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 激战清河城
大雾弥漫着清河城,天阴得黑沉黑沉的,大夜间能见度将近两百米,这对于努尔哈赤女真出兵清河城来说真的困难。  但是努尔哈赤大汗努尔哈赤依旧拼命地的指挥手下将士反击清河城。  这时大贝勒代善对努尔哈赤言道:“父汗,我们了出兵清河一大夜间了,伤亡弟兄不不过后金大汗努尔哈赤依然拼命的指挥手下将士强攻清河城。。...

  大雾笼罩着清河城,天阴得黑沉黑沉的,大白天能见度不到二百米,这对于后金女真攻打清河城来说实在困难。

  不过后金大汗努尔哈赤依然拼命的指挥手下将士强攻清河城。

  这时大贝勒代善对努尔哈赤言道:“父汗,我们已经攻打清河一大白天了,死伤弟兄不下千余人,照这样打下去会有更多兄弟白白流血牺牲,望父汗三思啊!”

  说完,代善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努尔哈赤,从眼神里可以看出大贝勒多么希望父汗能够体恤将士。

  努尔哈赤这时已经气惯顶梁,对于代善的话根本就不理会,知道代善在看着自己,可就是假意装作看不见,大喊着:“后金将士冲进清河,只要杀进城里你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清河城上的明军颇了命的死守清河,城上的指挥官是一名守备,名叫刘大通,自己把嗓子都喊哑了,还抻着个脖子在那高喊:“明军弟兄们,给我往死里打,杀死一个敌军赏银一两,如果有后退者就地正法。”

  说完看到有一处垛口蹬上几名后金兵,自己敢忙上前几步,来到城墙跺口处,轮起手中三叉鬼头刀将几名正要蹬城的女真士兵坎落于城下。在他身边左右,前前后后的明军将士也奋不顾身的死守清河城。

  你就看去吧,后金士兵搭着云梯驾到清河城的城头之上,士卒们争先空后顺着云梯往城头上使劲爬,一个士兵倒下去,后面的人很快就顶上来,根本就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可是城上明军的火器箭矢非常之猛烈,明军以赖者城池火器也!而恰恰后金的短处正是攻城,所以后金军强攻一白天也未有何进展,反倒是损兵折将达千人。

  清河主将邹储贤得到报告,打退后金十多次进攻,后金大伤人马,而咱们自己弟兄贴金挂彩的也接近千人。

  邹储贤闻听禀报点点头,打发报事的退下,自己一个人在教军场的指挥台上暗自思寻:“打了快一天了后金还不退兵,难道他们真想与我清河死磕到底?哈哈,你努尔哈赤纵然有通天本领也甭想飞过清河,就为了死守清河,我足足准备了近半年,觉非你一个努尔哈赤可攻破的。更何况不久我大明援军即将来到,到时候让你老儿死无葬身之地。”

  “来人那!传我将令,把库存里的酒肉发予守城将士,让弟兄们开开宰,拉拉馋。”

  传令官真替守城的军卒高兴,也难为他们了,冒死守卫咱们清河,应当好好犒劳犒劳他们。

  不多时众多民兵将一坛坛好酒搬运到城头,一块快四棱子方肉摆到桌上,一线战士早就闻到酒香与肉香,不过主将未发话谁也不敢怠慢,依然血拼后金。

  一会儿邹储贤蹬上城头,单手握剑柄,在城上遛了几趟,看到守城将士淤血奋战深受感动,对大家喊到:“弟兄们,只要打退敌军这一轮进攻,咱们立马休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弟兄们有信心没有?”

  “有,大帅,您就把酒肉备足等着我们享用吧!”一片笑声,一片欢呼声,明军将士更加英勇无比,连连击退后金敌军。

  努尔哈赤离城不到二百米坐镇指挥,身边左右不时有石子、铅丸、箭矢掠过,可努尔哈赤威严不惧。看到自己人不断倒下又有人继续往上冲锋心里不是滋味,这都是为了我的江山付出年轻的生命,大罕我不会忘记你们的,国家和人民不会忘记你们的。

  正胡思乱想呢,几大贝勒一起来到努尔哈赤近前,大贝勒代善再一次恳求父亲言道:“父汗,您也看到了,我军将士死伤颇多,如果继续强攻恐怕今日我等就有去无回呀!”

  “是呀!我们不可这样强攻,清河城只能智取不可强攻,望大汗斟酌。”其他三位贝勒爷苦苦哀求道。

  努尔哈赤确实也看到这样下去对自己有弊而无利,思索再三马上决定全部撤退,暂回鸦鹄关休整。

  一声令下如山倒,哪个大胆敢不听。攻城的后金士兵听见鸣金罗响个不听,心里崩提多高兴了,可算能休息一会了,叽里咕噜从云梯上滚落下来,头也不回撤出战场,后金暂回鸦鹄关休整已备待战。

  邹储贤站在敌楼看到敌军撤退了,一阵狂笑,下令所以参与守城将士民兵,有一头算一头马上就位开席,说到必须做到,更何况还是统兵带队的将军。

  再看明军弟兄解开甲胄,有的坐在板凳上,有的干脆席地而坐,也不讲究卫生不卫生了,操起酒碗先喝他几碗痛苦痛苦再说,而后轮开腮帮子,垫起大槽牙,左一口右一口,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城上将领军卒民兵无不乐载,即便战死也值个了。

  努尔哈赤带队回到鸦鹄关,后金军卒苦战一天疲惫的要命,把兵刃撇到地上,解开甲胄。每个人都掏出随身携带的炒米炒面,用开水一冲便可食用,虽比不了明军的平酒方肉,但填饱肚皮还是满来的。

  有人给努尔哈赤端来一大碗炒米,另外还有一块猪肥膘,努尔哈赤炒米就着肥膘吃的这个香,贝勒们也就地进餐。

  努尔哈赤边吃边想:“今日作战自己损兵多达千人,这还是我开兵见仗以来的头一次,看来抚顺一战使我大意了,以为强攻清河便可获胜,实乃我之过也。看来有力使力,无力使智,我何不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啊!”

