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抚顺李永芳(一)
“现在的整个女真各部了被我建立统一,想我努尔哈赤自打二十六岁起兵,历尽千心千辛死了多少回才有我现在的这立锥之地。但是你们我以为我会能满足现状吗?”说着努尔哈赤看了看几大贝勒;多尔衮、莽古尔泰、阿敏和皇太极。  多尔衮直言不讳:“阿玛,我今虽享有的权利建州、乌拉代善直言:“阿玛,我今虽享有建州、乌拉、辉发、海西等大片领土,但都是荒蛮废土,人烟稀少、物产欠缺,不如辽东其他富庶之地。您老看看人家明朝的百姓吃的啥;大白馒头、猪肉炖粉条、地三鲜、熘肥肠,年节啥的还得整顿驴肉馅饺子。各位再看看咱们大金的伙食,除了咱们贵族吃的较好以外,老百姓连顿包饭都吃不上,我一说这事我就上火……我就……”代善说着说着还哭上了,其他兄弟也颇有微词。。...

  “现在整个女真各部已经被我统一,想我努尔哈赤自打二十五岁起兵,历经千心万苦死了多少回才有我现在这立锥之地。可是你们以为我会满足现状吗?”说完努尔哈赤看了看几大贝勒;代善、莽古尔泰、阿敏和皇太极。

  代善直言:“阿玛,我今虽享有建州、乌拉、辉发、海西等大片领土,但都是荒蛮废土,人烟稀少、物产欠缺,不如辽东其他富庶之地。您老看看人家明朝的百姓吃的啥;大白馒头、猪肉炖粉条、地三鲜、熘肥肠,年节啥的还得整顿驴肉馅饺子。各位再看看咱们大金的伙食,除了咱们贵族吃的较好以外,老百姓连顿包饭都吃不上,我一说这事我就上火……我就……”代善说着说着还哭上了,其他兄弟也颇有微词。

  皇太极言道:“阿玛,大哥说的对啊,他所说的话真的是声声血,字字泪,激起我仇恨满胸膛,大哥说的就代表了我等的心声。

  ”努尔哈赤一笑:“男子汉大丈夫还哭什么鼻子啊!传出去还有何面目带兵打仗。不过吗,代善所言不假,却实是我大金国现阶段出现的主要矛盾,必须发挥主观能动性,克服困难,为打好‘一五计划’做好充分准备。

  ”下面几大贝勒相互一看,对阿玛一些新名词有些不解,皇太极就问道:“阿玛,但不知什么叫‘一五计划’?”

  “哈哈哈,这一五计划乃是我精心策划的一个战略目标,也就是说从在我们建立大金国的第一年开始,充分利用五年时间要扫平整个辽东,这对于咱们爷们儿来说不过分吧!”努尔哈赤说完用讷样是眼光巡视几大贝勒,意思是你们地明白?

  几大贝勒听完都惊呆了,啊呀妈呀!这可真是东风吹战鼓擂,痛快痛快嘴谁也不怕谁。我滴那个妈去内,能吗?五年内荡平辽东,那大明在整个辽东布局星罗棋布,堡城.路城、卫城防守森严,针插不进去,水泼不进去,就咱们这点破人跟叫饭花子似的还要扫平辽东,阿玛是不是吃两天包饭撑蒙圈了,直说胡话。谁都没敢言语,一个个捏呆呆坐在那儿,眼睛直勾勾盯着努尔哈赤。

  几位贝勒的表情使得努尔哈赤捧腹大笑,至于的吗你们几个小辈,难道为父在说大话哄你们玩那!说实话为父心里也没底,但是不大胆一试怎知道成功与否!我时常对你们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你不去想,想了又不去做,永远注定失败,为父为啥敢用十三副铠甲起兵,就是因为我敢想敢干,不畏惧失败,即便失败也不怕,失败乃成功之母,有母亲在我等还愁没奶喝吗?一句话把大伙逗的直乐。

  代善便问:“不知阿玛从何下手,自古道出师须有名,咱们无凭无据无说词,焉能服众。”

