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09,一翅之威(修改)
一翅之威过了片刻,郭襄追的气喘气喘如牛的,还不忘责问道:“你要我看什么,看他怎样从马车顶翻过去的吗。”王青挠头,有点儿诧异,沉吟片刻道:“啊怪了,他怎么就翻过去的了,不所以啊。”郭襄撇撇zui,道:“你还想一张zui把人家说活呀,赶快追吧。”王青一王青挠挠头,有点不解,沉吟道:“真是怪了,他怎么就翻过去了,不应该啊。”。...

一翅之威

过了片刻,郭襄追的气喘吁吁的,还不忘质问道:“你要我看什么,看他怎样从马车顶翻过去吗。”

王青挠挠头,有点不解,沉吟道:“真是怪了,他怎么就翻过去了,不应该啊。”

郭襄撇撇zui,道:“你还想一张zui把人家说死呀,赶紧追吧。”

王青一时别无他法,只好时候再仔细研究自己这突然失灵的小~zui。

两人脚下不停,往前赶去。只是两人轻功并不及田伯光的,眼看越追越远。

田伯光正在发急逃命,前面迎面看到一个少女,披着一袭轻纱般的白衣,犹似身在烟中雾里。

那少女看来约莫十六七岁年纪,除了一头黑发之外,全身雪白,面容秀美绝俗,只是肌肤间少了一层血色,显得苍白异常。

田伯光是个淫贼,看到这美貌的少女简直就拔不动脚了,也大概是今日气的狠了,不知怎么心里一烦躁,眼看要撞到少女身上的时候,一脚飞踢要把少女踢开。

蓦地,一只大鸟有若神兵天降当在少女身前,shenchu翅膀护住了少女。

田伯光这一脚并没用多大力气,心里也存了一点怜香惜玉的心思。

没提防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这一脚就好像踢到了一副锁子甲上。田伯光更是大叫晦气,骂道:“真是流年不顺,怎得一只扁毛畜生也出来碍手碍脚。”

那大鸟抬起头来,却是一只大雕。只见它样貌丑陋,但是身形雄伟,顾盼之间神威凛凛,俨然一派大家气度。

大雕听到田伯光的话,仿佛听懂了,顿时shen长了脖子,露出不愉之色。

郭襄在后面已经大叫起来:“呀,是神雕。”

郭襄冲着大雕又喊道:“雕伯伯,打他,他是坏蛋,他欺负我。”

那大雕也不知能不能听懂人话,去真的出手了,羽翅急挥,猛打田伯光。

田伯光只听得ji促的破风声响起,大雕的攻击就到了面前。田伯光大吃一惊,今日怎得碰到一只鸟也有这般本领,当下不敢大意,使出全力招架。

那神雕当日曾与周伯通对过一掌,虽然落在下风,然而周伯通此时武功已臻化境,旁人莫说对掌,能在其掌下逃出生天都是命大。

田伯光的武功其实也已经有相当火候,等闲帮派之主也未必是他对手,然而要说与真正的高手相比,漫说五绝,就是五绝的徒弟,田伯光与之相比也仍嫌不足。

当然神雕并无真实武功,然而天生神力,若说以力相拼,可说罕有敌手。

一人一雕对了一掌,田伯光就像个皮球一样骨碌碌的就翻着滚了出去,还亏得神雕力大无穷,却不会用内力伤敌,否则这一下就要田伯光骨断筋折。

田伯光这骨碌碌一滚恰好就撞到了后面驶来的一辆车上,那马车跑的正快,哪里想到半路飞出个活人,直直的撞在了一起。

王青挠挠头,自己这张zui向来是说了就管,想来这次真的是田伯光运气不济,而不是自己的功劳了。

不过王青心里这么想,zui上就不这么说了,得意洋洋的对郭襄道:“你瞧,果然他被车撞了吧。”

郭襄怒道:“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再说这明明就是他撞的车,哪是车撞的他。”

王青摆摆手,浑不在意的道:“殊途同归,殊途同归嘛。”

王青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再jiu缠,急忙岔开话题,跑到田伯光旁边,shen手一摸,可怜这个淫贼,中毒受伤,又接连被大雕扫到,被马车撞上,已经是鼻息微弱,奄奄一息了。

王青叹口气,这个淫贼虽然作恶多端,可以说罪不可赦,不过也是一个人物,最后栽在一雕一马的身上,可说是有些窝囊。

这时田伯光醒了过来,zui里吐着血沫,苦笑道:“去年,有个,有个算卦的,说我,我活不过今年,要遭报应。我,我把他杀了,想不到,真的,遭了报应。”

王青叹息一声:“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没来由的调戏郭大侠的女儿作甚。”

田伯光摇摇头,道:“原来,原来是郭大侠的女儿,是我有眼无珠。你,你杀了我吧,给我个痛快。”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同理,田伯光将死之际,剩下的只是速死的愿望和乞求之色。王青看着田伯光的乞求眼神,一抖紫薇,剑尖就没入了田伯光的xiong口。

田伯光一时不死,但是xiong口被贯穿,“嘶嘶”的吐出两个字“谢谢”。

王青抽出剑来,剑身不染丝毫血迹,洁净如初。王青把剑围在腰间,看向远处。

这时远处响起一个爽朗的笑声远远传来道:“雕兄,龙儿,你们走得那么快作甚。”

这声音似乎远在天边,遥遥传来,却十分清晰,字字如珠落在耳里。

声音初听时似乎不知相距多远,转眼间,王青和郭襄就看到街头一个英姿伟岸的男子行至眼前。

男子一身蓝布长袍,与王青当日身上所穿相似,目如朗星,鼻若悬胆,一派英雄气度,唯一不足只是左臂处空空荡荡,竟然少了一臂。

男子走到少女的面前,笑道:“怎么了,龙儿?”

少女面容冷清,淡淡的道:“没什么,杨大叔。只是有个恶人,已经被打死了。”

男子皱眉瞧着躺在地上的田伯光,认得就是江湖上尚明狼藉的采花大盗“万里独行”田伯光。既然是这恶人,死了也就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