  想到这里,努尔哈赤吃的也差不离了,忙站起身来对几大贝勒说道:“快叫军卒们休息,等到晚上咱们要夜战清河城。”

  代善言道:“父汗,白天我们都难以攻取清河,到夜晚岂不更加困难!”

  “哈哈,吾儿,你可知晓我们的掘城手?你辛苦一趟,回转赫图阿拉去调五百掘城手,叫他们各自带好家伙等到晚上趁夜幕挖开清河城。”

  代善大喜,连忙带着几名亲兵打马回转赫图阿拉。

  也就一个时辰,代善率领五百掘城手赶到鸦鹄关。这时天色已经暗下,后金将士早已恢复体力,努尔哈赤看见代善以归忙传令,大军二次攻打清河城。

  这时大约晚上七八点钟,后金军趁夜色摸到清河城下开始第二次进攻。

  城上的明军早有准备,知道晚上后金很可能会偷袭,所以晚上加强戒备。当后金一靠近便被城上的明军发现,“不好了,敌军攻啦。”城上锣鼓铙玻齐响,守城军兵开始往下发炮射箭。后金一部分人驾云梯蹬城,还有一部分推着牛皮盾车顶到城根儿底下,而后五百掘城手开始用镐头、凿子猛劲儿挖城。

  由于天黑,城上的明军看不太清城底下的后金军在干什么,外加上城上火炮声,双方厮喊声,根本听不见城根儿底下金属与石头产生的碰击声。

  这帮掘城手都是努尔哈赤一手训练出来的,一个个手艺堪称精湛,按现在来说都是拆迁高手。也就一个时辰的功夫,在东城左下角凿开一个两米见方的窟窿。别看只有两米见方,足可几个人并列而入,后金军看到机会来了,可口篓子往城里灌,而掘城手又在其他角落继续打洞。

  有后金军兵禀报努尔哈赤,咱们大功告成,清河城已凿开两处洞口。努尔哈赤闻听哈哈大笑,命令一个旗的步军前去增援,只要打进城里无论男女老少只要带活气的一个不留,刀刀斩尽,刃刃诛绝。

  这一个旗的步兵说白了就是敢死队,平时训练有素,作战果敢,也是努尔哈赤的一张王牌部队,不到关键时刻不会派出的。努尔哈赤就目前清河城形势分析,即便打进城里也不会像打抚顺那么简单,肯定会是一场硬仗,所以派出出场次数较少的敢死部队。

  清河城上的守军发现有几十具盾车顶到城下,用火器使劲往城下打,可令明军吃惊的是这玩意根本不怕打,一炮打到盾车上只溅了些土面子,箭矢打下去更不起作用。这可愁坏守城的明军,这可咋办啊?有的当兵的鬼点子不少,咱们用巨石砸怎么样,在硬实也怕砸。

  于是有不少人去城里搜寻大个的石头,城里哪来的巨石啊,事先也做没准备,等找到几块巨石再搬运到城上,这一来可就耽误时间了,后金军趁着城上守军无计可失的短暂功夫便凿开洞口,后金军可乐坏了,争抢着涌进城内。

  城里也有守军,听见城外有凿城之声不知所措忙报大帅。邹储贤闻报后金凿城大吃一惊,这是可他始料不及的,没想到后金还会这么一招,一旦凿开入城我清河危矣。

  想来想去,你后金不能凿吗,我也能堵。派出五百军卒各带沙袋土木,只要城墙出现漏洞立刻堵住,冲进来的敌军立马消灭,谁也甭想进,谁也甭想出。

  双方就在城下展开激战,一方拼命往城里冲,另一方拼命不让往里进,能好的了吗?

  您就看去吧,进城的后金军倒下一片,后面的军卒踩着战友的尸体叠城而入。而明军也不示弱,进来一个坎杀一个,进来两个,坎杀一双,双方杀的是旗鼓相当谁也不敢示弱,都杀红了眼了。

  不过明军稍稍占上风,毕竟后金军想进城费点劲。

  正当后金军有些招架不住之时,一个旗的敢死队及时赶到迅速投入战斗。

  这一个旗人马七千来人,都是短衣襟小打扮,外披细甲,各带长短两样兵器,打起仗来以一顶十。

  这么一来,明军真就扛不住了,节节败退,不少军卒纷纷倒在血泼之中。不多时后金军便占领东城门,有军兵手疾眼快,用刀砍断吊桥绳锁,‘咣当当’吊桥落地。紧接着打开东城门,后金军这下可得搂了,骑兵早已准备多时,就等待城门打开的一瞬间杀入城内。

  代善亲统一个旗冲进清河城东门,明军组织东城残余部队进行阻挡,一个千总大喊:“快搬运沙袋,不叫敌军过来。”

  一些军卒在街道中心摆上不少沙袋子,短时间就摞起来一米来高的沙袋墙。

  火器手操起小型火铳,在沙袋后面对准后金骑兵开始射击。

  一连几轮打完,后金骑兵中弹者不下百余人,有的中弹身亡,而有的跌落马下,但是伤势不大可以继续前进。

  不过火铳打完之后铳膛过热需要冷却,冷却就得需要十分来钟,就在这空隙间后金骑兵一个冲锋,战马跳过沙袋墙扎进人群当中。

  明军将士一看眼睛都红了,有的人大喝道:“弟兄们,咱们跟鞑子拼了,不能叫他们往前踏过半步。”

  那么明军还能守得住清河城吗,且看下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