  “这倒是个好的意见,为父也想到了这一点。我读过《三国演义》,里面有一段落袁本初讨伐曹操,出兵之前命陈琳写的檄文,上面拟定九条曹操的罪状,单拉出一条都够寡刑的。咱们也可以效仿古人,也拟他几条大明的罪状。有人问我因何出兵犯明,把罪状一列,到时候我们就有说词了。至于从何起兵,这个我暂时尚未想好。不过我可以问问我的安全顾问范文程,他是汉人生在辽东长在辽东,深知辽东地区的人文地理生产生活。”

  几大贝勒听完父亲讲的句句是理,条条是道,都发自肺腑的敬佩自己的老爸,有这样的老子,儿子也跟着沾光。妈的,话又说回来了,要是砸锅我们也跟着全他妈玩完。努尔哈赤先将几位贝勒请出,吩咐手下把文案范文程叫来说有要事相商。底下人不敢怠慢,麻溜的前去请这个文案。

  提到范文程,咱们简单的解释一笔。

  他真就是土生土长的辽东人氏,出生于沈阳,字叫宪斗。不到二十岁就中了秀才,所以身上总是犯着一股穷酸味儿。自己本来没多大本事,谁还瞧不起,高不成低不就,只得憋了巴屈的在一家文物店里做账房先生。

  那么他是怎么结识到努尔哈赤的呢?事也该着,一次交易发生意外,结果范文程被诬陷盗窃文物,官府要抓他。范文程有三俩知己就告诉他,他啥也没要家都没回,一下跑没影了。一口气跑到建州地界,听说努尔哈赤在招贤纳士。范文程觉得自己不含糊,在大明不得烟儿抽,估计到了女真这一亩三分地能有我大展才华的舞台,就这样心一横投靠女真。

  努尔哈赤听说有汉人来主动投靠他,把他给乐的亲自摆酒宴宽带范文程。范文程也深受感动,没想到自己一个穷酸秀才,在大明都混不下去的这么一个主儿,居然在建州受到如此重视,破为感动,发下誓言一定要回报新主子。

  说道这里,我就得多几句废话。

  范文成,不知读者怎么想,咱们就拿抗日战争期间来说,当时中国出现大量汉奸帮助小日本收拾咱们自己人。倘若没有这批汉奸卖国贼,就凭小日本那点关东军,东三省的老百姓一人吐一口痰都能淹死他们。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老话说的好‘大将保明主,俊鸟蹬高枝’。我范文程就认为努尔哈赤好,就认为将来他回成大事。以此类推,当年的汉奸恐怕也有这么想的,我就认为日本主子好,比中国人强,愿意以死相报。最后,我评价这帮人,就叫无节操、无底线。

  范文程投靠努尔哈赤之后,不断给听他出谋画策,对内部改革起到关键作用,深受努尔哈赤赏识。

  范文程得知大罕召见他有要事,急忙忙来到铁瓦银安殿。努尔哈赤看到他来了眼睛乐开了花,起身上前拉住他的手一同落坐。

  “宪斗最近可清闲?”努尔哈赤笑着问道。

  范文程抱腕当胸:“承蒙大罕抬爱,最近忙于公事。”努尔哈赤听了很满意,认为此人很谦虚,接着问道:“宪斗,知道今天找你来所为何事么?”

  范文程看到努尔哈赤面有喜色已经猜出**:“赎我直言,大罕是不是想出兵明朝。”

  “哈哈!知我者宪斗也!本罕正是这个意思,方才与几位贝勒商谈此事,他们并无好的意见,所以特把你请来,看看你有何良策。”

  范文程闭上眼睛思索片刻,手里还不断在掐算什么。过了一会儿把眼睛睁开说道:“就眼下来对比,我大金如果硬来,根本打不过大明。但是大罕执意要打,那么我们就得挑敌人薄弱环节。

  “那以宪斗之意我们该从哪里下手呢?”

