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4章 三个消息

魔尊重生后只想咸鱼 第4章 三个消息

作者:逐一2019 小说:魔尊重生后只想咸鱼 更新时间:2021-10-13 04:25:50
布道盛会的道场设于逸清山平经峰上,峰顶搭起了一个非常大的露台,露台上整齐有序垂手着修为较低的逸清派弟子,除了几位仙流道骨的白胡子老道,露台下整齐有序站列着诸派子弟,皆穿的建立统一的淡蓝色道袍。罗响与怀玉基本上是最后抵达的,他俩刚混进人群,盛会便正式就了。罗响与怀玉几乎是最后到达的,他俩刚混入人群,盛会便正式开始了。。...

传道盛会的道场设在逸清山平经峰上,峰顶搭建了一个巨大的露台,露台上整齐侍立着修为较高的逸清派弟子,还有几位仙风道骨的白胡子老道,露台下整齐站列着诸派子弟,皆穿着统一的淡蓝色道袍。

罗响与怀玉几乎是最后到达的,他俩刚混入人群,盛会便正式开始了。

逸清派掌教周释头戴紫金冠,身穿宝蓝色道袍,一脸祥和的主持着大会。

周释儒雅地讲解了传道会在九州大陆的历史渊源,当提到此次传道会上,道法比试中获得魁首之人,将得到逸清派赠予的一枚玉清丹时,台下发出阵阵惊叹声。

罗响向怀玉挤了挤眼睛,怀玉没搭理他。

正这时,晴朗的天空突然雷声翻滚,一道天雷瞬间以破空之势劈向逸清山的南山一带。

周释脸色微变,转身交待了大弟子妙成几句,便匆匆飞往南山。

在场众人议论纷纷,这晴空劈下天雷,是有人要飞升渡劫啊!

天空一连劈下六道天雷,而后天气放晴,南山上空的祥云彩霞映红了半边天。

一直眉头紧锁的逸清派弟子们这才放松下来。

妙成让诸派弟子入座后,逸清派的一位白胡子老道居中而坐,开始为众人讲道说法。

怀玉压根就没听课,低着头,偷偷翻阅着那本《九州逍遥图志》,不时在她那本十年逍遥手札里添上几笔。

罗响则是左顾右盼,趁白胡子老道不注意,跟这个聊两句,跟那人传个消息,一刻也不得闲。

妙智既负责维持道会秩序、管理诸人日常生活,同时也作为逸清派参加此次传道会的弟子,罗响的活跃和怀玉的懒散他俱看到眼里,并未阻止。

那白胡子老道一直讲到日落西山,方让大家散去。

接下来的日子,怀玉每日都去平经峰与其他门派弟子一起听白胡子老道论道讲法。

白胡子老道中途还经常提问抽查,问到怀玉几次,自然都是答非所问,惹得他人啼笑皆非。

秦怀碧就坐在她身后不远处,有几次主动过来装作很亲热地与她叙话,均被秦怀玉干净利落的怼了回去。

如此几番,秦怀碧也察觉出来,这位自小与她亲善的堂弟似乎不再喜欢自己了。

这日下课后,怀玉揉揉酸麻的双腿站了起来,一转头,罗响又不见踪影。

怀玉心中疑惑,这些日子,罗响不知道在忙什么,下了课总不见人。

怀玉只好自己回到灵舍,取出秦家特制的符纸,静心画符。

前世她为“圣符魔尊”时,多用灵力凌空画符。此世,她灵力低微,只能画在符纸上,以备不时之需。

临近亥时,罗响急匆匆的来灵舍找她。

他凑到怀玉跟前,一脸神秘地说道:“怀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

怀玉看他一副卖关子的样子,酷酷地答道:“说,就留下!不说,就出去!”

罗响撇了撇嘴,说道:“你这性子真是无趣,我看以后哪个姑娘愿意做你媳妇!”

怀玉把玩着手上的点睛笔,眼神扫过罗响。

罗响后脖子一激灵,连珠炮似的说道:“坏消息是经过我周密的打探和精深的分析,咱俩论道比试夺得魁首的可能基本为零。这次夺魁的大热门有四个人,分别是邙山派的王导,灵仙巅峰;逸清派的妙智,灵仙巅峰,花城张铁心,灵仙后期;北辰派的徐剑秋,灵仙后期。依我看,玉清丹,咱俩连个影都摸不到。”

怀玉一脸事不关己的“嗯”了一声。

“不好不坏的消息跟我们其实关系不大,不过它是一个劲爆消息,很快就会传遍九州。逸清派祖师紫贤真人最小的徒弟洞渊,还不满三百岁,便突破了金仙,就在传道会开道仪式那天,据说连着接了六道天雷,脸色变都没变,他也成为雍州大陆乃至九州有史以来最年轻飞升金仙的。”

洞渊?!怀玉眉头微蹙,她虽然从未见过此人,却听说过他的事情,前世洞渊不问世事,只知修炼,后来飞升天界,被天帝誉为第一上仙。不过,她对这个人有印象的原因,不是因为他是第一上仙,而是这人后来竟然求娶秦怀碧!能看上秦怀碧的男人,法力再高又怎么样,还不是个睁眼瞎!

她阴阳怪气的说道:“原来是升了金仙,要接受天帝授予的仙职了。”

罗响高深莫测的摇了摇头,“洞渊飞升天界后,婉言谢绝天界授予仙职,称愿回逸清山做个散仙,”

怀玉挑了挑眉,有些意外,“哦?!竟拒了天界的仙职?”

“你不知道,这是逸清山的古怪传统,从开山祖师紫贤真人开始,所有突破金仙飞升天界的弟子,全都谢绝仙职,下凡做了散仙。”

怀玉微微一愣,若有所思起来。

罗响接着说道:“下面我要说好消息了,好消息就是我从妙智那里套到消息,逸清山里面有月亮草!”

“月亮草?!”怀玉微微侧头,似乎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不错!万年前,三界修仙者为了捷径晋仙,频繁服用玉清丹,天帝认为此举有违天道,便将玉清丹的主要炼制材料神农草毁去。神农草被毁后,许多人尝试用其它仙草代替炼制玉清丹,但全都失败,只有几千年前,杏林真人用月亮草代替神农草炼成过一炉玉清丹,效用虽然比神品玉清丹差很多,但是对金仙以下的中低阶仙人晋级,却是大有益处。如今世上尚存的玉清丹,便出自当年杏林真人炼的那一炉,经过千年的消耗,已经所剩无几了。可惜杏林真人只炼了这一炉便失踪千年。如今咱们若得了月亮草,我就可以炼制玉清丹了。”

怀玉身体向后靠了靠,认真的说道:“臭锣,我并不想要玉清丹。”

罗响的身躯僵了下,眼中闪过一丝黯淡,“小怀玉,我知道,你在说气话,你心里还在怪我!”

“怪你?”怀玉一脸懵,她怎么觉得自己跟罗响说的不是一件事。

“当年,我爷爷已经答应你爹,以手中唯一的玉清丹交换秦家符咒术的最高秘术,你爹愿意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就是想保你晋级,若不是我元仙后期一直无法突破,爷爷食言将玉清丹留给我进阶灵仙,你现在怕已经是元仙修为了。此生,我若炼不出玉清丹,怎么对得住你,”

怀玉的嘴角微微一抽,原来是这陈年往事,“你真不用.....”

“小怀玉,你不用解释了,咱们兄弟咱么多年,我知道你是为了不让我难过,安慰我,才说不想要玉清丹。”

“我真不是.....”

“不必多说了,你若再跟我推脱,就是不认我这个兄弟。明日开始,我们就去山里寻找月亮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