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

有女不凡 第六章

作者:希行 小说:有女不凡 更新时间:2021-10-14
这个孩子大约六七岁,长的圆圆滚滚的,很是很结实,身上穿的暗青色锦袍,腰间一条白玉带,足蹬高靴,只但是满头大汗,上好的衣料溅满了泥点子。看见聂小川而已望着自己呆呆,他有些不不耐烦,几步跑回来一把夺过她手里的鞭子,沙哑着笑道:“让我来!让我来!我好看到聂小川只是望着自己发呆,他有些不耐烦,几步跑过来一把夺过她手里的鞭子,嘶哑着笑道:“让我来!让我来!我好容易才学会你那个玉龙摆尾的打法!”。...

有女不凡

推荐指数:10分

《有女不凡》在线阅读

这个孩子大概七八岁,长的圆圆滚滚的,很是结实,身上穿的暗青色锦袍,腰间一条白玉带,足蹬高靴,只不过满头大汗,上好的衣料溅满了泥点子。

看到聂小川只是望着自己发呆,他有些不耐烦,几步跑过来一把夺过她手里的鞭子,嘶哑着笑道:“让我来!让我来!我好容易才学会你那个玉龙摆尾的打法!”

不待聂小川回过神,就见鞭子在空中甩出一个漂亮的弧线,准确的落在一直趴在地上的玉香身上。

玉香自那个男孩子出现后,就浑身发抖,却是躲也不敢躲,硬等着鞭子猛地抽在身上,呜咽一声抖得的越发厉害。

夏日里身上穿的都是薄薄的纱衣,这鞭子上带着毛刺,一下子撕破衣衫,肩膀上留下一道血印。

“看!看!比你打的不差吧?”这位福宁王爷兴奋的直跳脚,把鞭子抖的啪啪响,“还是枫哥哥给你做的鞭子好!那些奴才做的什么也打不到!”

聂小川眉头皱起来,不管以前这位公主是怎样的顽劣,但她不是,眼看着那孩子又甩起鞭子,忙一伸手挡住。

福宁王爷似乎很意外,随后一脸兴奋的问:“你干吗?又有什么新玩法吗?”

聂小川已经劈手夺过鞭子,看也不看他,径直走过去扶起泪流满面、瑟瑟发抖的玉香。

“小气死了!又嫌弃我玩你的鞭子!不就是枫哥哥给你做的,什么宝贝似的,不让别人动!那也是我哥哥!”福宁王爷回过神,跳脚大喊。

聂小川猛地回身将鞭子摔在地上,然后就见那福宁王爷火烧屁股一般,嚎叫一声,三步并作两步逃开了:“打人啦!打人啦!”

聂小川怔怔的看着他转眼消失了,这里的人思维怎么都有些怪异?她的意思是这条鞭子不要了,不知道这个孩子理解成什么?

玉香忍着痛忙忙的要去捡那鞭子,被聂小川拉住。

看到聂小川摇摇头,玉香有些发怔,“那是枫王爷特意给公主你做的。。。”

突然有人扑哧一声笑了,声音虽然很轻,落在聂小川耳里,还是忍不住小心肝里颤了下,好险,她刚要开口说话。

这时才看到不远处的一株大杨树下,站着一个人,当时是最后一点夕阳余光也消失了,天地间似乎罩上一层雾气,昏昏暗暗的看不清那人模样。

“可是不一样了,枉我还巴巴的跑来准备拉架!”他慢慢走近了,乍一看,聂小川不由脊背发凉,差点以为自己这是见鬼了!

来人身穿色彩斑斓的长袍,挽着高高的发髻,脸上涂着浓浓的白粉,勾勒黑黑直入鬓角的眉毛,鲜红的嘴唇,如同日本歌舞伎。

玉香已经捡起鞭子,也是吓得一哆嗦,她自然是认得的此人,忙忙的跪下来,说道:“奴婢见过栋王爷!”

