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有女不凡 第四章

作者:希行 小说:有女不凡 更新时间:2021-10-14 09:46:26
熏香,珠宝,锦缎了摆了半间屋子,靠墙一溜除了整整半人高的食盒,轻轻掀着盖子,飘出令人垂涎的香气,也可以看见里面形态很逼真鲜翠欲滴的各色点心,门外除了源源不断地不断地的花枝招展的侍女,眉清目秀的小太监,一时之间整个铃铛宫佩环索绕,香气肆溢。聂小川真的不明白了,聂小川实在不明白,自己只不过看到那个娘娘腔摆个好笑的POSE,适应人之本能的笑了一下,怎么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能让这多贵妃美人王爷公主等,聂小川听不清更是记不清的人物来送贺礼,难道这个公主连笑的本能也没有?。...

有女不凡

推荐指数:10分

《有女不凡》在线阅读

熏香,珠宝,锦缎已经摆了半间屋子,靠墙一溜还有足足半人高的食盒,微微掀着盖子,飘出诱人的香气,可以看到里面形态逼真鲜翠欲滴的各色点心,门外还有源源不断的花枝招展的侍女,眉清目秀的小太监,一时间整个铃铛宫环佩萦绕,香气四溢。

聂小川实在不明白,自己只不过看到那个娘娘腔摆个好笑的POSE,适应人之本能的笑了一下,怎么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能让这多贵妃美人王爷公主等,聂小川听不清更是记不清的人物来送贺礼,难道这个公主连笑的本能也没有?

“公主,公主很少笑的。。。”玉香小心翼翼的站在门边,一面小心看着是不是还有人来,一面结结巴巴的回答她的疑问。

聂小川已经学会理解她的话,如果说没有那肯定是有,如果说有那就是没有,很少笑,自然是没有笑!

她几分怜悯的看着站在那里的玉香,这个可怜的小姑娘,自那个栋王爷大呼小叫的奔出去后,手脚一直在发抖,到底在怕什么啊!

“奴婢没有,奴婢没见过这么多人来,奴婢怕给公主丢脸!”玉香几乎要把头塞进肚子里,低得不能再低,颤悠悠地说。

这时伴着悉悉索索的声音,又进来一队人,其中一个笑容可掬的老太监上前一个拱手,“真是可喜可贺,咱家可是等到公主笑一笑了!”

聂小川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待目光放到他身后不由吓了一跳,那四个小太监抬来的竟然是一架兵器,前世看书看电视知道,连武将进宫也是要卸甲撤剑的,怎么会往一个公主房里送这种凶器?

“公主可别再恼了,前一段是怕公主调皮,娘娘才给你收起来,这不,听说高兴了,立刻给送回来了!”老太监一步迈近她身前,伸手轻轻抚了下聂小川的头,细声细语的说:“要说可是没有人再像娘娘这么待你了,可别总听那些下贱坯子乱嚼舌根!”

说最后一句话,不动声色的瞟了浑身乱战的玉香一眼,聂小川慢慢往后退了一步,躲开他的手,老太监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倒也没再说什么,又嘱咐几句别调皮弄伤身子之类的话就走了。

“他是谁?”聂小川问难掩好奇,这个老太监好像跟自己很熟,或者说很亲密?否则一个奴才怎么敢***公主的头?“怎么送来这多兵器?”

“是耀华宫的安公公,”玉香大着胆子抬起头,看到那些摆放在墙边的刀枪剑戟,眼里闪过一丝恐惧,飞快的看了一眼聂小川,“公主你以前只玩这些的,枫王爷请了皇帝旨意,允许咱们铃铛宫放这个!”现在是午后,正是人昏昏欲睡时,铃铛宫里只有她们主仆二人,聂小川顺着玉香的目光,看到挂在墙上的那条鞭子,明显地感到玉香打个寒战。

“我以前是个什么样子的?”聂小川反射性的问

“以前,以前是极好的人,只是因为不能说话,不爱理人而已。”玉香又低下了头,颤悠悠的说,小肩膀不自知的抖动着。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骗谁呢!聂小川失笑,她站起来走到玉香身边,自己这具身子还不满十岁,却比已经十二岁的玉香高半头,伸手抚上她窄窄的肩,说道:“你讲讲。。。”

玉香在她站起来时就已经浑身发抖,待她靠近一伸手,整个人都软了下去,扑通跪在地上,捣蒜般的叩头道:“奴婢该死!奴婢只会惹公主不高兴!”

聂小川整个人呆在那里,看着玉香连滚带爬的从墙上拿下鞭子,捧到她面前,“公主你就打奴婢吧!奴婢该死!总是惹您不高兴!”

玉香高高托起着鞭子,身子不停的发抖,衣袖滑下去,露出伤痕累累的胳膊,聂小川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那是鞭伤,她几乎不敢想象,这都是自己打的?这么小的公主是如此暴虐的人么?

“我,不是要打你!”聂小川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忙伸手扶她,玉香脸吓得苍白,突然伸手自己打起耳光,嘴里说着:“奴婢该死!公主还没好呢!怎么让公主动手!奴婢自己打!”

聂小川深吸一口气,脸色沉下来,放开手,说道:“住手!”

随着玉香战战兢兢,支离破碎的讲述,聂小川看到铜镜里那个女孩子些须清楚起来。

六公主,穆桔儿,天鸿国最小的一位公主,母棉贵妃是皇帝陛下最爱的妃嫔。

“你说我是被枫王爷抚养大的?”聂小川忍不住疑问

玉香低着头,似乎很费力的组织语言,“是,枫王爷是陛下的长子,是先皇后所生,陛下很喜欢。。。”

聂小川皱皱眉,用手指轻轻敲了桌面,“那为什么我要被他抚养?我的母亲那么受宠,于情于理不应该呆在宫里么?”

只听扑通一声,玉香又跪下了,带着哭音捣蒜般叩头:“公主饶命,奴婢没有乱嚼舌根子!那些话不是奴婢说的!”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聂小川哭笑不得的看着玉香,一手推开窗户,夏日午后闷热气息扑面而来,紧接着一个清凉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

之所以说清凉,是因为他穿着一身草绿色的长袍,头上还戴着一顶竹笠帽,手里摇着把扇子,晃啊晃的越来越近,感觉到注视,那人伸手掀起纱帘,露出一张有些奇怪的脸。

之所以说奇怪,是因为他的肤色有种不自然的微黑,这个男子年纪跟那天来过的栋王爷差不多,只是个子矮了些,身子也更单薄了些,眉眼狭长,鼻梁高挺,眼神一动便透着股柔美,聂小川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到魏晋时期,据说那个时代,流行的都是这种女性化的美少年。

“我以为长什么本事了呢!还是只会拿奴才取乐!”他的嘴唇薄的像刀片,在看到跪在地上的玉香后,从鼻子里哼了声,不紧不慢的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