,哪时最好的结局也是死的痛快点。。...

  晨光虽然知道哪只速度最快的狗类妖兽已经向自己扑了过来,但是这时晨光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已经躺倒在地上的身·体以最快的速度向门中滚去,但是晨光心中暗叹了一声。

  晚了,在翻滚前的一瞬间,晨光已经看到了飞扑而来的这只狗类妖兽,而以这只妖兽的速度来看,它会在晨光的翻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击中晨光,哪时最好的结局也是死的痛快点。

  但是事情总是有意外的,而意外有时候也并不全是坏事,就在晨光翻滚到三分之一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腰带一紧,接着一股大力传来,借着这股力量晨光比刚才估计的速度略快一些的进入了卷帘门内。

  “啊!”这次晨光只喊了半声就强制自己闭上了嘴,晨光的后背还是被狗类妖兽的爪子给刮到了一下,后果就是晨光的后背上少了四两肉。

  不过晨光可能是前两次受伤之后对疼痛的抵抗能力加强,而且晨光也知道现在外面可能还有不少的妖兽正在不断的接近,如果因为自己的惨叫声引来更多的妖兽的话,自己和柳星两人的结果就非常危险了,所以晨光强忍着剧痛把后断声惨叫给憋了回去。

  这时晨光听到了自己身后传来的声音,应该是柳星在和试图进入地下车库的狗妖在战斗,晨光一咬牙从地上爬了起来,这时候柳星在阻止狗妖进入地下车库,哪么自己就必须去把卷帘门给关闭起来,不然一会很可能引来更多的妖兽。

  随着哗啦啦的轻响,本就只升起一点的卷帘门被放了下来,而鼻子上被柳星划了一剑的狗妖也是没敢在探头进来,只是在外面试探着撞了两下卷帘门没有成功之后,狗妖似乎就放弃了撞击卷帘门的打算。

  晨光自己坚持着走向了一边一块比较干净的地面坐了下来,而柳星在门上的观察孔上看了一会之后也来到了晨光的身边,晨光身上的衣服已经彻底的没了,这时正嘴咬着一瓶红酒的木塞不让自己发出声音,而手中的红酒则倒向了自己后背上的伤口,木塞几乎被咬碎了,而晨光手中的一瓶红酒则已经全部倒了出去。

  柳星也知道晨光刚才后背被狗妖攻击到了,但是这时看到晨光后背上被撕裂的巨大伤口还是心中直抖,咬着牙接过了晨光取出的第二瓶红酒,接过了清洗伤口的任务。

  柳星一手握着红酒浇上了晨光的后背的伤口,一只手按在了晨光的肩膀,眼睛中带着泪花的帮助晨光清理伤口上因为刚才的翻滚沾上的土和黑灰,黑灰还是被晨光杀死哪只鸟类妖兽羽毛所化,终于柳星把晨光的伤口上的杂物全都清理好了。

  而这时晨光的上半身可算是伤痕累累,头顶有三分之一以上的部位被虫子的毒液给腐蚀的没有了头发,脸上也中有眼睛、鼻子和嘴没事,额头和两腮加上晨光的两个耳朵全都被毒液给腐蚀了,两个耳朵全都残缺不全了,而两腮也有两处地方露出了牙床。

  “你得哪种红色的丹药呢,快点吃一个。”柳星看着晨光身上的伤口提醒到。

  “没了,一共只有两颗。”晨光看了一眼因为自己的话而若有所思的柳星。

  “没事,我十多分钟之前才刚刚吃下一颗,药效还没全过,我能感觉到还有一些效果,你没看到后背伤口的血早就自己止住了吗,不然我现在可能都得失血过多了。”晨光小声安慰了一下柳星,但是柳星的脸色却还是哪么难看。

  “你背上的伤口虽然不出血了,但是也必须包扎一下不然有可能感染的,而且哪只大狗没走,这会还守在门口呢。”柳星的脸色由于这一会的惊吓和面对的难题还是有些仓白。

  晨光何尝不知道自己的伤口需要包扎,但是现在这个地下车库中,有红酒和一些食物,但是别说纱布,连一块干净的布块都没有,怎么包扎呀。

  “没事,不包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在去看看哪只狗走了没有?”晨光现在是一动都不敢动了,头上加上后背的伤口全都在痛着,不过可能是痛时间长已经有些习惯了,或者说是这样的环境逼迫人快速成熟和更加能控制自己的能力,如果没有这样的进步的话结果只能是死亡,晨光觉自己的头脑清醒的很,一点也没有因为疼痛而出烦躁、狂暴等情绪。

  柳星点头去门口又观察了一会,告诉晨光哪只狗还没走,而且竟然就哪么趴在门口看起门来了,在晨光一动不动的坐在哪想着应对的办法时,柳星又偷偷看了一眼晨光背上的伤口,暗暗的咬了咬牙,转身走向了一个酒柜的后面。

  晨光看到柳星走到酒柜后面也没在意,而是思索着自己两个我接下来的刚就怎样活着,怎样才能变强,第一点就是让柳星赶快打开小箱子开启真灵,同时还能看看有没有爆出什么有用的装备或者物品出来,真灵给的资料中虽然说每个人独立杀死一只妖兽几乎百分百能开启自己的真灵,而且还会必然爆到一样装备或者物品,不过出武器的机会是最大的,因为哪是每个人活下去的最好工具。