栋王爷?聂小川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把他跟前些天见到的柔美少年划等号,怎么会有如此怪异的妆扮?不过聂小川听过也见过,好些身处大富之家的子弟们,由于心灵空虚会有异于常人的嗜好,他们聂家就有不少,例如睡觉前必须亲吻自己脚背的堂姐,不管什么场合绝对不吃第一道菜的大伯。

看到聂小川瞬间变色,而又很快恢复平静的脸,栋王爷一笑,说道:“桔儿认不出我了?”

这是一间敞亮的宫室,灯火通明,四面都是窗,此时敞开着,聂小川掩不住好奇的四下打量,玉香紧紧跟在她身后,也是新奇的很,方才栋王爷冲她美美一笑,问要不要看他新排的戏,聂小川实在抵挡不住好奇,一路跟他来到这里。

聂小川是个戏迷,不管昆剧京剧各种地方戏,她都看,眼下一个古代皇宫的王爷邀请看真正的古戏,那是不能抗拒的诱惑。

屋子里已经坐了一排乐师,看到她们进来,面上都闪过一丝惊异。

“你们随便坐!”栋王爷弯腰从地上拿起一把扇子,那里散落着许多红红绿绿的道具。

聂小川好奇的看着他来来回回走了几步,对那些乐师们说道:“这次我们把节奏加快些!我想人悲伤时也是能讲话很快的!”

就听乐师们一连声的“是,是,王爷考虑的极是!”

紧接着一声古琴起了调,聂小川看着化身为歌舞伎的栋王爷,身姿摇摆,低眉顺眼,合着音乐,嘴里连哼带唱的念叨着:“奴家自幼儿命苦人,。。。。。。”

一曲终了,看到她们主仆二人的表情,栋王爷水袖一甩,哼了声,像是得到暗示,乐师们纷纷拍手,说道:“王爷的踏摇娘唱的越来越好!”“真是引人入胜啊!”

聂小川忍不住露出笑容,她方才听了个大概,是讲一个女子被醉酒的丈夫殴打后,感伤身世,跟现代的戏有很大的不同,不过听起来也是很好玩的。

玉香似乎误会了她的微笑,拼命的冲她使眼色,栋王爷浓浓的妆容掩盖了他的表情,但声音里却带着几分欣喜,说道:“妹妹竟然能听完,以往可是半句不听,还打跑我的乐师们呢!可是我唱的长进了?”

“一个皇子,学什么不好,偏学那铜雀伎,这天下人可都在笑!”门外传来一声冷笑。

聂小川回过头,看到四五个女子站在那里,其中一个三十左右,粉面含春,杏眼柳眉,衣着饰物与他人不同,此时嘴角带着一丝嘲讽,手里捏着把团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

玉香以及那些乐师都跪下来,说着:“奴才们见过云娘娘!”

聂小川看看她,又看看栋王爷,饶是妆容再浓,他脸上的不自然也很明显了,嘴角动了动,用手拧了两下腰间垂下的穗子,不情不愿的说道:“见过母妃!”

从玉香的口中,聂小川知道这天禧帝即位四十多年来,后宫前前后后不过十位妃嫔,目前除了皇后,两位贵妃,就只有三位夫人了,皇长子枫王爷是先皇后所生,其他四子女分别为三位夫人生养,所以聂小川知道来人定是位夫人。

正犹豫要不要也行个礼,那云夫人的目光已经落在她身上,“桔儿公主,我们家福宁可是又得罪你了?”

聂小川心里一沉,阅人无数的她自然看得出那神情里的敌意,玉香已经叩头抢着说:“回云娘娘,是奴婢惹福宁王爷生气,是奴婢吓到王爷了!”

栋王爷皱着眉方说道:“母妃,你这又是。。。”

云夫人身边早迈出来一个侍女,扬几步跨到玉香身边,扬手一个大耳刮子,嘴里骂道:“下贱的奴才!福宁王爷也是你能惹的!”

玉香被打的哽咽一声倒在一边,又忙着跪正,咚咚的叩头一叠声的“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聂小川只觉血气上涌,平常书上电视上了见了这些古代尊卑规矩,倒也没什么,现如今真真实实的看到,心里实在是受不了,饶她再把自己视为局外人,但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二十几年的人人平等文化熏陶,让她无法心安理得。

她无法控制自己,抬脚踢向那侍女,这一脚出去,聂小川有些惊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