  “大罕,我军所在赫图阿拉乃是四面受敌之处,我们必须打开西南大门,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抚顺和清河两城。抚顺、清河一旦拿下来,那么我们可以长驱直入攻打辽阳,换句话说进可攻,退可守。我看倒不如先拔掉抚顺这颗钉子,因为抚顺城离咱们实在是太近了。”

  “整合吾意,本罕当初常年在抚顺贩卖马匹,想比较而言还是很熟悉的。”

  “大罕所言及是,不过抚顺城高池深且有重兵把守,凭咱们这点人马想强攻抚顺肯定吃亏,只能智取不可强行,我这里有一下策不知大罕愿听否?”

  “哦!快快与我讲来,本罕洗耳恭听。”

  范文程起身离努尔哈赤近点,用很小的声音把自己的计划道出,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努尔哈赤频频点头,挑大指称赞:“罢了,真乃高人也!就按你的意思办,事成之后本罕必有重赏。”

  范文程再三称谢,那么他们有什么计划,请读者继续往下看。

  抚顺城辽东边垂一座重镇,守将是游击李永芳,今年三十来岁四十不到五十挂点零。

  最近李永芳很忙,辽东巡府准备要来清河、抚顺视察,关键是不仅有上方领导,最主要的是京城里派来观察员要清查边关,这令他头疼不已。要是答对好了,很可能自己平步青云,不是现在的游击了,也许入京做个京官。要是自己有一招把柄落在他手,自己的乌沙就会丢了,闹不好吃饭的买卖就许混丢了。所以最近些日子紧着忙活,组织人等进行地毯式打扫卫生,破烂不堪的物件该扔的扔该换的换,长相恶心人的人到时候都靠后站着,别把观察员在吓着。

  有人就对李永芳说,眼看就要到四月份了,按照惯例,边镇城池应当开马市。四月正直牲畜繁殖季节,抚顺城临离边塞,夷族众多,应当加大力度培育良种马匹才是。

  李永芳忙于搭理上面检查一事,无心关注马市,就委派其他人去料理马市。

  到了四月初一,这一天天气特别的好,使人神情气爽。抚顺城四门大开,四乡八镇的村民、各族牧民云集抚顺都为赶这马市。

  打赫图阿拉方向来了一群人,都穿着汉人服饰,能有五六十号,一看就知道是组团来的,后面牵着百余匹马,都是尚好的蒙古战马,肚儿大腿粗屁股翘。

  这一群人进来抚顺城直接到西关的马市,这一来可不打紧,把在场两三千人全吸引住了,没见过这么多的马,也没见过这么好的马,大家纷纷上前品头论足。

  马市主管看到一群人牵来一百多匹马而且还都是好马,不仅产生一些疑虑,自己做马市主管多年还没见过这么好的马匹,分明是战马,如果这等好马投入战场会非常得力。

  马市主管上前与这群人攀谈。

  “不知哪位师傅当事啊?”人群中有一大汉搭话道:“我就是他们的头头,有什么事就说吧。”

  主管打量一下大汉,身高能有八尺开外,肩宽腰粗罗圈腿,一看就是个马贩子。主管点点头:“不知小哥从何处而来,有些眼生,今日来到抚顺马市是特意来的还是偶遇啊?”

  那大汉也没迟愣,说道:“每年惯例四月开马市,不过以往都是家父与长辈们来此贩马,今年老一辈的人想叫我们年轻人出来锻炼锻炼,所以主管大人看我眼生。”

  “看你这马可是蒙古战马,你们是怎能得到此马种,一般人可是弄不到的。”

  大汉一笑:“我家贩马已有几代人,与蒙古科尔沁部私交甚厚,弄几百匹战马对于我等来说不费半点气力。”

  问来问去,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主官稍微放下心来,在周围转了几圈便回去休息。

  马市一直持续到午后四五点钟,人们相即离去,离的比较远的赚了钱就找客栈休息一夜,等第二天一早再回家也不晚。

  单说贩蒙古战马这群人,他们并未离开抚顺城,而是找到城里一家大店过夜。在临东城门边上有一家叫‘’喜来踹‘’的大型客栈,客房能有二十间,前院厨房带茅房,后院茅房带厨房,进出方便。

  众人进了客栈,有小伙计把贩卖剩下的战马牵到后院看管。那位大汉把所有人聚齐在一间宽大的屋内,大家在屋内秘密的商量一庄要事。只听大汉说道:“今晚定更天只等信号,信号一响你们第一时间冲到东门,务比要干净利索把守城军兵干掉,然后打开城门放下吊桥迎接我们的人进城,你们可明白?”