  不过也有可能象晨光这样爆出聚化鼎这样的稀少物品,不过在前期没有得到武器,只得到这样对战斗完全没有帮助的物品却又大大降低了生存的机会,所以也不知道应该说晨光的运气好还是不好。

  这时柳星从酒柜后面走了出来,而且本来有些仓白的脸上竟然升起了一朵红云,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但是晨光也没打算多问,只是当晨光准备和柳星说点什么时,到嘴边的话却被一件雪白的小衬衣给挡了回去,这时晨光才知道刚才柳星为什么要到酒柜后面去,她是去脱皮衣下面的白色衬衣去了,当然不会当着晨光的面了,虽然刚才晨光说过暗恋过人家。

  “柳星,一会你把哪个小箱子打开,自然就会开启真灵了,到时有很多事情不用我说你也能明白是为什么了,不过你不要选择功法,等你看完箱子里都爆出了什么之后,我们商量一下在说。”晨光默默的接受柳星给自己包扎后背的伤口,一边把自己刚才想到的东西说了出来。

  “嗯!你把剑给我,你开启真灵时,有一小段时间会被大量的信息冲击,应该是没有什么行动能力的,如果外面哪只狗在撞门我好有武器挡住它。还有原来这家的主人买的这个车库门还真不错。”晨光把剑取回到手。

  柳星深深的看了晨光一眼,走到了晨光身后哪个本来向上的楼梯间门前,很是随意的看了门里的情况之后,把从皮衣口袋中取出的小箱子打开了。

  晨光收回自己的目光,咬了咬牙紧盯着车库的卷帘门,同时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热量几乎已经是全部消耗光了,伤口已经没有任何发热的感觉了,同时想着自己的原本就想过的关于这个世界的变化和自己父亲在最后一次和自己分开时一些奇怪的话语。

  几分钟之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而柳星已经把所有的信息接收完成了,这时睁开了紧闭的双眼走到了晨光的身边,默默的取出了两样东西放在了晨光的面前。

  一枚闪着晶莹光芒的小小灵币,另一样是一把小巧玲珑的长刀,晨光接过柳星手中比火柴长不了多少的长刀,然后得到真灵的提示,这把长刀是和自己哪把残缺的武器差不多的东西,唯一比自己哪把长剑好的地方在于它在装备之后可以自动隐藏起来,只有自己用它时才会自动出现,而自己哪把宝剑却是必须一直握在手中,而且不能装备到装备栏里,而在威力上两样装备几乎没有分别。

  晨光在看完这件武器之后,把它还给了柳星。

  “柳星这把长刀是轻便的刀型,不是力量型的重武器,你用着正合适,而且还方便随身携带,我的剑是我父亲送给我的礼物,我也更加喜欢剑法,我在这之前也练习过一段时间的剑法了,虽然都是些花架子,但是对剑还是熟悉一些。”

  “如果你不喜欢基础刀剑的话,最好学习基础拳脚,不然没有对应的武器的话,你就算是学会了别的功法也发挥不出威力来,而且如果你也学基础刀剑我们还能相互帮助、相互学习。”

  柳星对于晨光的话可以说是非常信认了,如果不是晨光为了让自己开启真灵,都不可能出现最后哪么危险的情况,而且开启真灵之后,柳星也知道了晨光为什么要让自己一个人对付哪只妖兽,也知道哪颗红红的丹药是什么东西,而哪是能够加快练体速度的丹药啊,加快练体的速度也就是快速度的提高实力,实力提高了自然生存的机会最大了。

  看到柳星非常听自己的话,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而是直接把长刀装备上,然后闭上了眼睛明显是在选择学习功法,晨光暗暗的点点头,如果在现在这种生死存亡的关头还象是以前和平年代的小女孩哪样的骄气或者任性的话,哪怕晨光以前暗恋过她,哪怕他刚才救过自己的命,晨光都得做别的准备了,到不是如果哪样晨光就要马上扔下柳星或者伤害柳星,而是一旦柳星不能面对现实,看清现在所处世界的不同,晨光就得做好随时被其牵连的准备,因为哪样的人在这个世界是活不长的,而晨光得对自己的生命负责。

  反过来说,柳星现在能这么顺从晨光的安排,也是因为晨光一直表现出来的能力和对柳星的态度,柳星也是一个非常聪明非常要强的女孩子,如果晨光不是表现出了足够的能力和对柳星足够善意的话,柳星绝对不会如此听晨光的话。

  而柳星不关晨光是为什么这么关心自己,不管是为了自己的美貌,还是因为以前暗恋过自己,还是出于幸存人类之间的相互帮助,分别并不大,生存下去才是最关键的事情。

  十分钟之后柳星在一次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右手一握长刀自然出现在了手中,也让一直观察他的晨光暗暗点头,这样的出现才能在战斗时不因为武器而误事。

  轻轻的阻止了柳星想要练上一会的打算而是告诉她去看看哪只狗走没走,柳星看了一小会就回来告诉晨光哪只狗还守在哪里,她过去时哪只狗好象还听到了声音,抬头看了看门没有打开的意思就又趴在哪好象睡觉了。

  晨光告诉柳星注意一下卷帘门的动静,不要让哪只狗有机可乘之后,自己也闭上了眼睛,选择了基础刀剑的功法,然后晨光就感觉到自己被控制着进行了一套简单但又很难掌握的剑法练习,简单是说它只有九个动作,难以掌握是因为如果要完全掌握这九个动作到是在做每个动作的同时控制全身百分之七十左右的肌肉,这绝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