  “明白,您就放心吧。”

  “很好,你、你、你”大汉用手一指三个人。“你们几人随我前去游击府去杀那李永芳,我们也立下一桩奇功。”

  “我等明白。”

  明朝时期规定边境城市到了晚上禁止百姓随意出门,晚上有巡逻的官兵,防止发生恐怖事件。

  到了掌灯的时候,抚顺城周围漆黑一片,只有城内放出微弱的灯光。四周死一般的寂静,好像在大爆发之前最后一丝宁静。

  突然,城东南方向传来一声响箭,在黑夜当中划破天空,打破了本来宁静的夜晚。紧接着,在黑暗深处杀出大队人马足足能有一万开外,为首的正是后金大罕努尔哈赤,后面跟着代善、皇太极、阿敏、莽古尔泰、济尔哈郎等众贝勒。黑压压一片杀奔抚顺的东门。

  那么有读者就问了,努尔哈赤这是打哪来啊?

  咱们上面说了,范文程献计于努尔哈赤,若想进攻抚顺必须智取为上。怎么个智取法?根据范文程了解到,四月初一正是抚顺马市,说是马市,可也有卖驴卖骆驼卖其他牲畜的。咱们可以派出一股人马扮做商贩混入城内,到了晚上里面的人便可以打开城门,咱们就里应外合一举端掉抚顺。

  而前面所提到的大汉以及手下的五六十人都是后金国辖区内的汉人化妆改扮,不光他们一股人马,零零散散的混进抚顺城里不下一二百人,只等到晚上一声信号开始行动。

  咱们再表抚顺城,城上的守军根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军兵大都昏昏欲睡,大晚上的能有什么事情发生,只有少数几个当头的还比较认真负责,来回在城上巡视。

  当发现城东方向怎么这么乱,好像有人喊马嘶之声,而且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大。不好,肯定有人趁夜色偷城。值班的军官大吼道:“都别睡了,精神点,城外发现大量敌人,都他妈给我起来,快快守城。”连巴拉再喊把城上的军兵惊醒,似乎也听到城外一片沸腾,不过天色太黑,火把又照不到那么远,从生声音来判断来的人不在少数。

  “给我放箭发炮!”军官猛烈的喊到。

  手下的军官就说:“将军,可我们什么也看不见,怎么叫我们打啊?”

  “你们都他妈睡蒙圈啦!哪声音大就往哪开炮,听明白了吗?三炮。”军官骂道。

  城上守军也不管那么多了,填充好弹药往城东方向便打。

  天黑真的什么看不清,不过努尔哈赤带领的后金军却可以趁着夜色的掩护轻松的杀到东门城下。一来是对这里的地形十分熟悉,二来说努尔哈赤心里有底,知道自己的人早已混入城内。

  双方在抚顺城下展开激战,城上打下箭矢弹丸无数,后金军队稍微吃着亏。正当城上守军忙于城下之时,也不知道从哪里出现一彪人马,好一似旋风一样就转到东城城门口,与这里的守军交手。这里没多少人,也就五六十人,注意力全部在城外,根本没想到这里会出现敌人,结果抵挡不住全部阵亡。

  随后这一百来人放下吊桥打开城门迎接后金军队进城。

  努尔哈赤心里也没底,头一次干这买卖确实紧张,也不知道里面的人得手没。正瞎合计呢,只见东门吊桥落地城门大开,里面有人在高喊:“大罕,我们得手了,快些进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